风信子

多看书。
————
「你听过这首曲子么?」
「不知道,但是为什么眼泪会流下来。」

就是一点狱都事变相关私设

结下黄泉户契那一瞬开始,时间对于他们便没有了意义。

因为并没有渡过三途川,所以大部分保有生前的记忆。但即便是保有,也无法随心所欲地记起那些事情,而是作为“梦”,在真真假假的界限处想起。而梦醒时分,这些缥缈的记忆又会再次入晨露般消散。

无悲,无喜,无哀,无怒,他们的感情过于纯粹。这样才能以完全公正的心态来抓捕制裁亡者。

对于同伴,相处应至少百年以上。虽然有着同事、同僚、兄弟、家人这一类的比喻,在任务面前都是微不足道的。

狱卒不是人,所以不会真正地死去。但是可以一次一次地死,身体机能可以一次一次停止,这样在最麻烦的状况下可以以死读档。死亡后会根据受伤程度再次复活。

狱卒会休息(闭目养神),但不会真正睡眠。然而会无规律地突然爆睡(冬眠……这个是借来的私设,因为太喜欢了)。冬眠时大概算是“有呼吸的死亡”,连梦都不会有。

升级制度不明。私设青白面的狱卒都是亡者转换而来,而像肋角这样的赤面应该就是如假包换的“鬼”了。赤面的基础等级应该比青白面高。

狱卒有人面和鬼面(白与黑)。鬼面多出现于爆发、重伤、暴走等状态。鬼面异化太严重就要由同伴来杀死,过于崩坏可能会接受惩罚,甚至永世不得超生。

狱卒的名字应该是被重新赋予的,因为生前的记忆模糊不清(如同藏在房间里的笔记本,只是无法找到而已,并没有丢失)。名字应该和死法有关。(比如斩岛可能是被砍死的,佐疫可能是病死的……)狱卒的武器也应该和生前有关。

狱卒可以直接看到现世存在的非正常存在的东西。狱都与现世由桥梁连接。

狱卒可以现身在现世,以实体的方式。但多半他们还是喜欢灵体。毕竟断手断脚又接上/长上还是挺惊悚的,有违狱都的规定。

狱卒之间多多少少会产生一些联系(灵体上),某种意义上上面默许了这一现象。

狱卒因为都是特殊的灵体,几百年才能筛选到一个,所以生前没有联系。

下面是一些人物的理解。

斩岛:游戏官方的一句话最为恰当,不好也不坏。一直很努力很冷静。虽然狱卒都是比较冷酷的存在,但没有人的天平会比斩岛更稳定吧。自带主角光环,适合完成一击必杀这种。

佐疫:在狱都一般负责文职,总是笑着笑着,流水一样温柔而和善,然而,当他冷着脸抽出枪的时候就会……超级可怕。私下认为佐疫资历应该是很老的那种了,不过这么算的话,佐疫生存的年代就不只是明治了,应该是更早。佐疫有着与表面不同的异样强大,四次元口袋能拿出左轮自动步枪冲锋枪狙击枪火箭炮……佐疫还是有点腹黑有点病娇有点多愁善感的。大概是在狱都久了,时间缓缓变成了一种煎熬,但他并不会和别人说这些。冷着脸超可怕,杀红眼更可怕。对斩岛有很强的兴趣,也有极强的保护欲。

暂时这些。

评论

热度(4)

©风信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