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信子

————
「你听过这首曲子么?」
「不知道,但是为什么眼泪会流下来。」

【NG/ヤテブサ】幻灵

#又用这个词做标题了()

#非常松散没主题的大段子

#思考了一下,NG的要素比较多吧,

#_(:з」∠)_


——


リュ ウ从梦中惊醒,抬眼看见漆黑的屋顶。他从榻上坐起,狠狠地晃了两下头。


火焰吞噬着神社,炙烤和浓烟向他扑来,绯红的门被踢开,之后……吴叶面对着他倒下,一双黑瞳欲语含泪,如同地狱中的一块冰。


愤怒。


自从开始忍者的修行,リュ ウ就少有感情的波动。对恶的憎恨会转化为动力,让刀锋更加锐利决绝。可看到Doku杀死吴叶时,他愤怒了。也许是这愤怒的因果,他最终不敌对手,被斩于刀下,成为一具任乌鸦啄食的...

【DOA/ヤテブサ】闲语

#LR日后谈

#几个脑洞自娱自乐下

#大概都只有1000+字了


——


富士山下,隼之里。莺飞草长,花吐幽香。忍者的村落与世隔绝,连风都带了几分古意的肃杀。

リュ ウ听到了细微的声响,如同枯叶落入草坪般的。就在他全身紧绷起来的同时,一个男声划破了不必要的尴尬。

“リュ ウ,你真是洗头发都要带着面罩啊。”话音未落,声音的主人就一小旋风纹中出现了。男人松褐色的短发遮挡着脸周,看向他的眼睛有一丝不属于忍者的柔和。龙族的忍者没理会好友的吐槽,重新拿起湿毛巾擦未干的长发,一边慢慢从房内走到廊下。

“来看Kasumi?”リュ ウ问。好友——ハヤテ点点头,“...

 @浮世烟草 


本子收到了~如果还没大学毕业的话,说不定当天就能收到了(笑)

作为一个非常差劲的手机摄影师就随便拍几张repo下()字很好看,还拍了下我最喜欢的一篇,其次是碱性成人www

这大概是目前我买过的最好的机关中文本了吧,可惜四个角有点撞了,不过整体感觉都很像这个CP一样,精致冷淡的成人感。

看太太说“希望会喜欢这样的神田”我就随便思考了下太太笔下的神田是怎样的。

不同于f桑,太太的神田感觉上更淡一些,整体文风像一幅幅不连贯的速写,线条还很随性。两个人的关系也是,如同两段部分重合的线段,不停地和女性有纠缠,两人有情但隔阂,关系还能不温不火地持续下去。就像新的一篇写的那样,是“停泊”的感觉。希望我没说错_(:з」∠)_

不过相比之下,《白雨》那篇感情就暴露得很多,大概是伊人不在后的彻悟吧(笑)。那篇看了好几遍,真的就是“生活之中哪里都是你”,明明之前都没有意识到。确实,当一个人突然物理上不存在了,无论关系怎样都会莫名想起很多细碎的事情。这种感觉表现得特别好(比心)。

嘛,最后还是给太太打个广告。在这个机关粮越来越少的大环境下,能收就收吧,而且保质保量哦www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想法(我实在忍不住笑了)

【大逆转/亚双龙】纯真时光

#艰苦复健产物

#仍然不完整,短

#其实就是想看他们俩在船上那一段卿卿我我的,然而下不去手_(:з」∠)_


——


成步堂戴上亚双义的头巾,溜出去上厕所。之前成步堂这么干的时候总是顺着走廊边缘,鬼鬼祟祟的样子。亚双义看见了就从门缝里冲他用嘶嘶的声音喊,“你倒是学得像一点啊!把胸挺起来!”成步堂听了赶紧直起腰背,表情僵硬得仿佛是要上刑场。不过亚双义的判断是对的,西方人看东方人会产生混乱,没法一下次分辨谁是谁。实验了几次之后,成步堂已经能驾轻就熟地装成“亚双义”了。

“我就说你天赋很好,认起真来什么都能做成。”回到房间,亚双义对着瘫在床上喘气的成步堂说,眼里全是笑。

“也就是装一...

关于机关cp和海豆的剩余脑洞,决定都转成硬盘模式了,写了也不打算发出来了。……因为很多原因,比如我觉得反反复复写一段时间的故事,哪怕是设定不同起因不同,还是会导致读者审美疲劳。因为我本身是对“重复性”非常敏感的人,就像看有的CP的文,看到最后我就会想“哦,又是这样,无趣。”不想别人看到我的作品也会产生同样的感受,再加上对自己没有突破的懊恼,能力跟不上审美的困扰……就暂且这么决定了。

当然对这些CP的爱还是有的,坑大概也会填,只是不想给别人添加困扰了。我觉得我并不能写一些让普遍读者感兴趣的文字,那么自娱自乐的话,又何必发出来,这样还能给自己减少精神负担,多一些检讨和改进的时间。

感谢一直以来...

【逆转裁判/夕心】声

#emmmmm突发脑洞,不是BE

#还是微微有点潦草了


正文:


心音听不到声音了。是一次案件的后遗症。

先是彻底什么都听不到,医治好了之后发现听不到别人的心声了。

首先发现异常的是夕神迅,在希月心音住院期间,夕神迅可以说是找尽了借口到医院来。他坐在心音窗边,等待着她睁开眼睛,等待着她说第一句话。心音躺了三天之后终于醒了,颤动着嘴唇迷迷糊糊地说出了面前的人的名字。

“夕神……”

夕神杂乱的长刘海中间露出了一丝光亮。“哦,你醒了。”他说,“要喝水吗?”夕神迅起身,到旁边的柜子上找心音的水杯。这时她听见心音虚弱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你不会一直在这里吧?多谢你啦,夕神。”...

【逆转裁判/夕心】流浪武士与小公主

#年轻夕x幼心,明治paro

#标题改成了最开始的,较短,没什么剧情

#真理辉夜+御冥背景板

#私设如山,因为成步堂一句“更像是流浪武士”产生的脑洞


正文:


传闻说希月子爵的女主人在兰医和民俗方面都有着傲人的天赋,年纪轻轻在英国留学,和子爵相识,再后来两人一同回了国,有了个可爱的小公主叫心音。就算是结了婚,希月博士仍没有放弃自己的研究,成果频频震动学术界,以至于许多英美的学者不知道希月子爵但知道希月真理博士。

不过这么一说倒让人想起,希月子爵真是个没有存在感的男人。嘛,反正他对剧情也没有什么作用,先不说他了。

有次希月博士到各地考察特异的民俗,在一个小村庄中发现了夕神...

【D/佐&三】猫之见

#依旧非常我流的文章

#非CP,佐熊结婚了注意

#一个没有三好的佐熊的一生

#三好猫,波多鼠视角


正文:


人类居所的角落,自古生长着些妖精。他们就如同微生物,与植物动物和谐生存,即便后二者几乎看不到它们。时间换到昭和年间也是一样,有一伙妖精,居住在陆军参谋部附近的暗巷里,它们占用着动物的身体,观察着这个世界。

为首的妖精叫三好,这阵子暂居在一只黑猫的身体里。黑猫矫健油滑,能走街串巷,飞檐走壁,夜里更是难以被发觉。和它一同蜗居在这里的还有波多野,波多野栖身在一只灰鼠的身上。老实说,这不是个明知的选择,因为这让他常有性命之忧。为此,波多野经常向三好抱怨,让他这只猫多少照顾他些。...

匿名提问:

看到太太说现在看日本的作品比较多,想知道您比较喜欢哪几位的作家?想推荐哪几本书?

风信子 回答:

本来只想回答,结果一不小心写啰嗦了,就顺便发布下_(:з」∠)_


因为有一阵子被安利了文豪野犬,所以就跟着补了很多作家的书。比如森鸥外,森茉莉,织田作之助,太宰治。还有谷崎润一郎,樋口一叶的几篇。

这里面我最喜欢森鸥外的《舞姬》,即使只是个短篇,却让我忍不住想接下来的故事。来来回回读了好多遍。森鸥外真是个非常博学的人,随便百度一下都目瞪口呆,那个时代的人好像都通好多门外语,都会哲学医学法律。就……只能服气了。森鸥外的文字里我看到了一个平和、欣欣向荣的明治时期,同时还有丝丝缕缕的江户遗风,有时代变迁的感觉。名篇如《高濑舟》也是非常让人心情复杂的小说。《雁》的叙述非常的有意思。他的其他短篇...

剩下的两个问题。


一般灵感从哪里获得呢?读哪国作品比较多?

灵感的话,这是种神出鬼没的东西。可能你在洗澡,你在吃饭,你在玩手机,你突然就从一件事联想到另一件事,最后变成了黑漆漆的脑洞。当然,看书也是很好的获取灵感的方法。这个我确实没法给个定论。因为我自己的话,经常就是走在路上瞎想,或者听歌,闭着眼睛想情节,这两个挺好用的ww

读哪国作品比较多?小时候英国美国的比较多,现在来说肯定是日本的作品比较多了。不过最近受安利开始看张爱玲。想要学习好的文字,还是看中国人自己写的比较好。


您文章中印象最深刻的(前)片段是什么?当时为什么要构思这个片段?写文的时候会怎么...

匿名提问:

1. 最喜欢哪本书 2. 接下来会着重写哪几对的故事呢 3. 读太太的文像是在翻阅一本旅游画册,所以想问问太太最想去的是哪里www 4. 有看到太太玩FGO,想知道有喜欢的CP或者角色吗? 接下来是表白环节:我在读人文章的时候,会习惯性地用物体来比喻自己的感受。风信子太太的文在我初读时,有一种伴随清风飘来的蒲公英的感觉,我本人是非常非常喜欢及欣赏的。以及您对自己写作的态度也是非常让我佩服的(因为自己也算是个写故事的,有一段时间心态不算好也算是被太太激励了吧www)。您真的很好,所以在看到您以前写的“估计没人理”的时候,就想说“有我在啊啊啊啊(虽然不敢说)”,也感叹那时还没有通过亲友来认识你! 您曾说过“能拉人入坑的人才能被称为太太”,坦白说我和您没有圈是有交集的(是被亲友安利了您www),但是因为太太,我决定去看D机关了!所以谢谢太太!也请继续加油!

风信子 回答:

其实我一直觉得把日常啊,提问啊发到首页上挺不好意思的,因为会占用别人阅读时间,说不定还会被想“谁关心你这些啊”←这种。不过这三个问题我还是想好好回答一下,如果打扰首页了还很抱歉。

首先,非常感谢提问!虽然我不知道是谁(捂脸),讲真看到下面的表白的时候我露出了老姨母的笑容,还看了好多遍(捂脸)。那么我先回答问题吧。

1.喜欢哪本书。

Emmmmm这提醒我18年的前四分之一我又——一本书没看完的事实。昨天我就想这个问题想了很久。不错的书有很多,给人各个方面感慨的书也很多。但好像已经很久没有那种令人高度沉迷,影响三观的书了。最近的一本的话,是《春琴抄》,郑民钦译本。无论是故事还是文字都弥漫着一...

提问箱

一个外链的提问箱。站内的一直没搞定,等我弄明白了再填上。

其实我挺没想到还会有谁想问我问题的,有点小开心ww

Felicitas是在德语老师给的那张常用名中找的一个名字,用成外语名了,之前也一直没有什么固定的。然而后来上英语课问英文名字我就说是Feli,结果那个老师明显不解了半天_(:з」∠)_

嘛,总之就是,比直接用nobuko注册成功率高点,就这么写了,不要太在意,没有认错人_(:з」∠)_

【D/佐三】翻梗段子x2

#一个玩梗段子合集,

#本来攒了五个,还是写不下去

#1梗出自《神探夏洛克》S3

#3梗出自宝冢《时光倒转70年》


1:


今日微雨,阴。

佐久间从双层巴士上下来,撑开黑色的伞,街路的一角站着个艳红的邮箱。这个邮箱他看了两年,虽然有专人养护,还是赶不上时光侵蚀的速度,在层层油漆下面,那些细微的地方,正在一点一点裂开。

这个日子很巧,是和他要去见的人相遇的日子。那时佐久间还在京都,下班时恰好赶上下雨,就在一间神社下等了一阵。后来佐久间听说那间神社有过许多很有意思的传闻,比如经常会有小的神明化作狐狸来和拜访的人搭讪。

雨点滴答滴答,并不大,可就是不停。佐久间犹豫要...

B站又看到了uw篇的pv,心情复杂程度真是无以复加……

上次看uw篇还是高中,那时候还没完结,爱丽丝和桐人那几段我看了好多遍好多遍。不知道最后结局到底如何,听到一点风声更是不敢看,真重新写死我爱丽丝,我就川原我qnmlgb(不好意思,让我骂个人)

首先是我自己的一点看法,以及注意事项()

1.除了uw篇,我感觉这个作品很无聊

2.川原砾傻x

3.我是个坚决的川原砾黑+桐亚黑,对这个作品的厌烦度仅次于中二网管(算是唯二的黑了,如果说cp黑的话,请再加上洗衣机同学())

所以……

但是动画优吉欧太帅了啊太帅了,我还是看看吧……

桐爱是我一直想写的,高中的时候就有一点点脑洞,虽然我现...

【D/三实】青色(前篇)

#全性转 百合

#短,没写完

#还是保持一致继续三实吧


 正文:


三好和实井打赌打输了。非常难得地输了。打赌打的是小田切今天内衣穿的是不是一套。

三好说不是一套,因为据观天象,小田切住的那片公寓要临时断水停电。小田切小姐一个人独住在稍远的地方,再去谁家都不方便,三好就说古板的小田切小姐再怎么洁癖也不得不忍一天了。三好放学后和实井跟踪她到家,三好便安心地认为自己赢定了。

昨天小田切小姐的住处确实停水停电了,她也的确离群索居,没什么朋友,要投奔到福本小姐家很不容易。但是今天两人把小田切堵在女厕所后发现了意外的逆转。小田切同学是个有着健康肤色,擅长运动...

【D/三田】在前男友的葬礼上(不会写完的段子)

#一直纠结发不发,就是个段子

#再打开发现不记得要写什么了

#看看就行,也是十分恶趣味了

#要不然这个月貌似要零更orz

#略带一点173要素,没有结尾


在前男友的葬礼上


田崎把花放在他身上,凝望着那张脸微微出神——脂粉遮不住腐败的痕迹,正如文艺复兴时期的油画会用颜色区别生者和死者。一支同样的花撞进了他的视野,是分发给每个前来吊唁的人的通常款。花被扔在他身上,不规整得潇洒随意,田崎心里跟着“咯噔”一声。田崎顺着看过去,身后早已传来玉兰花的香水味,张扬而不合时宜,撞破了焚香的屏障。

来者面带笑意,但不是对着眼前的这位的,而是对...

【D/1960】半醒(三)

#我也没想到这个系列还有三

#也没想到会写佐三篇()


正文:


半醒(三)


“人啊,总是说老就老了。”


三好说他在欧洲玩累了,就跑回来。他说自己最近总是胸口发闷,时不时还会出汗咳嗽,该考虑多休息休息了。佐久间习惯性地找烟给他,但是被拒绝了。佐久间诧异,一抬头竟发现了些名堂,比如三好的眼角,脸颊,竟然有了衰老的痕迹。三好被他盯得不愉快,眼里流露了出来,佐久间赶紧移开视线。之后他又听见三好说明天要到他现在工作的地方看看,他还不知道东京现在变成什么样了呢。

佐久间迷迷糊糊地感觉很有道理,就应声说好。三好咳嗽了两声,咳得他心紧,他便问不要紧吧,...

做个试验……这是个没修的稿_(:з」∠)_(非常混邪和恶趣味←不止,这个是抹布)

(正式介绍的话,这是个除了佐三车外什么都有x的精神佐三)

(正式的会在何时时候一点点放出)

xxxx


【D/1960】半醒(二)

#神田篇

#部分想好的台词半路变了写法,就成这样了。

半醒

 

(二)

 

「计划有变。」

神永传来的消息只有短短几字。田崎攥紧了写了破译暗语的纸,衣袋中的鸽子骚动不停。

联系好的船应该已经来了吧。田崎顺着窗外望向海的地方,厚实的斗篷外套挡住了来自玻璃的寒气。

不行,得去确认。他的眼睛在暗光下略发紫色,视线扫过摆在门口的小包行李,平静地推开了门。

十一月的伦敦竟飞起雪来,薄薄的雪,下不厚的。它们化在头发上,变成晶莹的水珠。他知道神永后来准备的safe house的所在,可他现在也清楚,去了恐怕也是间空房。

他竟一时间不知道神永去了哪里。

田崎站在屋檐...

【D/佐三】规则之外

#之前抽梗的摇摇乐之二

#【OA】【OA】【OA】

#只有假车x,佐熊一人称

#一小时多产物,较短

#第一次写ABO,不对的地方都是私设(烟)


正文:


我是一个伪装成alpha的omega。

在遇到三好之前,我一直认为我会在适当的时候和某个alpha结为伴侣,最后变成扎着围裙在厨房忙活晚上又要照顾孩子的存在。虽然在照镜子的时候,我脑补了下自己扎围裙的样子,还是很诡异很滑稽的。可那又有什么办法呢?至少那时我就是这么认为的。就算长着很高大的身体,也改变不了内部的性别。之所以能在行为举止上毫无破绽,还要归功于家族的性别平等教育。

上司武藤一直帮我隐藏真实性别,免得被其他持有偏...

emmmm,看到质问箱感觉很有意思,就也发出来看看吧,虽然估计没人会理_(:з」∠)_


质问箱


【钢炼/海豆】存在于那里的故事

#坠入香巴拉的补充,

#关于弟弟和爱德华没来得及说的部分

#有部分SH玩梗

#阿尔冯斯视角有大量原创角色出没


存在于那里的故事


阿尔冯斯视角:


降临寂静草地的是钟声。战乱的年代,唯有众生沉眠的场所免于了纷争的打扰。

来者皆是一席黑衣,披在军装的外面,脱帽致敬。告别的是他们的战友,骁勇的皇家空军少尉,主持的是他的兄长,神情凝重却并没有哭泣。一双英国式的碧蓝眼睛沉默地看着土被一锹一锹填上,直到仪式结束。

神父说完了最后的祷告,并乞求上帝保佑他们的国家,人群渐渐散了。

阿尔冯斯·艾尔利克拍了拍男子的肩膀,没能想出更好的安慰人的话来,索性不说...

【D/1960】半醒(一)

#被三轮炸了一晚上,虽然和我想的不一样但是很带感。

#本来想写群像,结果单实波就2000+了,索性写长,算是完整。

#所以变成了群·CP,剧情还是很没意思的那种()

#本章实波+实结,个人恶劣兴趣出现注意()

#已婚人妻遇上初恋后的一日游


半醒


(一)


“欢迎回来。”妖精般不显老的男人带着一贯的笑容说。

招待他的是上世纪西洋式的繁复客厅,秋季午后的阳光略带金色,斜斜地照在壁炉上端的装饰品上。那是两个相框,一个里装着男人和拿着手杖的人的合影,一个里装着个年轻的男子。年轻的男子也是笑着,永远不会老去的样子。它们都被擦得极其干净,好似...

看了三轮的1960妄想,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一直在笑()

神永居然还活着还继位了(你都说了些什么鬼啊)

甘利你怎么了xxxxxxxx

我居然感觉这种甘神田好好吃啊(啊!)

【钢炼/海豆】坠入香巴拉

#好久没写海豆了,本子是什么我不知道

#不管退不退化了

#我大概是转性了(不)

#写完才发现为什么好像和以往写法不一样——几乎没有心理描写。


正文:


坠入香巴拉(愛という名の咎)


我在万米的高空中,片片白云触手可及。

啊,天空原来是如此广阔,比大海还要宽广。

张开双臂,耳边是尖利的呼啸声,看着遥远的村庄与风景,时间恍若凝滞。


1


位于中央市西南端的拉修山谷,今日是无比繁忙。来往的游人和技师充满了街道,齿轮的声音咯哒咯哒,蒸汽从每一所房子的烟囱中冒出,机油味好似不止渗入了这一区域的地壳,还融入了风中,哪怕是刚刚下过雨...

【D/佐三】Elysion

#新年快乐!

#复健ing,思路略混乱,文笔倒退orz

#好像忘了怎么写佐三了(土下座)

#之前玩抽梗的摇摇乐的其中之一


正文:


谁也没想到,世界末日突然来临。

一时间天空都很应景的暗了下来,灰色的云层中透出暗红的光。东京警署特别行动D科的办公楼门口,三好和世界上的所有人一样,刚听完市中心大屏幕播报的消息。他叹息着叉了个腰,说,“你相信吗,佐久间先生?”

佐久间对着乱成一锅粥的市中心皱眉,“暂时还不知道,但现在首先需要解决的是这个。我得去帮忙了。”半只腿已经迈出办公室门的时候,佐久间记起了三好的存在,回头问,“三好,你要不要来?”

三好眨了两下眼睛,笑出了声,在佐久间更...

2017(真)退化记录

der Januar

喂,你这家伙笑些什么啊?一身黑的矮个子开口便是不善的。

嘛嘛,不好意思打扰到您了呢。披着茶色大衣的青年还是笑。看到买醉的人总会忍不住去猜他们是因为什么原因露出这样的表情呢,如果是位美丽的小姐的话,说不定还能一同到心中去呢。说罢,青年无谓地耸耸肩。

被酒精糜烂了神经的中也把手放在了胸口半秒,脑筋才转过了弯,气汹汹地向那人方向挥了一下,被闪开了。

啊呀啊呀,被讨厌了呢。虽然有着漂亮的头发,却并不是女子,真是可惜啊。

再胡说就把你全身折断扔进东京湾。小个子又喝了口酒,面色更是红润了。

那可千万别这么做。青年似在请求,却听不出一丝害怕的样子。太宰也拿起酒杯,润了润唇。...

把这个糟烂的自己留在这一年,之后重新开始。

估计没什么人记得我是谁了吧(笑)

以下会是很杂乱的一篇,基本都是在很含混地说关于我的一些没头没脑的东西。

回顾整个2017在写作方面(姑且能称为写作吧)可谓是一团糟了,无论是数量上还是完成度上,质量上也都无法令人(我)满意。

年初的时候就处于一种热情半散不稳定的状态里,结果就是两个墙头都写不好,后来也是,想写的太多,又不知道到底该从哪里开始,纠结来纠结去哪个都没写成,加之自己的嫌弃,废稿越来越多。

断了三个月,很多东西又要从头开始。三个月来想了很多问题,包括关注的诸位太太,包括目前还关注的几个坑(非圈子生态),还有一些勉强算是写作的思考的东西。

大概十月份的时候,不幸给我留了联系方式...

emmmmmmm....一个极不负责的拉票……

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如此热衷于投b萌……但是,接下来无论是医生还是学妹,场场都是恶战……

所以……今天到决战,能投给医生(主要是医生的对手都太强了……)和学妹的,可以留言或点赞,决赛结束之后抽两个人随便点文,凭票根领取。

cp题材梗都随意。总数超过10有效_(:_」∠)_

但就是兑现会很晚(),大概明年(),所以我也知道很不负责,不过肯定会兑现就是了(扶额)

(估计没人会理会这条吧(深蹲埋头画圈圈))

1 2 3 4 5 ————
©风信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