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信子

多看书。
————
「你听过这首曲子么?」
「不知道,但是为什么眼泪会流下来。」

【D/实&田】天鼓

#我流设定的一点原著向实井&田崎

#很短,无剧情(),只是早就想写

#最近翻译写多了不太会写句子,见谅


————


“没想到你真的会来。”他刚一进门,里面的人就说,“也没想到你真的回来了。”

他笑,顺着声音的方向。因为这双腿的缘故,他不得不拄着根手杖。不过倒是没戴墨镜一类的,一双紫瞳乍看过去依旧光彩万丈,仔细看才会发现其中已经没了神,徒剩一片灰。

好在多数人终是不仔细的。

“是啊,回来了。”他边说边向里走,迈步十分谨慎,却并不拘谨。能察觉到他动作上有一丝僵硬的,也就只有曾经的同期生了。

他听到了鸟类的啾鸣,不会弄错,是黄莺。上挑的声音十分清脆,听着就能好似能看见金...

那些废稿(1)

不知道抽什么风,居然还能屏蔽……醉了。。。

P1:海豆,《勿忘我》那篇的废稿,莫名感觉比正篇的矫情风更好一点。

勿忘我(废稿)

P2:原创女主→田崎,《南归》,写不写完不好说,反正是往下写的时候卡了。

南归(片段)

P3:佐三,西幻paro或者说是L2AU……我曾以为这篇慢慢慢慢慢慢慢慢写……会被我磨完(),然而没有大纲的文真的会死的很惨……

梦魇(片段)

P4:佐→三,《Replicant》片段,某特别想写的片段之一,然而挑出来写感情线全乱了套……场景上刻画的也不满意……找这么下去,这个可能真的要坑……(这篇和某三篇一起,可谓是一直折磨我的巨头)

Replicant(片段)...

【D/佐三】彼、夏

#佐久间(12)&三好(28)

#上面写的是初始值

#一个脑洞_(:зゝ∠)_终于写完了


——————


Chapter1


盛夏之末,树影婆娑。三好难得到乡下来休假,他走在田埂上,穿着薄和服,张开双臂,让带了秋意的风从五指中穿过。头顶是青空白云,时间与风都慢慢地流动着,分外惬意。

再过两年三好就要和他的名字一样步入三字头了,不过他本人对此没什么想法。三好是个很有名望的画家,用“真木克彦”这个名字的话可能知道的人可能会多一点。在技艺上,他什么风格都有涉猎,不限于日本画派或是西洋画派,想到什么就画什么,画了什么就有什么的韵味,得心应手,自在随心。

他现在...

【D/神→三】白

#一个神→三,短,甚至意识流

#为什么我非要在困成这个样子的时候码字啊

#白(玫瑰)


——————


他是画。

他是黑白的画。

因为神永已经想不起来他的颜色。

神永只记得名为三好的他站在书墙旁,似乎刚刚从梯子上爬下来,正一边嫌弃地拍打着封面上的灰,一边审视身上有没有被擦上什么脏东西。

神永闭上眼睛,让光线和色彩一同载入——阳光是属于秋季的金色,从旁边的网格窗里斜照进来,书架是属于廉价刷木漆的红色,现在只剩下他本人了。

神永颦起眉头,在他脑内那个被定格的画面中,三好的脸是曝光的白色。他只记得三好是个挺好看的人来着,现在却无论如何都记不起他的五官。

啊,为什么呢?神永...

挣扎了一万来字之后放弃了,还是有缘再填吧……填坑这种东西真是强求不了,从剧情到感觉,干着急也没用。只能希望再拖一年半载我还能记得当初的感动……吧。这段时间实在太痛苦了,也许改好的部分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然鹅剧情上也体现不出来真木一万分之一的机智。

另外今天看了会儿间谍与反间谍,发现真木的那个位置并不是主角的位置,而是主角的上司,也就是整理汇报各种情报的人,除非特别任务否则不会亲自出马,每天干最多的事就是和各种线人见面,同时物色能胜任任务的人。不过相对的,间谍头目这个工作也真是很日狗……超越我智商天花板太多实在无法想象_(:зゝ∠)_

等哪天我有感觉的……压力小一点的时候……再……

【D/佐三】欲

#随手写的,用以找找佐三的感觉

#其实是“论为什么会喜欢佐三”

#大概是唯心主义战后日常()

正文:

“啊,有那么值得惊讶吗?”眼前的男人在笑,笑得随意。

佐久间缓缓收了张得过大的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他曾无数次幻想过这个场景,然而当它真的发生,且以一种意料之外的方式发生时,他还是难免被震惊到了。

这天清早他为自己准备早餐的时候门铃骤然响起。战后找他的人不少,借钱的,找工作的,找住处的,只要他能做得到,他都会尽力而为,毕竟佐久间就是这样一个人。然而今天当他打开门时,映入眼帘的是许久不见的……三好。

三好坐在轮椅上,还是过去那般神采奕奕,岁月和世事没在他脸上留下任何痕迹,估计是有意...

【D/Jitsui】心空

#女性旁观者系列(1)

#非乙女,某古早冷饭的补全

#有女主单箭头,基本全是私设

#第一人称,女主有名字


————


什么,你问那个人吗?

啊……是这样啊。

那个人……

曾经是我的婚约者。


1


得知要给我招婿的消息时我并不惊讶。

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井伊佐和子,是井伊家的幺女。这样的身份换到哪里都是没有选择未来的自由的,就算井伊家是“女系家族”,这一点也未曾改变。

井伊家并非华族,自江户时期起,曾祖母一代就开始做布料生意,一点一点才有了现在的家底。长姐很早以前便招了婿,顺顺利利地继承家业,二姐几年前也嫁了,更加坚实了家族产业。...

诶……?

顺便:本子很精致很良心♡

【D/佐&三】Die Bücher

#既然盲狙了浙江卷,那就哭着也得写完

#作文字数的两倍多,介于跑没跑题中间

#其实是舞台剧背景,算是未来某篇前置


正文:


“佐久间先生,上课前就看到您在这里了,课上也没见您在旁听,坐在这里一上午您是在钻研些什么呀?”波多野的声音传入耳朵。

佐久间应声回头,看到中分刘海的男人正一支胳膊搭在楼梯扶手上,整个重心都瘫了过去,形象十分懒散且没规矩。他正要日常对D机关学员的“没正型”进行无效的呵责时,又两个脑袋从后面冒了出来。

“哟,这不是佐久间先生吗?”面容白皙的男人说,他嘴角含笑,漂亮的黑眼睛里隐藏着危险的光,让人脊背发寒。“刚才还问三好君,我们的佐久间先生突然不监听课堂了,是不...

压着我的两座大山,缓慢铲平ing

【文野/织太】第四个夏天

#梗和人设来自葵花籽太太的漫

#成年杀手织

#性格偏移注意|ω・`)

#速成脑洞,看看就好

正文:

织田作来到港口黑手党的第四个夏天,太宰治带回来了个男孩,名叫芥川。

 

从织田踏入这个世界开始,太宰就是他的直属上司,偶尔他们也是搭档,但织田作习惯了独自执行任务,所以就算一起行动也是各有分工。

两年前太宰升为了干部,行动上更加大胆妄为。他会迎着枪林弹雨去“冲锋陷阵”,如同一颗猩红的煞星。在织田作的预知世界里,太宰会以各种方式死一遍。这时织田作就会缓缓睁开似带血腥的眼,以肉眼几乎捕捉不到的速度抽枪,将瞄准了太宰的子弹永远留在枪膛中。

织田作之助看着新来的孩子,他刚洗过...

【ACCA/モージー】吉恩的婚礼——酒之章

#莫芙X吉恩,吉莫/莫吉无差

#被雷到还请抱歉绕道,只求不要表我()

#从莫芙登场就想写他们的故事

#……


正文:


吉恩的婚礼

 ——酒之章


“吉恩·欧塔斯,请与我结婚。”


堪堪平静了三年的多瓦王国又起了波澜,由于弗罗旺地区的回归。

ACCA的总长莫芙曾预想过这一天的到来,可她没想到会如此地快。利利乌姆家提出的要求同样十分强硬——至少要有一个家族的人与莫芙同等地位。

对于他的狮子大开口,莫芙的第一反应是再把他们晾在外面几年好了。然而再仔细一想,现在普拉内塔区的资源虽然十分可观,但还是不足以取代弗罗旺地区。为了长...

大概有的时候就该学会取舍,在还有热情的时候把最有兴趣的那个写出来。

否则越是贪心越是陷得深,还有从来谁都不会放过的那条标准线,勒得越来越紧……

另外,没有充分思路的,坑了就坑了吧,比狗尾续貂好。

再深的爱也会冷淡,多年后能唤回的只有感叹,这大概就是同人的悲哀之处。当话说尽了,缘也就断了。

大晚上播放老歌单,每个都是听了快百十来遍的,天野月子和钢炼03的那几首。

听到"兄弟""追想"还是会想起慕尼黑的少年们,一战后二战前,满怀希冀,不谙世事,还有这一股勇往无前的魄力。他是爱德华,他是阿鲁方斯。他们想要飞翔,去遥远的地方。

老式的汽车开在乡间小路...

【D/173+佐三】Schlussmacher(P1)

#一个电影翻梗,翻梗,翻梗,原梗同名电影分手大师

#原则上173+佐三,就是剧情缘故……嘛

#实在要饿死了的产物,看个乐吧

#三神CB,因为他们俩对手戏太多了(电影的锅),但真的是CB

#事实证明甜比虐不费脑子得多()


正文:


Eins.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这是三好的工作信条。

每天一大早,三好就会对着镜子把发丝一根根捋好,再将昨晚准备好的西装拿出来,从穿衣镜中反复打量,确保从领带到皮鞋都没有一毫米的偏差,才喷了古龙水,提着文件包,下楼钻到车里去,开始一天的工作。

三好的工作是让感情出现问题的人们完美地脱离苦海,他对工作一如对外表般要求严格并以此为傲...

【文野/狱都パロ】死结(大概没有后续了)

#狱卒paro,含Filament成分

#假设没穿制服穿的私服,假设名字和死因不划等号

#血腥,暴力,猎奇

#CP杂乱,包含双首领、太织(年龄操作)、双黑等

#每段pov不一定相同

#设定讲起来太麻烦+私设太多+梗又老又烂所以不想写了

#不知道打什么tag大概也没人看

#???=织田作,因为后面不写了就直说了

#我是有多想不开非得三条线一起写_(:зゝ∠)_

一个狱都事变パロ——我就瞎写写

 

——太宰治  狱都洋馆  第一天05:28:00

 

特务部的总长福泽谕吉最近又和彼岸花综合医院的医生森鸥外吵架了,...

【D/佐三】混邪パロ之深红累之渊篇

#感觉我在说书

#鬼知道我的文风经历了什么

#一个脑洞段子,练笔


深红累之渊篇


“真木克彦……已经死了?!”

本间揉了揉红鼻头,阴沉的表情不像是假的。佐久间愣在原地,一时不知该作何感想。

佐久间两个月前终于获得了大导演雪村幸一新作品男主角的资格,与当红男星真木克彦同台共演一出双男主的舞台剧。他还记得首次来到排练场时,自己整晚都处于紧绷状态。

还是活的更好看。佐久间透过层层人墙窥视了几分真木克彦的侧脸,心中如此感慨。真木克彦的存在有一种明亮的感觉,独一无二的存在感让周围光纤暗了一度这种形容放在他身上毫不吹嘘。

怪不得那么多人为之疯狂,他所主演的舞台剧一票难求。深夜,佐久间...

#其实这里对文野没有太多脑洞_(:_」∠)_算是半路过半围观

#二月开始由于各种原因减产,主要以填坑为主

#穷机关没弃坑(真的)

【文野/双首领】最优解——SideA

@Haru  丢来的脑da洞gang,我写成文丢回去_(:зゝ∠)_

#和我的sideB脑洞互补就趁有思路写出来

#含各种私设猜想_(:зゝ∠)_

#事件发生在森还不是BOSS,社长还在带孩子的时候 by琪


正文


少女化作金色的光芒,消失不见。


福泽谕吉醒了,直起身的瞬间头疼得厉害。

又来了,又做这个梦。福泽晃晃脑袋感觉糟糕透顶。老式的座钟在黑暗中咔咔咔地响着,福泽视力很好,能看到时间是凌晨三点。他自持精神坚毅,近期却频频被噩梦所扰,像是被什么表情贱兮兮如小鬼的人诅咒了,若是那人看到他现在的样子,恐怕会笑得前仰后合毫无优雅...

【91/尼维?】菟丝子

#补完番的吐槽

#有肉(渣)没爱,所以打了个“?”


菟丝子


“我早该杀了你,从一开始……”

海边的天空好似永远笼着一层雾,阳光总是不够透亮。尼禄停下脚步,将枪口对准青年苍白瘦削的背影。

带着白沫的浪拍打着沙滩与礁石,一声又一声,像是要把时间推向忘却的边缘。

阿维里奥也站住了,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枪口的视线比人的更加锐利,若是往日,此时他琥珀色的眼睛一定会犀利起来。但现在,一切如常。

“你说的没错。”青年的声音平静而疲倦,他望向汹涌的海面,内心是与之截然相反的泰然,“我也一样。”

尼禄持枪的手没有抖动,他很清醒,却又很累。支持他行动的是一股纯净的杀意,连愤怒都没有。如同身体...

后记_(:зゝ∠)_

睡了六个多小时有力气把后记补(tu)上(cao)了。


其实发完最后一段我真的超级慌的……因为某种意义上讲,只有夜泉花嫁这一章完全是考试回来之后写的。所以超级怀疑最后一章的文风上和之前的有一定的偏差_(:зゝ∠)_,最主要的还是最后这一万五千多字卡到肝肠寸断,虽然这篇文从中期开始就一直处于每天写一千多字的状态,慢慢磨慢慢磨,但当时是从自习室回来之后剩下的那点时间赶出来的,现在是用一整天的时间磨来磨去_(:зゝ∠)_

昨天写到最后完全没有力气了,明明就写了三千多字和巅峰状态差得很远,过去最后一章几乎都是一天上午三千下午三千多一口气下来,昨天那个状态脑内完全没有魂,基本就是照着印象往下写。从...

【零xD科/佐三】永久花——(13+尾声)

#这段分三段发了,前后文戳tag『永久花』

#希望我都写明白了不需要再解释一下OTZZ


Episode19——夜泉花嫁(下)


只要人死了,一切都会被忘记。即便能够再度相遇,也几乎是两个全新的人。

同样的人会重复同样的行动轨迹,然而他们不会知道这是在百十年前他们就做过的事情。能知道这些事的,只有以一个非人的视角。


今天的旧鸽舍里,不知从哪里弄来的留声机播放着老爵士乐。夕阳的余晖洒满了破旧的走廊,伴随着阵阵地板不堪重负的嘎吱声,佐久间拉开了食堂的门。

因为里屋没有窗户,所以早早点了灯。这里一如既往地烟雾缭绕,四个人把持着一张桌,剩下的人做着或真或假的...

【零xD科/佐三】永久花——(12)

#前文后文都直接戳tag『永久花』

#这段有两个不同的视角

佐久间(过去)的段落,前面标有▶

佐久间(现在)的段落,前面标有◆


Episode18——夜泉花嫁(中)


如同陈旧的放映机播放着古老的胶片,岁月的痕迹为画面增添了灰白的迷雾。

“为什么……?”

佐久间拉开门时,便听见了低沉沙哑的一句,那声音和记忆中截然不同,像是许久未曾说过话了一样。他愕然抬头,幽婚之间的正中,是一名身材欣长的青年,他背对着门的方向,垂着头,似乎完全不想在这里见到他。

“三好……”佐久间完全愣住了,他的视线被青年右肋大片的深色吸住,动弹不得。被唤作“三好”的青年缓缓转身,那一瞬...

【零xD科/佐三】永久花——(11)

#我终于写完了QAQQQQQ

#分三段发,前后文都直接戳下面的tag『永久花』


Episode17——夜泉花嫁(上)


时间:195x年x月 x日


战争结束了,步履蹒跚的老兵褪下了破损的军装,在疤痕缠绕的躯体上披起印了家纹的和服。佐久间来到一间地下杂物室,从小窗泄下阳光照亮了飞舞的尘。

这栋建筑在战前就是他的住所,但并没多少机会回来住。返乡之后正赶上兄弟们分家,于是他就把这里讨了过来。相比居住,它的另一个作用倒是更显重要,那就是这么多年来,佐久间的私人物品都保存在了这里,就算后来受到了轰炸,也没有太大的损失。

来到这里几乎是一时兴起。对于佐久间来说...

【零xD科/佐三】永久花——(10)

#虽然有存稿还是按照写完一段的时间来更新的

#其实这里面有三个三好,相当于一人分饰黑逢世白逢世和白菊(好辛苦啊)

#其实结之家在忌谷,后来发现写错了,懒得改()

#还剩最后一段,写完就完坑了,想想就激动()


Episode16——祸津阳(下)

一开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佐久间先生对于我们来说,并没什么特别的意义,不过是搜查一科派来的间谍罢了。

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佐久间先生的情形。

他蹲在破办公楼的走廊里,被我推开的门撞了个正着。

“抱歉,我好像走错了。”他看到了我,坚信是自己走错了地方,连我的脸都没仔细看过。

“你没有走错。”我当时感觉这个人真是好笑。

“哈?”

“...

【印调】海豆合志Intermezzo的印量调查

占TAG抱歉。

这个计划从一年前就开始了,但因为忙于各种事,到现在才终于布上正轨。

staff包括我、很早以前的牛奶瓶(贴吧的好多漫和文都是她的)和她的姬友们,还有微博的阿淋和阿溪。

预计六月中旬能通贩,有场贩计划。

印调戳印量调查 

天窗:天窗地址


【零xD科/佐三】永久花——(9)

#今天看完了织田作之助的《青春的悖论》,感慨一句D机关的大家在那个时代真可谓是出类拔萃的存在啊(望天)

#结局总算提上日程了


Episode15——祸津阳(上)


「人的思念,在死后究竟变得如何呢?

若是当真有灵魂,又该去往何方呢?

去了肉眼看不见的世界,去了隐世么?

肉眼看不见的世界,若是能够捕捉到隐世的话。

若是,能将灵魂显像留影下来的话。」


1938年,秋。

一开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佐久间先生对于我们来说,并没什么特别的意义,不过是参谋部送来打报告的而已。结城那老家伙也默许了我们私底下捉弄他的事,偶尔会暗示一下不要玩过火罢了。

好...

【文野/黑时组】无赖之人

#安吾中心第一人称

#无CP


无赖之人


被枪口顶住额头威胁的次数不少,但真正让我脊背的衬衫湿透、心底一点一点发出崩坏的声音、却又甘愿承受这一结局的,只有两次。

一次是收到太宰的联络,下车便被顺了枪的时候,一次则是现在。

那个有着红发的男人就在我身后,抽出了缚在外套内的枪,面容冰冷,举枪的手连颤动都没有。

杀了我吧。不知第多少次,我心中如此祈祷。

拜托了,就这样扣动扳机吧。

织田作先生——


我,从梦中醒来了。

一旁的电子表跳动着鲜红的数字,如同倒数一般。

凌晨四点二十三分。

睡意阑珊。


靠窗的办公桌上散放着未来得及收理的文件,临时...

【零xD科/佐三】永久花——(8)

#让我们把视线转回到D科


Episode14——彼岸舟

——终于想通了,是么?

那个男人悄无声息地走上了天台,在合适的距离用慵懒的声音说道。要保护的目标则是迅速把身体贴在了围栏上,试图威胁对方。从楼顶鸟瞰,红蓝的警车灯十分醒目。更是有闲着无事的人围在一起,想知道这次这个“自杀者”到底会不会跳下来。就像看戏一样。

男人清冷地笑笑,无所谓的样子。

——这真是你三十多年来做出的最正确的选择。

目标当场怔住,他看向三好,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三好关了耳机,无视其中佐久间“你在做什么?!”的质问。

——你没有听错,在这里选择结束,是你糟糕的三十多年人生中做出的最正确的选择。不过你能在某个角...

【文野/织太】Another Blue

#1.31,修改了下结尾。


那是我与你在阳光下的故事啊。

如同小说中一般的。


Another Blue


太阳直照赤道的那天,位于北半球的岛国东部,天空湛蓝而高远。

活得久了一些就会积累出一些生活经验,比如小的时候不会感觉秋分那天有多大的变化,现在却能清晰地感受到风中的那股凉意。两旁的街道依旧喧闹无比,涌动的人流虽增加了燥热感却无一不被冲淡了。黑发青年和一头稻草金的青年并肩而行着,太宰双手抱在脑后,有一搭没一搭仰望着天幕,一时竟有些迷醉——真是美丽的蓝色,水汪汪的,好似清凉就是从这种蓝中吹来的。

“哈啊,国木田君,在强光下一直盯着白纸眼睛不痛么...

【零xD科/佐三】永久花——(7)

#第十三段是夕深羽


Episode12——幽婚

「日上山口耳相传,有个叫做“水上之宫”的场所。

据说,那是全部一切的源泉,是太阳之神沉睡之地。

此外,被山鸣唤走的人,据说也是路过水上之宫前往了神的身边。

其他也有流传说将人们的思念与灵魂奉纳在水上之宫,就可以从痛苦中解放这样。

在复数传承中都被表示为重要地点的这个水上之宫,据说是在山顶上。

但是非常遗憾地,没有发现过这样的建筑或是痕迹。

从“水上”这个名称来看,想来应是位于这座山御神体“水”的上游,接近水源之地。

位于山顶的“彼岸湖”,全年都笼罩着深深的雾气。

听说很偶尔太阳刚好落于山顶时,可以在雾气深处,看见巨大的鸟居...

1 2 3 4 5 ————
©风信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