诶?好像香蕉鱼快完结了诶!

等把手头这个写完就可以补了。

有一种能愉快产刀的预感呢~~~

#其实还不如说是废稿2

#8月10日的鬼鼬,和9月2日的鼬斑鼬()

#鬼鼬那个可能写的一般了点()鼬斑我是忘了要写什么orz

#


***


【鬼鼬】逝水(未完不续)


那时候他们还不熟。

鬼鲛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趴在地上,半个身子都陷在泥里,眼前是被雨水浇灭许久的篝火。雨之国的天好似从未放晴过,现在也是一样。鬼鲛撑起身体,确认着各个部件的状况,他的感知告诉他,周围没有敌人。

一个人都没有。

昨晚他去喂鲛肌,然而之后的记忆居然全都消失了。这没有什么好不安的,他之所以需要弄清到底发生了什么,是防止敌人再次对他做相同的手脚。

身体很疼,看来把他打晕的人下手很重。鬼鲛开始...

搞得人心惶惶……本来我还想一共外链的没几篇就算了,因为删除是没用的,只是数据库做个标记而已()要不之前怎么突然大规模鞭尸了。

所以暂时还是把外链删除吧,以后有人看再说()

其实相比之前写的我更心疼我正要写的(望天)


只是删掉外链的链接。涉及篇目不多。

《L》《桜春》和最近的《蔓》(= =)


嗯,就这样吧,以后再说(真的有的话?)


看lex的新视频写的评论,有感而发,一大段,发出来反倒有点羞耻()但我也确实挺感慨的emmmm

关于火影的一些记忆。


现在会把lex的发电都好好看完hhhhhh对火影我也挺感慨的,到了18年我才真正意义上地把它看完,虽然槽点一大堆,但好看的地方真的好看,各种表达手法都很值得学习。但是这个时候我都大学毕业了()。


知道火影是小学到处卖手里剑啊,手套啊,护额啊。当时我只知道鸣人,一起玩的有个小男生,我说“你也喜欢鸣人吗?”(其实我不喜欢(),我只知道这一个人),他说他喜欢佐助。我才知道,哦,还有个角色叫佐助,粉头发的叫小樱。那时候对小樱是既希望自己是她也有点不喜欢她吧(跟风的那种...

看这两天主博这边还涨了几个关注,就考虑要不要更新个置顶,毕竟这个号算是复活(?)了。机关和海豆彻底变成过去式,拖了两年了我放弃()

现在写同人的话,无外乎两种,一种是想写读后感,但表达不清楚,写出来的更像是剪视频()。另一种和最开始写同人的原因一样——所见都是千篇一律,还没几个合胃口的,不如自己动手()

前一段没什么喜欢的腐cp,就把BG相关的都挪到别的号更了,BG和BL彻底分开。

所以就算是复活了,也不会有什么频繁的更新请注意_(:з」∠)_

目前所在的坑:火影,香蕉鱼,大逆转裁判。

香蕉鱼等快完结了一口气补,大逆转2玩到三章法庭了,最近忙着码字基本没怎么玩游戏()

火影的话...

#终于写完了!

#前篇是泉扉→(暂锁)

#后篇是扉泉,含R,同含泉扉镜大三角关系,介意慎

#私设,R有私设怪癖,前后篇连起来看是真无差·互攻带R,介意不要看

#泉奈活到建村之后的故事

都OK的话

暂锁

前两节试阅:

翌日,二代目火影大人还是很尽职尽责地准时来到了办公室,但他眼下那抹乌青实在明显得让人难以忽视。学生们进来时都忍不住关切几句,秋道来时,扉间问他,“镜呢?”

秋道脸圆圆的,表情憨厚,老老实实地说,“好像说是有什么任务,这几天先不来了。”

“哦,是这样啊。”

清晨的光照了进来,并不太温暖。扉间希望镜能平安无事,无论是任务上还是面对泉奈上。...

#切开发正好解决tag学问题

#真泉扉泉、扉泉扉无差,说ABA偏AB的话我该怎么写?泉扉泉扉泉?(笑)

#一个泉奈活到建村之后的故事()

#内含真互攻R,前篇是泉扉R

#还包含泉扉镜三角情节,泉镜之间有线注意

#带有凌/辱性质的R注意,略微可能有点S

都能接受的话  

前篇链接:暂锁


————

前两节内容:

宇智波和千手终于联合了。两大家族握手仪式上,两边的二把手都冷着脸鼓掌。

千手为了博得宇智波的信任做了相当多的让步,这些条约留下了很多后患,致使两家在木叶上层的权利斗争长期处于一触即发的状态。始作俑者之人就是宇智波泉奈,他...

#一个零红蝶paro()时间是明治初年

#就每次看见泉奈眼睛上缠绷带的图总会产生奇奇怪怪的联想()

#简直不好意思打tag

#短


————



千手扉间博士回东京时带了位客人。邻居家的小女孩转寝小春很关切地问他出去这么久去哪里了,千手柱间去哪里了,扉间只是拍拍她的肩,说没事。

但他的表情怎么看都不像没事的样子。跟在他身后的男人更是十分可疑。

男人身量纤细,却并不瘦弱。他身上披着扉间博士的长外套,看得到下摆处露出的纯白色的和服。

明治之后这种和服就不常见了。就算是江户年间,这也是给病人穿的。

不过也许男人是病了的。他一直顺着声音的方向张望,似乎...

#又用这个词做标题了()

#非常松散没主题的大段子

#思考了一下,NG的要素比较多吧,

#_(:з」∠)_


——


リュ ウ从梦中惊醒,抬眼看见漆黑的屋顶。他从榻上坐起,狠狠地晃了两下头。


火焰吞噬着神社,炙烤和浓烟向他扑来,绯红的门被踢开,之后……吴叶面对着他倒下,一双黑瞳欲语含泪,如同地狱中的一块冰。


愤怒。


自从开始忍者的修行,リュ ウ就少有感情的波动。对恶的憎恨会转化为动力,让刀锋更加锐利决绝。可看到Doku杀死吴叶时,他愤怒了。也许是这愤怒的因果,他最终不敌对手,被斩于刀下,成为一具任乌鸦啄食的...

#LR日后谈

#几个脑洞自娱自乐下

#大概都只有1000+字了


——


富士山下,隼之里。莺飞草长,花吐幽香。忍者的村落与世隔绝,连风都带了几分古意的肃杀。

リュ ウ听到了细微的声响,如同枯叶落入草坪般的。就在他全身紧绷起来的同时,一个男声划破了不必要的尴尬。

“リュ ウ,你真是洗头发都要带着面罩啊。”话音未落,声音的主人就一小旋风纹中出现了。男人松褐色的短发遮挡着脸周,看向他的眼睛有一丝不属于忍者的柔和。龙族的忍者没理会好友的吐槽,重新拿起湿毛巾擦未干的长发,一边慢慢从房内走到廊下。

“来看Kasumi?”リュ ウ问。好友——ハヤテ点点头,“...

风信子

贵乱混邪,非处不洁。
私人厨房,不爽不要看。

近期扉泉扉打食ing

————
「你听过这首曲子么?」
「不知道,但是为什么眼泪会流下来。」

© 风信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