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濡鸦之巫女xD科

#D科灵异事件簿(雾)



Episode4——神隐

佐久间和三好来到了青森县,这是三好第二次来到这里。他驾轻就熟地领着佐久间找到了古董咖啡店,伴随着轻盈的铃声踏了进去。

“您好,请问有人在么?”又是夕阳十分,暖色的光很是暧昧,给人一种忧伤的感觉。精美的古老瓷器摆放得整整齐齐,在木质的架子上闪闪发亮,看得出女主人出类拔萃的品味。

通向二楼的门开了,是之前见过的娇小少女。她大概一米五六,黑发齐肩。白色的坎袖衬衫有着漂亮的领花,黑色的蛋糕裙搭配同色的过膝长袜,显得腿分外修长。但是那张明星般的脸却散发着阴郁的气息——过于苍白,没什么表情,漠不关心,甚至对陌生人有些厌恶。

“我们是来表达谢意的,黑泽小姐帮了我们很大的忙。”虽然如此,三好依旧礼貌得无可挑剔。

少女点了点头,明白了来意,“黑泽小姐出门了,暂时不在。我可以替你们转达谢意。”没想到她的声音居然很御,倒是没有密花嗓音中的那份妩媚。

“黑泽小姐不在么?”三好面露难色。

“是的,只有我一个人看店。”这里的治安一定很好吧……佐久间不由得联想,但是一想到失踪事件频发他就自己否定了这一想法。

三好没等来料想之中的反问,只好再度开口,“那么请问,这位小姐怎么称呼?”

“雏咲。”

“雏咲小姐,请问您是否方便给我们指一下上山的路?听闻这里曾经发生过泥石流,在那之后就封山了?”

“是的。”雏咲以就冷冰冰的态度,只做最基本的回应。

“我们想亲自上山去调查,毕竟神隐是和这座山相关的。”三好使用了当地的用语,“但是黑泽小姐奉劝过,说我们这样的人最好不要贸然上山。”

“是的。”                                        

计划接二连三地被打断,三好只好用最直白的话来问。“所以,我们若是想上山的话,是不是应该找你们其中的一位同行?”

雏咲淡淡皱眉。她对这两个人的目的毫无兴趣,却对自己莫名摊上了任务而感到烦躁。

“找人?”

“是的。”

“寄香有么?”

“寄香?”

“要找之人的物品。”

三好思索了半秒,从外套的内袋中拿出了一枚戒指。

“这个可以么?”

雏咲接过戒指,“可以。”她拿了钥匙,示意可以准备出发了。“天黑之前必须回来,在此之前希望能找得到。当然,死活不保证。”冷淡的语气让人听了心冷,佐久间更是不舒服得厉害。

佐久间诧异地看着纤弱的少女发动了废弃的电车,载着三人来到了半山腰处。

“请问,雏咲小姐。不该存在于世之物是指……?”

“……”少女沉默,只是走在前面,胸前挂着随时能举起的摄影机。“跟上。”她没多说什么。

一个廊上摆满人偶的神社出现在了眼前。佐久间扫了眼观光地图,这里应该是“形代神社”。他放下地图,带着好奇心打量起这些人偶来。它们本该有着孩子们的容颜,但大多已经在风吹日晒之下变得破旧不堪,有的甚至只剩下了一半了,即便如此却依旧能从狞笑着的脸上感受到强烈的视线。

佐久间打了个寒颤,慌忙跟上走在前面的两人。和风的建筑走廊狭窄而深长,门很多还七拐八绕的。佐久间不住地向后看,总感觉脊背上停留着一股寒气。一进门的地方就有一个一人高的人偶“欢迎着”他们——单薄的和服滑下苍白的肩,古朴的姬式长发遮住了面庞,隐约之中却感觉她在看你。经过拐角处的时候,一个站着的人偶在佐久间经过的时候突然倒了下来。

三好一直背对着他走在前面,佐久间仿佛能看到他忍笑的表情。他尽量保持着刑警的冷静,装作没被这些东西吓到的样子。

“跟上。”少女冷不丁的一句,语气因冷漠而极具阴森。佐久间快走了几步,他们接着来到了一间梯架上摆满了贵重人偶的房间。

雏咲绕过架子,在隐蔽的一角掀开了破败的纱帘,露出延伸向下的阶梯。这里似乎是个地下洞穴的入口,砭骨的寒气刺了过来,不详的感觉令人朱颜失色。

只见少女从容不迫地打开手电筒走在最前面,三好也跟了上去,佐久间开始为自己的怯懦而感到羞愧。

路上全是水。三好曾有那么一秒的犹豫,但还是蹚水而行,大概是在心疼衣服吧。他今天穿了便装出来,从熨烫的纹路上可以看出是没怎么穿过的。牛仔裤显着两条修长的腿,鼠灰色的外套敞开着挂在略显瘦削的身上,米色的内衫领口较低,露出了锁骨。

佐久间挥开了脑内的浮想联翩,赶紧跟了上去。道路只能允许人单排通过,雏咲似乎对这里很熟悉,在错综复杂的胎道内毫不犹豫地走着。

沿路有许多钟乳形成的小水洼。三好路过其中一个的时候,诧异地看了里面一眼,待佐久间也过去,发现那是一个泡得发黑的长发小娃娃,穿着褪色的红色和服。她飘在水中,神情平静,似是在笑。身下的水有些浑浊,并不是脏,而是黑。

“不要碰黑色的水。”女声幽幽地传来,“有什么特殊情况发生的话,你们只顾跑就可以了,不必担心我。”

佐久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明明自己比她高比她壮,但是少女说出这样的话却比他有力得多。他又看了一眼水中的人偶,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水信仰。

人偶。

一时没什么思绪,佐久间便不再理会。

穿过一扇扇朽坏的鸟居,他们来到了一个狭窄的路口。雏咲没什么顾忌地俯身,从中爬了过去,三好紧随其后。

“佐久间先生不会卡住吧?”一路上,他第一次听到三好的嘲讽,竟然有些怀念。

毕竟是有温度的话语啊。

还未等他回答,三好已经钻了过去,佐久间也伏下了身。

这里居然意外地开阔。他暗中感慨。浅浅的水中零零散散地分布着几个精致的箱子,箱门紧紧地关着,给人很不好的感觉。佐久间呼吸发寒——这是梦中的……

“去确认一下是不是你们要找的人。”雏咲遥指其中的一个。那个箱子是开着的,一条格外白皙的手臂耷拉在外面,上面沾了点滴黑水。

三好冲了过去,将门打开。

“不要碰黑色的水。”少女第二度提醒。

“五条小姐!”佐久间听闻,也冲了过去。居然真的是五条显子小姐!

他们确认着她的生命体征,还活着。佐久间长舒了一气。

“没想到能这么快解决。”他用轻快的语气说。不知是因为引路人高冷的性子还是山上阴郁的气氛,沉默的恐怖感快要把他的心压垮了。现在有了突破性的进展,算是有了活络一番的理由。

但是三好没有回答他。

“三……真木?”佐久间又唤了一声。钟乳洞有一个小小的开口,从那里泻出了一缕夕阳。三好被笼罩在光柱下,他也从洞口仰望着霞光,一种静谧的肃穆感弥漫着,佐久间不敢言语。

“我……曾见过这样的夕阳。那个时候……”

佐久间一怵,三好的第二句发言竟同雏咲小姐一样,徐缓的语速,幽冥的语气。如若恐怖片中的对白,莫名其妙却又如同预言。

这时,他听到了……笑声。

隐隐约约地,回荡在洞穴之中,听不出是男人的还是女人的……

“我们回去吧,最好快一点。”雏咲让他们架着人先走,自己则小心地断后。佐久间点头,“三好,我们……”

一旁的一个紧闭的匣子轰然打开,伴随着飞溅而出的黑水。他什么都看不见,却好似听到了一声尖利的长啸。阴气从身边擦过,直奔三好的方向。三好像是被什么勒住了一样,下意识地把手伸向颈上,似乎想把什么拿下来。

“三好!”佐久间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毕竟他连敌人的样子都看不清。就在这慌乱时分,古怪的快门声在空旷的空间中震起了回音。三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扔了出去,他单膝支地,大口喘息着,额角淌下道道冷汗。

只见雏咲小姐不慌不忙,端正了摄影机,等待着一击绝杀的时机。当然,这只是佐久间的感觉。接下来的一瞬间,时间仿佛滞了一气,之后又是快门声。

摄影机发出了轰鸣,佐久间好似看见一个极淡的影子被击飞。他刚想说成功了,那个影子却又飘忽而上。

“小心!”职业习惯让他以身为盾,挡在了雏咲面前。强大的阴气瞬间将他束缚,佐久间只感觉体力瞬间被耗尽,呼吸困难头晕目眩。

“你……”少女向责备些什么,但是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再一次,时间被拉长的微妙感,伴随着快门声,诡异的气息消失了。

“白痴么,你?”雏咲从仰倒在地的佐久间身边走过,淡淡颦眉。

三好一直看着他们,待喘匀了气息才直起身来。“这就是所谓的不该存在于世之物?”

“你们究竟调查了些什么?不会连这里是自杀圣地都不知道吧?”少女冷漠地责问。佐久间诧异,他并未接触到这方面的资料,于是迷茫地看向了三好,他倒是一脸了然的表情。“看不见与看不见,其实都没什么所谓。”似是自言自语,雏咲向出口走去。

“快走吧,今晚有雨。湿气,会更容易撞到他们。这山上不光有普通人的御灵,还有曾经的巫女们……他们都没有按照正确的方法死去,你们撞见了的话……”没有兴趣解释了一般,她没把话说完。但是这些已经足够,佐久间抱起五条小姐,和三好匆匆跟上。

终于在天彻底黑下来的瞬间,他们回到了电车上。

Episode5——影见

回到咖啡厅已经很晚了,佐久间不得不腆着脸皮问他们二人能否留宿这里。雏咲思索片刻,认为密花小姐一时半会回不来,他们带着一个失去意识的女子也确实不好办,就把书房和仓库让了出来。佐久间连连感谢。

然而麻烦又来了。雏咲深羽的性子能答应提供住宿就不错了,让她帮忙照顾显子小姐简直是天方夜谭。三好更是出了名的洁癖,于是所有的任务都落在了他这个组长身上。

显子小姐身上沾满了污泥似的黑水,触碰上去像是摸了氢氧化钠浓溶液。有些刺痛,不过腐蚀的效果并不是特别明显。他把她放进浴缸里,没有换掉她衣服的勇气,就这么来回冲水放水冲水放水……

“你就这么照顾别人么?”听到大量浪费水的声音,雏咲深羽实在忍不了冲了下来,看到佐久间这么“绅士”的洗澡方法,气得有些想笑。

“抱,抱歉……”佐久间骚着头发,一时无法言语。

“你先出去吧,我来帮她。”刑警迅速转身,连连道歉,拉上了磨砂玻璃门。突然闲下来的感觉让他十分不适应,于是佐久间就去书房找三好。

“三好。”四方的房间中,三好侧坐在中间的沙发上,一大叠文件摞在沙发的另一边。他从手上的那份抬起头来,看向发型凌乱的佐久间。

“看来我们亲善的警察佐久间先生终于忙完了大事啊。”三好语气不善。不过由于他经常这么出言嘲讽,佐久间这次都没注意到弦外之音。

“交给雏咲小姐了,我这么一个大男人还是太不方便了。”佐久间尴尬地笑笑,对能回到三好身边表示非常开心。大概真的是因为日上山是座灵山,这里的女人说话都像鬼一样。极重的阴气让三好的存在如同一个小火炉,于是佐久间这只大金毛就一边烤火一边傻傻应和。

“那还真算是长进了,我一直以为我们的佐久间先生永远都会去见义勇为亲力亲为呢。”他的视线落回到纸面上,半天没有换页。

佐久间终于察觉到不对,却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只好顺着意思说两句。“因为习惯……只是习惯,没想到这次确实帮了倒忙。”

三好扬了扬眉,将手中的材料丢给了佐久间。“五条小姐虽然找回来了,但我总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当然,把她送回东京之后的事就和我们没有关系了。”

佐久间语塞,他的责任心不太认可D科成员们的态度,且不说武藤那边还缺一个解释。“具体的情况只能等五条小姐醒来问她本人了。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又为什么会在箱子里。”

“只能这样了,虽然她回到东京之后恐怕都要沉睡好长一段时间。你那个原上司能不在此期间来找麻烦我就千恩万谢了。”三好优雅地撇撇嘴,语气不无轻蔑。

“对了……这是……?”佐久间看向手中的材料。

“日上山的一些传说。”三好冷清地回答,轻声叹息,“总感觉有什么东西我们没能注意到。”三好是不肯示弱的,这样的词句已经表露他有多困扰了。

「日上山与自杀传承。」这样的一个标题就已经令佐久间不寒而栗。

「所谓知名自杀景点,并不是单纯“很方便自杀的地形”。

透过当地积累的死亡数量,获得“此地适合死亡的信赖”,变成能令人觉得“死的不孤单”的地方,这才算是“培育”出了一个知名自杀景点。

这种地方适合作为“灵异景点”的要素是很少的,几乎没什么灵的目击报告。

但作为“知名自杀景点”而出名的日上山,有着和其它自杀景点不同的特征。

那就是关于“自杀”的传承,以及灵的存在。

日上山自古相传,有个所谓“濡鸦巫女”的传承。

据说若是被住在山中的“濡鸦巫女”给看见,就会沉迷于死亡而自杀,所以传说中若是在山上看见了巫女,就再也无法离开这座山。

此外日上山还有这“逝者反复死亡”的传承。这是指,在山中没有以正确方式死亡的人,将会化为反复上演死亡瞬间的亡者。

实际上在日上山保住一条小命的人大多都证言有看见巫女,或是看见自杀的人。

据说后来,这些人都会以“和当初看见的一样”的方法进行自杀。

或许由巫女引发的死亡的连锁,才是日上山不断被培育,至今仍是知名自杀景点的原因。」

“这……很像小说的设定,是不可能真实存在的吧……?”佐久间看向三好,希望他能否定这上面的内容。一个人的态度虽然力量薄弱,却也能加强一下他的心理防线。

“我不知道。如果最后没有发生那样的事情的话……”三好移开视线,目光迷离。佐久间哆嗦了一下,灵所带来的阴气还恍若缠绕在身上。

“我还想相信科学……”佐久间无力地呻吟。自从被灵袭击后,他下山的一路上都能恍恍惚惚地看到一些影影绰绰的东西。三好貌似也是一样,虽然都不及咖啡厅的几位一样强力,但还是受到了影响。

很难想象她们是怎么承受住的,每天被隐世的事物所纠缠。

等下……说好的还要相信科学呢?佐久间陷入了纠结的境地。

“小时候听一些老掉牙的鬼怪故事,在学校听到的都市传说,现在看来倒都像是真的了。”三好冷嘲一声,“不过雏咲小姐说得没错,看得见又怎样,看不见又怎样……对眼下的案子一点作用都没有。”

“话说回来,巫女的习俗是什么时候断绝的呢?”佐久间问。

“从资料上看,习俗并没有断绝,只是换了个形式,不再特地培养巫女,而是吸引具有资格的人上山。这才勉强维持至今。至于之前的那些巫女,据说在很久以前被屠杀了。”

“屠杀?!”

“恩,貌似是个精神异常的人……”三好一笔带过,“去看看五条小姐吧。”一本正经地讨论灵异事件正式结束,二人来到了一楼。

雏咲深羽将五条显子安置在一间客房,原本冷清的房子因为几个外人的到来而充满了不太合适的生气。

“请问,雏咲小姐,她大概什么时候能醒来?”三好问。

“不知道。”她冷淡地回答,“以往的经验都是在打开箱子的时候就醒了。她似乎还轮回在梦里,醒来的话,得看她自己的力量了。”

佐久间越来越怀疑自己二十多年的人生了,“那么接下来,五条小姐不会再出什么事了吧?”吧,佐久间忍不住加上这个语气词。

“不知道。”深羽没看他,“这就看她有没有作为人柱的资格了。”

“若是没有呢?”

“会回归到隐世。”

“雏咲小姐您怎么知道五条小姐被困在梦中呢?”三好话有所指。

“我对她的梦并不感兴趣。”深羽的表情也证明了她的话。

“但是,如果可以的话,您能不能尽可能地「看取」呢?”

雏咲看了他一眼,冷漠的脸上有了一丝诧异,“你……”她顿了顿,“也没什么,她似乎在查找一个人的消息,找着找着就找到了这边,然后被引诱着上了山,被巫女们的灵关进了柩笼中……”

“您能看到她在找谁么?”深羽皱眉。

“……奈莫。”她机械地重复了一下音节,两个男人也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那您知道那个人的相貌么?”

“……说不清。”这次,连一向过分冷静的深羽都表现出了可察觉的愕然,“那个人的脸,我想不起来……”

佐久间更加不解,三好的脸上却闪瞬而过了一分明了。

“多谢您,雏咲小姐。”他彬彬有礼地谢过,“如果能得到您的允许的话,我们想更多地在书房查找一些资料。”

“可以,但是不要弄乱。”三好表示同意,他带着佐久间刚走几步,又转了回来,“最后,雏咲小姐……请问黑泽小姐去哪里了?还有这里的另一位服务生?”

“她们各有各的事情,并不是一起出去的。”

“辛苦您了。”

“希望没有下次。”深羽生硬地说。三好微笑。

总感觉这两个人很相像啊,都是够乖张的。佐久间心中碎碎念。

路过大厅的时候,门口传来了钥匙的声音。不太合适的时间点让佐久间一寒。

“如果是灵的话就不会用钥匙了。”三好冷冰冰地嘲讽。

回来的是之前的那位女服务生,她应该是上大学的年纪,也没什么表情,整个人像是飘在世上一样。倒是那头夕阳色的头发让人印象深刻。

来者见到两名外人,静静地眨了眨眼睛。

“你们……?”她看着他们,却又好像在透过他们看另外的一些东西。

“您好,我们之前见过。由于一些琐事再次过来叨扰,又因为天色已晚不得不在此留宿。”三好完美无缺地应答,“如果可以的话,请问这位小姐怎么称呼?”

“不来方夕莉。”她轻声说。

“虽然冒昧,但我想问一些关于日上山的问题。”夕莉点了点头。

“相比女性的神隐,男性也会神隐么?”

“会的,两边人数都差不多。只是很少有人会去找神隐了的男子。”她的语速很慢,似乎不太习惯和人说话。

“如果找的话,人会在哪里呢?”佐久间完全不知道三好问话的思路。

“忌谷。”

“是这样啊,多谢您了。”三好礼貌地笑笑,继续走向书房的路。

“真木……先生?”夕莉突然主动叫住了他。

“什么事?”

“夜间请把门锁好,近期似乎有山鸣和水鸣。”她含混不清地暗示。

“多谢。”

回到书房,三好像是筋疲力尽了般摔坐在沙发上。

“你有思路了?”佐久间问。

“一点点。但是我更想明天就把五条小姐送回去,一切先回东京再说。”三好把文件粗略地蹲了蹲,“交给你了,佐久间先生。”

佐久间无奈地笑笑。听从三好的命令不知从何时起已经成为了习惯,然而他并不讨厌这种被命令的感觉。

他从不敢说,其实,只要是和三好在一起,他就会感觉无比地安心。

甚至会忍不住去珍惜……

“雏咲小姐为什么会知道五条小姐的事情,她们之前没见过吧?”一边整理,佐久间提出了一些职业上的疑问。

“我也这么考虑过,然而这次完全超出了常理的范围。似乎不该用之前的思考模式。”三好侧躺在沙发上,似乎有些困了。真罕见。“你自己看看资料就会知道,‘濡鸦巫女’有看取人心的能力,能力强的只要看一眼就能读取,稍弱的就需要去触碰。”他的声音变浅了,“我也只是猜测,雏咲小姐应该有与之类似的能力,所以随口问了问。”

“那后来问不来方小姐的问题呢?”

三好翻了个个,“自己去看,不要再打搅我。”

“好,好。”

佐久间放轻了动作整理文件,生怕打扰了睡不深的三好。

“佐久间先生。”就在他沉迷收拾屋子的时候,长久的沉默被一个人声打破。他激灵一身冷汗,看向面朝沙发靠背不是睡着还是醒了的三好,“你还记得那天的夕阳么?”

“夕阳?”他重复。佐久间看过很多美丽的火烧云,虽然沉醉于那风景,却并没有哪次让他留下深刻的印象。

“算了,忘了吧。晚安,佐久间先生。”

“恩……晚安……”带着迷惑,佐久间将自己的大衣盖在三好身上,之后向留给他的仓库走去。

第二天清晨,佐久间醒的很早。本想提早来到书房,把需要的材料整理出来带回去,推开房间却发现里面并没有人。

“三好?”他唤了一声,没有回应。佐久间跑遍了整个房子,最后不得不把不来方和雏咲都惊醒了。

“男人真是烦啊……”深羽推开门,看着一脸焦急的佐久间,带着明显的起床气。

“请问你们有没有看到真木?”睡眼惺忪的夕莉从深羽身后出现,两个人相视一眼,都摇摇头。

“昨天貌似有水鸣。”夕莉回想了半天,方道。佐久间这才想起他昨天没有把三好的门锁上。

“那他是……上山了?!”他大骇。

“我昨晚一直和不来方桑在一起,真是不好意思。”深羽淡漠道,“帮你当然可以,不过也是时候把话说开了吧?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又到底在调查些什么?”


评论
热度(14)

风信子

贵乱混邪,非处不洁。
私人厨房,不爽不要看。

近期扉泉扉打食ing

————
「你听过这首曲子么?」
「不知道,但是为什么眼泪会流下来。」

© 风信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