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信子

————
「你听过这首曲子么?」
「不知道,但是为什么眼泪会流下来。」

【零xD科/佐三】永久花——(1)

#零·濡鸦之巫女&D科背景的crossover

#前期有很多游戏内的【翻梗】请注意

#相关人设戳【人物介绍】

#之前微博发过的,就是修改一下除除草先



永久花

Episode0——水笼

那时我看到了夕阳。

明明只是车子燃烧了起来,染红了视野。但是我却感觉自己正躺在湖面上,水撩抚着脸颊,痒痒的。我飘在上面,凝望着沉向水中的,燃烧着的,太阳。

真美啊。

无论是夕阳还是水,都是。

恍若听到水下传来了亲切的呢喃,眼睑也变得沉重起来。

心中却无比平静。

只是,为什么?

一个人生,一个人死,到头来都是一个人。

之后,我听到了思念。

流淌于水之中的思念。

“我们都知道哦。”她们说。“你不是一个人。所以,安心地到这一边来吧。”

是么?是这样啊。那真是太好了。

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释然。

就这样,沉入水中。看着折射的光线一点一点变暗。

真好啊……

下坠,下坠,向着无尽的深渊。

直到,那只手把我拽了出来。

Episode1——残影

“佐久间先生。”三好推门而入,听到响动的佐久间从沙发上翻坐起来。

看着他浑浊的灰色眼睛,三好轻笑,“上班时间补觉,是个美梦么?”

佐久间揉了揉本就杂乱不堪的头发,太阳穴胀得厉害。“不是美梦……”他回忆着梦中的场景:他走上了一座山,草木带来的阴凉感侵入皮肤,处处可见的流水将空气打湿,潮气黏在他的衣服上,十分不舒服。

之后是巫女,她们有着濡鸦般的长发,唇角带笑。她们飘摇着步伐为他带路,穿过长长的引阶,将他带向隐蔽的神社。

神社的中庭里满是水,那水是黑色的,宛若养了一塘女人头发样的水草。在水的中央有一个「柩笼」,看不出材质,看不见内容,只是紧闭着,安静地躺在那里。

如同被什么附体,佐久间踏入了黑色的水中。步伐变得很慢,心脏跳得开始剧烈。预示着什么般,提示着什么般。

要打开么?

去打开吧。

佐久间犹豫着,那个匣子散发着阴森的气息,让他有不好的预感。

这时,两扇扉自行徐徐打开了。

视野一片空白。

佐久间抹了一把脸,甩甩头彻底清醒过来。他看向带着无懈可击笑容的三好,方想起还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来。

一本破旧的册子递到了他眼前,封皮是黑色的,边角已经被磨得发圆,毛毛的。它似乎已经被送来很久,但是佐久间却仿佛能感受到其中散发出的湿冷的气息。

“刚送过来的,前几天委托的结果。”

日上山连发女性失踪事件,当地警方已经习惯了这种事情的发生,早就见怪不怪。周边的居民则称其为「神隐」——毫无征兆地,一个人突然消失,毫无线索,无法得知失踪者的行踪。

如果只是再次发生了类似的事件大概不会有人在意,然而这次失踪的是国安处某家的千金。于是这个烂摊子就被甩给了D科。

“我和实井去周边调查了一下。”归来的波多野报到,“日上山自古便被称为‘灵山’,据说时代居住在那里的人多多少少都会有点奇怪的能力,比如说‘灵视’。”

“说重点。”甘利打断了他的话。

“好吧,总之就是……相比人为的失踪案件,这次更像是怪力乱神。”水陆两栖四驱车摊手。

“但是我们并不能拿这个做结论。”田崎有点头疼。

“那你们再继续去好了,从东京到青森县,累死人了。”波多野一屁股摔在椅子上,完全不想再管的样子,“顺便一说,神永比较适合这次任务。”

“啊?为什么?!”刚还在阳台上煲电话的神永探出头来。

“失踪的都是女性,光是这一点就有理由交给你去处理。”实井拆开了一颗棒棒糖,先是很色情地舔,再是狠狠地咬碎——嘎嘣脆的声音在神永背上激起一层冷汗。

“不光如此,还有一些传说。”波多野继续解释,“巫女,祭祀,还有……”他故意顿住。几秒之后,就连一直看手机的小田切都抬起了头。确定所有人的视线都聚焦过来后,波多野煞有介事地说出了最重要也是最让人恶寒的关键词。

“「幽婚」。”

Episode2——日上山

于是新一轮的调查开始了。三好和神永先行到青森,在那里的一间咖啡厅提出了一个委托。日上山周边地区的夕阳时刻似乎比其他地方持续得长一些,当他们进门拜访的时候,主厅被霞光所覆盖着,色调温暖却驱不尽阴凉。

这是一间古董咖啡厅,挂着「KUROSAWA」的标牌,女老板的姓氏也这么读。

“委托么?”自称黑泽密花的女老板身段妖娆,她一袭黑裙,兼具熟女的韵味与母性的温和。神永见了瞬间就像只哈巴狗一样舔了上去。

“是的是的,请问这里都能接什么委托呢?”就在他简直要扑过去时,一名娇小却长着明星脸的少女把一杯咖啡重重地摔在了他面前。深色的液体摇摆着,险些飞溅出来。

“抱歉,伊泽这家伙总是这个样子。”三好无奈,只好亲自出马。他正了正领带,露出完美的绅士笑容。然而这次,这里的三位女性都没有被吸引到的意思。

稍微有点受打击啊……余光暼到了偷着笑的神永,三好有种想去揍他的冲动。

“我们想拜托您寻找一些关于这座山的历史的文件。听闻这里有过一些祭祀这类的……?”

“……”密花沉默了片刻,“请问您寻找这些资料做什么呢?您有家人朋友神隐了么?”

“是的,但也听说了此地的不同寻常,所以我们放弃了报警,转而使用这种方式。”三好注意到了她的用词,是「神隐」而不是失踪。

“如果只是神隐的话,不介意的话可以拜托我们「寻人」。”密花看向另一边稍高个子的缄默少女,她有着夕阳色的中长发,听到了老板的话,她极轻地点了点头。

“你们经常接到这样的委托么?”三好敏锐地问。

“曾经是的,不过早已经平息下来了。至少已经有几年没再发生过神隐了。”三好皱眉,女老板像这里的居民一样,总是用一些奇怪的用词和说法,听得出来里面有很大的内情。他正盘算着怎么把这些一一问出来。

“之前发生过什么么?”神永接过话头,“美丽的女性遭遇「神隐」,真是令人扼腕的事情啊。”强烈的蔑视气压从侧边传来,神永看过去,只见刚才那位摔咖啡的少女用嘴型对他说了一个词——“差劲!”

三好忍住了偷笑的欲望,用期盼的眼神示意密花说下去。

“其实失踪的女性在过去的一段时间中是因为这座山在挑选拥有资格的「人柱」,你们这些外人也许不太能理解,总而言之,这次的事件,是与之前的事件无关的。”她笃信地说。

“那么……”

“当然,作为拥有「黑泽」这一姓氏的人,我是不会坐视不理的。”密花露出性感的笑容,“日上山是一座灵山,她不会无故将人「神隐」的。”

告别了古董咖啡厅,二人又打探了一些关系不大的事情。他们甚至想亲自上山看看,但被密花制止了——“普通人还是不要贸然上山比较好。如果一定要去的话请务必通知我们。”他们询问了原因,“因为这座山上有「不该存于世上之物」。”

忌惮了一下神秘的真相,两人决定听进这番劝告。他们从青森县返回东京,一周后收到了密花的邮件。

“难道真的是怪力乱神?”车上,神永用波多野的姿势抱头。

“先等等这些神秘学家的结论吧。”三好翻了翻邮件,没有一封是佐久间的。

黑泽密花寄来的是一本古旧的相册。当时办公室没人,三好就先自己翻看了一番。当翻到某一页时,空气瞬间寂静得几乎冷彻。

三好脸色熬白,他盯着其中的一张,久久没能呼吸。

Episode3——弔写真

佐久间翻开了相册,倒吸了一口冷气。灰糊糊散发着霉味的黑白照片,拍摄的都是表情或安静或狰狞的死者。

“这是什么?!”

“弔写真。”

“什么?”

“……就是死者的照片吧。”三好平静地解释。

“你看过了?!”佐久间提高了的语调仍未降下来。三好点头,无所谓的样子。

不愧是怪物。佐久间垂头搭脑,实在不想再看这一册诡异的照片。晚上又要做恶梦了……他苦恼地想。

但是作为组长,他不得不看下去,毕竟这也是他的案子。这时,一张照片从中滑了出去,佐久间伸手去捡,之后,瞳孔先是猛的一缩,再是无限放大。

“这是……?!”

三好依旧伏在沙发背上,神情淡漠。像是照片中的人不是他一样。

佐久间从震惊中恢复过来,脊背和手掌中已满是汗。他继续去完成捡的动作,然而在指尖触及的瞬间,照片中的人转头对他一笑。

“啊——!!!”

不该出现在警署的尖叫声掀翻了房顶。

“这,这,这,这是怎么回事?!”佐久间几乎要缩进三好怀里,把照片扔得更远。三好困惑,他甩开佐久间,自己把照片捡起。

里面的人和他相貌极其相似,连笑容都很相似。但是这张照片少说也有七十多年了,看背景他似乎是在一间破旧的房中,然而衣着却十分体面……难不成是自己的祖先么?

“什么怎么回事啊,佐久间先生。”他悠悠然地站起,先对上司的失态表示了不屑。“别告诉我你没看出来,这张照片与这里面的照片的不同。”

佐久间拒绝再去碰那张照片,他匆匆翻看完了相册,深呼吸了几次。“这张不是弔写真。”

“对……黑泽小姐为什么会把这张夹在里面呢?”三好陷入了沉思。

“不过,这张照片上的,是你?”

“沙丁鱼头!怎么可能是我!”三好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看清楚,我是活人!”看到佐久间不信的样子,他又好气又好笑。于是三好把额头贴在了佐久间头上,鼻尖相触。佐久间尴尬于这种亲密接触,忙缩了回来。

“热的。”他又指了指自己的脚,“我不是飘着的!”佐久间顺着他的视线看了好久,才相信了一点。三好生气,“我说,先不说我们共事了这么久的问题,佐久间先生要怀疑我不是此世之人,也该拿对证据。”他抢过相册,展开到某一页,方才这页被佐久间潦草带过了。

佐久间看清了里面后,又是一怵。他不是警察么?怎么被卷进灵异事件中了?!

照片上的是和三好长得相同的人。对,已经超出了面若的程度,而是完全相同。他躺在数十年前医院的床上,半张着眼睛,脸色比床单还要苍白,表情却还算得上是安详。

“不要看我,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而且……”三好抓起佐久间的手臂,让他亲自感受一下,“印纸完全不同。”他迫使佐久间去触摸其它照片,“这不是日本的照片。”三好又将照片翻过来,“德语,摄于1940年。”

“德国的照片,和这之中的照片,拍摄的是同一人?”

“应该是……虽然有微妙的变化,但是就算是孪生兄弟也不会这般相似。”三好托腮,“所以这张照片为什么会流落回日本,加进来的照片又是谁拍的,这些都是问题。”

“那位黑泽小姐没再写什么来么?”佐久间问。三好随手将口袋中的纸片扔了过来。佐久间打开,发现上面的用词很古老而且明显不是女人的字迹。

「死后照片,是随着相机一同从西洋流传来的。

这个习俗建立在当时照片还很稀奇,便用以留下逝去家人的身影,拿来慰藉遗族的悲伤。

依然在日本传承下来的死后照片,在行为面上和西洋的并没有什么两样,但我感觉意义却是截然不同的。

特别是流传于日上山一带,称为“弔写真”的这些照片,特别能感受到凄美以及悲伤等特别的情感。

这些照片据说是科学家“麻生邦彦”博士流传下来的。

我也有调查过其他地方流传下来的照片,似乎是他当时在各地拍摄“弔写真”而留下的。

记录上留有叙述说,他非常执着于“令灵魂显像”这件事。

看着这些引人着迷的奇异照片,我甚至会觉得,他的目的已经成功了不是么。

我会想起过去有个朋友,将相机称为“孤独箱”。

我并不清楚所谓孤独箱是指将被拍摄者关进暗箱中的意思,还是看相机的人只能一个人偷看暗箱里面的意思。」

“似乎是民俗学者的手记。”三好冷不丁地解释一句,打破了文字沉重的牢笼。

“民俗学者?还有这种学者?”佐久间惊愕。

“孤陋寡闻……算了,开始干正事吧。”

“?”

“调查啊,我们是接下这个案件的警察!”三好嘲讽了一番,丢下组长一人。

心口口袋中装着的,是未给任何人看过的密花小姐的信。


评论

热度(27)

©风信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