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信子

多看书。
————
「你听过这首曲子么?」
「不知道,但是为什么眼泪会流下来。」

【龙族/泽非】嘘——七ノ刻

#泽非&双源的零红蝶paro

#这章标tag只是在证明我在写……

#这章主要在说绫里家姐妹(from逆转裁判3),也就是一切的起点,所以没泽非双源什么事_(:зゝ∠)_(我没想到居然能写够一章)

#开始收线了,收线~看这几天能不能连更

7

如果再有一次机会的话,我想问那些选择留在村庄中的人……你们为什么不搬家?

 

女人的怨灵浮在路明非身边,像是在思考些什么。之后她缓缓欠身,将血迹斑斑的手伸向了他的脖子。然而就在苍白的手指触碰到不省人事的少年时又愣住了。她直起身,看向不知何时出现的路鸣泽。

男孩懒得看她,直截捡起摄影机随手检查了几下。冰冷的镜头出其不意地对准了女人,冰冷的锐气与阴冷的怨气相对,甚至让怨灵都向后闪了一分。

“你……”幽灵将长发优雅地捋向身后,露出了惨白的面孔,出人意料的是那竟然是个美貌的女子,面孔与在源家看到的地缚灵如出一辙。

“绫里千奈美,那时候是你杀死了哥哥。”路鸣泽不带感情地说,像是在宣判什么。

“那又怎样?”名为千奈美的女子凄声长笑“就算不是被我杀死他也会被其他人杀死。”她向前飘了一步,将脸凑近摄影机“还是说你想亲手完成仪式?”

小魔鬼面不改色,毫不犹豫地按下快门,千奈美姣好却狰狞的大脸被完整地印在了胶片上。而她的怨灵也受到重创,被巨大的冲击力冲出了桥外。千奈美飘在半空,捂脸弯腰沉默了几秒后猛地扑了过来,张牙舞爪的样子像是要把这个杀死她的世界撕碎一般。

路鸣泽小幅度地移动了几步,恰好闪过千奈美的攻击。他端稳摄影机,对着灵的方向重新蓄力。围绕着镜头的光圈随着怨灵的逼近续满,在她发出杀气的瞬间路鸣泽按下快门。摄影机的界面中可以看到幽灵因两次零射而被扣下一半的体力。

下一次就将你挫骨扬灰!

千奈美的攻击方式改变了,她飘得更高,周身绕起层层残影。蛇一般的虚影先行袭来,路鸣泽接触摄影状态,躲开了这几只炮灰。然而这些“蛇”却没有因未攻击到目标而四散飞去,反而折返追踪而来。路鸣泽咂了下嘴发出不屑的声响,换上零七式胶卷将它们击碎。

就在这僵直的片刻,千奈美已经降落在他身后,阴气缭绕在身后,她扑击而来。路鸣泽顺势转身发动了摄影机的“避”机能向后大跳一步,稳住脚步后再次摆好攻击姿态。

“区区后辈!”千奈美高傲地嘶吼一声冲了过来。在这个空档中路鸣泽将胶卷切换至九零式,看着蝶镜头续满两圈冷冷地勾起了嘴角。

女人的怨灵发出尖锐的哀嚎后疲倦地跪倒在地,风袭过河面,带起了层层波纹同时吹散了灵子。

“哥哥那家伙总是发挥不出武器的最佳性能啊。”路鸣泽吐了吐舌头,走向了昏迷的路明非。他将少年的头抱到大腿上,手指穿过他略发棕色的发丝。

“哥哥啊,我的傻哥哥,你总是那么容易相信其他人。”路鸣泽将高他一头的少年架在身上,把他拖向桥的一头。“我会回来的,哥哥。说好了要等我哦。”他调皮地笑笑,兀自推开沉重的木门离开了。

 

“快走,”手机屏幕上跳出简短的两个字,发信人是楚子航。路明非抬起头,听到了逼来人群发出的吵杂声音。“在那里!”

他下意识地拔腿就跑,但却不知道为什么。那些人在追捕自己……路明非飞奔着,空气大口大口地涌入肺部,喉咙中漾起一片腥甜。那时正值盛夏,太阳很烈,汗水顺着额角淌下,痒痒的。

身后的老师们越追越近了,路明非飞快地搜索着还可逃离的路线,这时他看到了女厕所。之后他毫不犹豫地冲了进去。我这可是圆了一辈子的遗憾啊!在少女们的尖叫声中,无暇旁顾的路明非顺着小窗户跳了出去。

双脚结实落在地上的瞬间有点关节疼。但是他没有太多的时间喘气,已经有运动能力强的女孩子加入了搜捕大队直接就要跳窗……

他继续跑着,没有可以信任的人,楚子航也无法帮助他什么。所有人都在追着他跑,想要把他逼到角落,之后将他关在那个不是正常人能呆的地方他们才会安心。

路明非很久没跑这么久了,他的腰越弯越低,呼吸越来越重。前方似乎也有了人的声音。看到那缕金发的瞬间,他心底有那么一丝得救了的欣喜,然而当他看到恺撒身后那么多人的时候,他又被扔进了谷底。

救救我,谁来救救我?!我不要去那种地方!

路鸣泽,路鸣泽,路鸣泽!

没有人回应,视线变得昏暗。他在一栋和风的建筑中,虽然古老,但并不破烂。一群人推搡着他从地道中出来,他的视线在下意识地搜索着其他人的影子。

之后他在一旁的狭间中看到了四溅的红色……

画面一点一点黯淡了下去,路明非感觉头昏昏沉沉的。睁开眼,依旧是灰蒙蒙的天空,没有任何天亮的迹象。他支起顿痛的身体,重心不稳地确定着自己的处境。那个女人似乎已经走了……但是自己的摄影机呢?

路明非不知道自己怎么又回到桥的这一端的,他茫然看向黑色河流的对岸,在桥上捕捉到了一些小亮点。大概是因为太疲惫了,脚下软绵绵的。他掐着自己的手臂,强制自己清醒些。

是摄影机!看到熟悉的金属物品是,路明非顿时安心了下来。灯丝没有亮,说明四周是安全的。前方是一些残破的笔记本,封皮上画着菖蒲。是那个……那个……从源家看到的灵的笔记。

「我知道这是很不公平的。有的人一出生就注定会成为守护村子的神明,而有的人一出生就注定会被舍弃。

我有时甚至会后怕如果那时先出生的是我。但是即便如此我也会接受那样的命运吧。

但是千奈美不会,我知道的。

我们从不会提起仪式的事情,越是长大千奈美就越讨厌我。」

路明非翻向后面,和纸上用毛笔写着娟秀的文字。

「母亲大人一直不喜欢我和千奈美,因为我们作为绫里家的女儿却没有任何灵力。

所以死掉也无所谓吧,都死掉谁也不会伤心吧。

千奈美一直因为我的缘故被村民们所讨厌,他们甚至不称她为‘巫女大人’。

如果有什么方法能补偿她就好了。

但是懦弱的我能做些什么呢?」

心中涌起了不好的预感……

「‘难道你能替我去死么?’不知道为什么,千奈美这样质问我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好啊千奈美,让我去代替你吧。’

我们是孪生姐妹,虽然村民们已经能轻松分别我和她,但是我确信我可以扮演姐姐,让他们看不出来。

只要千奈美能活下去就好了。让她开心是我的心愿。」

路明非感觉一阵寒意在脊背上蔓延……那样岂不是会?!他匆忙向后翻,后面大部分都已经是空白,只有随机一页上写着孤零零的一句话,笔迹有些潦草。

「我真的做得到么?大家……」

路明非向前走了几步,看到了一些其他的残片。那是一本青色封面的笔记,古旧的纸张似乎一摸就会碎掉。看字迹是个男人的,很粗狂,大有草书大家的风范。

「果然那女人的孩子也都藏着鬼心思。好在绫美性情软弱,我告诉她如果仪式失败了阴祭就会死很多人,甚至连千奈美都活不成。

不管她动了什么心思估计都会动摇了吧。」

隔着百年的时空,路明非似乎听到了男人阴沉的低笑声。他又向后翻了翻,还有一些记录。

「我不知该以怎样的心态记录下今天发生的事情。大概是作为‘幸存者’吧。

那女人的血脉果然都藏着一股阴狠,双子巫女居然私自调整了彼此的身份。好在千奈美就快要掐死绫美的时候我的话语起了效果,绫美将匕首穿透了千奈美的颈部。

但是绫里家的女人都不是能老老实实接受命运的人,千奈美竟然在意识残存的状态下掐死了她的姐姐。

神官们将千奈美扔进了X中,没有产生红蝶,但X也没有爆发的意思。只不过听老一辈讲,这样的话下一次红贽祭的年限会提前。

总之没爆发大偿真是太好了。」

自私鬼……路明非感觉喉咙里堵堵的,千奈美动脉中迸出的热血像是粘在他脸上了一样,让他全身不舒服。那一对姐妹拼死反抗却失败了,这些人却直视庆幸自己还活着……

路明非一拳打在坚硬的木头上,手背被擦伤了一大片。

阴凉的气息扫过鼻尖,抬起头,看到那个穿着紫色和服的少女幽怨地走向桥的对面。河面上的风变大了,冷冷的风传来了她清冷的话语。

“对不起,千奈美,最后我还是……”

路明非静静地看着幽灵消失,耳际回荡着河水的声音。身上的什么东西猛然一震,他下意识地看向摄影机,却发现它并没什么反应。这时他才突然想起些什么,把全身摸了个遍找到了手机。

屏幕上跳出简单的两个字“快走,”

发信时间大约在半月以前,发信人是楚子航。手机的信号格依旧是空的。

——————

我知道写得很rpg而且一点都不吓人,深表抱歉_(:зゝ∠)_(鞠躬)

评论

热度(2)

©风信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