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信子

多看书。
————
「你听过这首曲子么?」
「不知道,但是为什么眼泪会流下来。」

【龙族/泽非】嘘——五ノ刻

#泽非&双源的零红蝶paro

#情况比较类似于附体,但又和附体不同,一切都和百年前的真相有关_(:зゝ∠)_

#搬设定……


5

路明非紧张兮兮地转过头,先看到的是将房间彻底分为两部分的坚固木栏,整齐十字交叉的木材把房间内部改造成了牢不可破的监牢。而监牢的内部侧躺着一名穿着黑色T恤和牛仔裤的瘦弱少年。

“路鸣泽!”路明非跑了过去,晃动了几下一旁的小门。然而上面牢牢锁了两把锁,分别刻着“阴”和“阳”两个字,任凭他怎么撞也纹丝不动。

大概是听到了骚动声,路鸣泽虚弱动了动眼皮,金色的眼瞳黯淡无光。发现对方醒来,路明非慌忙跑过去,抓着木栏蹲了下来。

“路鸣泽!你怎么样?”他还想问为什么你会在这里,但是很明显路鸣泽现在的状态是无法回答的。小恶魔的身体颤动了几下,半晌才抬起头看向路明非。

“哥哥……”他依旧躺着,伸出了苍白的手臂,路明非很自然地伸过手去接。“不要离开我……”

路明非像是触电了般,下意识地将路鸣泽甩开。被一个人摔在牢笼中的瘦弱男孩连反抗和祈求的力量都没有了,看起来格外可怜。

很奇怪……路明非的牙齿在咯咯咯地碰撞个不停。路鸣泽这是怎么了?他怎么会突然这样依赖其他人?在路明非的记忆力,路鸣泽像是不懂得恐惧为何物一般,总是嘲讽着蔑视着,自带高冷的光圈。但是为什么现在的路鸣泽会一个劲地往他身上黏,很怕自己一个人的样子,甚至看起来有些……弱智。

路明非跌坐在牢门外侧,看着瘦弱的男孩用尽全身力量般将自己支起来,爬向了围栏这边。那双金色的眼睛锁死了自己,十分悲愤的样子。

“为什么哥哥总是要欺骗我呢?明明说好的要永远在一起的!”纤细的双臂死扣着粗壮的木材,路鸣泽他……是在哭么?

魔鬼会哭么?

这不科学!

路明非用双手一点一点将自己蹭向门的方向,与奇怪的路鸣泽拉开距离。小魔鬼垂下了头,似乎在压抑着悲伤的怒气,他甚至能听得到低低的啜泣声。沉默的寂静维持了十几秒,路鸣泽突然整个人僵了一下,重新抬了起头。

金色的双眸看到路明非的瞬间,亮了。“哥哥!”路鸣泽略带欣喜地喊道。那一瞬间,十数只红蝶从他身后飞了出来。路明非慌忙抬手去挡,但是红蝶并未驻留,马上从靠近屋顶的小窗飞走了。

路明非惊魂未定,依旧喘息着看着被困起来的弟弟。他似乎恢复为了平时的样子,虽然总是神出鬼没,但依旧是那个孤傲的魔鬼。路明非蹲坐起来,蹭回到围栏边,握住了弟弟扶在木材上的手。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他看着他的眼睛问。小魔鬼眨了眨眼睛,没有任何隐藏的样子,“我也不知道,一醒来就看到哥哥你在这里了。”他又环视了一圈把他关住的房间“是你把我关在这里的么?”

“怎么会是我?!”把你关在这里对我有什么好处,你知不知道一个人都快被吓死了!

看到路明非一脸傻白甜的无辜样,路鸣泽笑了起来,“我当然知道不是你,我的傻哥哥。”之后他也收敛了笑容,像是自己置身事外一般继续说,“那么我就在这里等英雄哥哥来救我了!”

路鸣非点了点头,“OK.”他做了个手势,走向房间的另一扇门那边,他可不想再正面和那个女人相对了。

“对了,哥哥。”路鸣泽突然又说“昏迷的时候,我好像听到了关于‘红贽祭’的事情……”

红贽祭……这个久违的词语……

“这和我们无关,我会马上回来,之后一起逃离这个村庄。”路明非苦笑着说,手依旧搭在门把手上。

“但是源稚生他们不是失败了么?”听到这句话,路明非突然没了拉开门的力气,他愣愣地转向路鸣泽,像是在看一个怪物。

“失败?”似乎早料到哥哥会是这个反应,路鸣泽接着不慌不忙地解释“你忘了么?长辈们都传开了,源稚女没有化为红蝶。”男孩的眼神变得阴郁,“所以,接下来就是我们了。”

“不过不是约定过么?我们要一起逃离这个村庄!”金色的眼中充满了信任,却也罕见地闪现过一股迷惘,但更多的还是那种发狠的决绝。

除了……这句话,路明非似乎从哪里听到过。

“哥哥,源家的双子失败了,接下来就是我们了。”房间里是那样的黑,只有小窗中透进几缕洒着灰尘的阳光。那个孩子穿着白色的和服,腰上系着红色的绳,和自己腰上的相连。他金色的眼睛直直地看着自己,那样地悲伤。他的双手握住了自己的脖子,凉凉的,就像是死亡的阴影。

“我要死了,哥哥,但是你也会。”那孩子继续说着,他放松了手指,软绵绵地倒在了自己胸前。他的体温很温暖。

之后就是决定了命运的那个瞬间,亦或是预言了命运的那个瞬间。

门开了,一个长长的影子站在那里,他枯瘦的胳膊支在门框上,似乎已经筋疲力尽。

“我不会让那种事情发生。”那个人是源稚生“你们也好,上杉家的姐妹也好,我不会再让任何人体会到亲手杀死亲人的痛苦了!”他的眼睛充血了,脖子上没有代表“鬼双”的红色刻痕。

他是鬼,他是一个形单影只的鬼。

 

路明非一路探索性地走着,突然之间手中的摄影机又震动了起来。附近有灵么……?不过看起来不像是具有攻击性的。路明非刚想转过身一探究竟,就看到两个穿白色和服的双子赫然站在一旁没了窗纸的窗户里面。她们低头站在那里,隐约还能听到嬉笑的声音,不过下一瞬间就消失了。

虚惊一场。路明非吐了一口气,推开了这个房间的门。用手电筒左右晃了晃,果然有刻着“阴”字的钥匙掉落在地上,而距离钥匙较远的地方有一各日式人偶。她坐在那里,目光阴森森的。路明非努力不去看她,弯腰捡起了钥匙。然而抬头的瞬间他只感觉一阵散发着黑色的阴气。什么东西毛茸茸地扫在了他脸上。

一抬头,他恰好与人偶黑漆漆的眼睛对视。

卧槽!什么时候离这么近的!路明非匆忙倒退几步,从另一扇门跑走,关上门之后连打几个寒颤。

开出的新地图比之前的都要明亮一些,这似乎是一间很重要的房间,点了很多蜡烛,有很多书架,书籍汗牛充栋。而书架围出的中间则有着一个祭坛一样的东西,祭品蜡烛完好地摆放在那里,即便百年过去依旧看得出此处的肃穆。

路明非随手翻了翻书,大多数都因为年份久远模糊不清,不过也有几本用特殊的油墨书写的还能清晰地看懂。

仪式之书 红キ羽

[记述了蝴蝶的翅膀划破天空]

小巫女帮在巫女该上的红蝶从X回来,变成守护村子的神灵。变成红蝶的那个巫女会飞向天空,用翅膀划破黑暗,召唤光明。(节选自零·红蝶,仪式之书,下同)

X是什么?应该怎么念?X?还是叉?额,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仪式之书 双子

[记述了两个巫女合为一体] 

拥有两个躯体的巫女,通过红贽仪式,合为一体,变成镇压X的神灵。叫较小的巫女会留在世上守护大家。较大的巫女会去X使大地安静。

日本人的脑洞也是够奇特,双胞胎之谜至今无法解释,相关的民俗倒是不少。路明非走向另一边的书架,开始寻找新的线索。

仪式之书 禁忌

[其中很多文字都用X消去了] 

X是人们进出黄泉的门。不允许偷看X,看X的人,将会双目失明。不允许口传X,口传X的人,将会变成哑巴。不允许去听X,听X的人,将会变成聋子。

这倒是让路明非想起了“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那么一大堆。所以X到底是什么?

仪式之书 人柱

[记述了把身体献给佛祖] 

红贽的那一年,当X开始有声音反映的时候,要用洁净的身体来充当镇压之物。对于所谓洁净的身体,就是把有资格成为神的身躯,把身体作为既身佛,献给X。这个洁净的身躯所承受的痛苦越大,越是能镇压大地的愤怒。

……,路明非感觉胳膊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突然明白为什么要破除迷信了,迷信听起来真的很可怕!路明非几乎要脱口而出八荣八耻了。

仪式之书 灾难

[记述了关闭天空的灾难] 

举行仪式的时候,打开X的盖子,会发生大灾难,很多人会由于X的缘故想离开。留在村子里的所有人会吸入X,整块天空会被黑暗笼罩。那种黑暗会持续好几代时间,甚至扩散到地底。并唤起X。这种灾难,作为生活在X上的我们,应该把付出巨大的补偿作为一种使命来完成。我们就是为了这个使命而活着的。

使命么?听起来真高尚。路明非冷哼一声,却被自己这骤然一声吓了一跳。我只是愤慨而已,只是……同情?只是……

他摇摇头,驱赶脑中看着这些文字就产生的身临其境之感。

路明非将书抱着,开始观察这个祭坛。上面有五个凹槽,似乎在暗示他们与这些书的关系。他没多想什么,按着找书的顺序将它们一次放了进去。暗匣应声而开,里面躺着刻着“阳”字的钥匙。

YEAH!路明非做了个胜利的手势,飞一般地向方才的房间跑去。

然而推开门的瞬间,他从天堂掉入了地狱——监牢之中,空无一人。

阴阳双锁完好无损。

摄影机在微微颤抖,路明非将它端起,对向方才路鸣泽所在的地方,镜头圈变为了蓝色。

穿着黑色T恤的少年哀怨地坐在那里,空气中响起一声幽幽的呢喃。

“会一直在一起的,这是约定……”这似乎是路鸣泽的声音,又似乎不是。

灵消失的地方留下了什么东西,路明非将钥匙插入,走了进去。


评论(4)

热度(9)

©风信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