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信子

多看书。
————
「你听过这首曲子么?」
「不知道,但是为什么眼泪会流下来。」

默默开更破晓……感觉再没有海豆我要饿死了QAQ

相当有病的私设,剧场版17(?)年以后……发出来一小段只是证明我在写_(:зゝ∠)_


破晓之红

1

远离城市喧嚣之所,起伏的开阔之地,绽放于纤草之中的是成片的矢车菊。德意志帝国的吉祥之花在此铺开了蓝色的海,伫立的风车磨坊在微风中依旧吱呀吱呀地转着,与世无争。

然而与这里相隔不远的地方,铁栏围出了一块不祥的巨大土地,巨大的烟囱中时不时冒出的黑烟在很远的地方就能望见,若是走近,势必会被弥漫在空气中死亡的压抑感逼走。但是为了今天的检查,地方的官员也是下了很大的功夫的。

乐声与熏香徒劳地掩盖着常年累积的腐臭与血腥,一小群军官在簇拥之下走过铁丝网,谈笑风生。或优雅或自信的表情展现在他们干净的脸上,如同冷漠的阳光扫过这片阴霾之地。

管理此处的军官心中长疏一气,终于马上就要结束了,把公开的秘密美化给上层看,再由上层去迷惑群众。虽然都是无聊的把戏,但却意外地好用。而麻烦则在于,一旦流出了不好的传言,责任都要落在他的头上。

就在他认为这次检查会这样平静地这样结束时,一声嘶喊打破了祥和的气氛。

“阿尔冯斯?”像是困惑的疑问。众人下意识地转头,一名穿着囚服的男子跑向了他们。听到喊声的狱卒迅速出动想要拦住他,但是这家伙却有着异乎寻常的敏捷,远远地把他们甩在了后面。他的右臂是义肢,已然残破不堪,但他还是不顾一切地冲了过来,直到铁丝网尽职地挡住了他的脚步。这时他们才终于看清这个人的面貌。

“阿尔冯斯!阿尔冯斯!”他依旧喊着,晃动着铁网,发出巨大的哗啦的声音。那是个有着金色长发的人,因为头发是散下来的,所以一时难辨其性别。灰泥黏在他的脸上头发上衣服上,那双金色的眼睛却像深渊中的光一般让人移不开视线。

他是谁?这人不要命了?这些问题虽然萦绕在军官们的脑内,他们却首先集体看向了那名名为“阿尔方斯”的军官。他有着完美日耳曼人的标志,亚麻白金色的短发能令暗淡的阳光变得温暖,皮肤白皙得充斥着病态美。身材修长而挺拔,总是面带意味不明的笑容。而凝聚这一身美感的是那双眼睛——有着碧空般的澄澈,与浅溪般的空灵,淡色的睫毛则如同映在石面上叶片的浮影。他看向你,眼中漾着浅浅的笑容,望向的却是远天的虚点。

阿尔方斯今年只有35岁,却已经是一名少校,而关于他的过去经历则是充满了流言,比如关于他那个上司的。

狱卒们大叫着那个人的编号,七手八脚地将他擒住,一齐用力把他拖走。但是那个人却用左手紧紧地抓住铁网,在手上勒出了深深的血痕。他就这样死死地盯着阿尔方斯,疯了一样喊着那个名字,脚在软泥地上划出两道沟壑。

然而回应金发少年的只是那个男人沉默的凝视,就像他濒死之时看到的虚影,冷漠而柔静似水,却无法触及。

“阿尔冯斯——!”他的人影已经看不见了,却留下了最后一声歇斯底里的呼喊。这次,就算是前来参观的军官们心中也陡然一震,那个人似乎在哭,嘶吼中的情感如同溺水者的绝望,把他们困锁在了原地。

不知过了多久,有人拍了拍阿尔方斯的肩膀,一行人按照原定路线走去,仿若刚才的插曲未曾发生过。

只有那名有着蓝色眼睛的军官时不时回了下头,看向高高的铁网那侧,一直水一般平静的眼中起了层层涟漪。

你是谁?

你是我“要找的”那个人么?


评论

热度(1)

©风信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