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信子

多看书。
————
「你听过这首曲子么?」
「不知道,但是为什么眼泪会流下来。」

【棋魂同人】Soundless Voice(18)

其实感觉这章应该和下一章一同食用,但是还是明天再说吧_(:зゝ∠)_

角色居然自己跑出去了,所以和计划中的顺序有些不同。

前半段棋局部分听着 成歩堂龍ノ介 ~異議あり! 写的,结果写出一股逆转风……甚至还脑补了一下塔矢亮大吼“くらえ!”的样子_(:зゝ∠)_

后半段听的星之所在……结果本来是愤怒的质问就变成了……那个样子_(:зゝ∠)_


正文


Chapter28

“今天又是怎么了,塔矢?突然把我叫出来。”进藤光来到他与塔矢亮的专属座位,亮看起来等待已久。

墨绿色头发的少年双目微暝“各大棋赛都进入预选赛了,你准备得怎么样了?”

“当然是一定要摘一个头衔过来!”光大大咧咧地笑,之后又俯下身低声说“放心吧,不会和你争夺‘名人’头衔的。”

亮在内心翻了个白眼,一把把对方推回到椅子上。进藤光跌回软椅上,垫子发出呼哧一声。“塔矢你就是太没幽默感了!”光撇了撇嘴,但很快又恢复了笑容“那么我们下棋吧!”

冰冷的棋子碰撞发出的声响,如同棋童上课时候的房间,虽然吵杂却也伴有天真的笑声。亮和同龄人一起学棋的时间很短,家世与天赋注定了他会孤身前行。而进藤光则是一个例外。

塔矢亮执白。果不其然,他的对手开局小目,亮应对着,同时谨慎观察着局势。多年以来,进藤光早已是一名优秀的棋士,但是对于亮来说,与那个用初学者方式拿起子的孩子下棋还恍若是昨天的事情。

“我们一样大,你不必让我!”那个孩子信誓旦旦地说。清澈的眼瞳如同出生的犊牛。

那时真的好高兴——终于有同龄人和自己下棋了!

年纪尚小的塔矢亮并不懂如何手下留情,虽然后来也学会了一点,然而对于对弈认真的态度无法容忍自己让得太多。即便是会气走一个又一个“朋友”,但他还是会那样做。大概是为了缓解孤单,他不再去记那些人的名字。他不知道,他天真的童颜给了对手多大的伤害;他们也不知道,终日微笑的孩子内心包揽了多大的寂寥。

墨色的眼睛里闪动着光,塔矢亮看到了,“那局棋”的“灵魂”。

SAI还是活得太久了,在不同的时代里,他都有着不同的棋力与风格,然而万变不离其宗,一个人的存在是不会被那样轻易地抹消的,尤其是一个这样强大的人。所以只要抓到了那根线,就一定能顺藤找到那个人!

已经过去三十多手,塔矢亮凝望着还未扩张到外势的战局,浓密的睫毛上下翕动着。昨晚又是一个不眠夜,他坐在棋盘前一遍又一遍机械地打着谱。虽然写着“秀策”的谱,但是与众多的棋谱对比后,塔矢亮发现这些棋谱大致可以分为两种风格,而进藤光藏起来的部分属于大多数的那种,并且,这些棋路相比御城棋战中雷厉风行的秀策实在稚嫩了许多。

依旧百思不得其解……然而进藤光既然能不畏惧被处分的危险都要拿回这些棋谱,那么这些一定与SAI有着什么联系。

一颗白棋从指间脱落,再怎样冥思苦想毕竟已经过了夜半,微薄的困意萦绕着他。这一步棋有些奇怪……这局棋本身就是残局,那么这一子又有何用意?棋子旋转着落向一旁,意识朦胧中,亮似乎看到了一个穿着白衬衫的少年做到棋局对面,将那颗棋摆正。

塔矢亮瞬间清醒过来,然而对面空无一人,他倏然感受到了一种属于父亲的寂寞感。他再次看向那枚错了位的棋,看着灯光打在上面的亮泽愈发出神。几秒后,塔矢亮猛然吸气,视力的聚焦从一手棋转向局面……他明白了。

并没有刻意去制造完全相同的棋局,而是伺机而动。棋局的相似并不在于全部,而是在于其间发生逆转的灵魂步骤。现在,塔矢亮看到了,走向与残局相同局面的萌芽。亮笑了。

他的白棋落在昨晚凌空的那一步,玻璃与实木撞击出脆响的时候,他注意到光一直从容不迫的步调被打破了。拿着棋子的手从棋局上空收回,他陷入了长考。

亮没有去看他的对手是怎样的脸色,因为接下来的应对将反映出他的一切。

接招吧!他心中默念那个名字,那个神奇而又禁忌的名字。

少年纤长的手颤抖着落下一子,他的指甲也磨圆了,再不是当年的那个孩子。这一步完全在亮的意料之中,虽然并没按照棋谱中那样,但这是经过时间沥洗后的必然选择。一晚上的思考就是为了今天能够出其不意。

进藤光再次长考。加速的心跳让塔矢亮的内脏发出一阵绞痛,他会怎样应对呢?他也在思考,毕竟那个人的话,一切皆可发生……

光的额头出现了汗珠,呼吸也变得绵长,扇子一下一下轻敲着嘴唇,碧色的眼睛里瞬间闪过一套又一套变化,如同计算机运算时的零一代码。

终于,他落子了。塔矢亮的眼睛眨了一下,喉咙里发出极轻的闷响——不愧是……居然能在这样短的时间里找出目前最合理的一步。亮应了下去,接下来的发展才是关键。

棋步再次加快了,但是十几手之后再次停了下来,这次停下来的人是塔矢亮。现在的变化不是最意料之外的状况,然而纵观全局的话,这里却变得十分复杂。如果黑棋和他的实地连在一起了的话,亮在外势上就输了。

亮的长考过后,又行了五十多手。

“我认输……”亮欠身,明明输了,却并没有任何不开心的表现,反而那抹残酷的笑容一直挂在嘴角。四下里是极静的,这次没有人围观,半封闭的空间里,塔矢亮能听到进藤光惊魂未定的呼吸声。亮抬头,看到翠色的眼睛盯着棋盘不住地颤抖,甚至蒙上了一层水雾,而那只一直攥着折扇的手,则恨不得将扇柄握碎一般哆嗦着。

“……藤原佐为前辈。”深色与浅色的绿相互对视着,两人都没有示弱的意思。猜想已经证明成功,接下来就是要逆推来反证了。

“你怎么会知道这局棋,我连小光都没告诉过。”“进藤光”勉强喘息均匀,他神色一凌摇身一变。

“但是你告诉了秀策,进藤他只不过是找到了些许线索而已。至于他为什么没把这些公之于众,我想现在您已经知道缘由了吧。”亮将肘部搭在扶手上,双手在身前握在一起。“一是因为说服力不够,二则是因为……伤心。”

翠色的眼睛睁得很大,其间的神情甚至是愤怒的,但即使是这样,一行泪水却唰地落下,活像是委屈的小孩子。

“那么,佐为前辈也应该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吧。”塔矢亮眉头一蹙,笑容全部消失“进藤在哪?!”他低吼,如果不是顾及客人的话,他可能会喊得更大声吧。

佐为擦掉脸上的水,摇了摇头“一开始就告诉过你了,小亮,阿光他不在。”他没有笑,眼底那份悲伤是发自内心的。塔矢亮的眼睛睁得很大,眼角被扯得发痛,他看向前方,却瞬间无法聚焦。之后他瘫软在椅子上。

一开始就……不在。

这句话反复震荡着他的脑海,震得视线一片模糊。怎么会这样?!他焦躁地抓乱了长发,低下头,两侧的发丝将脸遮住,就像小时候那样。

明明已经放弃了,不是么?所以为什么要给我那样的奢望,之后再将它撕碎?!攥得发白的手发泄般捶向桌面。

“我以为你还会再坚持一下。”亮压制着哭腔,感受到酸水在鼻腔中窜动。

“很抱歉……”看着那双满是血丝想要吞掉自己的眼睛,佐为叹了口气。他总是弄哭这个孩子啊……但他也无话可说。“这不就是你一直所期待的么?”佐为闭目,沐浴在光下的飞尘中。“期待着知晓小光身上的秘密,并将SAI的事情公之于众。现在这些你都做到了。”

亮将脸埋在掌心,沉默得如同一座雕像。“不是那样的……”许久,他轻声说。

“?”佐为诧异地看着他。

“我说……不是那样的!”声音从少年的丹田中发出,指尖散出的怒气让佐为倒吸一口冷气。一旁的客人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异动,大概是为了保护亮的自尊心,他们只是看了一眼就转了回去。“我所期待的……并不是这样无聊的真相!”他一字一顿咬牙切齿地说,然而下一句的气势就减了下去。

那是一种近乎绝望的无奈。

“我所期待的……是能和那家伙一起达到神乎其技啊……”

雨天,夕阳,樱花,草长莺飞。

——请你与我对弈!

——你这家伙什么都不懂!

——只有我能战胜他!

——不要开玩笑了!

——要走到那家伙再也追不到的地方!

——追上来吧!

久远的记忆如同洪水将塔矢亮冲得支离破碎,他自己都没想到,这些事情,过了这么多年还能历历在目。

“抱歉……”佐为站起身,椅子在地面摩擦发出哗的一声“我无法让你等到那一天了。”

他放下手中的折扇,深鞠一躬,头低得比九十度还要深“一直以来,很抱歉。”他哽咽着说,不知道眼泪究竟是谁的。


评论

热度(2)

©风信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