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苦复健产物

#仍然不完整,短

#其实就是想看他们俩在船上那一段卿卿我我的,然而下不去手_(:з」∠)_


——


成步堂戴上亚双义的头巾,溜出去上厕所。之前成步堂这么干的时候总是顺着走廊边缘,鬼鬼祟祟的样子。亚双义看见了就从门缝里冲他用嘶嘶的声音喊,“你倒是学得像一点啊!把胸挺起来!”成步堂听了赶紧直起腰背,表情僵硬得仿佛是要上刑场。不过亚双义的判断是对的,西方人看东方人会产生混乱,没法一下次分辨谁是谁。实验了几次之后,成步堂已经能驾轻就熟地装成“亚双义”了。

“我就说你天赋很好,认起真来什么都能做成。”回到房间,亚双义对着瘫在床上喘气的成步堂说,眼里全是笑。

“也就是装一下……没人看我还好,那个大块头水手看向我的时候,我呼吸都停止了!”成步堂说。如果不是怕被别人听见,他现在的音量一定是出奇的大。

成步堂摘了头上的绑带,把它递给它的主人,看到友人光秃秃的额头时笑了下,“亚双义,其实你不戴头巾也很好看,我是说真的。”亚双义摸了摸光洁的额头,竟现出几分难为情的样子。他接过头巾,并没急着戴上。在他们四目相对的空档,亚双义忽地低下身,在龙之介的额头上贴了下。成步堂愣了愣,眨着眼睛摸了下被亲吻的地方。亚双义还是淡笑着的模样,他坐到成步堂旁边的床上,也仰倒过去。

“难为你了。”他说。

“嗯?”成步堂不解。

“就算是我,每天在船上都会觉得无聊,更何况是你?”亚双义侧过头。有句话龙之介从来没说出口,那就是亚双义侧头看过来的时候,是非常好看的,好看到他每次都忍不住多看一会儿。

“没关系啦,这样能尽量不给你添麻烦!”成步堂笑道,希望这样能让好友释然些。

“要不,今天就先不要睡在柜子里了。”亚双义说。

“嗯?!没关系,真的没关系!狭小的地方睡起来反倒很安心!”成步堂连连摇头。

“是吗……?”亚双义低声说,视线重新回到了天花板上。成步堂觉得心中某个地方在一跳一跳的,刚才……亚双义的表情是……失落吗?“那……晚安。”他说着,从床上站起来。成步堂支起身,发现亚双义正看向他,像是在催促,但又像是根本没看他,逃避什么一般。

“嗯……”

成步堂钻进柜子,如同每天一样,看着柜门缓缓关上,听见亚双义用令人安心的声音说,“晚安,成步堂。”

“晚安,亚双义。”他说,自己的声音听起来特别没有精神。

 

这天晚上成步堂并没睡好。他总感觉自己做错了什么。成步堂龙之介也偶尔会意识到自己是个迟钝的人,尤其在人际关系方面,不过他并不太在乎这些。可是一旦关系到亚双义,他竟然难得冷静不下来。

这是为什么呢?

在人才济济的勇盟大学,龙之介可以说是极其不起眼的存在,对于能和明星般的亚双义成为朋友这件事,他感觉更多的是“不可思议”。也许也是因此,龙之介不自觉地就看重了些。直到……,貌似自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对亚双义的看重有点发生了变化。

“早,成步堂。”他听见声音穿过木板,睁开了眼睛。

“早……亚双义。”

亚双义每天都会早起晨练,这是他自幼的习惯,待他晨练回来就会叫成步堂起床。成步堂自诩观察力优秀,他朦胧着视线,却觉察出今天的亚双义没那么精神抖擞。

成步堂从衣柜里出来,抹平衣服上的褶皱,接过亚双义的头巾溜出去上厕所。回来之后亚双义一定会分好了早餐等他。想到这里成步堂又开始良心不安。在学校的时候两个人经常一起吃饭,他当然知道亚双义的饭量,越是这么想便越是不安。

等到了英国一定好好请他吃顿饭。他边这么想边加快了脚步。

回到客舱,亚双义果然已经摆好了盘子。说到吃饭就不由得想起之前的小插曲。一开始亚双义是把盘子递进衣柜的,后来亚双义说,“这样太像养了只小动物,而且这么养动物动物太可怜了”于是就把成步堂放了出来。

也有时候寿沙都会突然出现,导致成步堂在房间的每个角落都藏过,但总算是没被发现。

“路上有遇见什么人吗?”亚双义问。

“没谁注意到我。”成步堂憨厚一笑。他们确认了消息,总算开始吃早饭了。

今天好似又是平凡无奇的一天。成步堂开着衣柜门,借着光蹭亚双义的书看。他们各看各的,看乏了就睡一会儿,再无聊了就开始谈天说地。一周多过去,成步堂啃下去了亚双义的大半堆书。有时亚双义把成步堂当成活词典,这种情况一般会变成两个人看一本书。

成步堂看完了手中的书,空气中安静极了。午后的阳光澄澈,洒在海水上,波光粼粼,照进船舱中的也分外干净。他活动活动脖子,见到亚双义还对着书桌埋头苦读。成步堂轻手轻脚地过去,见亚双义拿着钢笔,规整地做着记录。他跟着读了几段,似乎是国外一些法庭的案例。

“你看完了?”亚双义说,反倒是吓了成步堂一跳。

“嗯……嗯!”成步堂有些无所适从。亚双义扣上钢笔,活动了下腰背,歪着头看过来。

又是这个动作,这个表情,那种如同说着“真拿你没办法”,同时还会觉得无比安心的表情。

亚双义称得上是成步堂的亲友,但在学校并不是他的室友,现在以这样的方式成为了“室友”,关系上竟比之前还多了“难舍难分”的部分。亚双义还在看着他,等待着他把话说完。成步堂纠结着该怎么说,甚至不知道这些是不是他该问的——即便是亲友,对于亚双义,他还是有从未触及的地方。

“是我的错觉吗,亚双义?我总觉得你今天有点累。”成步堂说,“不会是因为我昨天误解了你什么的缘故吧?”

亚双义顿了下,再看向成步堂的时候目光略略闪动。“嗯……不是你的问题……”

成步堂默然了一秒。“亚双义,我又没有说过,你不适合说谎?你的表情在告诉我,不是这样的。亚双义,我们是朋友吧,如果是我的缘故,我会非常有负罪感的。”

他看见亚双义的羽睫垂了下去,再视线相对时,脸颊上竟传来了亚双义掌心的温度。


评论(1)
热度(24)

风信子

贵乱混邪,非处不洁。
私人厨房,不爽不要看。

近期扉泉扉打食ing

————
「你听过这首曲子么?」
「不知道,但是为什么眼泪会流下来。」

© 风信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