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信子

————
「你听过这首曲子么?」
「不知道,但是为什么眼泪会流下来。」

【逆转裁判/夕心】流浪武士与小公主

#年轻夕x幼心,明治paro

#标题改成了最开始的,较短,没什么剧情

#真理辉夜+御冥背景板

#私设如山,因为成步堂一句“更像是流浪武士”产生的脑洞


正文:



传闻说希月子爵的女主人在兰医和民俗方面都有着傲人的天赋,年纪轻轻在英国留学,和子爵相识,再后来两人一同回了国,有了个可爱的小公主叫心音。就算是结了婚,希月博士仍没有放弃自己的研究,成果频频震动学术界,以至于许多英美的学者不知道希月子爵但知道希月真理博士。

不过这么一说倒让人想起,希月子爵真是个没有存在感的男人。嘛,反正他对剧情也没有什么作用,先不说他了。

有次希月博士到各地考察特异的民俗,在一个小村庄中发现了夕神姐弟俩。夕神辉夜是一名人偶师,她的房间里摆放了很多真人大小的人偶,穿着素白的和服,黑色的长发披在肩上,一双眼睛像是在观察来访的人。希月博士被辉夜的才能和她制作的人偶深深吸引了,便决定带他们离开小村庄。征询两人的意见后,夕神姐弟就和她一起来到了东京。辉夜和希月博士非常聊得来,两人马上展开了对人偶附灵的试验。因为姐姐住在这里,夕神迅也成了常客。

夕神迅没有像姐姐一样答应住在子爵府邸,他说自己对研究没有贡献,只想靠自己能力过活。姐姐的资助也不要,每天基本都在外面过一天是一天。后来希月博士就商量着把他介绍到狩魔家去,他头脑好,学习法律应该也是可以的。

适时狩魔家的养子御剑怜侍刚升任了检查局局长。检查制度自引进以来,起初受历史因素影响并不受重视,然随着社会进步的加快,检察官已经有了相当的权利。御剑怜侍答应了希月博士的请求,第二天夕神迅就去了检察厅报道。

辉夜说,本来就想让他当个看门的,没想到还真的上道了。

教导夕神的是狩魔冥,夕神没学来她过分的完美主义,倒是学来了那一股威势,配合他鹰一般的观察力和落魄武士似的气质,在法庭上收效甚好。有了一定成绩后,夕神迅才开始经常往子爵家跑。

大概是因为有着灵媒的血统,心音从小便有着听见他人心声的能力。也是由此,天真的女孩儿不愿意与外界接触,害怕听到尖锐刺耳的纷杂声音,经常就躲在宅邸深处,和辉夜的人偶一起玩。

这天夕神以来,就引起了些轰动,连希月博士都微微睁大了眼睛。希月博士一袭色无地和服,发髻梳得一丝不苟,谁能想到这样的女人竟是精通多国语言与学问的?夕神敬重检查局长,可这种敬重远远比不上对希月博士的——应该称其为崇敬了吧。

“欢迎,夕神君,辉夜上午还提到你了。”希月博士笑着说,“心音看到你这个样子也会高兴的。”她款款走在前面,后面的夕神迅听到心音的名字,赶紧低下头隐藏微微发红的脸。很快就到了心音的房间,希月博士轻轻地敲门,道,“心音,夕神君来了哦!”

门里传来了哒哒哒的脚步声,夕神迅想象得出心音跑过来的样子。子爵宅邸是夕阳的样式,除了博士,所有人都穿着洋服,心音当然也是如此。她穿着鹅黄色的小洋裙,头上扎着蔚蓝的发带,周身散发着阳光气息的可爱。

“夕神!你来了!”小女孩仰起脸向他笑着,她也到了换牙的年纪,看得到缺了两颗牙。“哇,夕神终于不穿那件破破的和服了!”心音看到他的新衣服,眼睛闪闪发亮。希月博士不知什么时候悄悄离开了,心音拉着他进屋,把他展示给朋可和朋太。

朋可和朋太是辉夜和希月博士的“孩子”,是最先成功的两个试验品。通过降灵的方式使人偶动起来,他们是心灵纯净的存在,因此成为了心音最好的朋友。夕神迅一直觉得这两个人偶十分不靠谱,即便他尽量避免对姐姐的成见造成的干扰,他还是认为让人偶成为小孩子的朋友是十分不靠谱的。

“朋可!朋太!你们看,今天的夕神是不是别有一番风韵?!”心音一拍手,向两个站得端正的人偶说。人偶们听了她的话,转动起胳膊和脖子上灵活得过度的关节,一左一右地端起胳膊,歪着头,那样子像极了脖子断了的人。人偶的表情僵硬,但现在它们对夕神表现出来的样子被心音定义为“笑”,心音说这是根据她听到的声音决定的。

“是的,心音,今天的夕神君十分好看!”朋可说。

“应该是干净了的缘故吧,变成了辉夜妈妈喜欢的样子!”朋太说,“不要打我!”看到夕神扶上鲤口的动作,朋太连忙护住脑袋。

“可是为什么今天的夕神君心跳在加速呢?”朋可无神的眼睛盯着夕神迅,做出思考的动作,“心音也听得到吧!”

“嗯!我也听到了!夕神今天是不舒服吗?”两个人偶夹着中间的心音,三个人一起人畜无害地仰脖看他。夕神迅两记手刀劈倒了人偶,又把手掌轻轻地放在心音的头上。

“没有不舒服。”他干巴巴地回答。

“是吗?那就好!”心音眼中的阴影消失了,“不过不要总欺负朋可和朋太哦!他们会受伤的!”

“哼……”他没有说话,“心音,你现在还是会听到很多声音吗?”他突然问。

“嗯……大人的声音尤其地复杂,每次听到都会头痛。但夕神的心不是这样的!”小女孩儿说。

“哦?我的心声是怎样的?”夕神随口问。

“是‘高兴’‘快乐’,从第一次见到夕神就是,夕神在的时候我都会听到纯粹的‘高兴’,我也就跟着高兴来了!”心音抓着辫子说,“就算夕神总是冷着一张脸,我也最喜欢夕神了!”她天真无邪地说。但是说完,她就像发现了什么般,愣了一下。夕神迅下意识想逃避接下来的问题,可对方没给他这个机会。

“夕神,”心音睁着漂亮的眼睛说,“你刚才的心跳跳得好厉害!”


评论

热度(7)

©风信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