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信子

————
「你听过这首曲子么?」
「不知道,但是为什么眼泪会流下来。」

【D/佐&三】猫之见

#依旧非常我流的文章

#非CP,佐熊结婚了注意

#一个没有三好的佐熊的一生

#三好猫,波多鼠视角


正文:


人类居所的角落,自古生长着些妖精。他们就如同微生物,与植物动物和谐生存,即便后二者几乎看不到它们。时间换到昭和年间也是一样,有一伙妖精,居住在陆军参谋部附近的暗巷里,它们占用着动物的身体,观察着这个世界。

为首的妖精叫三好,这阵子暂居在一只黑猫的身体里。黑猫矫健油滑,能走街串巷,飞檐走壁,夜里更是难以被发觉。和它一同蜗居在这里的还有波多野,波多野栖身在一只灰鼠的身上。老实说,这不是个明知的选择,因为这让他常有性命之忧。为此,波多野经常向三好抱怨,让他这只猫多少照顾他些。...

【D/佐三】翻梗段子x2

#一个玩梗段子合集,

#本来攒了五个,还是写不下去

#1梗出自《神探夏洛克》S3

#3梗出自宝冢《时光倒转70年》


1:


今日微雨,阴。

佐久间从双层巴士上下来,撑开黑色的伞,街路的一角站着个艳红的邮箱。这个邮箱他看了两年,虽然有专人养护,还是赶不上时光侵蚀的速度,在层层油漆下面,那些细微的地方,正在一点一点裂开。

这个日子很巧,是和他要去见的人相遇的日子。那时佐久间还在京都,下班时恰好赶上下雨,就在一间神社下等了一阵。后来佐久间听说那间神社有过许多很有意思的传闻,比如经常会有小的神明化作狐狸来和拜访的人搭讪。

雨点滴答滴答,并不大,可就是不停。佐久间犹豫要...

【D/三实】青色(前篇)

#全性转 百合

#短,没写完

#还是保持一致继续三实吧


 正文:


三好和实井打赌打输了。非常难得地输了。打赌打的是小田切今天内衣穿的是不是一套。

三好说不是一套,因为据观天象,小田切住的那片公寓要临时断水停电。小田切小姐一个人独住在稍远的地方,再去谁家都不方便,三好就说古板的小田切小姐再怎么洁癖也不得不忍一天了。三好放学后和实井跟踪她到家,三好便安心地认为自己赢定了。

昨天小田切小姐的住处确实停水停电了,她也的确离群索居,没什么朋友,要投奔到福本小姐家很不容易。但是今天两人把小田切堵在女厕所后发现了意外的逆转。小田切同学是个有着健康肤色,擅长运动...

【D/三田】在前男友的葬礼上(不会写完的段子)

#一直纠结发不发,就是个段子

#再打开发现不记得要写什么了

#看看就行,也是十分恶趣味了

#要不然这个月貌似要零更orz

#略带一点173要素,没有结尾


在前男友的葬礼上


田崎把花放在他身上,凝望着那张脸微微出神——脂粉遮不住腐败的痕迹,正如文艺复兴时期的油画会用颜色区别生者和死者。一支同样的花撞进了他的视野,是分发给每个前来吊唁的人的通常款。花被扔在他身上,不规整得潇洒随意,田崎心里跟着“咯噔”一声。田崎顺着看过去,身后早已传来玉兰花的香水味,张扬而不合时宜,撞破了焚香的屏障。

来者面带笑意,但不是对着眼前的这位的,而是对...

【D/1960】半醒(三)

#我也没想到这个系列还有三

#也没想到会写佐三篇()


正文:


半醒(三)


“人啊,总是说老就老了。”


三好说他在欧洲玩累了,就跑回来。他说自己最近总是胸口发闷,时不时还会出汗咳嗽,该考虑多休息休息了。佐久间习惯性地找烟给他,但是被拒绝了。佐久间诧异,一抬头竟发现了些名堂,比如三好的眼角,脸颊,竟然有了衰老的痕迹。三好被他盯得不愉快,眼里流露了出来,佐久间赶紧移开视线。之后他又听见三好说明天要到他现在工作的地方看看,他还不知道东京现在变成什么样了呢。

佐久间迷迷糊糊地感觉很有道理,就应声说好。三好咳嗽了两声,咳得他心紧,他便问不要紧吧,...

【D/1960】半醒(二)

#神田篇

#部分想好的台词半路变了写法,就成这样了。

半醒

 

(二)

 

「计划有变。」

神永传来的消息只有短短几字。田崎攥紧了写了破译暗语的纸,衣袋中的鸽子骚动不停。

联系好的船应该已经来了吧。田崎顺着窗外望向海的地方,厚实的斗篷外套挡住了来自玻璃的寒气。

不行,得去确认。他的眼睛在暗光下略发紫色,视线扫过摆在门口的小包行李,平静地推开了门。

十一月的伦敦竟飞起雪来,薄薄的雪,下不厚的。它们化在头发上,变成晶莹的水珠。他知道神永后来准备的safe house的所在,可他现在也清楚,去了恐怕也是间空房。

他竟一时间不知道神永去了哪里。

田崎站在屋檐...

【D/佐三】规则之外

#之前抽梗的摇摇乐之二

#【OA】【OA】【OA】

#只有假车x,佐熊一人称

#一小时多产物,较短

#第一次写ABO,不对的地方都是私设(烟)


正文:


我是一个伪装成alpha的omega。

在遇到三好之前,我一直认为我会在适当的时候和某个alpha结为伴侣,最后变成扎着围裙在厨房忙活晚上又要照顾孩子的存在。虽然在照镜子的时候,我脑补了下自己扎围裙的样子,还是很诡异很滑稽的。可那又有什么办法呢?至少那时我就是这么认为的。就算长着很高大的身体,也改变不了内部的性别。之所以能在行为举止上毫无破绽,还要归功于家族的性别平等教育。

上司武藤一直帮我隐藏真实性别,免得被其他持有偏...

【D/1960】半醒(一)

#被三轮炸了一晚上,虽然和我想的不一样但是很带感。

#本来想写群像,结果单实波就2000+了,索性写长,算是完整。

#所以变成了群·CP,剧情还是很没意思的那种()

#本章实波+实结,个人恶劣兴趣出现注意()

#已婚人妻遇上初恋后的一日游


半醒


(一)


“欢迎回来。”妖精般不显老的男人带着一贯的笑容说。

招待他的是上世纪西洋式的繁复客厅,秋季午后的阳光略带金色,斜斜地照在壁炉上端的装饰品上。那是两个相框,一个里装着男人和拿着手杖的人的合影,一个里装着个年轻的男子。年轻的男子也是笑着,永远不会老去的样子。它们都被擦得极其干净,好似...

【D/佐三】Elysion

#新年快乐!

#复健ing,思路略混乱,文笔倒退orz

#好像忘了怎么写佐三了(土下座)

#之前玩抽梗的摇摇乐的其中之一


正文:


谁也没想到,世界末日突然来临。

一时间天空都很应景的暗了下来,灰色的云层中透出暗红的光。东京警署特别行动D科的办公楼门口,三好和世界上的所有人一样,刚听完市中心大屏幕播报的消息。他叹息着叉了个腰,说,“你相信吗,佐久间先生?”

佐久间对着乱成一锅粥的市中心皱眉,“暂时还不知道,但现在首先需要解决的是这个。我得去帮忙了。”半只腿已经迈出办公室门的时候,佐久间记起了三好的存在,回头问,“三好,你要不要来?”

三好眨了两下眼睛,笑出了声,在佐久间更...

那些废稿(1)

不知道抽什么风,居然还能屏蔽……醉了。。。

P1:海豆,《勿忘我》那篇的废稿,莫名感觉比正篇的矫情风更好一点。

勿忘我(废稿)

P2:原创女主→田崎,《南归》,写不写完不好说,反正是往下写的时候卡了。

南归(片段)

P3:佐三,西幻paro或者说是L2AU……我曾以为这篇慢慢慢慢慢慢慢慢写……会被我磨完(),然而没有大纲的文真的会死的很惨……

梦魇(片段)

P4:佐→三,《Replicant》片段,某特别想写的片段之一,然而挑出来写感情线全乱了套……场景上刻画的也不满意……找这么下去,这个可能真的要坑……(这篇和某三篇一起,可谓是一直折磨我的巨头)

Replicant(片段)...

【D/佐三】彼、夏

#佐久间(12)&三好(28)

#上面写的是初始值

#一个脑洞_(:зゝ∠)_终于写完了


——————


Chapter1


盛夏之末,树影婆娑。三好难得到乡下来休假,他走在田埂上,穿着薄和服,张开双臂,让带了秋意的风从五指中穿过。头顶是青空白云,时间与风都慢慢地流动着,分外惬意。

再过两年三好就要和他的名字一样步入三字头了,不过他本人对此没什么想法。三好是个很有名望的画家,用“真木克彦”这个名字的话可能知道的人可能会多一点。在技艺上,他什么风格都有涉猎,不限于日本画派或是西洋画派,想到什么就画什么,画了什么就有什么的韵味,得心应手,自在随心。

他现在...

【D/神→三】白

#一个神→三,短,甚至意识流

#为什么我非要在困成这个样子的时候码字啊

#白(玫瑰)


——————


他是画。

他是黑白的画。

因为神永已经想不起来他的颜色。

神永只记得名为三好的他站在书墙旁,似乎刚刚从梯子上爬下来,正一边嫌弃地拍打着封面上的灰,一边审视身上有没有被擦上什么脏东西。

神永闭上眼睛,让光线和色彩一同载入——阳光是属于秋季的金色,从旁边的网格窗里斜照进来,书架是属于廉价刷木漆的红色,现在只剩下他本人了。

神永颦起眉头,在他脑内那个被定格的画面中,三好的脸是曝光的白色。他只记得三好是个挺好看的人来着,现在却无论如何都记不起他的五官。

啊,为什么呢?神永...

【D/佐三】欲

#随手写的,用以找找佐三的感觉

#其实是“论为什么会喜欢佐三”

#大概是唯心主义战后日常()

正文:

“啊,有那么值得惊讶吗?”眼前的男人在笑,笑得随意。

佐久间缓缓收了张得过大的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他曾无数次幻想过这个场景,然而当它真的发生,且以一种意料之外的方式发生时,他还是难免被震惊到了。

这天清早他为自己准备早餐的时候门铃骤然响起。战后找他的人不少,借钱的,找工作的,找住处的,只要他能做得到,他都会尽力而为,毕竟佐久间就是这样一个人。然而今天当他打开门时,映入眼帘的是许久不见的……三好。

三好坐在轮椅上,还是过去那般神采奕奕,岁月和世事没在他脸上留下任何痕迹,估计是有意...

【D/Jitsui】心空

#女性旁观者系列(1)

#非乙女,某古早冷饭的补全

#有女主单箭头,基本全是私设

#第一人称,女主有名字


————


什么,你问那个人吗?

啊……是这样啊。

那个人……

曾经是我的婚约者。


1


得知要给我招婿的消息时我并不惊讶。

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井伊佐和子,是井伊家的幺女。这样的身份换到哪里都是没有选择未来的自由的,就算井伊家是“女系家族”,这一点也未曾改变。

井伊家并非华族,自江户时期起,曾祖母一代就开始做布料生意,一点一点才有了现在的家底。长姐很早以前便招了婿,顺顺利利地继承家业,二姐几年前也嫁了,更加坚实了家族产业。...

【D/佐&三】Die Bücher

#既然盲狙了浙江卷,那就哭着也得写完

#作文字数的两倍多,介于跑没跑题中间

#其实是舞台剧背景,算是未来某篇前置


正文:


“佐久间先生,上课前就看到您在这里了,课上也没见您在旁听,坐在这里一上午您是在钻研些什么呀?”波多野的声音传入耳朵。

佐久间应声回头,看到中分刘海的男人正一支胳膊搭在楼梯扶手上,整个重心都瘫了过去,形象十分懒散且没规矩。他正要日常对D机关学员的“没正型”进行无效的呵责时,又两个脑袋从后面冒了出来。

“哟,这不是佐久间先生吗?”面容白皙的男人说,他嘴角含笑,漂亮的黑眼睛里隐藏着危险的光,让人脊背发寒。“刚才还问三好君,我们的佐久间先生突然不监听课堂了,是不...

【D/173+佐三】Schlussmacher(P1)

#一个电影翻梗,翻梗,翻梗,原梗同名电影分手大师

#原则上173+佐三,就是剧情缘故……嘛

#实在要饿死了的产物,看个乐吧

#三神CB,因为他们俩对手戏太多了(电影的锅),但真的是CB

#事实证明甜比虐不费脑子得多()


正文:


Eins.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这是三好的工作信条。

每天一大早,三好就会对着镜子把发丝一根根捋好,再将昨晚准备好的西装拿出来,从穿衣镜中反复打量,确保从领带到皮鞋都没有一毫米的偏差,才喷了古龙水,提着文件包,下楼钻到车里去,开始一天的工作。

三好的工作是让感情出现问题的人们完美地脱离苦海,他对工作一如对外表般要求严格并以此为傲...

【D/佐三】混邪パロ之深红累之渊篇

#感觉我在说书

#鬼知道我的文风经历了什么

#一个脑洞段子,练笔


深红累之渊篇


“真木克彦……已经死了?!”

本间揉了揉红鼻头,阴沉的表情不像是假的。佐久间愣在原地,一时不知该作何感想。

佐久间两个月前终于获得了大导演雪村幸一新作品男主角的资格,与当红男星真木克彦同台共演一出双男主的舞台剧。他还记得首次来到排练场时,自己整晚都处于紧绷状态。

还是活的更好看。佐久间透过层层人墙窥视了几分真木克彦的侧脸,心中如此感慨。真木克彦的存在有一种明亮的感觉,独一无二的存在感让周围光纤暗了一度这种形容放在他身上毫不吹嘘。

怪不得那么多人为之疯狂,他所主演的舞台剧一票难求。深夜,佐久间...

【零xD科/佐三】永久花——(13+尾声)

#这段分三段发了,前后文戳tag『永久花』

#希望我都写明白了不需要再解释一下OTZZ


Episode19——夜泉花嫁(下)


只要人死了,一切都会被忘记。即便能够再度相遇,也几乎是两个全新的人。

同样的人会重复同样的行动轨迹,然而他们不会知道这是在百十年前他们就做过的事情。能知道这些事的,只有以一个非人的视角。


今天的旧鸽舍里,不知从哪里弄来的留声机播放着老爵士乐。夕阳的余晖洒满了破旧的走廊,伴随着阵阵地板不堪重负的嘎吱声,佐久间拉开了食堂的门。

因为里屋没有窗户,所以早早点了灯。这里一如既往地烟雾缭绕,四个人把持着一张桌,剩下的人做着或真或假的...

【零xD科/佐三】永久花——(12)

#前文后文都直接戳tag『永久花』

#这段有两个不同的视角

佐久间(过去)的段落,前面标有▶

佐久间(现在)的段落,前面标有◆


Episode18——夜泉花嫁(中)


如同陈旧的放映机播放着古老的胶片,岁月的痕迹为画面增添了灰白的迷雾。

“为什么……?”

佐久间拉开门时,便听见了低沉沙哑的一句,那声音和记忆中截然不同,像是许久未曾说过话了一样。他愕然抬头,幽婚之间的正中,是一名身材欣长的青年,他背对着门的方向,垂着头,似乎完全不想在这里见到他。

“三好……”佐久间完全愣住了,他的视线被青年右肋大片的深色吸住,动弹不得。被唤作“三好”的青年缓缓转身,那一瞬...

【零xD科/佐三】永久花——(11)

#我终于写完了QAQQQQQ

#分三段发,前后文都直接戳下面的tag『永久花』


Episode17——夜泉花嫁(上)


时间:195x年x月 x日


战争结束了,步履蹒跚的老兵褪下了破损的军装,在疤痕缠绕的躯体上披起印了家纹的和服。佐久间来到一间地下杂物室,从小窗泄下阳光照亮了飞舞的尘。

这栋建筑在战前就是他的住所,但并没多少机会回来住。返乡之后正赶上兄弟们分家,于是他就把这里讨了过来。相比居住,它的另一个作用倒是更显重要,那就是这么多年来,佐久间的私人物品都保存在了这里,就算后来受到了轰炸,也没有太大的损失。

来到这里几乎是一时兴起。对于佐久间来说...

【零xD科/佐三】永久花——(10)

#虽然有存稿还是按照写完一段的时间来更新的

#其实这里面有三个三好,相当于一人分饰黑逢世白逢世和白菊(好辛苦啊)

#其实结之家在忌谷,后来发现写错了,懒得改()

#还剩最后一段,写完就完坑了,想想就激动()


Episode16——祸津阳(下)

一开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佐久间先生对于我们来说,并没什么特别的意义,不过是搜查一科派来的间谍罢了。

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佐久间先生的情形。

他蹲在破办公楼的走廊里,被我推开的门撞了个正着。

“抱歉,我好像走错了。”他看到了我,坚信是自己走错了地方,连我的脸都没仔细看过。

“你没有走错。”我当时感觉这个人真是好笑。

“哈?”

【零xD科/佐三】永久花——(9)

#今天看完了织田作之助的《青春的悖论》,感慨一句D机关的大家在那个时代真可谓是出类拔萃的存在啊(望天)

#结局总算提上日程了


Episode15——祸津阳(上)


「人的思念,在死后究竟变得如何呢?

若是当真有灵魂,又该去往何方呢?

去了肉眼看不见的世界,去了隐世么?

肉眼看不见的世界,若是能够捕捉到隐世的话。

若是,能将灵魂显像留影下来的话。」


1938年,秋。

一开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佐久间先生对于我们来说,并没什么特别的意义,不过是参谋部送来打报告的而已。结城那老家伙也默许了我们私底下捉弄他的事,偶尔会暗示一下不要玩过火罢了。

好...

【零xD科/佐三】永久花——(8)

#让我们把视线转回到D科


Episode14——彼岸舟

——终于想通了,是么?

那个男人悄无声息地走上了天台,在合适的距离用慵懒的声音说道。要保护的目标则是迅速把身体贴在了围栏上,试图威胁对方。从楼顶鸟瞰,红蓝的警车灯十分醒目。更是有闲着无事的人围在一起,想知道这次这个“自杀者”到底会不会跳下来。就像看戏一样。

男人清冷地笑笑,无所谓的样子。

——这真是你三十多年来做出的最正确的选择。

目标当场怔住,他看向三好,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三好关了耳机,无视其中佐久间“你在做什么?!”的质问。

——你没有听错,在这里选择结束,是你糟糕的三十多年人生中做出的最正确的选择。不过你能在某个角...

【零xD科/佐三】永久花——(7)

#第十三段是夕深羽


Episode12——幽婚

「日上山口耳相传,有个叫做“水上之宫”的场所。

据说,那是全部一切的源泉,是太阳之神沉睡之地。

此外,被山鸣唤走的人,据说也是路过水上之宫前往了神的身边。

其他也有流传说将人们的思念与灵魂奉纳在水上之宫,就可以从痛苦中解放这样。

在复数传承中都被表示为重要地点的这个水上之宫,据说是在山顶上。

但是非常遗憾地,没有发现过这样的建筑或是痕迹。

从“水上”这个名称来看,想来应是位于这座山御神体“水”的上游,接近水源之地。

位于山顶的“彼岸湖”,全年都笼罩着深深的雾气。

听说很偶尔太阳刚好落于山顶时,可以在雾气深处,看见巨大的鸟居...

【零xD科/佐三】永久花——(6)

Episode10——大祸刻

清醒过来的佐久间发觉自己身处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环境之中。

之所以这么形容是因为,他可以确信他绝对未曾来过这个地方,却感觉像是在这里居住过相当一段时间一样。海马区的细胞微弱地兴奋起来,隐隐暗示着什么。

有窗户的方向传来丝丝凉意,向外望去,正时值中秋,枝桠上仅剩的几片干枯了的叶子在寒风中摇摇欲坠。

走廊狭长,地板砖是上世纪前叶流行的款式。墙壁房顶有水渍渗入的痕迹,墙皮裂开了,掉下去的部分早不知去了哪里。

真是个……够简陋的地方啊。感慨的同时,更大的困惑也出现了——这里是哪?我又为什么会在这里?

一个人影从他身旁无声无息地经过,佐久间一个激灵——他完全没察觉...

【零xD科/佐三】永久花——(5)

#回家之后反复折腾了好几遍电脑终于正常了

#这段主要修改了摄影机操作

#亲身尝试证明完美档拯救不了手柄残


Episode9——逢世

「……                 

这台机器叫做“摄影机”,和我所使用的相机一样,可以映照出“不应存在之物”,也就是肉眼看不见的东西,是非常珍贵稀有的照相机。

在古董业界里很偶尔会见到出售,但是这种复眼型的还是第一次看到。

我没有吓你的意思,有个传闻说,摄影机的持有者会遭遇...

【零xD科/佐三】永久花——(4)

#米娜桑新年快乐w

#学了半天写信还是写成英语作文的模式了【。

#这一章分上下,非常地……长

#修改基本都修改完毕了,关于结局……怎么说都像立flag


Episode7——永久花(上)

——莫西莫西~

——呦,真是有几天没联系了啊。怎么样?有突破性的进展?

——见到咖啡厅的女老板了吧?是不是特别的……啧啧~

——那个胸啊,我和你说,佐久间先生,黑泽女士的胸简直可以和你一比哦~

——好好好,我正经一点。那么案子怎么样了?

——五条显子小姐找到了?哦哦哦,那还真是可喜可贺。等你们回到东京D科的大家好好聚一聚吧,这阵子各忙各的都好久没碰面了。

——哈?!你说什么?! ...

【零xD科/佐三】永久花——(3)

#每一章的字数真是谜之不均衡……


Episode6——迷途之家

「新郎之书。

完成幽婚的新郎

灵魂与成为人柱的新娘结合,共入柩笼

成为强力人柱永生

幽婚之绘马亦属完成

新郎失去灵魂的肉体须祭祀于忌谷

……」

佐久间第二次上山寻人,向导是不来方夕莉。

“……佐久间先生。”夕莉在前面一路走着,就算想说什么也没转过来。背影虽窈窕,但是她轻盈的步伐总给人一种她不知什么时候就会消失的错觉。

“是,是?”他还是适应不了这里的人说话的语气,山里的雾气已经渗进了衣服中,他们的话却比湿气还让人不舒服。

“雏咲小姐的话,还请您不要介意。”

佐久间一愣,半秒才想起来出发之前的一些不愉快

【零xD科/佐三】永久花——(2)

#零·濡鸦之巫女xD科

#D科灵异事件簿(雾)


Episode4——神隐

佐久间和三好来到了青森县,这是三好第二次来到这里。他驾轻就熟地领着佐久间找到了古董咖啡店,伴随着轻盈的铃声踏了进去。

“您好,请问有人在么?”又是夕阳十分,暖色的光很是暧昧,给人一种忧伤的感觉。精美的古老瓷器摆放得整整齐齐,在木质的架子上闪闪发亮,看得出女主人出类拔萃的品味。

通向二楼的门开了,是之前见过的娇小少女。她大概一米五六,黑发齐肩。白色的坎袖衬衫有着漂亮的领花,黑色的蛋糕裙搭配同色的过膝长袜,显得腿分外修长。但是那张明星般的脸却散发着阴郁的气息——过于苍白,没什么表情,漠不关心,...

【零xD科/佐三】永久花——(1)

#零·濡鸦之巫女&D科背景的crossover

#前期有很多游戏内的【翻梗】请注意

#相关人设戳【人物介绍】

#之前微博发过的,就是修改一下除除草先


永久花

Episode0——水笼

那时我看到了夕阳。

明明只是车子燃烧了起来,染红了视野。但是我却感觉自己正躺在湖面上,水撩抚着脸颊,痒痒的。我飘在上面,凝望着沉向水中的,燃烧着的,太阳。

真美啊。

无论是夕阳还是水,都是。

恍若听到水下传来了亲切的呢喃,眼睑也变得沉重起来。

心中却无比平静。

只是,为什么?

一个人生,一个人死,到头来都是一个人。

之后,我听到了思念。

流淌于水之中的思...

1 2 ————
©风信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