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信子

————
「你听过这首曲子么?」
「不知道,但是为什么眼泪会流下来。」

【钢炼/海豆】存在于那里的故事

#坠入香巴拉的补充,

#关于弟弟和爱德华没来得及说的部分

#有部分SH玩梗

#阿尔冯斯视角有大量原创角色出没


存在于那里的故事


阿尔冯斯视角:


降临寂静草地的是钟声。战乱的年代,唯有众生沉眠的场所免于了纷争的打扰。

来者皆是一席黑衣,披在军装的外面,脱帽致敬。告别的是他们的战友,骁勇的皇家空军少尉,主持的是他的兄长,神情凝重却并没有哭泣。一双英国式的碧蓝眼睛沉默地看着土被一锹一锹填上,直到仪式结束。

神父说完了最后的祷告,并乞求上帝保佑他们的国家,人群渐渐散了。

阿尔冯斯·艾尔利克拍了拍男子的肩膀,没能想出更好的安慰人的话来,索性不说...

【钢炼/海豆】坠入香巴拉

#好久没写海豆了,本子是什么我不知道

#不管退不退化了

#我大概是转性了(不)

#写完才发现为什么好像和以往写法不一样——几乎没有心理描写。


正文:


坠入香巴拉(愛という名の咎)


我在万米的高空中,片片白云触手可及。

啊,天空原来是如此广阔,比大海还要宽广。

张开双臂,耳边是尖利的呼啸声,看着遥远的村庄与风景,时间恍若凝滞。


1


位于中央市西南端的拉修山谷,今日是无比繁忙。来往的游人和技师充满了街道,齿轮的声音咯哒咯哒,蒸汽从每一所房子的烟囱中冒出,机油味好似不止渗入了这一区域的地壳,还融入了风中,哪怕是刚刚下过雨...

【印调】海豆合志Intermezzo的印量调查

占TAG抱歉。

这个计划从一年前就开始了,但因为忙于各种事,到现在才终于布上正轨。

staff包括我、很早以前的牛奶瓶(贴吧的好多漫和文都是她的)和她的姬友们,还有微博的阿淋和阿溪。

预计六月中旬能通贩,有场贩计划。

印调戳印量调查 

天窗:天窗地址


【钢炼/海豆】硬糖

梗来源于某日lo主抽风逛淘宝发现某著名铁盒糖(我就不说牌子了,免得像做广告)居然是德产的。之后就想到这样的一个画面(ノω<。)ノ))☆

看到说海豆糖少就写出来看看w说起来我还没发过海豆糖呢ww

#恋人设定哦w


硬糖


“你在看什么?爱德华先生?”

难得的休息日,海德里希与爱德华抱着大包小裹从市场凯旋归来。支出纸袋的食品把爱德华先生的脸挡得严严实实,论分量,这些面包和香肠够他们吃一周的了。

沉浸在闲暇时的欢愉,海德里希的步子变得轻快,以至于当他终于一回头的时候,发现那个一直跟在身后的小个子不见了。于是他慌忙倒过去寻找,发现爱德华正站在橱窗旁看得出神。

“很漂...

【海豆+尔豆】勿忘我


*想试试矫情文艺的写法,结果果然不适合我。

*尔豆+海豆,想试试真·三角关系,貌似不太成功,不过似乎不是太糟

*宝石姬风格(伪)

*花卉系列第一篇,灵感来源一P站一张图0.0


勿忘我

我从来都不相信,“我会永远记得你”这种话。

Episode1-转折点

爱德华睁开眼睛,看到是身边空荡荡的床铺。

裸露的手臂搁在冰冷的被单上,那里没有任何温度。

疲倦地翻身,模糊的视线扫过洒满晨光的窗前,他看到了那抹熟悉的身影。

金色的眼眸倏然睁大。

“早上好,阿尔冯斯。”爱德华支起身,声音柔和。

那个身影闻声转来,清晨的阳光露水般清冷,打在少年...

【钢炼/修佐】背之所向

并不知道算是03还是09,对话篇09,虽然03背景更悲催。焰之炼金术师的构成式参考了一下贴吧的帖子_(:зゝ∠)_

虽然很想写成年人的那种成熟稳重,但还是更偏向战友情啊战友情。


背之所向

1

“无能你又叫我来干嘛?!”办公室的门是被爱德华一脚踹开的,某个身高不足的小家伙大大咧咧地走了进来,仰着头眼睛半闭着,一副“马斯坦大佐是世界上最无能的大笨蛋”的样子。“报告我及时交了哦!你嫌我字写得难看我特意让温丽又抄了一份。”他翻了翻白眼,想这些天他又做错了些什么事“前几天路面损毁的维修费用我已经交给财务部了……之前请假的时间也向人事部报告过了……还有什么?哦,对了,图书馆延期的禁书我也还回去...

【钢炼/海豆】名为矢车蓝

*第一人称旁观者视角,废话好像有点多OTZ

*恋人设定?

*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传达出那种很淡很悲伤的感觉_(:зゝ∠)_


名为矢车蓝

我是一名珠宝商人,店铺位于慕尼黑一条还算繁华的街上。但是如今,战争的口号越喊越大,人们也越来越疯狂,我虽然也是一名正统的雅利安人,却也为浮躁的社会所造成的经济不景气而深深担忧。

然而这个祖传下的店铺,我一定得想办法维持下去!当然,这个想法很好,事实却是已经快半个月没有卖出去什么了。也许你会说,马克贬值的日子不如留着这些珠宝首饰来得稳定,可问题是,我基本已经没有现金可使用了。于是我只好一边每天只食用少量干面包一边守着店铺。

这样的日子居然也可以过习惯...

【钢炼/尔豆+海】最后一片叶子

尔豆(亲情)+海

老梗,就是想写。

字里行间的感情我都不知道怎么写出来的(捂胸口)


正文


最后一片叶子


清晨的阳光扫进拥挤的房间,已然是仲秋时分,连暖色的光都是冷的。躺在床上的少年伸出瘦弱的手将窗帘拉开,琥珀色的眼睛看向高远的天空,了无眷恋的样子。大概是因为病得久了,他剪短的头发也长长了些,浓郁的金色贴在灰白的脸上有一种病态的美感。

就像他的哥哥。

“你醒了,阿尔?”端着药品的爱德华走了进来,对他起得这样早深表担忧。“你应该多睡一会,有助于病情好转。”

还是盛夏的时候,阿尔冯斯突然就病倒了,装有硫氰化铁的烧瓶被不小心打碎在地上,沉重的红色瞬间染了一大片洁...

【钢炼09/RR】情人节的花束

情人节快乐www好久没写09版的同人了(不,根本没写过),剧情都快忘光光了(望天)。说起09当年最喜欢的就是奥利维亚女王~帅啊~所以被我拖过来写个过场。

因为这个思路比较特殊,所以没敢写太长,感觉这个剧情已经很难驾驭了_(:зゝ∠)_原定是个很欢脱的故事,但是一写贺文就总往奇怪的方向跑,自己都很醉_(:зゝ∠)_

作为办公室来说,这个房间实在是太大了。但既然是大总统的办公室,也没人会认为这是过分奢侈的。落地窗最大程度提高了采光,四壁都被改装成了书架,摆满了档案。华丽的沙发和装修依旧遮挡不住房间因空旷而带来的寒冷感。更何况在窗外夜空下的鹅毛大雪正背景墙一样装点着这里。

锃亮的军靴搭在...

【钢炼】旋律(15+尾声)

我是不是应该说一句完结撒花?15写得真的很痛苦,当时我都在想,在前言里我可以加一句“不感动真的很抱歉我尽力了”,但是尾声居然把我自己写哭了,,某句话而已_(:зゝ∠)_

总之终于完结了,我不知道有没有把我心目中原著向的海豆关系写清楚,也不知道是否能打动人,但是小海真的好苦啊……终年17岁啊(摔!)

尾声扣的是《孩子篇》,所以人设不清楚的话可以看一眼OVA

另(16.2.19):自己吐槽下自己这篇中(以及前几章)的一个大BUG……从慕尼黑开车到柏林真是有病到家了……而且柏林没有莱茵河也没有多瑙河_(:зゝ∠)_看在我是理科生的份上饶了我可怜的地理吧_(:зゝ∠)_


15

“其实爱德...

【钢炼】旋律(14)

明天大结局……填充只填充了第八章,因为感觉弟弟已经很刷存在感了,不想再填。


14

“在写信么?爱德华先生?”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暮夏时分,树影变得稀疏,暖风卷起寒意,鸟鸣日益消声,而阿尔冯斯的咳嗽却愈发地厉害。每当爱德华问起感冒为什么还没好,海德里希只是微笑着摇头,敷衍着说就快好了一类的话。

生活就这样平静下来,日复一日在忙碌中匆匆度过。理论逐渐收尾,实践按部就班地展开,虽然爱德华的冲劲不如过去,但有他在这里,进度依旧有了飞快的提升。至于海德里希与爱德华,他们的关系依旧不冷不热。总有不知情的人会问“你们两个这么好,是兄弟么?”,二人能回答的从来只剩苦笑。

但是……

海德里希将红茶...

【钢炼】旋律(13)

_(:зゝ∠)_
忘了说,第八章把吵架部分补上了

13

“早上好,爱德华先生。”第二天早上,雨后的阳光分外地晴朗。那种干净的明亮透过窗帘的缝隙打在爱德华脸上,灼烤感让他忍不住皱了皱眉。他睁开眼睛,看见海德里希正端着餐桌站在他面前,依旧是熟悉的笑脸。

爱德华软塌塌地瘫在床上,被子拉得只露出一个脑袋。看着短发的少年将小桌子放在床上,困惑在金色的眼里蔓延。

这家伙……怎么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只是不到一周的时间没碰面,加上一整晚过于沉重的睡眠,爱德华感觉这张脸分外陌生,是比梦境更加不切实际的虚影。这样想着,他向摆放碗碟的海德里希伸出手,却发现只抬起了带着机械的断臂。

雨,血,少年的体温...

【钢炼】旋律(12)

昨天躺床上才想起来11的结局写错了,所以删掉了上一篇的最后一段补在12里。这一段有一个我一直没计划的剧情,在同人里貌似我还没看见过(真难得QAQ撞梗已经撞得我无奈了)。但是一想到这里真的是……虐,写的时候也断断续续的。而另一条线则是从最开始看漫画的时候就产生了的恶趣味hhhh

P.S.未来6~10应该会填充有关弟弟的剧情,在最后一章发出来之前一定会改好。


正文


12

微笑着与温丽挥别,阿尔冯斯倒着走了几步,看着少女的面庞消失在窗内温暖的灯光中。之后他猛地转身,在路上飞奔起来。当他冲回公寓时,等待着他的仍旧是曾经冰冷的房间。

皮箱从他手中滑落,他深深地喘了几口气,但是肺部和喉咙...

听到这版本的时候,我的内心是爆炸的,爆炸的,爆炸的。

(BOOOOOOOOOOOM!)

顺便一说,03的原声碟里自带钢琴版(孤独),小提琴版(兄弟)和交响乐版(追想)。剧场版里还有其他的变奏版——【Sad Resolution~separation】(从门回来之后兄弟团聚那里)和【The Alchemic World~two Years Thereafter】(交代师父的事情那里)都听着特别的伤……

【钢炼】旋律(11)

从重口味的1945回来继续码小清新_(:зゝ∠)_说起来这段剧情为什么我又拖了一章_(:зゝ∠)_


11

爱德华推开公寓的门,窗户是开着的,把窗帘吹得屋内屋外飞来飞去。冷冷的风灌进房间里,把所有的热量都带走了。桌面上未压好的文件也散了一地,几日不见这里就像被人遗弃了一个世纪一样。

客厅中的餐桌上有两个杯子,里面都倒满了水。

看来是有客人来过了。这是爱德华的第一反应。

“格雷西亚小姐,请问阿尔冯斯呢?”从空无一人的房间中走回到一楼,爱德华的脸色并没有多大变化,依旧是一张不高兴脸。

看到这个失踪了好多天的房客,格雷西亚夸张地掩了掩长大了的嘴“你回来啊,爱德华,发生了什么事情……”正...

【钢炼/海豆】凋敝之白

决定还是好好写个介绍_(:зゝ∠)_(2016.02.28)

本篇为《1945》三部曲的第一篇,后两篇为《破晓之红》《壮阔之蓝》

对应概念是【无法反抗】【无法挽回】【无法逃离】(咳……所以剧情比较黑)

三篇中剧情没有任何联系,都是独立设定,唯一共同点就是二战设定~

顺便一说lo主私下里称这系列为“丧病三部曲”……因为宝石姬啊创也啊什么的小清新不知道大家看腻了没有_(:зゝ∠)_果然黑向剧情才是我的菜啊。

有NC-17剧情,但是笔者本身不擅长写肉所以就闻闻肉味好了~及时拉灯OTZ


正文


凋敝之白


1939年,就在卍字旗带领着人们对战争引吭高歌之时,一组年轻

【钢炼】旋律(10)

我决定先把这个坑填完_(:зゝ∠)_这段剧情先小拖一章,因为感情转得太快了,需要补充,而且离家出走这段预定是三章,结果写起来貌似是两章_(:зゝ∠)_所以写写前方空缺的生活日常和工作日常。

强行把物理转向化学才终于能用点专业术语(还是高中水平的)来凑台词……感慨一句我真不适合写长的文啊,尤其还是这种恋爱风_(:зゝ∠)_


10

“爱德华先生,你为什么要留下来和我在一起?”

“因为你长得像我弟弟。”

……

“……你的弟弟可能已经死了!”

那么,你就是我一个人的了。是吧,爱德华先生?

夜半时分,空无一人的房间里,阿尔冯斯·海德里希看着干净的手掌苦笑道。

每到每年...

【钢炼】旋律(9)

大佐出没,吵架小两口劝和之中,再之后的小海大概就不会再像之前那样纯良了,会一点点解说一直以来被他藏匿起来的黑暗面的嘿嘿嘿ww虽然依旧是个温柔的人的w


旋律9

窗外已然完全黑了下来,玻璃上的反光让他看不清外面的风景。

也许外面根本就没有什么风景,有的只有无尽的黑色而已。爱德华自暴自弃地想。装着机械铠的右臂支着头,把金色的长发抓得纷乱,而左手则在笔记上记录着什么——他每一笔都划得极重,钢笔不堪重负地滴出墨水来,殷湿了大半页。少年终于忍无可忍,烦躁地把连着几页的厚纸划成了两半。

钢笔从爱德华·艾尔利克的手指中脱落,在夜晚被冻得冰冷的手指把纸抓成了一团。

他在生气。

温暖...

【钢炼】旋律(8)

我在纠结这一段的结局要不要放在这篇里,先把主体部分发出来……因为圣诞的剧情我真的不想拖到明年,而现在还差4分钟_(:_」∠)_
记得配合03主题曲食用~

正文

终于到了圣诞节,往日繁华的街道在这一天变得分外冷清,店面全数关闭,只有落着厚厚雪层的圣诞树在彩灯的缠绕下闪着幸福的光。

一切对爱德华来说都是那样地新奇,他跟在海德里希身后看得眼花缭乱——圣诞红与松树绿,金色的字母写着祝福的文字,即便是关闭的店铺,橱窗却还是亮的,里面琳琅满目的服装与食物甚至引起了爱德华的兴趣。

“好漂亮,这就是节日么?”爱德华露出了小孩子一般的笑容,欣喜的期待的笑容“真是不错啊!”

“当然,因为是圣诞节啊。”海德...

【钢炼】旋律(7)

为什么3000字这么快就到了(╯‵□′)╯︵┻━┻为什么?!!!圣诞节硬是拖到了第八章,我不想跨年写完啊QAQ

最后提到罗伊但并不是焰钢,只是未来几章和大佐有些关系,焰钢+海豆的故事等以后的坑再说(先打个广告~)。作为大佐的迷妹还真是第一次写大佐_(:зゝ∠)_


7

从酒馆中出来的时候,太阳已然落山。脚下的石头是湿润的,阿尔冯斯抬起头,发现不知何时起竟开始下起雨来。

海德里希并没有着急回去,只是慢慢地走着,试图用散步的方式缕清一些爱德华的事情。雨不是很大,但是一点一滴还是打透了他的长风衣。

为什么自己会相信爱德华先生所说的世界是真实存在的呢?是因为他的梦中呓语?抑或是因为在火...

【钢炼】旋律(6)

考完一科先喘口气。
先把6发出来,写完发现剧情比想象中的长好多,爪机实在乏力了,许多剧情得拖到7来说,最快今晚最慢慢明晚,估计是今晚,因为明天要去跨年。想写一些欢乐点的剧情。另外5修改了后半部分,受不了哭唧唧的场景_(:_」∠)_目测7的剧情会非常的长,而且波动会非常的大。。。

正文

“阿尔冯斯,你喜欢爱德华先生么?”送温丽回去的路上,少女这样问。

倒车镜中看不清她的表情,有些疲惫的阿尔冯斯放松身体靠在椅背上,竟也一时无法作答。

“呐呐呐,居然还这么犹豫啊。”温丽轻轻地笑了“我以为你会不假思索地说‘是’呢。”

车灯不均匀地照射颠簸的山路,阿尔冯斯的内心也随之起伏。

“那个时候,你的样...

【推文】fanfiction淘文小记——海豆篇(1)

自从某日从钢炼的TAG上看到了f站我才想起还有这个个神奇的网站存在,抱着搜一下看看的心理一试,满满的粮啊!冷CP福利啊!虽然不能完全看懂。

据说攒齐5篇可以召唤神龙,但是由于今天实在被一篇文震得想满地打滚向全世界人推荐这篇,于是就暂时介绍4篇~~!

安利可以放心吃,为冷CP与外语渣专业设计~篇幅不长而且易于看懂,并且全部完结(四级肯定能看懂了)。

顺便小海的正确写法是Alfons真是虐我一脸血,原来只是读法问题,写法上都完全不同QAQ

下面开始正文~

关键词:Christmas ; Brother ; Funeral ; WWII

第一篇,也是我看到第一篇文《A Dinner For...

【钢炼】旋律(5)

12.16重新编辑了后半部分_(:зゝ∠)_请注意刷新_(:зゝ∠)_

16年1月更改

5

熙熙攘攘的火车站外,有衣着体面的贵妇带着侍者等待着出租车来把过多的行李接走,有忙碌的工薪族焦急地核对着列车表,也有眼神狡黠的孩子冲撞着人群奔跑。这些形形色色的人们汇成了白色咖色黑色的海洋,忙碌地翻涌着。而在这海洋中,有两个看起来不能更普通的身影在四处询问着什么。一个是披着深色风衣的中年人,眉宇深陷;一个是学生样子的男孩,大衣被他搭在手臂上,只穿着挽起袖子的衬衫,背带上的金属扣十分地显眼。

路人们从他们的询问中得知,他们在寻找一名叫爱德华的男孩,特征是金发金瞳,个子矮。但是大多数路人表示他们并没...

【钢炼】纸飞机

看到微博60分写的……我才不会说是因为旋律我好想删掉重写才换个题材混更的_(:зゝ∠)_

顺便暗搓搓表示镜音双子同名曲的梗有出没_(:_」∠)_

【依旧是海豆_(:зゝ∠)_】

海德里希在折纸。

朴素的纸片在他纤长的手指下被精准地折叠、翻转,最后展开两翼的瞬间,出现的是一只纸飞机。神奇得像炼金术一样。

爱德华就这样坐在桌子的一旁看着,看着含着灰尘的阳光落在那个人身上,愣愣地出神。

那个人身材高高的,穿着宽大的衣服看起来很壮实。他有着金色的头发,比自己的浅一些,他的背影,与那个人有着可怕的相似。多少次就这样站在他身旁,爱德华都产生了跨时空的错觉,但最后他都会幡然清醒,因为那双矢车菊般...

【钢炼】旋律(3~4)

成功变成了月更呢……恩_(:зゝ∠)_争取10月能再来一篇……说上半段是9月写的一定没人信……

今日爆字数了,可喜可贺_(:зゝ∠)_

16年更改。


3

“爱德华先生,你在做什么?”海德里希回到家时,他的同居者居然没有在看书,而是在笔记本上画着什么。他就这样走过去,却刻意放缓了步子。若是那家伙不想给他看的话,就有了足够的时间让他藏好。但是爱德华既没躲藏也没慌忙遮挡,依旧那样一笔一笔加重了每一个部分。

当海德里希终于能看清那幅画时,震惊这个词是唯一一个可以形容他当时感受的。

那是一个精美的圆形,里面由众数几何图形勾画组合而成,并缀以古老的词汇,神秘而又华美。繁复的层次与整体带来的...

【钢炼】旋律(2)

【海豆】

2

“不是说过外面很危险,不要随便乱走么?”海德里希一边准备着药水和胶带,一边磨叨着,听得某人不胜其烦。

“我又不是小孩子!而且我也不是去找你!”即便脸上身上分布着大小不一的青色肿块,鼻子上塞着止血的棉花,爱德华依旧不依不饶地反驳着。“我已经18岁了!”沉默了几秒,爱德华继续说。

“重新考虑了奥博特教授的话,还是有几分道理的,所以想为我上次的举动而道歉。”他低着头,神色黯然,空荡荡的袖子挂在那里,整个人看起来都破破烂烂的。

海德里希暗自惊愕,“你去找过奥博特教授了?”他问,并端着配好的药水走了回来。爱德华犹豫了一下,褪下了衬衫,却还是盖住了没有义肢的一边。

这是海德里希第...

【钢炼】旋律(1)

【海豆注意】


有一次看《失去祖国的人》时,发现与《兄弟》意外地合拍。

每想到海豆都会莫名想到高而深远的蓝天,与透彻的阳光,就像那个如阳光般温暖却也如阳光般哀伤的少年。

1

“听说你家赖了个来路不明的小鬼?”

慕尼黑的午后,吃过饭的学生们三三两两地凑在一起,在蓝天白云下聊起了闲话。而好脾气的海德里希每天这时都会应接不暇。

比如今天,过来搭话的便是布莱达,二人在同一研究小组,估计这种关系还会维持到未来的工作中。

“额……这件事倒是传得挺快的。”海德里希无奈地笑笑,这是他今天第五次回答这个问题了。不过倒是第一次回应同性朋友的提问。“安心啦,只是个离家出走的小孩子罢了,看举止和衣着...

钢炼深夜60分《初见》【酒】【请客】

最后直接码剧本并不是偷懒,,真的_(:зゝ∠)_

脑补了很多次二人相见的场面,今天看到关键词却想到了意外的脑洞,,

——

慕尼黑的夜晚并不是十分繁华。在政治紧张的威压下,沉闷的气氛充斥着大街小巷。
然而,大学旁边的小酒馆却依旧保持着营业。平常的日子里,这里提供一些夜宵供学生们购买,偶尔也偷偷卖些啤酒,但是今天迟迟无法关门确是因为有一名特殊的客人。
他有些长了的金发扎起了马尾,皮肤虽然白皙眼睛却是与雅利安人不同的金色。看打扮不像是学生,但看年龄或是身高,却怎么都只是个小孩子而已。可是就是这个“小孩子”已经喝了……一杯……啤酒,就已经脸色通红,神志不清,却依旧坚持喝第二瓶。
“呦,老板,这么晚了还...

简单写个《兄弟》的乐评

简单写个乐评。。。。被单曲循环洗脑了


原谅我吧,我的弟弟

我在你面前有罪

大地埋葬的生命

不可能复活


谁知道生存的规律

愿他帮我找到答案

我知犯下了弥天大错

却找不到弥补良药


亲爱的妈妈,温柔的妈妈

我们曾经那样爱您

但一切努力都是枉费心机

重回我们的家园

用这一希望将你诱惑

我的弟弟,都是我的错


不要哭泣,不要忧伤,我的哥哥

不只是你的错

我们的出路只有一条

要为我们的罪恶付出代价


我没有什么好责怪你

我也没有什么好委屈

我们的罪过在于想比别人强


亲爱的妈妈,温柔的妈妈

我们曾经那样爱您

但是所有力气都是白费

重建我们的家园

这一美好的希望将你诱...

©风信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