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这不是一篇适合在五月五日使用的文

#同学你听说过眠之家么?

#私设重重,其他角色乱入,篇幅有点赶

#无CP,出场人物=4


正文


不可追


たとえば海の底であなたが生きてるのなら

わたしは二本の足を切って

鱼になろう


进藤光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又一次站在在了爷爷家大厅里。这里无法开灯,除了月光,整座房子都黑漆漆的。

又来了。进藤光有些懊恼。

自从那一天之后,他就一直巡回做着这个梦,不停地出现在爷爷家里。一个很强烈的意识催促着自己去寻找些什么,但是进藤并不知道要去找什么,又要去哪里找。

用手机自带的手电筒照亮了一片地区,进藤光不...

#佐斩+虎次郎&佐为

#crossover,没看过棋魂就当原创亡者吧(因为狱都:棋魂=7:3,虽然我计划是5:5来着_(:зゝ∠)_秀策=虎次郎)

#字多

#其实这是佐斩之间漫长的表白

#少量私设→

#我理解的佐斩不是那种如胶似漆的之类的,而是平时不会有什么暧昧的举动,但是会比对其他人稍稍亲切一点点。会有生理需求,但比较偏向互攻(第一次站互攻站得这么理直气壮)。总之相处的话佐疫为柔和一点有求必应,斩岛还是少言寡语,但会默默关心             ...

*微亮光注意避雷!

 不懂的地方可以留言问_(:зゝ∠)_赌五个禁书我得再解释一遍“光”是怎么回事_(:зゝ∠)_


Chapter32

“最近有看课外书么?”

“看了,你推荐的那个《来自新世界》。”

“对于最后女主脑内的声音,塔矢你怎么看?”

“你想说什么,进藤。”记忆的碎片中,两个人同样在会所的角落里。进藤光欲言又止,终于被塔矢亮点了出来。

进藤光不再摆弄扇子,扇面哗啦一声收起,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你相信灵魂么?塔矢。”

“不相信。人格也好意识也好都是由大脑中的突触所决定的。人的独特性并不仅仅因为基因的千变万化,还因为每个人的成长环境都是独一无二的,这...

啊,还剩一章。想了个写棋局的新方法,效果不错~!

让我们回想起读秒带来的恐怖吧,啊哈哈哈!(by总是被逼得匆匆落子的某人)

这章的BUG:头衔战的时间我并没去找,因为想按照剧情来的话,势必无法按照正确时间来。另外头衔战等大比赛应该不是猜子而是计算机来随机(大概)。

Chapter30

如果赢了,进藤与SAI的真相就会如自己所愿公之于众。

如果输了,我就会丢失分量最重的名人头衔,真相也将就此掩埋。

寂静的深夜里,古肃的和式建筑中传来阵阵打谱的声音。灯光是温暖的黄色,在现在的塔矢亮看来却晦明变换。他将注意力集中在每一步棋中,体会着棋路的延伸与奕者的心态。

藤原佐为……果然可怕。

相...

有读者反应上一章看不明白_(:зゝ∠)_不知道这边有没有这个现象。如果有的话请说出来,看看怎么改(只能说是时间线有点跳,第一遍看我都有点迷糊_(:зゝ∠)_),总之确实困扰了一下。

另外:这章写得我好抓狂= =

Chapter29

前情提要:意识到频频的违和感,塔矢亮从进藤光私藏的棋谱中找出了端倪,并有相同的棋路来逼迫佐为现身。计划虽然成功了,但是结果却是残酷的。世界不会因这样的变动而停止,之间还在继续,那么塔矢亮与“进藤光”今后该何去何从?

结局篇——proof  of  life

春季的暖风吹起少年墨色的长发,他双手插在口袋里,脑袋向拼色围巾中缩了又...

其实感觉这章应该和下一章一同食用,但是还是明天再说吧_(:зゝ∠)_

角色居然自己跑出去了,所以和计划中的顺序有些不同。

前半段棋局部分听着 成歩堂龍ノ介 ~異議あり! 写的,结果写出一股逆转风……甚至还脑补了一下塔矢亮大吼“くらえ!”的样子_(:зゝ∠)_

后半段听的星之所在……结果本来是愤怒的质问就变成了……那个样子_(:зゝ∠)_


正文


Chapter28

“今天又是怎么了,塔矢?突然把我叫出来。”进藤光来到他与塔矢亮的专属座位,亮看起来等待已久。

墨绿色头发的少年双目微暝“各大棋赛都进入预选赛了,你准备得怎么样了?”

“当然是一定要...

小更一下,本来就想自然过渡,然而过渡得有点长……另外:下一章很重要很重要_(:зゝ∠)_


Chapter27

“小亮,小亮,快起床,今天棋院没有工作么?”太阳已经高升许久,而塔矢亮依旧躺在榻榻米上。白色薄纱的窗帘遮挡了阳光刺眼的部分,但打在脸上依旧灼热难耐。亮用手在脸上支出一片阴影,好让这得之不易的睡眠能持续一会。然而明子夫人已经拉开了他房间的门,大呼小叫地提醒他该面对现实了的事实。

“你怎么了?小亮?”开门看到儿子疲倦瘫在床垫里,明子着急的气势瞬间全没了。她匆匆跑到塌边,摸了摸儿子的额头。

没发烧啊。

“我没事的,母亲。麻烦您今天帮我请个假吧,我想休息一下。”亮坐起身,苍白的皮...

Chapter26

棋面开始转向终局,落子的速度却没有丝毫增加的意思。梳着墨绿色娃娃头的少年不自知地翘起二郎腿,左手支着下巴,探着身子盯着棋盘。对于他个人来说这个动作确实很毁形象,但乍看上去却有着一种另类的优雅。

思考了几分钟之后,他的黑子又在十九路上落下一子。进藤光手中的折扇轻拍手掌几下,很快给出了答复。

明明是已定的败局,这次的进藤光却不急不躁。虽然多年的历练后,他已从围棋中重生出与之前截然不同的坚毅品质,但是这次的“安之若素”是超乎常人的纯净透彻,大有世外高人的架势。

塔矢亮的眉毛抽动了几下,按照方才的棋路正常发展。

赢了,又是两目。

昨天感受到进藤棋力猛增之后,塔矢亮就建议...

很过渡的一章。(这么一算还真没几章,慢慢找笔感中,一些不太擅长的部分写得比较潦草还请见谅!)

之后论CP的话,这篇真的没什么CP,,轻微亮光?其实只是思念吧。


Chapter25

厚重的木门缓缓打开,众多记者一同回头掀起一阵弱风来,紧接着便是铺天盖地的闪光灯。塔矢亮尽量保持平视,以免在镜头里留下频繁眨眼的形象;而进藤光则是毫无顾忌地抬起右臂挡了挡,一副想躲起来的样子。从大门到讲台的距离并不长,进藤光却感觉走了好久。当他们终于坐在椅子上时,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然而这只是一个开始。

亮用肘部撞了撞似乎忘了正事的进藤光,迷迷糊糊的少年这才一激灵,颤抖地抓过话筒。

“正如各位所知...

我……壤一把土,虽然抓起土的瞬间就后悔了_(:зゝ∠)_,文风啊思路啊完全都不在一个世界线上了。而且之前这写的都是什么鬼……然而最没想到的是,当时居然还写了一段没发出来的,之后就把故事又复杂化了。

总之还是咬咬牙把这个填完吧,并且并不是《秘密》的结局,而是尽量合理一点。后半段也不会是乱七八糟的抒情了……但是笔下的佐为依旧不可避免地ooc_(:зゝ∠)_(臣妾做不到啊!哇.jpg)

当年计划这个要坑掉的,所以对过去的读者表示深切的歉意(鞠躬!)

变化还是挺大的,从乱抒情转向论证,前半段写亮对光的话,后半段写的大概就是光对佐为了吧,吧_(:зゝ∠)_

当时就想写个脑洞虐亮光玩(当年的我真是...

风信子

贵乱混邪,非处不洁。
私人厨房,不爽不要看。

近期扉泉扉打食ing

————
「你听过这首曲子么?」
「不知道,但是为什么眼泪会流下来。」

© 风信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