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信子

多看书。
————
「你听过这首曲子么?」
「不知道,但是为什么眼泪会流下来。」

【ACCA/モージー】吉恩的婚礼——酒之章

#莫芙X吉恩,吉莫/莫吉无差

#被雷到还请抱歉绕道,只求不要表我()

#从莫芙登场就想写他们的故事

#……


正文:


吉恩的婚礼

 ——酒之章

 

“吉恩·欧塔斯,请与我结婚。”

 

堪堪平静了三年的多瓦王国又起了波澜,由于弗罗旺地区的回归。

ACCA的总长莫芙曾预想过这一天的到来,可她没想到会如此地快。利利乌姆家提出的要求同样十分强硬——至少要有一个家族的人与莫芙同等地位。

对于他的狮子大开口,莫芙的第一反应是再把他们晾在外面几年好了。然而再仔细一想,现在普拉内塔区的资源虽然十分可观,但还是不足以取代弗罗旺地区。为了长远考虑,她召开了全地区会议,会议的结果是以两票的优势同意了弗罗旺地区的要求。从这天起,ACCA总长的位置上有了两个人。

会议一通过莫芙就争分夺秒地将能把控的资源全控制住。大部分是提前打好招呼了的,可当她再次确认的时候果然有一些人就反水了,毫不意外。

“格罗苏拉长官。”在总部的走廊中,莫芙与格罗苏拉不期而遇。这位白发的长官留在ACCA,顶着流言蜚语竭尽所能,短短两年已是苍老不少,总有一抹乌青停在他眼下的皱纹上。莫芙对他行了个礼,他也回礼,之后二人一同走进了电梯间。

“关于弗罗旺地区的问题,我需要您的帮助。”莫芙很直白地表示。她当然知道格罗苏拉和利利乌姆的交情,她也知道这种交情正是格罗苏拉至今处于被动地位的原因。但她更相信格罗苏拉的人格。莫芙一直仰望着这位长官,现在也是一样。

可也是因为这种仰望,他们之间的距离没有旁人以为的那么近。

莫芙平静地注视着格罗苏拉的眼睛,站得端正。他还没有回答,她却已经有了十分强烈的预感——他会拒绝。

“我会在我的位置上,平等地辅助两位长官。”白发的男人淡淡地说。莫芙苦笑。

“这是自然的,格罗苏拉长官。”电梯的门开了,她快步地走了,几乎要跑起来,头都没敢回。

去办公室的路上遇到了许多同事,她遮掩着剧烈的心跳,和每个人微笑、问候。等她坐到座上时,她把脸深深地埋在掌心里过了整整一秒。

这个问题本来是有下文的。如果格罗苏拉同意了的话……她想说出另一句话。

“今晚方便来共用晚餐吗?”“格罗苏拉长官……请和我说说您的故事吧。”“有机会的话,可以一起去洛克斯地区视察吗?”……还有许多许多的话,都被永远的埋在了肚子里,因为格罗苏拉拒绝了她的请求。

莫芙敬重着格罗苏拉,敬重到无法直说一些话的地步。只限于工作,这样就很好。对于少女时期的心情,莫芙一直这样暗示自己。

以后还会有机会的吧,只是这次时机不凑巧,本来就是公事,我在工作时间瞎想些什么用不着的,可为什么感觉好不甘心。她沉浸在小小的黑色世界里,直到另一个熟悉的声音将她唤醒。

“莫芙长官。”她慌忙将手拿开,抬头看到了金色的额发。

“欧塔斯。”

青年眉目干净,乍看的慵懒下一双蓝眼机敏而清澈,晨间的阳光打在他的发丝上,点点灰尘正在飘落。这样的他看起来温暖而柔软。他对莫芙回以一笑。虽说是“蹭烟的吉恩”,衣物上却并不能闻到烟草的气息,这大概是萝塔的功劳吧。

“我看到了新闻。”他说。莫芙面不改色,只是随手捋了下发丝。

“说说你的看法。”

“弗罗旺地区自给自足不存在问题,利利乌姆的动机十分古怪。”

“你说得对。但多瓦王国能再次统一还是件好事。只要他不做什么出格的事,我们还是能和平相处的,就像过去一样。”

吉恩不言语,只是看着莫芙。莫芙望着窗外,微微失神,过了小半秒才想起还有人在办公室,迅速恢复了正常。

“监察科也准备准备吧,是时候迎接新长官了。”

“是。”吉恩挺了挺腰,离开了办公室。莫芙深吸一气,平静乱七八糟的思绪。

上午九点钟,莫芙带着几名手下来到巴登机场。利利乌姆的专机很快平稳地降落过来,深色皮肤的男人还穿着曾经的长官制服,几年过去也有了苍老的痕迹。他从华丽的机舱中走出,步步气势不减,从头到尾都没看过莫芙一眼。

莫芙察觉到他的视线是擦着她的脸过去的,她转了下眼睛顺着那视线,看到了身边站姿僵硬的格罗苏拉。

格罗苏拉没有回应任何人的目光,他站在烈阳下,本该不以为意的热度让他看起来更疲惫了。

到了历史性的一刻,莫芙走上前去与利利乌姆握手。四下里闪光灯顿时亮成一片。

“别来无恙,利利乌姆长官。”莫芙直视着对方的眼睛。

“您也是,风采依旧。”利利乌姆象征性地握手,看了莫芙整个过程中唯一的一眼。

简短的欢迎仪式后,两伙人就各自散开了。莫芙也感觉热得厉害,心情隐隐沉闷起来。

回到办公室她突然接到了一份请柬,是皇室的,说希望她明天能到多瓦区来见见老国王。莫芙匆匆准备,埋头把工作以最快速度处理完毕,终于按时带着几分发昏的头脑上了飞机。

第二天到了王宫,礼节性地和老国王寒暄一番后就退了出去,这时她看见施万王子的跟班玛吉从悠长的走廊尽头走来。玛吉很客气地说王子想找她谈谈,于是莫芙又去了会客厅。

情理之中意料之外,施万国王居然提出要和莫芙联姻。莫芙惊讶了一秒,想都没想地拒绝了,随即施万毫不掩饰地松了口气。谈话之中莫芙得知,这果然不是笨蛋王子的主意,而是枢机院长的建议,施万面子上过不去只好问了问。

莫芙明白枢机院长的意思,在当前的局势下,这个决定对王室和ACCA(主要是莫芙这边)都是很好的地位巩固。莫芙何不知道现行制度是十分依赖总长这个人的,如果这个位置上是个昏庸的人的话,国内的状况将会急转直下。

但不与王室结亲,是她的私人意愿。

莫芙原则上是把婚姻和工作分开来看的,但如果出现了结婚是最好的解决途径这种情况时,她也不会放弃这种手段。

若是从她本心来说,恋爱与结婚她想在结束工作后再考虑。若是真的政治婚姻的话,以后离了也不是什么问题,最坏的情况也就各玩各的了。可这件事发生在格罗苏拉拒绝她之后,莫芙突然就对这些十分地抗拒,不甘心的感觉更加强烈了。

离开王室的时候,枢机院院长突然现身。两个人很快就明白谈崩了的事实,也不再多问,不过莫芙倒是知道了另一个消息——今天吉恩·欧塔斯也来到了多瓦。

欧塔斯拥有王室血统这件事对她并没什么吸引力,不过在之前的事件中,莫芙确实感觉他是个能力出众的年轻人,值得信赖。

现在莫芙突然产生了一个想法,她前脚刚离开王宫,就掏出手机给欧塔斯拨了通电话,约他出来吃饭。

 

吉恩·欧塔斯当时正和萝塔以及尼诺在挑选甜点,接到电话后愣了几秒。

“怎么了,哥哥?”萝塔察觉到他的异常问。

“没什么,莫芙长官也在多瓦,问我愿不愿意共进晚餐。”

“啊!那当然是要去了!”萝塔一拍手,十分高兴的样子。

“我已经答应了。”吉恩笑笑。他突然察觉到身边的低气压,看过去发现是尼诺一直一言不发地站在那。

“尼诺,麻烦你把萝塔送回家了。”他耸耸肩。尼诺顿了一秒,气氛瞬间恢复了正常。

“嗯,可别喝醉了。”

“是,是。”他说着,先行离开了甜品店。

因为是来见老国王的,所以吉恩今天的衣着还算过关。他来到莫芙指定的餐厅,果然又是一片宁静华贵的灯火辉煌。

莫芙换了件晚礼服,依旧是让吉恩看一眼就气血上涌的那种。他当然想蹲下来,但考虑到已经在餐厅里了,只能强忍着害羞感,小心翼翼地错开目光。

“听说你也在多瓦,想着机会难得就找你出来了,没麻烦你吧?”莫芙说着,中指和无名指根托着白兰地酒杯,摇了摇里面的液体。

“没关系的。”吉恩的脸在蹭蹭变红,好在暖色的光线有掩饰作用。

“和我说说你的事情吧,不介意的话。不要多想,纯粹是个人兴趣。”莫芙一双深邃的眼睛在暖色光下泛着亮光,含情脉脉,眼波婉转,吉恩刚一对上就不知不觉被吸了进去。

“父母的事情您已经知道了。”莫芙点头,“其他的就只有监察科的同事和萝塔了。”

“不会一个朋友都没有吧。”她笑问。

“朋友的话……”提到这个名词,一张脸迅速出现在脑海,“有一个算是恶友的人吧。”

“恶友?”

“就是会一起喝酒,一起吐槽工作的那种朋友。”说起尼诺,吉恩发自内心地笑了起来。很温暖的笑容。

“那恋爱方面呢?”莫芙喝了口酒,酒杯遮挡了她的表情。吉恩被问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看向莫芙,又撤回视线,突然不知道怎么答了。他脑内迅速闪过同事们的脸,并没有符合的人。于是他摇摇头。

“吉恩·欧塔斯。”莫芙说着他的全名,放下了酒杯。吉恩的害羞感彻底消失殆尽,只是看着莫芙,被她强烈的气势所牵引,“请你和我结婚。”

吉恩愣在哪里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感觉自己漂浮在宇宙空间中,全世界只剩下他和莫芙,什么都听不到,脑子里也乱得厉害。赤红的热度烧到了头顶,心中的什么东西像是要崩溃掉。

最后,心中的那面墙倒了,汹涌而来的居然是一种感动。

他同意了,像个孩子一样点头。

 

“当然,你有拒绝的权利。”

“这是一场带有政治意味的联姻,我想你知道……”

“是的,我需要你的力量。如果这样的方式让你感到被冒犯的话,欧塔斯,我……”

那时莫芙像是急于解释什么一般。她侧开视线,没看到吉恩的反应,语速极快地说了很多话,拿在手上的酒杯中的红色液体一直摇摆不定。

吉恩是吃惊的。不只是因为突如而来的求婚,还因为他对这样的莫芙感到陌生。

在之前的事件中,莫芙长官也会因为信心不足而手握马克杯忐忑犹豫,但结果无不适再次昂首挺胸地走出去。可是现在的莫芙却是不一样的。她在为什么东西苦恼着,而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也紧紧牵扯着吉恩。求婚的话语变作了一道咒,无形地将他们拴在了一起。

“莫芙长官,我答应了。”他说。

葡萄的红色蓦地开始趋于平稳,莫芙看向他,釉质的唇妆在回应着餐厅柔和的光线。他们之间的气氛开始缓和,吉恩听到钢琴正在被演奏着,乐声如同从雕塑手中的水瓶里潺潺流淌的清泉,他好像从踏入餐厅到刚才未曾注意到过。

“欧塔斯,你可要想好……这本该是件严肃的事。”莫芙将酒杯放下,眉间紧了紧,那神情让人完全联想不到他们刚才在求婚,更像是吉恩又一次被上司骂了。

吉恩只是微笑。“我想好了,我答应您,莫芙长官。”他说着,透白的脸颊上染起了红晕,蓝色的眼中却是一如既往的坚定与认真,“我愿意成为你的力量,莫芙长官,这是我很久以前就答应了的。”吉恩顿了顿,又说,“这次也是一样,无论以怎样的方式。我愿意。”

“欧塔斯……”莫芙漂亮的大眼睛眨了几下,唇角有了笑意。她端起酒杯,道,“那么,为我们的再次结盟。”

在玻璃即将相触的时候,吉恩突然僵了一下,并且这个小动作没能逃过莫芙的眼睛,但她装作不在意的样子。

“莫芙长官,作为交换,我能不能提一点我的条件?”

“当然。”莫芙感觉举杯的动作已经累了。

“这次结束之后,让我调职吧。”吉恩说得可怜巴巴的,从他眼中能读的到苦涩的笑意。

莫芙顿住,似乎想说些什么,然而还是没说,只回答道,“好。”

他们碰杯,交换会意的笑容,然而接下来的谈话都被一种氤氲的气氛笼罩了。每想说点什么时,一旦触碰到对方的目光,话就卡在喉咙里,只能尴尬地笑着把它吞回去。这种情形重复了很多次之后,晚餐结束了。

吉恩犹豫着是不是应该挽着莫芙长官的胳膊,他偷偷看向莫芙,发现她正笔直地面向前方,散发的气场让他不敢走近一步。他们在莫芙的车前停下,吉恩感觉她说话前好像先深吸了一口气。

“我坐今晚的航班回去,明天还有很多工作。欧塔斯,你呢?”

“会在这里留一晚,明天顺便视察,晚上返回巴登。”

“那就此别过吧。”莫芙看他又看向别处,夜风习习,多瓦总是带着几分寒冷。“我今天有点醉了……这件事,请还要保密。当然,我会适时公布的。”

吉恩点头。

“多谢你,欧塔斯。”莫芙转身,回头低声说了这么一句。之后她踏上黑亮的汽车,消失在夜色中。

吉恩突然不受控制地蹲了下来,脸埋在双膝之间如同一只颤抖的鸵鸟。

啊……

 

“您回来啦,哥哥!和莫芙长官谈得怎么样啊?莫芙长官真是很厉害的女性呢,萝塔要是也能这么厉害就好了。”

一回到家萝塔就双眼发光地把哥哥团团围住。

“是一些……工作上的事。”吉恩回应着妹妹那双纯真的蓝眼睛,话语温柔。

“哥哥还真是忙碌啊,最近又开始全国巡查了。”萝塔听了,似是抱怨地嗔怪了句,“莫芙长官也是,就算有格罗苏拉长官帮忙,还是总有解决不完的事。好不容易尼诺闲了下来,还想着咱们三个一起去海边玩呢。”她的声音绵绵软软的,如同甜而不腻的糖霜。吉恩笑笑,不知道该怎么和萝塔说了。

是啊,尼诺……还有尼诺……

吉恩脸上的笑容褪了下来,不知为何,他现在一想到尼诺就高兴不起来,甚至会……害怕。

“说起来莫芙长官最近怎么样?”萝塔在厨房忙活着,话音远远地飘进耳朵里,“上次带着点心给欧鲁科长送点心的时候,我听凯莉桑她们在说莫芙长官的事呢。”她倒好了茶,跑出来端给哥哥,“她们说莫芙长官和格罗苏拉长官越看越是相配。格罗苏拉长官总是面带微笑,很温和的样子,总是能默默地支持着莫芙长官。他们看起来私下关系也很好的样子。”

茶杯放在吉恩面前,他坐在软沙发上,看着茶色中的倒影。听了妹妹的话他突然开始感觉体内更冷,于是他拿起茶杯,感受着里面的热度。

“萝塔……”他的嘴唇颤动着,最后还是呼唤出了她的名字。

“什么事,哥哥?”萝塔抬起头,眼睛水汪汪的,和尼诺,和莫芙都截然不同。

“如果我和莫芙长官结婚……的话……”他小心翼翼地注意着萝塔的表情,果然,萝塔微微张大了嘴,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是真的吗?”她的音量没变,只是问了一遍。吉恩本是不想直接承认的,可是面对妹妹,他无法说谎。于是他点头。“……嗯。”

“啊……”萝塔双手遮掩了下张得太大的嘴,眼睛也瞪得更大,吉恩与她对视着,有好几次已经没了坚持下去的勇气。然而,她笑了。

“真的吗?!那太好了!”萝塔高声说,面色潮红,激动得晃来晃去,“哥哥的新娘是莫芙长官!萝塔终于等来了哥哥的新娘!”

她太高兴了,说话有点语无伦次。“虽然哥哥和莫芙长官在一起,哥哥才像是穿婚纱的那个,但是哥哥能和莫芙长官在一起萝塔太高兴了!”她原地画着圈,如同跳舞一般。吉恩感觉自己跟着舒了一口气,也没力气再去吐槽那句穿婚纱是怎么回事了。他看向两膝之间的地板,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很有踏实感。

“对了,”少女拿出手机,开始拨号,“得告诉尼诺,尼诺也会很高兴的!”

吉恩猛地抬起头来,下意识地想要抢走萝塔手中的手机。

“もしもし,尼诺!”她脸上还带着甜美的笑意。

“啊,萝塔酱,发生了什么好事么?”吉恩听到了尼诺通过电波传来的声音,也是带着笑的。

“当然有啦!本来萝塔几乎和哥哥和尼诺一起去海边玩,这个计划暂时要推迟了,因为有更令人高兴的事!”

“萝塔!”吉恩站了起来,语气十分强硬,本来很高兴的萝塔看了过来表情都沉了一下。哥哥你怎么了?吉恩看不到自己的表情,但萝塔眼里写着这句话。

“萝塔,发生什么事了么?”尼诺的声音将萝塔从震惊中拉出,他的语气变了,即便只是微妙的变化吉恩还是察觉出来了,就像尼诺察觉到吉恩的异常。萝塔明显有些手足无措,她看看哥哥看看话筒,停住了,一时间安静得如同真空。

“哥哥……”她放下话筒,将手机交给吉恩,仍是不解的。吉恩接过话筒,放在耳边,他似乎感受到话筒对面和自己一同在呼吸着冷冽的空气。

“……”

“……”

两边都是沉默的。

“尼诺,我……”

“吉恩,你是不是要结婚了。”

他们一齐说。

“……”

沉默。

“尼诺,我……”

“……”

这次沉默的是话筒的另一边。

“你听我说……”吉恩想要解释,可话语却像是活了一样,他每想出前半句后半句就溜走了,半天他都无法说一句话。

该说些什么呢?

我们不是朋友吗?不行……这句话不能说。

是的,我要结婚了。不……不该是这句。

萝塔说过几天想要一起去旅行。……已经晚了。

莫芙长官和我是……。但为什么当时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对尼诺和对莫芙的复杂感情混在一起,全都乱做一团。

他害怕话筒中会传来忙音,然而并没有。

话筒中传来的只有断线般的沉默。


——TBC——


(抖……)

评论(1)

热度(19)

©风信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