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信子

多看书。
————
「你听过这首曲子么?」
「不知道,但是为什么眼泪会流下来。」

大概有的时候就该学会取舍,在还有热情的时候把最有兴趣的那个写出来。

否则越是贪心越是陷得深,还有从来谁都不会放过的那条标准线,勒得越来越紧……

另外,没有充分思路的,坑了就坑了吧,比狗尾续貂好。

再深的爱也会冷淡,多年后能唤回的只有感叹,这大概就是同人的悲哀之处。当话说尽了,缘也就断了。

大晚上播放老歌单,每个都是听了快百十来遍的,天野月子和钢炼03的那几首。

听到"兄弟""追想"还是会想起慕尼黑的少年们,一战后二战前,满怀希冀,不谙世事,还有这一股勇往无前的魄力。他是爱德华,他是阿鲁方斯。他们想要飞翔,去遥远的地方。

老式的汽车开在乡间小路上,你在我旁边,是两个世界的奇点。

听着这个旋律总会感觉他们的故事我还没说完,然而每次都只有在深夜才会有这种想法。

写故事更像一种沉迷,就像我沉迷游戏,只是前一段时间感觉自己的脑洞更让我沉迷,所以不玩游戏了。

天野月子的歌还是最喜欢零系列的那几首,可能我是个假粉。因为相比其他曲子,零系列的把挣扎和感情调和得很好,疯狂却凄美。

真正让我沉迷零系列的……大概是它精妙的剧本吧?前几天搜索百度词条,看每一部的剧情简介我居然都沉湎其中了。

麻生家和黑泽家的渊源,雏咲真冬、麻生优雨、天仓萤这三个青年之间的种种,每次想起都莫名想笑。

经常怀念玩零系列和逆转裁判三部曲时的那种感觉,欣喜着,赞美着,感慨着。

再跳到穷机关也是一样……还是喜欢三好啊,大概是因为代表着我心中的完美吧。听着long forgotten 那首会想起那个美丽的青年来,他对着空气唱着歌词,却并不发出声音。

还有在德国冬季的真木克彦,逐渐成熟着的间谍头目,在黑暗中面目愈发模糊不清。他一路走下去,不断遗忘着压在意识底层的过去。我总是感觉他是疲惫的,却是笑着的,笑着离开,连再见都没说。

还有很多故事没说,然而一开口又感觉沙哑难听不断嫌弃这样的自己……

还有很多风景没有描绘。在德国的乡下,在慕尼黑,在拜仁洲靠近瑞士的小镇,在柏林的玫瑰大街,在捷克,在曾经的苏台德。

其实想这么多最后想说的还是——想写什么写什么,哪个顺手捡哪个,不要强迫症完坑了,不要谈这么疲劳的恋爱。

评论(1)

热度(3)

©风信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