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信子

多看书。
————
「你听过这首曲子么?」
「不知道,但是为什么眼泪会流下来。」

【D/173+佐三】Schlussmacher(P1)

#一个电影翻梗,翻梗,翻梗,原梗同名电影分手大师

#原则上173+佐三,就是剧情缘故……嘛

#实在要饿死了的产物,看个乐吧

#三神CB,因为他们俩对手戏太多了(电影的锅),但真的是CB

#事实证明甜比虐不费脑子得多()


正文:


Eins.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这是三好的工作信条。

每天一大早,三好就会对着镜子把发丝一根根捋好,再将昨晚准备好的西装拿出来,从穿衣镜中反复打量,确保从领带到皮鞋都没有一毫米的偏差,才喷了古龙水,提着文件包,下楼钻到车里去,开始一天的工作。

三好的工作是让感情出现问题的人们完美地脱离苦海,他对工作一如对外表般要求严格并以此为傲着。他甚至私下里给这份职业起了个高大上名字——分手大师。

这份工作的涵盖面其实很繁杂,包括财产清点、法律顾问、洽谈推销等等一系列项目,不过三好处理起这些来游刃有余,而且还乐在其中。

他只是感觉那些絮絮叨叨山盟海誓的所谓真爱很没意思,看到一对又一对情侣从破败的感情中挣脱出来恢复自由之身的那一刻,他反倒是很有成就感。

啊,我简直是神明下凡来拯救这些人的!

不止一次,三好脑内偷偷这样想着。然而就像诅咒一样,他一飘飘然就会从人群中瞥见魔王那张阴沉的脸,之后他就高兴不起来了。

结城是三好的直属上司也是未来的合伙人。之所以是未来是因为三好近一年的努力就是为了成为他的合伙人。

那时候他们就能平起平坐了!想想就开心!

这天的工作是劝说艾玛·格伦女士和她的现任男友分手,是来自她养父的委托。这很好办。三好按响艾玛公寓的门铃,碧色眼睛的少女隔着防盗链小心翼翼地看着他。

“您好,我是Happy End公司的职员。您的男朋友像我提出了一个委托。”三好露出他招牌的笑容。艾玛果真被这笑容缓和,将门链放开,请三好进来。

艾玛房间是欧式田园风的,和它的主人倒是相符。他们对坐在铺了碎花桌布的茶几两侧,一个一脸疑问,一个笑容可掬。

“那我就长话短说,您的男朋友想要和您分手,原因是您的父亲让他倍感压力,让他的发量急剧减少,精神也愈发焦虑。为了身体状况考虑他……决定分手。”三好双手放在膝上,从头到尾都很平静,包括看到艾玛的眼睛越睁越大。

等他说完艾玛单手捂在嘴上,委屈得简直是要哭了。“他这个人怎么可以这样!”她从沙发上跳起,在屋里走了好几圈,嘴里念叨着什么,过了好久才稳定下来。

这很正常。三好想。每个接到突然分手通知的人都会有不安的反应,甚至是过激的反应,因为他们从未意识到是自己让这份感情变得更糟,都认为自己是无罪的。委托人是谁无所谓,说辞是什么也无所谓,只要能达到目的,他会无所不用其极。

“哦,上帝啊,这种人!这种自私的人!”艾玛终于坐回到沙发上,眼圈发红,“你知道他脾气有多烂吗?总是特别自以为是,纪念日的时候总买一些完全没有用的,廉价的礼物!而且每天的生活垃圾从来都不知道自己随手带到楼下扔掉!还有啊……”她喋喋不休着,这么多年的抱怨都随着感情破裂而爆发出来。

三好喝着茶,十分熟练地过滤了这些抱怨。最后艾玛终于说完了,委委屈屈地补了句,“我要告诉爸爸去!”

“好,那么获得您的同意之后这份委托就算完成了,我会立刻告诉他这个消息的。”艾玛点点头,不再理会三好。三好拿着文件包离开了公寓,感觉身心轻松。接着他开着车,前往下一地点。

 

“那么,濑户礼二先生,您的委托就是想要和这位伊泽和男先生分手了?”

委托人濑户礼二先生是一位很英伦的优雅绅士。他们坐在深蓝色的皮质单人沙发上,午后的阳光从落地窗中照射进来,使偌大的办公室看起来更加宽敞。有鸽子在二人的脚边走来走去,三好很快就不注意它们了。

“是的。”细眼的男人笑得很温婉,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情一样,“需要我告知理由么?”

“说也可以,不说也无所谓。只要您提出委托,我们都是有求必应的。”三好露出业务性的笑容。

“老实说我也有点徘徊不定,毕竟我们交往了快满十年了,可他最近实在有些……不正常。”濑户摊了下手,面露难色,“我们是大学同学,那时候关系就很好。出过一些状况,也不是没闹过……但,毕竟现在都是成年人了,再这么胡闹实在让我有些吃不消。”

“感情的消减是很正常的事情,也许分开一段时间对彼此都有好处。”三好说,“据我所知你们之间也没有共同财产需要清点,所以不会是个大麻烦。”

“那就好办多了。不过我的这位前男友也是个比较难缠的人,所以实在无法脱身的话,就和他说……”濑户礼二犹豫了下,地上一只鸽子扑棱棱地低飞起来,引得其他鸽子也跟着跃跃欲试,屋内顿时白毛纷飞,但那句杀手锏三好却听了个清楚。

“这是个好办法,濑户先生。”他忍笑道。这下他差不多掌握了本次委托所需的所有条件,就差执行了。于是三好站起,就要离开。

“三好先生。”濑户突然叫住他。三好一转头,发现濑户突然靠得很近,心中乍时警铃大作,虽然脸上一丝僵硬都没有。

“不介意的话,我们也可以一起演场戏,对您来说也许能更效率一点。”濑户的气息打在脸上,三好从他的眼中读到“我知道我们是一路人”的讯息。

“不了,danke。我晚上还有约。”他巧妙地推开濑户,不失礼貌地走了。濑户也没有被冒犯的意思,只是说,“您的恋人真是幸运。”

“您说得对。那么,我会尽早给您好消息的。”他们点头,门关上了。

 

佐久间把三好搂得更近,想多享受会儿欢愉后的恬憩。三好在他坚实的肩上蹭了一会,就从他的怀抱中钻了出去,动作柔软得如同一只猫。

三好抓起扔在一边的衣服,有条不紊地一件件套上。这样的动作如同冷风一样把佐久间的余韵全数吹没了,他从床上支起身,看着正跳着穿裤子的三好欲言又止。

“三好……”最后他还是说了。

“明天一早还要去工作,所以……”他系上裤带,俯身咬了下佐久间的耳垂,又碰了碰脸。接触带来的火花还是在二人中间蔓延开来。佐久间伸手按住三好的头,交换了一个绵长的舌吻。然而就在欲望抬头的瞬间,三好无情地撤开了。

“み,よ,し——”燥热难堪的佐久间大型犬一样向三好呜呜地叫着。

“不行。”

“就今天,就今天一天留下来吧,你每次都着急走。”

“都说了,明天还有工作。我就快要和老头子平起平坐了,到时候做一天一夜都行。”

佐久间知道没有希望了,颓然躺平在床上。三好意识到自己有点过分了,于是又坐下,双手支在佐久间两侧,这个距离能闻得到佐久间的气息。

“我们会在一起的。等这段时间忙完,就搬到我的房子那里吧,在玫瑰大街。”他撩着佐久间的额发,用唱歌般的声音说,“很大,很明亮,还有大镜子。等再过几年,我们还可以回日本去。”

佐久间深吸一气,把侧过去的头转过来,与三好对视着。“那么,晚安?”

“晚安。”三好笑笑,又吻了他的面颊,披上西装外套。门开了又关,那里没有三好留恋的目光。

 

第二天三好兴致冲冲地出发了。因为他不认为伊泽和男会是个麻烦角色所以选择把他列为今天的最后一个任务。

傍晚时三好终于来到了濑户礼二曾经居住的高层住宅。任务的内容很简单,告诉伊泽和男濑户礼二和他分手了,叫他收拾收拾东西搬出去住。然而——

“什么?田崎要和我分手?!为什么?!”

伊泽和男是个轮廓深邃的好看男人,三好乍看他一眼甚至感觉他们有点相像——都有着玩世不恭的嘴脸,但随即他又摇了摇头。怎么可能呢?我可没有这种发情的狗一样的浪荡气。

伊泽一听三好所说的顿时跳了起来。当时他只穿了件晨衣,露着有毛的腿,外面套了件围裙,似乎正在准备什么声势浩大的东西。三好很高兴,因为他的到来可以让伊泽不用这么麻烦了。所以他面带微笑,无声地表示“你认了吧,就是这么回事。”

“你……”他狠狠地盯着三好,似乎气得打不出一处来。见三好不回应,他拨打了濑户的手机号,得到的却是停机的消息。他又给物业打电话,物业通知他他已经被除名业主行列了。伊泽满屋子乱转了一会儿后停在窗前。“为什么田崎那家伙要突然提出这样的委托?他找了新男人?”他又看三好,恍然大悟的样子,“就是你,对吧。”伊泽逼近过来,语气近乎质问,不舒服的感觉让三好微微皱起眉头,“他的活是不是烂透了!每次被他从后面压上来的时候我都在想,等哪天我一定要把他压在下面狠狠地干他,看他浪到流眼泪的样子。”

三好无语地斜了旁边一眼。虽然每次都会听到些信息量很大的话,但没有一次比这次更简单粗暴。不过他喜欢。毕竟同道中人,这话听起来挺有画面感的。三好忍不住脑补起濑户礼二那张无比正经的脸在别人身下扭曲的样子,想必会很不甘心地边流汗边大抽气吧?想到这儿他干笑两声。

“我到底又怎么戳到他的点了?!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伊泽看向三好,三好无辜摇头。“我们交往十周年的纪念日啊!你知道我在做什么吗?为了这个蛋糕我可是看了一星期的厨房课程!”

“所以?”三好不为所动,冷冷地挑眉。

“所以?!”伊泽感觉他简直不可理喻。

“这和你现在的状况有什么必然而直接的关系吗?”

伊泽将身上的围裙扯下来狠狠地丢在沙发上,不想再搭理这个打破他宁静生活的人。

“伊泽先生,如果我是你我会为我无需再为一个不爱我的人做纪念日蛋糕而欢呼的,之后打包好行李迎接新的单身自由生活。”三好说这些话的时候几乎没过脑,因为反复地说过太多遍,他舌头都跟着变软了。伊泽仍旧很生气,沉默了一阵后又猛回头指着三好的鼻尖。

“你怎么会理解……”

“我确实不理解。”

两个人互相看着,都油盐不进。

“让他亲自和我谈。”伊泽说。

“濑户先生不想见你。”三好微笑以对。

这样毫无意义且没有进展的对峙持续了不知多久,最后是伊泽败落了。毕竟他的感情对三好来说不过是工作,三好比谁都耗得起。

“告诉他,我答应了。”伊泽说完就甩手进屋,开始翻箱倒柜,但那神情却完全没有“放下”的意思。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想濑户先生一定会很高兴得到这个消息。”三好顿感一身轻松,从坐热了的沙发上站起,小幅度地活动者筋骨离开了公寓,将噼里扑通的声音隔在防盗门内。

只是他没想到,第二天他收到了工作以来第一个……投诉电话。

 

Zwei.

 

三好赶到现场的时候怒气值是爆棚的,好似能从他梳得极顺的头发上看到熊熊燃烧的火光。

这一通投诉电话不仅打乱了他一天的工作计划,而且还破坏了他辛辛苦苦维持的“零投诉王牌分手专家”的名声。

电话内容很简单,就是濑户礼二先生想回到他的高层住宅时,发现伊泽和男先生带着他卷得乱七八糟的行李,形容糟烂百无聊赖地坐在楼下,一双眼睛有如恶狗。因此濑户礼二先生认为这是负责职员的锅,售后服务应该包含这一方面。

三好一看,恶狗果然就在楼下,而且胡子更长更邋遢了,一宿时间像是老了好几岁。他还穿着那件棕黄格子晨衣,坐在台阶上大叉着腿,看得见里面不太干净的内裤。三好一阵嫌弃。

至于嘛,不就是分手嘛,人类真是矫情。

于是他走过去,拍了拍恶狗的肩。“喂,坐了这么久,冷了吧?饿了吧?”他笑得很是伪善。如果不是看到他这么惨,三好绝对不会有这么好的心情。

伊泽看到他,双眼发木,三好下意识向后一闪,躲过了流浪狗的扑咬。

哟,原来还生气呐。那得好好拿他开涮才好。我呀,可是比你还气数倍的!

“我的伊泽先生,您知道您现在如同被主人扔了的狗吗?”他故意走得极近,语气贱兮兮的,深得结城真传。

“造成这种状况的不就是你吗?”伊泽当然没什么好气。

“我做了什么错事吗?您这么怪我,我好冤枉啊。”如果有一把椅子的话,三好一定已经翘起二郎腿了,“我只是让一段即将走向破灭的感情完美地完结,促成一个happy ending,这可是大善事。”

“你做了大善事我能像乞丐一样惨?”

“您可比乞丐强多了,顶多是无家可归而已。”他像是突然想到什么,凑过脸去,拽起伊泽脖子上奇长的一根毛,“您不会是没有钱吧?被濑户包养的?不好意思,这怪我没想到。当然我会负责到底,那么您要不要我去到桥洞下帮忙预约个空地和周围的流浪汉打打招呼啊?”伊泽嫌弃地将他挥开,语气生硬。

“不用了,我会在这里等他。大不了死他面前让他做梦都别想离开我。”

“可别,可别。”三好的耐心有点见底了,“就算是流浪狗我们也不会直接把它送到收容院去。这样,你跟我走,我去给你开个旅馆房间。你死了我会很困扰,当然,工作层面的。”

“你这种人,没有心。”

“说得没错。”

“吸人精气的狐狸媚子。”

“多谢夸奖。”

“性倒错的混蛋。”

“彼此彼此。”

……

“我不去旅馆,我要喝酒,你有烟吗?”

“哟,这是开窍了?”三好用两指优雅地从烟盒中拿出一只烟,将烟嘴部冲着伊泽,伊泽毫不客气地拿走了。三好甚至还破天荒地拿出他特别宝贝的贵重打火机亲自给伊泽点火,他自己也叼了一只。

两人一齐钻进三好黑亮的车里,三好一踩油门向着原定旅馆方向进发。

“我说我要喝酒。”

“到旅店我给你买。”

“我说我要喝酒。”

“养你的主人真是做赔钱买卖!”三好气愤地一转弯,甚至有了几分漂移的味道。

这一带的酒吧三好都很熟,他就随便找了个进去。没想到伊泽和他一样熟。

伊泽要了整瓶的威士忌,一杯连一杯喝,看似醉的很快,但三好搭一眼就知道——这货是装的。

“你也喝。”

“我要开车。”三好拒绝。

“就喝一点。”伊泽劝酒。

“你要坑我。”三好点明。

伊泽的动作当场顿住,又忿忿驺了一杯,嘴里隐隐有了酒气。

“好吧!”他把酒瓶往桌上狠狠一坐,看向三好的眼睛分外清明。“我要住你家。”

“滚。”回答是相当干脆的一个字。

“我对你没兴趣。”

“滚。”三好挑眉。呵呵,居然讽刺我的外貌。想上我床的人可都排到领事馆了!

“我真……算了。”伊泽无奈了,“你知道我为什么想住你那儿。”

“为了不断掉濑户的消息。”

“聪明。”

“废话,闭嘴。你认为我会答应吗?我是来拆散你们的。”三好冷冷地看着他。

“Scheiße!Fuck!”伊泽彻底原形毕露。

“和我比你还是年轻,被好日子养傻了吧?”他冷笑。

“你叫什么?”

“真木克彦。”

“阿彦——”眼见着伊泽就要大型犬一样扑过来,三好熟练地躲开。

“翻滚吧,伊泽先生,您真是恶心透顶。”

“得了吧,”伊泽和男直起身体恢复正型,“当年我也是罗密欧级别的。”

“岁月是把杀猪刀。”

“你也好看不了几年。”

“靠这几年我就能把你家田崎吃得死死的,就算狗死在家里他都不会看一眼的那种。”三好笑,笑得很是自信。

“其实我们是命运共同体诶。”伊泽开始套近乎,“你看,我要是死活跟你耗着,你就没法去工作。如果我去你家,对我们都有好处。”

三好的眼睛转了一圈,“我的公寓可是我男人都没住过。”

“那让我成为你男人不就好了。”

“呵呵。”他身体向前一探,巧妙地用身体挡住他人目光,手上直取要害。伊泽一个激灵,差点打翻酒瓶。“没他的大,还是算了。”说着,他又坐了回去,右腿搭在左膝上。

“喂,我们可以试试……”

“免了,我对你没兴趣。”三好打断他的话。

“切。”

“不过说得有道理,你这家伙太能说了。晚上你给我睡沙发去,明天别再赖在我家。”他从吧台椅上跳下,头也不回。半秒后伊泽才反应过来,屁颠屁颠地跟在三好身后,胡子拉碴的脸上乐津津的。

 

三好的公寓在玫瑰大街的老式住房中,房檐上还保留着上世纪的古老花纹,内部的装修已经改成当代的简洁设计,很单身贵族。

其实三好很嫌弃有人用他的浴室,把身上的味道带进房子里来,不过为了工作他只能忍一会了,反正明天就让他滚蛋。

大型犬洗完澡还是挺干净的,有点“被包养”的价值。他只缠了条浴巾,满屋子蹦蹦哒哒地走。头上的水沾得哪里都是。

我忍……

大型犬二话不说直接躺在了布艺沙发上,完全不顾及三好还坐在他脚所在的方向,三好心中嫌弃只能跳起来。

我忍……

这种在一方的忍耐中勉强维持的平静只撑到了夜晚,因为,伊泽爬上了三好的床。

“滚——!”三好的音量已经是打扰邻里的级别了。他手脚并用把伊泽踢倒地上。

“我说了我对你没兴趣!”

“但我一个人睡不着!”这次换成伊泽一脸无辜了。三好站在床上,一丝不挂,能清晰地感受到伊泽的视线在他身上游走之后停在某个地方。

“你们俩挺激烈啊。”

“不关你的事。”他扯过被单披上。

“我想我们该互相了解。”

“我不想和白痴互相了解。”

“不和你闹了,我真的会睡不着。”伊泽难得严肃了点,眼神超委屈。

“你睡不着和我什么关系!”

“那我继续到公寓楼下坐着。”

“……”三好的眼白开始发红,他沉默了一阵,把床从中间拉开,硬性变成两张床。又找出一个被子扔给伊泽。

“离我远点,否则……”

“否则……?”

“闭嘴吧,我要睡觉。”三好不理他,卷了被单就开始自我催眠。

MD老子明天要工作的啊!

听声音伊泽也上床睡了,夜晚勉勉强强再度安静下来。

三好不知道的是,次日一早还有惊天大新闻在等着他。


——


续篇有缘再见

评论(3)

热度(29)

©风信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