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信子

————
「你听过这首曲子么?」
「不知道,但是为什么眼泪会流下来。」

【NG/ヤテブサ】幻灵

#又用这个词做标题了()

#非常松散没主题的大段子

#思考了一下,NG的要素比较多吧,

#_(:з」∠)_


——


リュ ウ从梦中惊醒,抬眼看见漆黑的屋顶。他从榻上坐起,狠狠地晃了两下头。

 

火焰吞噬着神社,炙烤和浓烟向他扑来,绯红的门被踢开,之后……吴叶面对着他倒下,一双黑瞳欲语含泪,如同地狱中的一块冰。

 

愤怒。

 

自从开始忍者的修行,リュ ウ就少有感情的波动。对恶的憎恨会转化为动力,让刀锋更加锐利决绝。可看到Doku杀死吴叶时,他愤怒了。也许是这愤怒的因果,他最终不敌对手,被斩于刀下,成为一具任乌鸦啄食的尸体。

“死”的感觉太过真实,就算是他也无法忘怀。リュ ウ的睡意已完全消散,虽然可以进行调息进入浅眠,但他选择起身到屋外去,看看月亮吹吹风。

 

隔着四四方方的庭院,对面便是吴叶的房间。红叶有一天说她会努力担下龙巫女的职责,搬到了姐姐住的地方。红叶时不时会带孩子们来,孩子们都很喜欢这位巫女姐姐,可在リュ ウ眼里,樱花树下总有驱不散的阴寒。

 

次日ハヤテ来到隼之里时,リュ ウ正在进行日常的修炼。龙剑在他周身舞出绚烂的光,能将靠近的一切撕得粉碎。刀锋一转,龙剑以常人肉眼不可见的速度杀来,瞬间撞上了不知何时已然出鞘的迅岚丸。

迅岚丸的主人好不惊讶,承下他这次攻击不足以使出全力。两人交换了个眼神,一场切磋无声地展开。仅凭刀术,不用忍法,两人飞上墙体,跳至屋顶。脚下的瓦片不堪重负,碎裂飞出。リュ ウ将ハヤテ逼至悬空处,ハヤテ施展出荒鬼裂空牙跃上樱树,リュ ウ原地起跳,接上一招飞燕。ハヤテ见此神色骤变,飞出两枚手里剑堪堪错开刀刃,连续后空翻勉强稳落在地上。

一时落花如雨迷了眼。ハヤテ见リュ ウ也落地,下意识架起刀,不过下一瞬间,リュ ウ身上咆哮的杀意就消失了。樱树被斜着削出了好大一个平滑的圆面,掉在地上的枝丫发出沉重的哀鸣。

差点就是我的头了。ハヤテ忍不住腹诽一句。リュ ウ在绯色的雨中挥刀,断开几片花瓣,之后将龙剑收回了鞘里。

“我总觉得,从那之后,我便不再是人类。”リュ ウ说着,视线并没有转过来。

ハヤテ沉默了一秒,“说不定事实就是我和Kasumi都是假的,你也是假的,真的我还在昏迷,Kasumi被DOATEC关着,而你,已经死了。”

“Ayane会哭的。”リュ ウ没来由地说了句。

“她会吗?”这次反倒是ハヤテ惊讶了,毕竟他没见过Ayane哭泣的样子。这个几乎和他一起长大的助手,还会有这样的一面吗?

“ハヤテ你对周围人的观察太少了。”リュ ウ说。

“是吗?”ハヤテ勾了勾嘴角,走到好友身边,伸手抓上了リュ ウ结实的臂膀。“放心吧,リュ ウ,你的身体,还很温暖,我能感受到。”

リュ ウ似乎从未料到他会说这样的话,动作都迟钝了一拍。他挥掉ハヤテ的手,背对着他,“你的忍术,似乎有了些进步。”

“再没有进步,别说是做你的朋友,刚才那下飞燕我就身首异处了。”ハヤテ抱着肩,说得十分轻松。リュ ウ原地踏了两下,转过身来,他看了ハヤテ一会儿,最终伸出手,碰上了ハヤテ的脸。

ハヤテ微微睁大了眼睛,又眨了眨,没太明白リュ ウ的用意,甚至リュ ウ透过手套传来的温度,让他体内的血也跟着用了上来。

リュ ウ的拇指划过他的脸颊,那是方才留下的刀伤。リュ ウ顺着痕迹将血擦干净,张开手指给ハヤテ看。

“回去处理一下,别和Ayane说是我弄的了,怕她生气。”

ハヤテ完全没注意到这点小伤,他也描摹着刚才的线路,这才觉察出丝丝缕缕的痛痒。

 

不多时,ハヤテ便要打道回府。忍者没有留下他的背影,落花证明了风的涌动,リュ ウ恍然意识到,雾幻天神流家的兄妹,大概是他最后的故人了。

 

ハヤテ则想的是截然不同的事——

那是リュ ウ的神威飞燕带来的压迫感让他回想起来的。

小时候两个人在山里比试修炼。连续的飞鸟返跳上石头山尖,在狭小的地方攻击着,躲避着。リュ ウ用出看家奥义风雷震落,然而落地位点有点偏差,リュ ウ就用风雷震落的动作抱着他,两个人一起从山上往下掉……当然,因为都是忍者,最后找到了破解的办法。

在坠落的半空中,ハヤテ的后背紧贴着リュ ウ的胸膛,他听到了从那里传来的,强健的心跳声。

身为忍者,死了就死了。但是作为头领,就没办法这么轻松了。即便如此,在险些被枭头的时候,他的记忆却飞回到了遥远的过去,甚至在想,如果那时候就此终结就好了。


评论

©风信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