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R日后谈

#几个脑洞自娱自乐下

#大概都只有1000+字了


——


富士山下,隼之里。莺飞草长,花吐幽香。忍者的村落与世隔绝,连风都带了几分古意的肃杀。

リュ ウ听到了细微的声响,如同枯叶落入草坪般的。就在他全身紧绷起来的同时,一个男声划破了不必要的尴尬。

“リュ ウ,你真是洗头发都要带着面罩啊。”话音未落,声音的主人就一小旋风纹中出现了。男人松褐色的短发遮挡着脸周,看向他的眼睛有一丝不属于忍者的柔和。龙族的忍者没理会好友的吐槽,重新拿起湿毛巾擦未干的长发,一边慢慢从房内走到廊下。

“来看Kasumi?”リュ ウ问。好友——ハヤテ点点头,“不过远远地看她一眼,估计她也发现我了。”

“你大可以直接去见她,Kasumi也会高兴的。”不管怎样,毕竟还是兄妹。后半句大家都心知肚明,他也就不再多说。

头发擦得差不多了,リュ ウ返回房中,把毛巾挂在红黑漆的木架子上,又从抽屉里拿出一把梳子和剪刀。身后保持距离的ハヤテ见了,微微睁大了眼睛。

“太长了,得剪一剪。”リュ ウ仿佛能读到他的想法,说。

确实,リュ ウ向来不以真面貌示人,长发也从来都藏进兜帽里,现在ハヤテ才发现リュ ウ的头发已经快长到腰了。

“既然我来了,不如我来帮忙吧。”ハヤテ突然说,说完他自己都吓了一跳,而且他还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强烈的拒绝感。不过拒绝了也没什么,只是为什么这样的话会脱口而出?ハヤテ看着阳光下的リュ ウ缓缓转身,没有感情的绿瞳瞄了过来。这双凌厉的眼睛,若是旁人一定不敢与他对视,不过对于ハヤテ来说,这并不是什么难事。于是他回以一个微笑,是“别着急”“开玩笑”“无所谓”。

沉默的交锋持续了许久,リュ ウ收回了目光。“好。”他顿了顿,又说,“麻烦你了。”

方才心脏上像是被什么压着,听到这句话ハヤテ全身都轻松了起来。他脚步轻快地过去,接来リュ ウ手中的剪刀。リュ ウ坐在廊檐平台,ハヤテ跪坐在他身后。他们面前是开阔的和风庭院,樱花簌簌,山间的风将清凉吹进每个角落。对面的屋子和リュ ウ的对称,制式上几乎完全相同。那是间空屋,ハヤテ知道,リュ ウ其实经常对着那间空屋发呆。

五月的阳光打在剪刀的刃上,锋利的意味尽显。リュ ウ没有穿标志性的黑鹰,只穿了背心,暴露出大片皮肤,由于长期被包在衣服中,他的后背虽有愈合不完全的伤口,却格外白皙。

ハヤテ没来由地想,除了他,リュ ウ能允许在他身后拿剪刀的还有谁呢?

“那我要开始啦,不过先说好,我也只能简单地剪短而已。”他说。

“足够了。”

“いただけます!”

剪刀顺着脖子一刀下去,深色的长发被断做两大截。ハヤテ把剪掉的部分放在リュ ウ拿来的布上,放下剪刀,打量了几番自己的杰作。

“嗯,我觉得还不错。”他露出几分得意来。

リュ ウ晃动着头,感觉清爽了大半。“谢啦。”他说着,把断发卷好。“ハヤテ,你还在埋怨我?”

ハヤテ吃惊,半秒才明白他指的是什么。“怎么会呢,还要多谢你总会打醒我,リュ ウ。”他说着,脸上没有明显的表情变化,“只是毕竟有着同样的血,同样的脸,就连性情……难免会心情沉重。”

リュ ウ没有说话,持续看了他一阵,“嗯,这大概就是现代忍者的困扰吧,世道不同了。”龙族的忍者从白得刺眼的阳光中走来,重重拍了下他的肩。

“リュ ウ……”

“?”

“如果ε计划成功了……”

“我会亲手把他消灭殆尽。”

ハヤテ心头一紧,リュ ウ的眼瞳还是同样的纯粹,善与恶,正与邪,那杆看不见的秤向来无比公正,公正得几近无情。

“只要你还活着,真正的你。”肩上的手又按了按,リュ ウ错身而过。



评论

风信子

贵乱混邪,非处不洁。
私人厨房,不爽不要看。

近期扉泉扉打食ing

————
「你听过这首曲子么?」
「不知道,但是为什么眼泪会流下来。」

© 风信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