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信子

多看书。
————
「你听过这首曲子么?」
「不知道,但是为什么眼泪会流下来。」

【D/佐三】混邪パロ之深红累之渊篇

#感觉我在说书

#鬼知道我的文风经历了什么

#一个脑洞段子,练笔


深红累之渊篇


“真木克彦……已经死了?!”

本间揉了揉红鼻头,阴沉的表情不像是假的。佐久间愣在原地,一时不知该作何感想。

佐久间两个月前终于获得了大导演雪村幸一新作品男主角的资格,与当红男星真木克彦同台共演一出双男主的舞台剧。他还记得首次来到排练场时,自己整晚都处于紧绷状态。

还是活的更好看。佐久间透过层层人墙窥视了几分真木克彦的侧脸,心中如此感慨。真木克彦的存在有一种明亮的感觉,独一无二的存在感让周围光纤暗了一度这种形容放在他身上毫不吹嘘。

怪不得那么多人为之疯狂,他所主演的舞台剧一票难求。深夜,佐久间躺在床上,久久无法入眠。眼前仍然是舞台上绚丽的光效,以及真木克彦唱词时的表情动作——他涂了朱砂般艳红的唇,他灯光下雪映般白的皮肤,他在人群中的一转头,一回眸,羽睫轻转的一瞬间。他就是个甜蜜的陷阱,谁都无法逃脱。

评论家们都说真木克彦是二十年前“魔术师”的再临,甚至大有超越之势。佐久间不得不承认,真木克彦的演技是无可挑剔的。他对评论家不善,因为只有他自己能成为自己的标准,不断突破,至臻完美。也是因此,对于新人佐久间,真木克彦的态度略有尖酸。

从动作到台词,稍有不合他的意,他就和雪村一起把他喷得狗血淋头,这让在电影学院一直是佼佼者的佐久间备受打击。不过佐久间也有他的长处,能很快接受他人意见,几天下来,他们之间的合作融洽多了,排练结束后经常一起吃晚饭。

“佐久间先生进步斐然,不愧是潜力新人。”真木像酒一样。他声线中的慵懒,他虹膜的颜色,都令人沉沦其中。佐久间也在不知不觉中深陷进去,而真木只是笑,美丽而难以捉摸。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被迷住”了吧?一周前,佐久间终于确认自己对真木有意,却纠结着不敢问对方的态度。就在那天,他到剧场的时候看到大门前聚着一群人,窃窃私语着什么。佐久间也挤过去看,赫然看见门上贴着一张“大字报”,用朱红的油漆写着——“你们都被骗了,那男人是个偷人面貌与生活的贼,根本不是真木克彦本人!”

当时佐久间也重重地吃了一惊,但并没真的质疑什么。人群突然辟出一条路来,只见真木克彦从中走来,站到佐久间身边,对着报纸看了一会,转身轻笑,“你们相信这上面写的么?”众人一愣,一齐摇摇头。佐久间也跟着摇头。

无凭无据,又有这么个大美人实实在在地站在眼前,谁会信啊?

真木没有管那张控诉的纸,一推门走进了排练场,佐久间匆匆跟上。

“佐久间先生怎么看?”他兀地停下脚步,莞尔一笑。

怎么看……什么?刚才的事情么?我怎么会信?“我当然不相信了,真木先生就是真木先生。”佐久间回答得极认真。

“是么?”真木转回身,漠然说了句,走了,这一天的练习也开始了。

 

真木克彦的成名作是雪村幸一的处女作。真木作为“魔术师”的内弟子之一,很小就开始登上舞台,作为配角参演过许多电影。后来息影过一段时间,据说是出国研习,复出后风头渐盛,在雪村幸一的首部作品《无风之海》中更是大放异彩。

雪村也是个风格奇特的人,使用复古的黑白胶片进行拍摄,还推出了有声版和默片版,都饱获盛誉。因为无声,所以对肢体语言的要求就更高,结尾的真木克彦在甲板上跑到护栏前的部分更是成为了经典的一幕。

欣喜而不失优雅,就算没有颜色也能从他的表情中读出海的蓝,阳光的明媚。那双眼睛放着异彩,笑容美丽略带忧伤,微妙的度被掌握得恰到好处。让观众感受到了主角对存活下来喜悦与对失去了的最后的朋友的缅怀,催人泪下。

佐久间这次参加的剧本是雪村的新舞台剧,讲平安时代化为人的狐狸与人类的爱情故事。看似很是俗套,然其中细腻的对白和双线处理的剧情使通篇剧情毫不无聊,甚至是感动,这让佐久间对导演佩服不已。

场景是熙熙攘攘的朱雀大街,花篝冉冉,夜樱纷纷,真木扮演的主角化身女子戴着狐狸面具与佐久间饰藤原氏“偶遇”。藤原对狐狸一见钟情,当晚就宿在了一起。狐狸不肯摘下面具,藤原氏也未起什么疑心,次日一早就致了情书过去,忐忑不安地等了一天之后,狐狸表示答应了他的示爱。

这一段佐久间有大段的唱词,表达藤原氏对女子无尽的爱意,为了扩大受众面,曲调上古意里也带了今风。佐久间对自己的唱功颇为自信,加之一些私人原因,他在舞台一端对着另一端屏风后的真木唱得甚是用情。

狐狸虽应了他的请,却在第三天借故回娘家消失不见了。女子退回原型,竟是一只毛皮油亮,耳聪目明的狐,而且还是雄性。他回到了狐狸窝,被同族很是打趣了一番,息影已久的“魔术师”前来客串,一开口气势就压倒了众人。好在真木演技卓群,没让他过于抢镜。

狐狸表示他对那男人也非真情,只是饶有兴致,想多玩几天。挥别了狐狸们,他回到与藤原氏的住处,大演了番你侬我侬。不知为何这段剧情总让佐久间想起叫《曝尸荒野》的落语老段子。

真木的唱功是下过苦功夫的,虽然匠气极重却仍旧完美得挑不出毛病。他唱的时候目光流转,似是有意在打量佐久间一般,以至于佐久间的演技大幅提升不辨真假。

藤原氏欲娶女子为正妻,就遣人打探她的身世,结果居然发现那女子竟已早早死去!藤原氏大惊,这时偏偏听得女子唤他过去,他沉沉心,还是进了女子房中。

“藤原大人可是知道了什么?”真木用唱戏的高挑音道。

“闻故一女子投水尔。”藤原干巴巴地回应。

“大人又何来妾身这儿?”女子贴了过来,身段妩媚。藤原一声冷汗,却与她四目相对,抱着必死之心,道,“因吾之真心。”

狐狸心中笑个不停,仍说,“不怕妾身非人所类?”

“无碍。”

“不怕妾身本非女子?”真木蹭着佐久间的额头,双唇相接。

“无妨。”没有犹豫的回答,狐狸瞳孔一缩。“汝狐妖所化,寿定无边,可愿陪我人世十几载?”狐狸笑容敛去,声线陡转,竟变作一男子,道,“这样呢?”答案是振袖一扯的深吻。

后来狐狸还是把藤原氏吃了,二人说要永生永世在一起。狐狸则变成一块石头,被人类搬进神社,日夜供奉,直到沧海桑田,神社朽了,石头风化得不成模样。

佐久间很喜欢狐狸吃掉男人的那段,他躺在舞台上,平安时代的华服凌乱不堪。狐狸在他面前一件一件脱掉十二单衣,小袖滑落露出香肩,真木的吐息打在脸上,佐久间感觉他就是那狐化的,自己若是那藤原氏,定也愿意这样死去。

“今日之后,我将是你,你也是我。”狐狸伏在男子耳边说。

“我亦将与汝一同,看遍这千年凡世。”藤原氏笑着答应。狐狸最后看了他一眼,染了朱砂般的唇覆了上来,再之后,银红尽染草席。

彩排结束,台下响起工作人员的掌声。佐久间迷迷糊糊地坐起身,突然感觉刚才过于沉寂的空气都变了。他看看真木,他只是寂寞地笑笑,好似还未从戏里出来。佐久间向他伸出手,他愣了愣。

“该谢幕了。”佐久间用本音说。

“啊,是。”真木搭上他的手,优雅地起身。

散场之后,佐久间突然追了出去。“真木先生,请问……”他感觉手臂被猛地一扯,两人转进小巷,前胸相贴吻在一起。真木的嘴唇亮亮的,女孩子一样甜,红得魅惑。

“去我家吧。”末了,真木带着几分妖气地说了句。

他们很快交往了,然而没几天,佐久间突然被便衣警察问上。名为本间的警察矮矮的,黑黑的,鼻头发红,他拿了一张照片,劈头就说,“这个人你认识么?”

“真木克彦?”

“是的,据我们调查,他应该去年就已经死了。”佐久间鱼一般张大了嘴。

情景转回到开头的一幕。


评论(3)

热度(30)

©风信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