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信子

多看书。
————
「你听过这首曲子么?」
「不知道,但是为什么眼泪会流下来。」

【御冥】七月流火

#一个短故事,响茜王关系未确定请注意

#夏天要结束了,真的好想谈恋爱啊……

七月流火

“我想谈一场恋爱。”七月的某日,御剑怜侍收到了这样一条MAIL,是狩魔冥的。

他不知该作何感想,身为检察官的当机立断不知道飞到了哪里去,他就这么把手机放在桌子上,亮着屏幕,看了一晚上。第二天,他收到了另一张照片。

狩魔冥和宝月茜的合影。

当时御剑怜侍简直要直接从椅子上跳起来了。

图片中的两个少女姣好的面容挤在一个屏幕中,她们穿着糖果色的衣服,都拿着冰激凌,背景是很符合美国审美的游乐场。甜美清凉的感觉瞬间降低了夏日的温度。

但是联系起上一条消息,御剑偏偏就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狩魔冥和宝月茜在一起了。

我是不是应该说恭喜?

他在回复中打了这么一句话,之后又删掉了。

御剑检察官第一次从不是成步堂那里感受到了“输”的感觉。

“我想谈一场恋爱”,其实这就是一个普通少女所该有的愿望,只是他从未把这句话放到狩魔冥身上过。

冥会谈恋爱么?冥会结婚么?他会参加她的婚礼么?冥未来的孩子应该称呼他什么呢?

突然之间,这些问题就都冒了出来。

“为什么?”他又在回复中写,之后再次删掉。御剑犹豫了一会,最后写。

“很好看。”

他终于关了手机屏幕。然而仅两秒之后,伴随着提示音,呼吸灯亮了起来。

“バガ!”

……

御剑有些乏力,他揉了揉眉间万年填不平的深坑,陷在了办公椅中。

不过……想来,今年的他也是奔四的年纪了,因为工作很忙的缘故,他从来没想起过婚恋方面的事情。

……

心里有什么在砰砰直跳。

一时的尴尬让御剑面上红潮,他连忙深吸几口气,洗掉了这些不该出现在检察长脸上的颜色。

与此同时的美国,狩魔冥的公寓中赖了一个吃着江米条的刑警。

“没想到牙琉检察官居然是这种人。”听完了小茜的倾诉,狩魔冥一脸打抱不平。

“所以我才不想理他,我也不相信他。”宝月茜再次将一枚江米条放入嘴里,咔嚓咔嚓咔嚓……

“那么多女粉丝不找,到我这来倒贴什么,我可承受不起。”她冷冷一哼,“人家可是王子殿下啊,真是折煞我这灰姑娘!”

一个月前牙琉响也突然向宝月茜表白,说是想要放弃N多丛森林,从此只爱她这一朵……一瓶鲁米诺。

宝月茜当然是不信,权当他是在开玩笑,谁知道第二天这货竟送起花来,还上下班接送。这一下彻底烦到了宝月茜,几天后就借故工作飞到了美国,暂时住在了狩魔冥那里。

“那小茜你有中意的人选么?”几周的相处已让她们亲如姐妹,直接以名相称。

宝月茜嚼着江米条,顺着问题想过去,脑内第一出现的居然是两支角……她尴尬地甩掉脸上的绯色,狠狠地摇头。

“这样啊……那也不急。”冥安慰道。

“恩,我也这么想的,又不是没了男人活不了。”

冥轻轻一笑,气氛变得冷清而暧昧。

落地窗前,窗帘只拉了一半,两个年轻靓丽的女子只穿着背心热裤,白皙的大长腿搭在沙发上,场景不胜香艳。

狩魔冥突然就想谈恋爱了。

圣诞节的假期,她一个人走在落雪的街上,看着穿得暖暖和和的年轻情侣挤在一起,她心中突然就一阵悸动。

之后,她想起了御剑怜侍。

御剑对于她来说究竟是什么?

一个很熟悉的男人?工作上的伙伴兼对手?兄……弟弟?

细细思索下来,他们之间突然多了一层隔阂……名为,亲情……

所以在独立思考了很久之后,她发了一条MAIL给怜侍——“我想谈恋爱了”。

没想到这家伙好几天都不回短信,倒是对着照片说好看……

真是受不了这种白痴男人……

“冥姐,我下个月就得回去了,警署那边还没忙完……在催我。”吃完了江米条,宝月茜仰倒在大软床上,伸了个懒腰。

“恩……你没问题的……”狩魔冥看了一眼手机,若有所思,突然又精神了过来,“我和你一起回去吧。”

御剑怜侍第二次收到狩魔冥主动发来的短信是在八月的中旬。

立秋之日过了后,整个空气的温度都变了。秋季的气息愈发浓郁,一场雨罢,盛夏的装束就此可以收回了。

狩魔冥说她看到了有处要举办夏日祭,问他要不要一起。

御剑怜侍愣了愣,还是很果断地回了句,“去。”

难不成她要正式向我宣布要出柜?御剑惴惴不安地想。

烟花在夜空中爆开,今天的狩魔冥特意穿上了浴衣。水蓝色的布料,金鱼的花纹,配上她浅色的头发,竟是这样的和谐。

御剑也穿了浴衣,是比较朴素的苍松的颜色。他们并排走在拥挤的街道上,看着周围摊贩上各种漂亮的小东西,听着孩童愉悦的笑声。

这是这一年最后的夏日祭,夏天马上就要结束了。

“怜侍,我要吃苹果糖。”御剑得令,马上买给她。狩魔鼓着脸带着笑打开包装的纸袋,她的侧脸与普通少女别无二致。

我想谈场恋爱。狩魔冥的短信以她的声音不断在他心中重复着。

“冥,宝月刑警怎么样了?”

“她很好啊,回来就在忙着勘察现场还亲临检验室。”狩魔勉强把苹果糖咽下去说。

“你们……”

“我们怎么了?”狩魔冥睁大了眼睛看着御剑,大有法庭上的凌厉气。

你们不是要出柜么?这句话御剑活活咽了回去,虽然她手上现在没有鞭子,但是后患无穷。

“没,没怎么……”他吞吞吐吐地回应,“对了,冥……”

狩魔看着他,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你找到恋爱的对象了么?”

冥微微张开了嘴,很诧异的样子,“没……”说完,她侧开头就想走。

然而她被拉住了。御剑内心一阵慌张,他的身体在大脑劝阻前就动了,一把拽住了狩魔的手腕。

她身上的香水味透过薄薄的浴衣飘了出来,一时让他迷醉。

“冥,如果是我的话,你会愿意和我交往么?”话语,不过大脑地说出,任凭他怎么慌张都已经收不回来了。

狩魔脸色在灯光下变得看不清楚,但是她接下来轻声说了这么一句话,“如果你和其他人交往了的话,说实话很难想象……”

我也不愿意去想象。

我不愿去想象我们的世界会就此分向两个方向。

御剑温和地笑了,心中的哪块石头突然落了地。

“如果你和其他人交往了的话,我也很难想象。”他回答。

他们都不是喜欢直接说出心底话的人,所以,接下来的行动就是一场豪赌。御剑将狩魔拉到身边,两个人交换了一个苹果糖味的吻。

“バガ!”狩魔轻声说。

其实两个人都明白的,也许彼此不是最爱的那个人,但是如果就那样各自和其他人在一起的话,那种生活真的很难想象。

每次想到都会窒息。

病态的独占欲,如同坎特雷拉一般的猛毒。

“冥,为什么突然要谈恋爱呢?”二人继续顺着路行走,御剑终于问出了深藏已久的问题。

“因为……我不想闲暇时走在熟悉的地方,没有期盼任何一个人的突然出现。就是这样。”

在街路的末尾,他们看到了宝月刑警,她穿着粉蝶的浴衣,身旁是那个有着两支角的律师。

烟花稀稀落落,夏天要结束了。

七月流火,天气转凉,人,也因此靠得更近。

评论(4)

热度(20)

©风信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