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信子

多看书。
————
「你听过这首曲子么?」
「不知道,但是为什么眼泪会流下来。」

哦。呵呵。

你们知道“露西”的末路么?

被水晶选中之人“露西”在完成其使命或背叛其意志之后的终焉?

不再是人类,不再保有自己的意识,成为对于行星对于艾欧泽亚来说彻头彻尾的“路人”。

当然,他路过的这些年岁里,他依旧会被那些有求于他的人们成为“英雄”。

亦或是“光之战士”。

所以,“光之战士”究竟该怎样存在,这个问题从来没给他本人留过思考的余地。

那些暂存于世的以太们早已为他写下答案——

沉默、忠诚地接纳一切,并舍弃人类所该拥有的七情六欲。

因为他是“路人”啊,世界又与他何干?

在他到来之前所有人已经被定下了未来的轨迹。

那个银剑的骑士会为了他的“挚友”而死;

那个默默守护在总长身边的副官会成为他的新娘;

而那个沾染了邪恶龙血的龙骑士则会在很远很远的地方为他们祈祷,因为他的身份早已不配再出现在世人们的神圣场所。

当然,他也是。“光之战士”应该去拯救接下来更大的危机了,怎么可以在此驻足呢?

当然,你也是。

 

EtLingua eius loquetur iudicium

义人之口道出智慧 

Beatusvir. qui suffert tentationem

义人之舌诉出正道 

Quoniamcum probatus fuerit accipiet coronam vitae

经历试炼之人得到福音

Kyrie,ignis divine eleison

因为试炼过后,他必得生命冠冕

 

当曾被称为“光之战士”的她堕为死骸从空中下坠之时,她才恍然明白,那些她曾供奉为“正义”的原来只是人类的“恶意”而已。

走的人多了,自然就有了路;

站的人多了,自然就是正义。

最终,她没有选择斩断尼德霍格的头颅,亦或是刺穿他的心脏。

因为她知道,那个与邪龙抗衡多年的同僚还在它体内。她还能听得到埃斯蒂尼安的嘶吼。

所以说为什么?

所以说为什么?

雅伯里克啊,我相识已久的尊师,请您告诉我,多年前的您为什么要将真相隐藏?

请您告诉我,为什么多年之后您说出这些故事时面无愧色?!

我无意踏入这个雪封数年的苍穹,命运却推我至此。

然而无休征战的本源,不从来都是人类的贪欲么?

她听得见人们的期待声,就像那个男人最后的咆哮一般清晰。

“光之战士”想起了弗雷,亦或是自称为“弗雷”的自己。

那时,双刃巨剑抵在少女脖子细腻的皮肤上,那时,身后的人们在欢呼在叫好。

是啊,“弗雷”袭击了白云涯,但是“弗雷”也在期待着和自己一起远游。

“真正关心你的人,只有我。”

“是么?原来是这样啊,原来这才是你的本心。”

“我明白了。”

那抹暗色回归了本体的以太之中,借由她手中的巨剑。

每当有人站在她的身后,“光之战士”就会感受到“力量”。

那是被人们所“期待”的。

而那也是自己本身曾经期望过的。

然而时至今日,她才恍然明白,原来自己只是一介庸人,从来不是“任何人”。

“光之战士”却可以是“任何人”。

还能听得到么?来自那个沙都小村庄中走出的平凡冒险者的心声?

所以,雅伯里克啊,我的尊师,请你告诉我……

为什么要以“正义”之名将那个男人逼迫至此!

隆格米安特于手中折断沉,入无尽的云海,神殿骑士如潮水般从她身边涌过。

人类需要发泄愤怒。

而我,终究无法拯救任何人。

 

Children of theland, answer this

Why must youturn to empty bliss

Tell me whybreak trust, why turn the past to dust

Seeking solacein the abyss

 

无休止的牢笼依旧没有被打破,违背海德林意志的“光之战士”堕落为没有意识的死骸,将曾经的努力毁之一炬。

在那之后。

敏菲利亚被母水晶归还,延续了拂晓的意志,在终战之前与倾慕多年的大哥哥桑克瑞德得到了十二神的祝福。

在那之后。

在哈罗尼女神的慈悲下,背叛了加雷马帝国的露琪亚被受尊崇,她被骑士总长艾默里克感化的故事成为了民间美谈。终于好事多磨,她褪去手甲的无名指上闪烁着无暇的戒指。

在那之后。

四大名门终于成为了历史,福尔唐这个姓氏被刻在了耻辱柱上,曾经有位骑士保护了一名堕落的冒险者,并策动了反叛。

在那之后。

埃斯蒂尼安为了守护龙眼而隐世于冰封的雪山之中,再也没人看到过他。包括那个与他定下了誓约的艾默里克。

然而这些不会有人在乎,因为一切都是众望所归。

堕落的战士被舍弃,新的“光之战士”完成了使命,升华为了水晶。

那个木讷的战士是个老好人,他总能乐于接受人们的一切请求。

而曾经那名少女陨落之处插着一把冰封的断枪。

逢人路过时,都会狠狠踏上几脚。

“听说这个女人居然还妄想得到艾默里克阁下的青睐,呸!”

“是啊,明明是露琪亚大人先。”

他们笑呵呵地说。

“明明连邪龙都除不掉。”

“是啊,真是个废物,还是‘光之战士’呢!”

“好好来帮忙就好了嘛,干嘛还想谈恋爱?真是不懂作为‘志同道合’同志一起奋斗这个道理。”

“就是啊,这种人居然还是‘光之战士’,真是可笑。”

当你不再是“英雄”,你就什么都不是。

真是有趣呢。

 

This I fear I'venever know

Never know

 


评论(10)

热度(14)

  1. 蓦兰的浅唱风信子 转载了此文字
    路西是心头永远的痛
©风信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