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论角色,不论作者与作品的倾向

#时间线在joker game后,全员还没离开的时候。

#脑洞产生于《黑鸟》那句“可别来抢生意啊你们!”

#训练期间日常捉弄佐久间

#不算是cp……,就是想撩一撩佐久间


昭和14年春,D机关成立已一年有余,各种训练也都接近了尾声。

佐久间中尉这几天发现D机关的成员们都有些活分,大概是最近又学了一些旁门左道的缘故。这些人像是有着无尽的体能,“地方人”出身的他们在此之前不过是一群稚嫩的学生娃。然而就是这样的一群人却能在他看来都有些艰苦的训练后仍拉帮结伙地夜游,这让佐久间佩服不已。

不过这也给他这个做“监督”的添了一大堆麻烦。学生们跑出去玩了,他也得跟着出去,“防止他们做一些出格的事情”。与此同时还要小心不要被之前的同僚认出来,这可是极其影响军容的。更不说每天这些家伙都或多或少喝得有点高,看到他们在深夜“醉生梦死”的样子,佐久间从心往外感到嫌弃。

与之前不同的是,今晚的出游是打着“实习”的名目的。一行人来到浅草,明明已是至夜,这里却丝毫没有“夜”的感觉——楼与楼之间牵起的排排暖色灯火将天空照亮,各式各样的漂亮女子走在街上。店家在忙碌,人们在嬉笑,对于这条街来说,华灯初上之时才是一天的开始。

学生们依旧穿着西装,但在佐久间看来他们像是换了个人一样。既不是在学校时懒散大学生的样子,也不是普通实习时面目神情让人记不清的样子,而是像是突然长大了好多岁一样,展现出不多见的最具魅力的一面。

看着他们理了理衣领抖了抖西装,佐久间甚至产生他们全身都闪闪发亮的错觉。相比这一群比灯光还耀眼的年轻人,他这个中尉被显得灰头土脸木木讷讷的。佐久间甩了甩头,坚定了“今晚所见到的一定是幻觉是不可信的”这一想法,决心要重振精神好好监视。

就这么溜号的一功夫,方才还站在街道上寻找目标的学生们已经纷纷得手。依靠着一些魔术的小手段和花言巧语竟已经让女人们主动投怀送抱。

“来一起玩?”身后响起了有些稚嫩的声音,是实井。佐久间转头望去,对上了一张阳光灿烂的笑脸,小小的一只,十分可爱。

“你没去实习么?”中尉想指出那些同僚示意一下,却发现这些家伙早已没了人影。

“我只是看你一个人空虚寂寞冷的样子问候一下。”稍矮的男人瞬间收了笑容,面露挖苦之情。这个样子的实井身上散发出一股令人胆寒的威压,明明比自己矮一头佐久间却反倒有一种被俯视的感觉。

“你这个样子肯定不讨女人喜欢吧。”男人冷冷地扔下这句话,露出抖S的笑容。还没等佐久间出口以大义之名反驳,实井已经跑走出去对着一名穿着艳丽洋装的妇女喊,“大姐姐!”那名妇女像是被这孩子般纯洁的笑容感化了一般愣在原地,之后两个人不知道又说了些什么就说说笑笑手挽手走了。

佐久间目瞪口呆。

果然都是怪物。

“呦,一个人被扔在这里啊。”一听这嘲讽的语气就知道是三好那个偏分头。“你这个呆呆愣愣的样子说不定也会有特殊癖好的女性喜欢。”三好抱着怀,言语之间依旧带着自视甚高的嘲讽。

佐久间隐隐有些火气,不过马上就被他压了下去。这一年以来的罚款和嘲笑已经让他养成了一种新的习惯习惯。于是他站得端正些,轻咳了一声。“那你呢?不去实习么?”中尉审视着今天的三好,发现他倒是没什么新奇的,依旧自恋地把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态度依旧令人生厌。

三好耸耸肩,“因为太轻松了,没什么挑战性。”他看向街上交错着的人流,目光变得悠远,“首先是对象的阶级,是贵妇人?大小姐?还是中产阶级?之后与她们交流,三句话了解她们的家庭背景,再几句打探出共同爱好,基本就算是完成任务的一半了。”

“真,真的能做得到么?”

“当然。”三好瞥了他一眼,理所当然地答道。“所以我说它没什么意思。”

“倒是你,今天没说一些欺骗女性感情是很卑鄙的行为这类话呢。”他打趣地挑了挑眉。

“因,因为是任务。”佐久间回答得很快,却也有些迟疑。他的目光始终没离开三好的眼睛,那双总是透露玩世不恭神情的眼睛现在在柔和的灯火下变了颜色。

“是任务难道就可以以一个虚假的形象去进行了么?难道感情不应该是敞开心扉正面交流么?”少年也看着他,像一只正在捕猎的狐狸。

“只要是为了国家出于忠诚……”话刚说一半,佐久间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迅速闭闭上了嘴,怒气冲冲地别过脸去。

三好笑了几声走近了一步,“真是每次都容易着了别人的道啊,你。”

“我回去会如实报告今晚的情况的。”中尉拒绝再次与他对视,站姿变得愈发靠近立正的动作,这是他紧张的表现。一紧张就会暴露出本来的样子,本性难移,就像是这条街上的女人们。

佐久间被三好突然的一拽失了平衡。三好突然挎过他的脖子,两个人之间的距离瞬间近得尴尬。“真的么?”他听到三好在他耳边说。中尉方想推开他对方却先行放手,三好指了指一边的居酒屋,“那家的酒据说不错,要不要一起去尝一尝?”

“不了。”

“机会难得。”他又是被猛地一拽,这次是胳膊。三好将佐久间的手臂锁在了手上,让他动弹不得不得不答应。

“你……”

“听说在你们连队里都是一人犯错整班甘心一起受罚?”这是三好的第三句话。主动权被抢走了,而他却毫无自知。军队中的兄弟们是他真正推心置腹的人,一旦提起来佐久间的脑内就会涌出无数画面让他忍不住去分享。

“那又怎么样?”他们可和你们这种虚情假意的人不一样!

“当然是和我说说咯。”三好巧笑着,佐久间一转头,视线再也无法从那张笑脸上移开。

他是在发自内心地笑么?

那个总是带着能面面具般的三好,那个总是压低帽檐的三好,那个总是一言不合就对他多加耻笑的三好,原来也能流露出这样的笑容。

不过好像哪里不对。

中尉乍醒般晃过神来,那个有着单纯笑容的少年消失了,面前的依旧是那个总能在沉默中看穿一切的三好少尉。“所以我就说,你真是容易着别人的道啊。”

“我还没答应!”佐久间慌忙辩解。让他更恼火的则是细想下来这家伙居然把自己当成了“实习对象”。

“如果我不提醒你你一定会答应的。”三好留给他一个满是不屑的侧脸,“走吧,我们去喝酒。”说着,少尉双手插兜向着酒屋的方向耸了耸肩。

“不必了。”生怕再被骗一样,佐久间再次拒绝了。

“一个人喝酒就只是喝闷酒,很无聊。两个人就不一样了。”

“心情不好的话就会选择随便走走而不是每天晚上喝到烂醉!”中尉目光炯炯,一副说教的模样。

“之后第二天继续和你的军人朋友们一起操练一起谈天么?”三好看向他,那张略微苍白的脸似与春寒融为一体,只让人感觉冷却记不住他的表情。

佐久间的回答是沉默的。“我不光佩服你,还很羡慕你。当然,都只有一半。”说完这句话,少尉一人走向了居酒屋。

喂,等等!有那么一瞬间佐久间想叫住他,但他还是没这么做。他看着三好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中,之后迈动了沉重的腿,独自一人漫步在华灯烂漫的街道上。

这些人不是从来都很看不起陆军么?怎么今天倒是羡慕起来了?夜风吹进西装,带来了几分寒意。

佐久间突然驻足,看向了三好消失的方向。

一掀开酒屋的帘子首先看到的就是一杯接着一杯倒酒的三好,活像是失恋的大学生。佐久间坐在他身旁的椅子上,握住了酒壶。“你喝太多了。”

“那就试着来套情报看看啊,权当是加试好了。”少尉笑着说。

“我不是来做这个的。”

“那是终于想明白了特地回来陪我的?”三好单手支头,微醺的笑容让他心头一颤。“这一年真是辛苦你了,想必你很想念曾经的‘兄弟们’吧。”

虽然确实如此。“不,只要是上面下达的任务我都会竭尽全力地去完成。”

“骗子。”三好巧妙地将酒壶从佐久间手中拿出,又倒了一杯,“晚上偷看旧时合影的重情义男人呦。”

佐久间顿时感觉脸上燃起了一把火般,匆匆别过脸去。“所以你终究只能是一个军人而非间谍。你就这么当一辈子厉害的‘沙丁鱼头’吧!”三好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你不觉得很像么?间谍的生涯和这种实习?莫名其妙地介入,一声不响地离开。什么痕迹也不留下,只有在当事人偶尔回忆起来的时候才知道曾经有那么一个‘人’存在过。”

三好在喝酒,一杯连着一杯。虽然依旧带着防备极深的面具,却看得出他的疲态。

很奇怪。这家伙似乎从来没单独对他说过这么多话,而且还都是这么矫情的感慨。惊愕之中,佐久间一时忘了回答,只是看着那张因酒精作用而发红的脸愣愣地出神。

“你也喝。”三好给他也倒了一杯。佐久间看着白瓷杯里清凉的液体犹豫了许久,终于颤抖地抓起就被仰头喝了进去。从喉咙到胃部都火辣辣的。少尉看着他喝下,又倒满了一杯。

之所以会犹豫只是因为佐久间已经很久没碰过酒了,但是在街上游荡的时候他恍然想明白了三好试图表达的隐晦含义。

总有一天我们会离开故国,四散飞离。那时就不会再有和同伴们朝夕相处的“第二天”。

想到这些的瞬间,孤独感充斥在佐久间心中。为了什么的名目和大义可以有许多,但是驻了再多道堡垒的心仍是会动摇,即便他们可怕的理性能够指导一切。

而自己是否是一个很幸运的人,能在这渺小的一年里见证历史以及这些飘向世界各地的蒲公英盛开的时候呢?

“任务你们已经知道了吧。以后你会去哪里?”酒过三巡,意识还算清醒,三好却似乎已经困倦不堪。

“这是机密,怎么能告诉你?”

也是。感觉自己问了没用的问题有些尴尬,佐久间又干了一杯。

“所以你会记得我的吧?”视线朦胧之中他好像听到有人这样问,那个声音就在自己身边,却好似离得好远好远。

 

第二天佐久间是在D机关的临时机构中醒来的。窗外的阳光昏沉沉的,他坐着想了半天才回想起来前一天发生了什么。

“呦,你终于醒啦。”一出门看到了甘利,他正在看报纸。“没想到你的酒量这么差,看到三好把你扛回来我们笑了好久。”

“不过要说昨晚的话,三好突然出现把我到手的目标抢走了,还死咬着不放,害得我不得不再找一个。”神勇从厨房走出来,给自己倒了一杯香槟。

佐久间呆在原地,宿醉的头痛感撕扯着他的神经。

原来又是这样么?

沙丁鱼头。他恍若听到有人说。


评论(4)
热度(57)

风信子

贵乱混邪,非处不洁。
私人厨房,不爽不要看。

近期扉泉扉打食ing

————
「你听过这首曲子么?」
「不知道,但是为什么眼泪会流下来。」

© 风信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