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信子

多看书。
————
「你听过这首曲子么?」
「不知道,但是为什么眼泪会流下来。」

前往远方的列车

关于「柩」的一些碎碎念

——

青年坐在火车上,感受着冰冷的玻璃在额角处缓缓变热。太阳穴有些胀痛,像是刚做了一场绵长的梦。

就在不久之前车身突然发出了巨大的轰鸣,不过现在一切如常。

他的视线飘出了窗外,看着蜿蜒的铁轨延伸向一望无际的田园。

有些困了。

云影浮动在天际,车轮驶过轨道拼接处发出规律的哐响。他下意识地去记已经经过了多少小节。

啊,为什么自己会注意到这些呢?

工作终于告一段落了,他想,接下来该做些什么呢?青年摸了摸领口,硬硬的,于是安心地垂下了手臂。

异国的乡间,孩子们嬉闹的身影一闪而过。他们伸出稚嫩的小手兴奋地指着嗡鸣的飞机。

可以安心睡一会了么?青年不再挣扎,眼睑变得沉重。

对了,我真正的名字是……

——

虽然在10话末尾前我是不会放弃挣扎的。

小说中正面描写真木的笔墨并不多,却让那个苍白而优秀的间谍形象跃然纸上。所以感觉无论是怎样的正面描写或是心理描写在原著面前都很班门弄斧画蛇添足。

不过不管是谁,在钢筋贯穿身体的瞬间到使命终结的瞬间,他的所思所想已经不可考。但是在最后的任务完成之后,我恍若看到真木倚靠在玻璃窗上,神情放松地远眺着。火车依旧在前行,除了青年眼中的光芒慢慢黯了下去……

大概终于可以安心地睡去了吧,还是说,梦该醒了呢?

嗯,就是描写一下想到的这个画面吧,因为不会画画画不出来……

评论(1)

热度(10)

©风信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