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信子

多看书。
————
「你听过这首曲子么?」
「不知道,但是为什么眼泪会流下来。」

【御冥】可能性

#一个脑洞,断断续续写了半个月,希望没有很大的断档感_(:зゝ∠)_

#成绫注意

#我对不起美云和狼警官_(:зゝ∠)_



正文


他们彼此是最熟悉的人,缺少的只是一次心动,以及正确表达爱意的方式。


可能性

 

如果从一见面的时候就注定未来会在一起,那么在交换戒指之前还会有喜欢上其他人的可能性么?

 

御剑怜侍注意到今天的狩魔冥有些不同。她擦去了浓艳而另类的妆面,改用了浅色系的眼影和口红。点缀了唇釉的嘴唇亮晶晶的,像是阳光下的樱桃。

“有意见?”在门厅换高靴的冥对御剑这种持续性的观察目光表示不耐烦,停下动作掐腰嗔怒起来。

因为最近的一些工作原因,御剑和冥双双回到了狩魔家的旧宅,难得的像小时候一般住在了一起。不过正因为是像小时候一般,所以即便两个人偶然在走廊中相遇也只是点点头。御剑有的时候会条件反射般问个好,但每当这种情况发生时冥都更懒得回答他,直径从他身边走过去了。

公主大人……这是御剑小时候在心中给冥起的外号。自从一次看了老师书房一本关于中世纪欧洲贵族的书之后,御剑暗自把身边的情形带入进去。结果是冥是书中的公主,而自己则更像是公主的幕僚宠臣。这个类比在御剑心中留下了深重的阴影,甚至至今都没消失。

“没有。”他忙说,“只是认为今天的冥很漂亮。”御剑刚说完这句话就后悔了,下意识地向后一闪身以减轻鞭子的伤害,毕竟今天这一身衣服可千万不能坏。然而鞭子却迟迟没有落下。御剑定了定神小心翼翼地看向师妹,只见狩魔冥满脸通红,无意识地用指甲抠起鞭子上的装饰来。

这是怎么了?御剑心中一惊。即便是一起长大的,他却从没见过狩魔这个样子。

“真的么?”久久,冥的脸色才恢复平常。但是神情依旧有些扭捏。

“真的。”御剑诚恳地回答,想用认真的表情让冥安心下来。

“那就好。”像是心中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冥轻轻舒了口气,面颊上的绯色若隐若现。

“不过你这是要去哪?”御剑指了指冥的衣服。少女换下了平日出庭的职业装,换上了很正式的小礼服样的裙子。白色的雪纺包裹着她白皙的肩部,挺拔的脖子上点缀了一条坠着蓝色宝石的项链。纤长的双臂裸露出来,伴上今天的淡妆整个人看上去都带着几分仙气,有种飘逸的美丽。

除了手中还抓着那柄漂亮的鞭子。

“只是有人约我吃个便饭而已。”冥的回答有些敷衍,御剑注意到她稍微移开的目光。

“原来如此,这次又是谁?”不知道是不是出于习惯,他多问了一句。

“你话好多。”冥的话中浮起了明显的不耐烦,御剑连忙噤声。“先别说我,你这个样子又是要去哪?”少女恢复了平日神采奕奕的样子,拿起鞭子指向御剑,一副打探的坏笑。

“额……”御剑没想到会被这样问,冥一般很少关注他的事情。两个人多半在忙自己的工作,若是有些其他的事情不用问也都能了然于心。但是今天很明显不同。

御剑怜侍换下了红色的西装,甚至换上了一条领带。这显然不同寻常。

“和你一样,只是出去吃个饭。”御剑讪讪地说。狩魔冥哦了一声,不再理睬,推门直径走向自己的跑车。御剑紧随其后。

车灯随着车钥匙的按下闪了几下。“你要去哪里?”打开车门时,冥随口问了句。

御剑说出了那家法国餐厅的名字,狩魔的眼睛亮了一瞬。

“好巧,我也要去那里。一起么?”冥指了指驾驶座。御剑摊摊手,“乐意效劳。”他说。

然而他没想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更巧,但一点都不好玩。

 

车刚一停下,御剑就注意到了落地窗前的小美云。几年的成长后她的身材更加挺拔出挑,退去那身稚气的小裙子后换上了少女的纱质碎花长裙,乌黑的长发散落下来,是个亭亭玉立的少女。看到这里,御剑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然而想起什么后他心中只剩下了紧张。

“那不是小美云么?”倒车镜中映出冥微微颦起的眉头。

“额……是……”御剑踌躇着回答。狩魔冥似乎明白了什么,不再说话,侧着脸看着窗外。

车停了,还未等御剑先下车,车门就被拉开了。检察官先生定睛看清来着的面目——这不是狼士龙警官么?!他今天没穿那么杀马特,一本正经地换上了西装,只不过这笔挺的黑色倒像是矫正小孩子坐姿的带子一样把他绑得浑身坚硬。

“御剑检察官?”金发的男子挑眉,毫不掩饰他的诧异。

“我在这里。”狩魔冥的手从御剑脑后冒了出来,紧跟着的是少女温和的笑容。这笑容太过温暖,暖得狼警官心头一颤,血瞬间涌上了头部,脸通红通红的。

就这样,冥推开了中间的“电灯泡”御剑怜侍,笑着站到了狼士龙身边。

冥居然会有这样的笑容?!看着师妹小女孩一般的笑脸,御剑也一时呆住了。但是这笑容却不属于我。想到这里,检察官心中一阵失落,险些忘了今天来此处的缘由。

“那么……我还有事,先走一步。”御剑掩饰着尴尬,礼貌地挥了挥手。他还没走几步就听见身后狼士龙问“他怎么跟着来了?”冥回答“他说也要来这里,我就顺道让他做司机了。”之后就听见了狼刑警爽朗的笑声。虽然这笑声在御剑听来有种同情的味道。

但是尴尬……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御剑落座后,小美云娇羞一笑。“御剑哥,我们这是在约会么?”看着美云的笑容,御剑心中却不自知地把它和那个人的笑容重叠在一起……

“恩……勉强算是吧。”御剑的回答有些犹豫。察觉到“勉强”一词,美云的笑容微微僵了一下。最初说要吃饭的是美云,指定这家餐馆的却是自己。即便如此,为什么到现在反倒犹豫了?

预约了一旁空座的两个人也到了。然而一听到这个声音御剑只想拿起菜谱把脸挡上。

“没想到这个国家也有像样的餐厅嘛。”狼士龙大言不惭地说。“这里还算不错,希望能合你的胃口。”冥的回答有些客套。

“呦,这不是御剑检察官么?好巧啊!”刑警响亮的嗓音震得御剑无处可藏。御剑放下手中的菜谱本,一脸无语。

狼士龙坐和他坐在了一侧,而冥则是和他斜线相对,此时少女正一脸嘲讽地看着他。

“呀,冥姐!狼警官!”小美云看到熟人欣喜地笑了,看到二人的装束后突然坏笑起来“你们也是来约会的么?”

“诶?!”此言一出,一直保持着镇定的两个人瞬间脸爆红起来,尴尬的气氛弥漫在四人之间。冥小口抿了抿杯子中的水,装作淡定的样子。

“不,他们也只是出来吃顿便饭而已。”御剑挑选着措辞解释说,尤其留意着刑警的表情。果然,狼士龙一副吃了死老鼠的样子,想解释却被心中的什么东西压着无法说清。纠结之中他又看向了检察官小姐,然而检察官小姐依旧小口抿着水,一点都没看向这边完全听天由命的样子。

你会怎么回答呢?此时御剑怜侍心中腹黑地想。

最后,狼士龙还是妥协了。“恩……对,只是顺便出来吃饭而已。”他干咳两声,坐回了自己的座位,完全没法再直视狩魔冥。

“吃饭吧。”沉默中,冥优雅地提点道。

 

御剑怜侍自己也不知道刚才为什么突然就咄咄逼人了起来。只是看到冥身边有了其他的男人,而那个男人还能让她露出那样甜美天真的笑容,他心中就隐隐地不舒服。

四个人还在融洽地交谈着,因为彼此都认识的缘故,他们特地重选了一张大一些的桌子。两个男人一直沉默着;冥一如既往地对美云关怀备至,而美云也如过去般小姑娘一样和她说说笑笑。看着这两张笑脸,御剑竟一时分不出自己的目光在哪一个上驻留得更久。

御剑怜侍突然感觉自己一点都不了解狩魔冥。

菜品被逐一端了上来。御剑习惯性地看向冥的方向,看到冥的主菜并非她最爱吃的那个,便自觉地站起身,把自己的主菜和她的做了交换。狩魔冥察觉对方的举动后微微愣了一下,但也很习惯地点了下头。

无声而带来的尴尬再度笼罩了四人。御剑给自己倒了杯红酒,动作却愈发漫不经心起来,以至于吃肉排的时候不小心在嘴上沾了肉汁。他连忙抬起手,想第一时间拿到餐巾掩下自己的失态,他刚一抬手就感受到了消毒餐巾的触感。御剑略微诧异了小半秒,抬起眼,果然是狩魔冥将它递了过来,虽然她的视线并没停在这个方向。

一切自然而然,直到今天他才发觉这些的不自然。

狩魔冥小的时候就会故意找自己的茬,之后什么乱七八糟的状都往老师那里告。所以,久而久之,两个人吃饭的时候,冥总能轻而易举地注意到他的一举一动,之后心里偷偷笑着。而御剑则在这成长的过程中潜移默化地接受了少女的各种喜好,从喜欢的食物,喜欢的音乐和书,甚至于长大后喜欢的品牌他都知道。

是什么时候把这种彼此的熟悉当成了理所当然呢?

狼士龙和美云一言不发地吞咽着食物,美云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虽然看得出她的少许失落,但她的嘴角还是勾起了“原来如此”的笑容。而狼士龙似乎还沉浸在自己青涩的思绪中,丝毫没发觉这几个动作中所暗示出的异样。

“御剑检察官。”狼终于说话了。听到这种公事公办的称呼,御剑想提醒他不必这样见外,但转念一想他又不想说了。“在这里看到您和美云小姐在一起我衷心表示祝福。”话音刚落,御剑就从余光中捕捉到了哑然失笑的美云和再次盯着水杯把玩的冥。

“如果可以的话……”狼士龙似乎想发表什么重大决策,却被一直冷脸在一旁的狩魔打断了。

“狼先生……”听得出她有点纠结这个称呼,“只是出来顺便吃饭而已。”

狩魔的提醒极为客气,甚至让狼士龙一时有些茫然。但是就算他再迟钝,他也明白那双冷清的淡色眼瞳中写了怎样的内容——这一段时间寡淡的暧昧,已经没有未来了。

其实狼士龙与狩魔成为搭档只是很近期的事情。他佩服冥身上的凌厉,冥欣赏他的果决。两个人优势相长,侦破了许多大案,也让狼家的势力稍有恢复。那时,狼士龙就发觉自己身边需要一个这样有主张有手段且雷厉风行的女人。冥能做到的事情,甚至是希娜都无法企及的。

恰好狩魔冥是单身,于是他展开了毛糙的追逐。不巧的是看似很女王的狩魔完全没有恋爱经验,一被相识的男性追心里居然小鹿乱撞。阴错阳差地,两个人的关系开始变得暧昧。

本来今日是想加深二人的关系,但是没想到在这里居然遇到了御剑怜侍。

狼士龙终于察觉到,御剑与冥之间有着一种能将他人排斥在外的强大气场,而二人却一无所知。

原来是这样么?他心中虽然失落,但是与生俱来的真男人气概还是让他泰然地苦笑一声,之后手中将盛了一半红酒的杯子与御剑的轻轻一碰,一饮而尽。

 

回去的路上,狩魔冥一直坐在副驾驶位上,看着车窗上那张脸的倒影许久无言。那个少女画着令往日自己害羞的淡妆,还带着优柔寡断的奇怪表情,一点都不像自己。

而且她还感觉自己很不开心。就是不开心。

从见到美云开始她就有些寞落的感觉,但是她的立场也无法说些什么。然而老天这个玩笑没有止步的意思,等到四个人不得不坐在一起时,冥只感觉自己的心里像是堵了个疙瘩。

对于狼士龙的依赖与信任感瞬间被另一股更强大的安全感所挤占,甚至没有它们的容身之处了。

本来想说“御剑怜侍,你就这么非和我过不去,连我的个人生活也要干涉么?!”然而席间她却发现自己也忍不住想要干扰那家伙的生活。狩魔冥摇了摇头,不,那只是一种生活习惯,只是该死的御剑怜侍让我养成了这种不伦不类的习惯而已。

只是我们两个太熟悉了而已,毕竟是姐弟嘛!

但是为什么面对狼刑警的话,她却是主动出面打断的那个?冥知道那句话是什么,狼士龙提过的,“那个……如果那位检察官也有了女朋友的话,我想我们举行集体婚礼也很不错的。”

有时冥会感觉这位刑警的情商甚至低过了自己,可是她并不在意,反倒感觉这种忠犬很有趣。就像小时候骑在御剑怜侍背上,拿短鞭把他当马抽。

……为什么又想到了这家伙。

“冥……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你结婚那一天我可以代替老师牵你的手交给新郎……”御剑怜侍小心把控着方向盘,余光谨慎地观察着狩魔的表情。

果然狩魔冥听了这种话不是很开心,她凶巴巴地瞪过来,身上散发出的杀气让人感觉她马上就会抽鞭子过来。如果不是顾及开车,御剑想现在就拉开一定距离。

“你居然还有胆量提起父亲。”冥冷冷地说,却不像是真的在生气“劳你费心,这种事情就用不着了!”狩魔冥抱着怀摔进了靠背上,闭上了眼睛,有些困倦的样子。

御剑从倒车镜中看着少女的表情,她气嘟嘟的,大概是因为喝了酒,面颊红扑扑的。

“你在生气么,冥?”他试探着问。狩魔没有回答。

“我只是认为你应该找一个比狼警官更好的人做男朋友,至少要能和我辩论几句。”御剑察觉到自己话语间有了几分嘲讽的意味,但他并没有停下的意思。

“御剑怜侍。”一旁头疼的少女皱着眉头眼睛也不抬一下地说。“你给我听好,我一定会找一个比你优秀好多倍的人在一起!”

“如果没找到呢?”冥淡色的眼睛倏然怔大。她看向检察官先生的侧脸,他依旧不动声色地驾驶着,装作只是无意一句的样子。

“那我就……”狩魔冥抓紧了鞭子,几乎脱口而出的后半句变得犹豫。

“那我就和你结婚作为对自己的惩罚。”说罢,冥别过脸去,一路两人都不再敢看向对方。

 

又是几年过去了,成步堂和绫美的婚礼终于举行。绫美穿着整套的白无垢,上了新娘妆的脸更加白皙美丽,却依旧质朴娴静。传统的繁琐礼仪过后,作为客人而来的御剑和狩魔才终于和成步堂说上几句话。

“恭喜。”御剑相当不客气地直接递上了酒杯。成步堂在席间已经没少喝了,加上交杯酒他现在有点摇晃。于是他摆了摆手。

“不喝了,御剑,等哪天我再私下里和你喝一杯。”成步堂笑着,满脸通红。

“好好,一言为定。”御剑也不勉强,看着成步堂的窘态腹黑地感觉心理愉悦。之后成步堂的话锋转向了冥。

“说起来狩魔检察官,”律师抓着刺猬头笑着说,“老实说当年真的被你的鞭子弄得够惨,”果然,狩魔的表情再次变得不善,然而醉醺醺的成步堂根本没察觉到。“但是被抽习惯了之后反倒一点都不怕了,反倒有点期待被抽……”

这货是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吧!御剑和冥内心同时吐槽。

“有的时候我都会想,被抽打时间最久的御剑是不是更离不开这样的狩魔检察官呢?”说着,他又抓起两个人的手,把它们搭在了一起。即便狩魔死都不愿意被御剑握在,每次都像触电一样弹开,但喝多了的成步堂还是坚持不懈地努力着,最后两个人终于算是把手牵在了一起。

“我的新婚愿望就是我的好友也能早日登上幸福的殿堂。”成步堂继续揉着刺猬头,笑得迷迷糊糊地被其他人拉走了。留下变成木头人杵在原地的二人,依旧保持着牵手的动作。

“御剑怜侍,”检察官只感觉身边的人冒出好大一股黑气,当他应声转头时,正好迎上狩魔杀人的目光,“给我松手!”

狩魔冥甩开了御剑,面色绯红头也不抬地快步跑离了会场。

看来距离成步堂新婚愿望的实现还有一段时间啊。御剑摊摊手,笑着感慨道。


评论(1)

热度(16)

©风信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