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看篮球赛时的突发奇想

#如果都是普通的学生的话,斩岛和佐疫一定是两种截然相反的优等生吧。一个是青春努力运动型的,一个是文艺优雅干练型的

#日常无剧情,大概在说默契

正文

篮球在空中划出弧线,眼见着就要落入己方的队员手中时,被抢断了。

青色眼睛的少年冷着脸将球传给了他们队的另一人,好不容易有了起色的战局瞬时间又被逆转了。然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并没有要停下来的样子,他跳向一边,稳稳地再次接住了传球,又带着球两步跳起,篮球顺着边缘落下,斩岛再得一分。

五十六比十二,残酷的比分令士气大减。而更令人绝望的则是对方成员没有一个像他们一样呼哧带喘。他们多半依旧冷冷地运着球,等待着比赛结束的哨声响起。
然而,意外还是会有的。

“斩岛!接球!”平腹元气满满地大喊一声。只见斩岛罕见地露出慌乱之色,仅一秒,之后他就被平腹的杀人篮球击中腹部带飞了起来,整个人平平整整地被贴在了围栏网上。

哨声响起,裁判员慌忙调整秩序。

マキ发出一声惊呼,连忙跑了过去,和其他同学一起七手八脚地把斩岛从铁网上揭下来,搀着扶着拉向保健室。

木舌听到走廊中的脚步声,熟练地把酒瓶子一藏,站起身理了理白大褂。

“啊呀呀,又是斩岛啊,真是容易受伤的体质。”木舌绿色的眼中透出微醺的神色,关切和严谨也变为了不正经的调侃。

斩岛木讷地看着白色的天花板,什么也没说,任凭木舌给他上药包扎。

“你这个样子,好歹考虑一下佐疫嘛,这几天我又得天天招待客人了。”忙完了手头的工作,木舌转动了一下绿莹莹的眼睛,坐回椅子上又给自己倒了一杯。“佐疫要是看到我喝酒肯定会训斥的。”木舌碎碎念道。

苍白纤长的手指拂过象牙白的琴键,偶尔触碰到的黑键带来更加美妙奇特的音乐享受。偌大的房间里只有一架白色的雅马哈三角钢琴。墙壁是白色的,地砖也是白色的,一尘不染地映着房间中事物的倒影。暖风吹起白色的纱帘,阳光变得氤氲。

“阿诺……那个风纪委员长……”绫子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门口。她依旧穿着改进得现代化的小和服,长长的黑发不加打理。

“啊,是绫子小姐。”钢琴声戛然而止,佐疫礼貌地起身向这位助教点头。

“災藤老师让我来转告一声,斩岛又受伤了……”绫子慢悠悠地说,看习惯了佐疫脸上的黑线。然而佐疫依旧温柔地笑着,把水色的眼睛藏进了眯眯眼中。

“哦,是么,我知道了,麻烦您来转告了。”佐疫说“不过这次又是因为什么?”

“据说是篮球的说。”绫子用了个です做结。

“我知道了,我马上就过去。”佐疫微笑着快步走向了走廊的深处。

“不用藏了,木舌老师,我在走廊就闻到酒精味了。”佐疫保持着拉门的动作,笑着看僵在弯腰藏酒瓶动作的保健老师。

“啊啊啊,佐疫来了啊,没想到这么早……”木舌哂笑。看到佐疫已经走到斩岛床前,他识趣地走了出去。

“这个月第三次。”茶发少年抱着怀,居高临下地看着贴了好多ok绷的斩岛。“上次是因为和谷裂打架,上上次是因为生蛋拌饭吃多了。”佐疫的声音里带着一分怒气,不知道是针对谁的。

“抱歉。”平瘫在床上的斩岛沉默许久终于吐出两个字。
“这次让我猜猜,是平腹对不对?”还没等对方回答,佐疫就兀自踱步起来“我就说不管什么活动都一定要记得把田噛和他捆在一起,这样就不会祸害其他人了……”

“佐疫……”虽然声音没有任何祈求的意味,但是其中的虚弱感还是让佐疫停下了牢骚。

“抱歉,我……又没控制住自己。”大概是以为自己伤了斩岛的心,茶发少年眼中寞落了一瞬。

“这不是佐疫你的错。”青色的眼睛再次聚焦向虚无。

在老师和同学眼中,风纪委员佐疫总是冷静温柔而又大方得体,是学生会和班级的风云人物。但是斩岛知道,佐疫也是十分脆弱的,容易神经质,容易抓狂。尤其对于自己的事情,经常处理得失了分寸。

二人就这样静静对峙了许久,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对了,斩岛,还有一件事……”

“顺便一说,佐疫,有关那个……”

两个人突然又一同说道。杂乱的声响让二人下意识地退让一步,安静再次笼罩了房间。

“关于演出的事情……”

“关于比赛的事情……”

再一次,词语乱打再一起。

青色与水色尴尬地对视了几秒后,两人不约而同地轻叹一声,发现这迷之协同率后由一起轻笑起来。虽然斩岛顶多算是有了表情而已。

“过一段时间的社团演出,麻烦斩岛和我一起出四手联弹吧。”稍稍平静下来之后,佐疫调整了一下节奏。

“好,那么网球双人赛的事情,也拜托了。”斩岛躺在床上却依旧想做个鞠躬的动作,结果却像是挣扎着想要挺尸的尸体。

“嗯,说定了。”佐疫也点点头“那么,考试也要加油啊!”他重新微笑起来,苍白的脸上多了点温暖的颜色。

评论(1)
热度(60)

风信子

贵乱混邪,非处不洁。
私人厨房,不爽不要看。

近期扉泉扉打食ing

————
「你听过这首曲子么?」
「不知道,但是为什么眼泪会流下来。」

© 风信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