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信子

————
「你听过这首曲子么?」
「不知道,但是为什么眼泪会流下来。」

【泽非/双源】嘘——一ノ刻

#泽非&双源的零红蝶paro

#部分设定资料直接复制下来的,后面标了出处。

#并不是完全套用,至少起因发展和结局都是原创的。


1

秉着就近的原则,路明非先搜索的是囚禁源稚生的这栋房子。

木门已经被侵蚀得很薄,像是一碰就会碎掉。推开门的瞬间,面前掉下好大一层土。路明非轻咳几声,声音在室内震起了回音,听得他心头一凉。太阳尚未落山,天空被夕阳染红了大半边。借着这氤氲的光,路明非开始了探险。

这是一座和风的建筑,很大很宽敞,内部具体的结构路明非也说不清楚,但是被炉他还是认识的。只不过这里的织物都和那木门一样已经被时间的洪流冲得不像样子,因为不明原因黑乎乎的。

作为一名宅男,路明非简短地分析了一下自己的处境,之后平静地接受了自己误入类似于阴间的村庄这个结论。那么就当成一部恐怖游戏处理好了,只不过可能是SAO模式的。

就像哈利把魁地奇代入斗龙之中,当路明非把自己想象为游戏主角之后他顿时感觉信心大增。

一般来说在最初的探险中主角就会获得一些生存道具,比如核能手电筒和物理学圣剑。于是路明非就开始搜索房间中可用的东西,虽然揭开这些脏兮兮的布料看下面有什么挺需要勇气的。尤其有的凸起和尸体的大小形状十分相近……

这里太静了,静得他能听到自己每走一步的沙沙声和打开抽屉时屏住呼吸的抽气声。空间里萦绕着很轻的蜂鸣声,若是平时路明非肯定是听不到的,但是现在整座村庄似乎只有自己一个活人,他的精神极度绷紧,这种蜂鸣声听得他心烦意乱。

有了!几经探索之后,路明非在一堆破烂的书中找到了一台摄影机,又在一个架子上找到了手电筒。

在恐怖游戏中,摄影机一直是比较神奇的存在,比如可以透过它看到灵……

路明非有模学样地举起摄影机,作死地看了四下一圈。早已冷了的火炉旁,进来的门旁,楼梯的上面,他依次扫了一遍,然而并没有什么。

不会是假的吧。还没等路明非把嘀咕犯完,他感觉有一只冰冷的手搭在了自己的肩上。路明非先是倒吸一口冷气,当看清男孩那张苍白的脸之后,他忍不住叫了出来。

“啊——!”

“哥哥。”

夸张得几乎掀翻房顶的尖叫与男孩平静的声音一同响起。在声波的冲击下,房内开始飘落新一轮的尘土。路明非因为惊吓闪身与他拉开了一点距离,即便确认了这张脸就是他的魔鬼弟弟路鸣泽也不肯放松。

他没注意到,那只苍白的手是从身后搭过来的,在他与路鸣泽面对面几秒后才消失。

“你是路鸣泽?!”路明非已经不知道自己是在质问还是在确认了。男孩只是轻笑两声,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那哥哥认为我是谁?”

路明非把僵得发痛的腰直了回来,伸手把路鸣泽从脸到腰摸了个遍。“还要再往下么?”小魔鬼笑道。路明非尴尬地甩甩手,连连说“不必了不必了……”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冷静下来的后他首先问。

“为了找哥哥啊!”路鸣泽的回答不假思索。然而这个回答却像是在脑内敲响了巨大的铁钟,震得路明非太阳穴又涨又疼——他突然发现,对于进入村庄之前发生的事情居然都模糊不清起来。

“我们……?”

“哥哥你非要拉着我上山考古,倒是我一转身发现你不见了。于是我就来找啦。”小魔鬼依旧嬉皮笑脸无所畏惧的样子。

是这样么?路明非不知道,只感觉脑内一片混沌。

摄影机在手中猛然一震,惊得他一哆嗦。下意识的转身举起摄影机,反倒被突然出现在视野中的灵体吓了一跳。

这是路明非第一次见到真正的“灵”,而且看外貌不像是普通的杂兵。那是个娴静的少女,与自己一般大,穿着粉色的和服外披着紫色的外褂。黑色的长发中的两缕编成麻花辫系在脑后,像是戴在青丝之上的花环一样。半透明的身体没有减弱她眼中的幽怨,那双含泪般的黑眼睛看向他的瞬间却让路明非第一次感受到极强的怨念与懊悔……明明是名纤弱如菖蒲的女子。

几秒之后路明非才意识到自己应该做些什么,他动了动僵硬的手指,拍下了第一张照片。灵体消失了,有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路明非放下摄影机,在那里捡起了一本有着画了菖蒲封面的笔记本。

「我会永远记得这一天……

今天终于下雪了,这是今年入冬以来的第一场大雪。

我拉着千奈美的手,带着她一起看雪晴后的星星。

星星很多,它们都闪着银色的光。但是千奈美似乎不喜欢它们,没看多久她就甩开我先回去了。

千奈美总是这样,她是比懦弱的我要坚强许多的存在。

所以千奈美一定很讨厌我这样的姐姐吧。」

笔记的书页已经泛黄了,不知道在这里放了多久。化为了灵也不肯松手,这对那名少女来说是很重要的记忆吧。

不过这似乎和自己要找的东西关系不大。路明非收好了笔记,决定开始再次调查。

小魔鬼一路跟在身后,影子一样无言。甚至有的时候一转身看到他倒是让路明非抽了一口冷气。“你能不能出点声啊?!”

“那我们说点什么?比如诺诺的那个男朋友?”路鸣泽摊摊手。

“那还是算了……”路明非转回身,继续搜索书堆。找到了一本烧了一半的旧书。

「这个村子的“秘祭”被称为“红贽祭”,好象是用双子女巫封印黄泉之门的仪式。“红贽祭”又成“本祭”,当仪式失败后会进行“阴祭”。如果所有仪式都失败的话,就会发生来自“黄泉之门”的灾难,称为“大偿”怨灵复苏,正块天空被黑暗覆盖。」(摘抄自:零·红蝶,民俗学者的手记4)

秘祭、红贽祭、阴祭……这些带有神秘色彩的文字给了路明非很不好的感觉。作为社会主义红旗下的好少年,路明非并不相信什么鬼神之说,然而这份笔记却有着一种奇怪的魔力,吸着他的眼球让他不得不信。

路明非把笔记随手一塞,被奇怪力量驱使般,开始翻找类似的文献。

「和这个村子仪式有关的双子很重要的一点,近年,国家宣布了双胞胎的大小为先出生的为哥哥或姐姐。不同的地方双胞胎顺序,从这天开始都规定先出生的为哥哥或姐姐。因为这个村子的仪式有关,我问了一下祭主,结果让我很意外,他说老规矩就是老规矩。这个村子用来举行仪式的双胞胎后面出生的是哥哥或姐姐。」(摘抄自:零·红蝶,民俗学者的手记12)这是散落下来的另一些笔记。

照这么说……我应该称路鸣泽为……哥哥?!

想到这里,路明非一个猛转头,看见身后的路鸣泽正一副四处看风景事不关己的样子。

“难道你想亲手……掐死你的哥哥么?!”源稚生的话在脑海中响起。

掐死……路鸣泽……?

颈部柔软的触感,温暖的体温,没有受到任何抵抗,清楚地感受到生命的流逝……

黑白的画面在脑中闪瞬而过,似曾相识却无法看清任何一幅。

这些……是什么?

“哥哥,你看!”路鸣泽突然拉起自己的手,拽着他跑向门外。路明非紧紧攥着那片没看完的纸,一路踉跄。但当他终于跑到门外时,他也不由得惊呆了。

昏暗的房间中看不到外面的状况,不知不觉中天竟然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不同于方才分不清现实与虚幻的那种氛围,夜晚的村庄格外清亮,皎洁的月光洒在没铺石头的路面上,森林中出吹潮湿而清新的气息。

而真正令人惊讶的则是飞舞在半空中穿梭在房屋间的红蝶。

红色的蝴蝶,包裹着暗淡的光芒,十几只一同翩翩飞舞着。它们飞向月亮的方向,似神明的化身,却也如亡者般有着说不出的幽怨。

下意识般,路明非双手合十做了个祈祷的动作。几秒后,路明非惊醒般猛地一颤,慌忙把两只手拉开。

为什么会做这样的动作?就像是理所应当的一般?而且刚才那是什么?为什么身体突然就不受控制了,如同处在梦境之中一般?

而且,刚才那种感觉……是……怀念?

像是冥冥中有人提示般,路明非打开没看完的半张纸。

「双子巫女
在“红贽祭”被作为供品献上的双子巫女,有时候也有男的双子,被称为双子御子,在这个地方,大家都相信原来双子是一个人,生下来后分裂成两个人,所谓“红贽祭”就是“把两个身体合二为一时,那个巫女会产生神之子的力量。而边回原来一个人的具体方法就是“姐姐杀死妹妹,然后由忌人把妹妹丢进虚。」(民俗学者的手记10)

“哥哥……约好了哦,我们要永远永远在一起哦。”路鸣泽看着自己,天真无邪的样子,黑黑的眼睛在月光下浮动着银光。而他所说的话语,则像是穿越了百年的时空般。

“恩!”路明非握起路鸣泽的手,四目相对,郑重地点头。

路明非看着自己的所作所为,宛若一个外人。

——————注——————

绫里绫美和绫里千奈美是逆转裁判3中的双子姐妹,这里走个过场…剧情太少了我就不说是crossover了…本来是想分别写的,但是因为不冲突而且适合做这个故事的起因就一起写了,反正都是只出现了笔记中的人物……(主要是一起写比较方便_(:зゝ∠)_)

评论

热度(17)

©风信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