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源&泽非的零红蝶paro

#AU……我就想看看普通男孩路明非误入皆神村而已……

#就随便开个头,不一定什么时候补全……只保证不会坑……

0

路明非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个村庄的。只感觉迈开某一步之后世界的画风陡然一变,眼前出现了一座破烂的古朴村庄。按理说村庄没有什么可怕的,但是薄雾萦绕着整座村庄,里面吹出的阴风直刺骨里,凉嗖嗖的。

当他意识到不对,赶紧想转身逃跑,却发现来时的路已经不见了。明明是从那个方向来的,那里却严丝合缝没有任何存在过小路的痕迹。

路明非打了个寒战,明白这次是玩大了,纠结半天终于鼓足勇气喊了一句——“喂!有人在么?”然而回应他的只有不知名虫子的鸣叫。

为什么我总是会被卷入稀奇古怪的事件里啊?路明非忍不住吐槽自己。不自量力跟着女神和她男朋友出海潜水,结果遇到不明生物差点淹死。和师兄一起做实习,结果地铁大规模瘫痪。这都哪和哪啊?!

等待救援是不太可能了,路明非只好壮起胆子漫无目的地在这个破烂的村子里闲逛。

真的是很吓人啊……乌鸦咕咕的啼声突然响起,吓得路明非猛地一回头,正好看到飞起的黑影又被吓了一下。不过走着走着路明非也发现了这个村庄一些不对的地方——随处可见的血迹早已干涸;烧毁的痕迹太过明显,让人感慨这样房子居然还没倒。而更诡异的则是……路明非隐隐能听到女人凄厉的笑声。

一定是幻听,一定是幻听!他这样暗示自己,想让自己勉强平静一点。

“Sakura!”当他转过一个角落时终于听到了人声。但因为刚接受这里没有人的事实,突然又冒出了声音,这一下也着实又把路明非吓了个结实。他抬起头寻找声音的来源,最后视线落在了一个满是栅栏的小窗处。

兄弟你是犯人么?被关得这么严实?

然而当路明非看到他的脸时,他狠狠地抽了一口气——源稚生?!

“你怎么会在这里?”遇到熟人的感动几乎让他热泪盈眶,但源稚生没听到他说的一样,继续说着自己的话语。

“不要管我了!仪式快开始了,现在还来得及带着路鸣泽逃!”他焦急地说,眉宇间的神情不像是在开玩笑。而且为什么他要叫自己“sakura”而不是“路君”?另外,带着路鸣泽逃又是怎么回事?路鸣泽是个古灵精怪的家伙,哪还需要他这个笨哥哥来救?

“仪式?”诧异之中路明非又重新打量了源稚生一番,发现此时的源稚生完全没有应有的威风凛凛。没有帅气的黑色西装,只穿了一身米白的浴衣,反倒是衬得他更纤长秀气了些。更不对的地方则是神情,虽然依旧一副倦容,但更多的是平日所没有的愧怍,就像是源稚女刚去世时那样。

“红贽祭就要开始了,难道你想亲手……掐死自己的哥哥么?!”源稚生说到“掐死”是五官都扭在了一起,看得出他内心是多么地痛苦。不过路明非的重点却落在了其他地方。

“哥哥?我没有哥哥,我只有个叫路鸣泽的弟弟……”

“不要再胡闹了!快去找四大家的钥匙!上杉家的姐妹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好了!”似乎想让他放心般,源稚生突然提起了上杉这个姓氏。

上杉?难道是绘梨衣?路明非心上一抽,想问更多的话,但源稚生眼中写满的都是“送客”,看来是不会再告诉他什么了。

这里究竟是怎么回事?绘梨衣……她不是因为先天身体弱医治无效死了么?

疑惑着走了几步,路明非突然又是一个猛回头,紧接着是漫及全身的寒颤。

在他的世界里,源稚生也死了。死因是黑帮内斗……

看得到的只有满目的薄雾,如同胧在心中的疑惑一般挥之不去令人恐惧。

只得试试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了。红贽祭是什么?路鸣泽又是怎么回事?以及最重要的,这个村庄究竟是什么鬼?!

评论(1)
热度(16)

风信子

贵乱混邪,非处不洁。
私人厨房,不爽不要看。

近期扉泉扉打食ing

————
「你听过这首曲子么?」
「不知道,但是为什么眼泪会流下来。」

© 风信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