梗来源于某日lo主抽风逛淘宝发现某著名铁盒糖(我就不说牌子了,免得像做广告)居然是德产的。之后就想到这样的一个画面(ノω<。)ノ))☆

看到说海豆糖少就写出来看看w说起来我还没发过海豆糖呢ww

#恋人设定哦w


硬糖

 

“你在看什么?爱德华先生?”

难得的休息日,海德里希与爱德华抱着大包小裹从市场凯旋归来。支出纸袋的食品把爱德华先生的脸挡得严严实实,论分量,这些面包和香肠够他们吃一周的了。

沉浸在闲暇时的欢愉,海德里希的步子变得轻快,以至于当他终于一回头的时候,发现那个一直跟在身后的小个子不见了。于是他慌忙倒过去寻找,发现爱德华正站在橱窗旁看得出神。

“很漂亮的石头。”此时天边已然是绛蓝色,暖橙的光将橱窗里照得明亮,陈列品闪闪发光。爱德华指了指里面的一个小盒子,其中装满了五颜六色的“石头”。

“额……哈哈。”海德里希轻轻地笑了起来“爱德华先生还是这样缺乏常识呢。”他敲了敲小个子的额头,逼得对方皱起眉头连连躲闪,然而面颊却反而变得红扑扑的。

“那不是石头,是糖。”他装出一副老师的严肃样子,一本正经地告诉爱德华。

“糖?”小个子似乎有些难以置信,他再次看向橱窗中的样品,色彩斑斓的圆球在灯光下泛着宝石般的光泽。阿美斯特利斯的糖果总是很朴素,有作为调味品的白糖,军需供应的奶糖,也有街上卖的水果味软糖。

但是他没看过这样漂亮的糖果。大概那边也有这种可爱的东西,然而他一直太忙了,成为了一个没有童年的人,自然也没接触过这些。

所以当他终于有机会仔细地看着这些充满和平气息的事物时,他不由得看得出神。

“会很好吃的吧。”少年的目光柔和下来,带着寞落的艳羡感。

“应该吧……”没想到一向回答很干脆的海德里希这次给了个十分含糊的答案“我也没吃过……”

下一个问题被生生卡回了喉咙里。爱德华看着海德里希那双蓝色的眼睛,突然觉得那颜色水一般深沉。而他刚才触及到了他未曾踏足过的地方。

“我们回去吧,阿尔冯斯。”爱德华错开视线,不再敢看他“天已经晚了。”

“恩,好,我们回家吧。”海德里希一就保持着温和的笑容,然而眉宇间却多了几分追忆的神色。

阿尔冯斯并非喜欢甜食的人,在爱德华来之前他的钱包也不是很富余,所以糖果这类的奢饰品他也很久没接触过了。他只是没想到,这个看起来一直养尊处优的小少爷居然也有意外天真的一面。

想到这里,海德里希的笑意更深了。

 

圣诞节日日近了。彩色的灯火挂在小树上,教堂里传来肃穆而令人心神宁静的颂歌声,街道上的行人变得稀疏,房间里的壁炉变得更热。

听到门开关的声音,海德里希迅速关上了抽屉,一回头,果然看到了那个有着金色长发的同居者。他正倚在门旁,背着手,有些纠结的样子。

“欢迎回来,爱德华先生。”海德里希笑着说“圣诞晚餐我已经准备好了。”

爱德华在暗示下再次看了看不大餐桌上各种罕见的肉类,只是笑笑,注意力丝毫没放在上面。“很丰盛。”他简短地评价道。

“那么,圣诞快乐。”蓝色的眼睛依旧满满笑意,这样永不变化的善意总会让爱德华不知所措。

“你也是,圣诞快乐。”他低声喃喃,之后终于鼓足勇气般,将一个红色的礼盒递到海德里希面前“这是圣诞礼物,”爱德华双手抓着,金色的眼睛尽最大努力不从对方脸上移开。

出乎意料的是,海德里希脸上常驻的笑意消散了,他愣愣地看着礼盒,伸出的手有些颤抖。

“这是你送给我的礼物么?爱德华先生?”海德里希难以置信地眨了眨眼睛,想确认些什么一样,将脸靠向爱德华,看向金色眼瞳的深处。他接过礼物,拆开了丝带,在拿到的瞬间海德里希感受到了送礼物的人发自内心的紧张感。

那是一个圆圆的铁盒,喷绘着一些水果的图案。海德里希知道这是什么了。他打开铁盒,里面是各种颜色的水果糖,在暖色的灯光下,泛着甜蜜的光。

“喜欢么?”看着笑容尽失的阿尔冯斯,爱德华小心翼翼地问。

海德里希抬起头,狠狠地点了点头。那一瞬间的恍惚,爱德华好像看见那碧蓝的眼中蒙了一层淡淡的水雾。

“我很喜欢,爱德华先生。这是我收到过的最好的礼物。”方才的水雾不见了,留下了微红的眼圈。海德里希移开视线看向壁炉,似乎在说这只是火光晃的一样。

听了这样的肯定,爱德华心中却没有意思开心的感觉。他总感觉,海德里希收到谁的礼物都会这样夸赞的。因为他总是笑着,他也希望别人能保持笑容,所以总是一副老好人的样子。

想到这里,爱德华莫名有些伤感。

像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言论一样,海德里希将一颗糖果递进嘴里,深吸一气,品尝着水果的香甜。

“好吃么?”爱德华问。同居的少年想更用力地点头,但是他终止了这个想法。他将嘴里的糖果咬碎咽下,又拿了新的一颗。

“闭上眼睛,爱德华先生。”他说。爱德华愣了一下,还是照做了,之后迎接他的是一颗糖果。一颗海德里希衔过来的糖果。他将它咬在牙尖喂进爱德华的嘴里,就在少年措手不及的时候,水果味的深吻萦绕在唇齿间。

硬糖被两根舌头一同舔舐着,像是被两条不分家的蛇玩弄的珠子。爱德华一开始有些抗拒,但还是接受了,可是吻的时间一长起来,他就连忙推开了海德里希,面色绯红。

“你……偷袭!”他擦着嘴说,回应他的依旧是温柔得过分的笑容。然而这时再看到这样的笑脸,爱德华却感觉彼此贴得很近,像是长久以来的隔阂终于被剪开了一样。

此时此刻,爱德华终于相信,这是独一无二的,属于自己的笑容。

“你的礼物我收下了,爱德华先生。”海德里希心满意足地拿起叉子,兀自开始了圣诞晚餐。

 

“爱德华!”呼喊他的是格雷西亚小姐。今天爱德华将带着弟弟离开这里,现在他们正在把各种箱子丢向车子。格雷西亚小跑着把一个盒子递给了爱德华,似乎是个礼盒。爱德华接过它发现上面还落了一层薄尘。

“我在阿尔冯斯房间找到的,应该是你的。”

爱德华怔大了金色的眼睛,手指颤抖地拆开带子——那是一个铁盒,上面喷绘着一些水果的图案。打开盖子,里面是各色的水果糖,在晨光下泛着柔和的光泽。

包装纸上似乎写了什么。爱德华将它展开,熟悉的笔迹跃入眼帘——

“圣诞快乐,爱德华先生。”


评论(6)
热度(50)

风信子

贵乱混邪,非处不洁。
私人厨房,不爽不要看。

近期扉泉扉打食ing

————
「你听过这首曲子么?」
「不知道,但是为什么眼泪会流下来。」

© 风信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