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试试矫情文艺的写法,结果果然不适合我。

*尔豆+海豆,想试试真·三角关系,貌似不太成功,不过似乎不是太糟

*宝石姬风格(伪)

*花卉系列第一篇,灵感来源一P站一张图0.0

 

 

勿忘我

我从来都不相信,“我会永远记得你”这种话。

Episode1-转折点

爱德华睁开眼睛,看到是身边空荡荡的床铺。

裸露的手臂搁在冰冷的被单上,那里没有任何温度。

疲倦地翻身,模糊的视线扫过洒满晨光的窗前,他看到了那抹熟悉的身影。

金色的眼眸倏然睁大。

“早上好,阿尔冯斯。”爱德华支起身,声音柔和。

那个身影闻声转来,清晨的阳光露水般清冷,打在少年淡金色的短发上,流向白衬衫遮掩的锁骨处。他淡淡地笑着,与光线融为一体。

爱德华懒懒地伸腰,从床上一跃坐起“走吧,阿尔应该把饭做好了,一起去吧。”他说着,披上马甲走向了餐厅。

然而。

早饭依旧是那样地丰盛,热气腾腾地摆在长桌上。多了的只有那个极不协调的信封。

“哥哥……”阿尔的声音伴随着话语浮现在脑内。

手臂在颤抖,信纸落在酱汁里,染上了大片的红色。身体感到一阵又一阵恶寒,直到那个身影出现在身边。

“阿尔离家出走了……!”爱德华向他求助,阿尔冯斯闭目摇了摇头,安抚地揉了揉爱德华的头发。

“不必担心,我们去找他吧。”少年从他眼中读出。

Episode2-起点

血,哪里都是血。

视线变得模糊,呼吸变得沉重。但是阿尔冯斯依旧摇摇晃晃地走向那具尸体。

我要和哥哥在一起了,所以不能给哥哥添麻烦。他只是这样想着。

干净的白衬衫贪婪地吸取着液体,染红了少年的上半身。

因为失血,海德里希的皮肤更加惨白,甚至看得到血管的颜色。半凝固的暗红色覆盖了地面上的炼成阵,微风扫过,阿尔冯斯淡金色的发丝轻轻飘动。

不要再流血了!阿尔的内心在嘶吼。

咬牙将那个人从半凝固的暗红色中脱出,光洁的大理石地面上被擦出好长一道殷红色的血迹。他找了所有还能用的布料,反复按压子弹贯穿的伤口。但是血液却像是不流干不肯罢休一样,依旧潺潺涌出。

阿尔冯斯感觉到了恐惧。

那个人只是躺在那里,像是睡着了一样,嘴角带着意味不明的笑容。然而那逐渐消逝的体温却无时不在提醒他,少年已经死去了。

阿尔冯斯总觉得,海德里希会在什么时候睁开眼睛,幽怨地看向自己。

等价交换。他的死亡是自己与哥哥重逢的必然条件。

血终于凝结了下来,只剩下惨白身躯上黑色的孔洞。

阿尔突然跌坐下去,不住地喘息,温咸的液体流进嘴里,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哭了。

  少年的手臂无力地瘫在那里,阿尔能看到它在一点一点变色。

不知就那样坐了多久,他才再次艰难起身,拿起毛巾擦拭那具血迹斑斑的身体。

触感透过布料传递到指尖,尸体还没有僵硬,皮肤组织还和生者一样柔软。

琥珀色的眼睛看着那张安详的面容,不住地颤抖。

不要看我,不要看我,不要看我。

毛巾从手中脱落,大滴的眼泪打在海德里希的脸上,像是他未干的泪痕。

当阿尔冯斯终于从大厅中走出,他的步伐一直在摇晃。红色的斗篷上沾上许多了暗红色的斑点。

“谢谢你,阿尔。”哥哥坐在诺亚身旁,尽可能地露出笑容,面色也是同样地惨白。

他们两人都没有想到,这只是一切的开始。

从那天晚上开始,阿尔冯斯开始失眠。

只要闭上眼睛,那个不祥的亡灵就会站在他身后。血从胸口流出,滴滴答答淌了一路。

“都是你的错。”从未听过的声音徘徊在耳边,阿尔捂着了耳朵,却毫无作用。

幽灵睁开了那双冥蓝的眼睛。

Episode3-眷恋

窗台上有一小丛花朵,它们已然凋零许久,却依旧被顽固地摆放在那里。

阿尔冯斯并不知道那曾经是什么花。

“把它丢掉吧,哥哥。已经落满了灰尘了。”他多次这样建议。但是爱德华从来只是摇摇头。

“好吧,既然哥哥喜欢。”阿尔天真地笑,再次看向枯萎的花朵时,眼中却充满了灰色的情感。

爱德华坐在旧沙发上看书,与软垫一起沉了下去,像是一只慵懒的大猫。完成工作的阿尔来到哥哥身边,自然而然地倚在了他的肩上。而爱德华也没有拒绝。

“哥哥。”

“恩?”他没有抬头。

阿尔冯斯凑到他脸旁,出其不意地啄了一下。

几乎是与此同时,他被推开了。爱德华怔大了眼睛滑到沙发的另一侧,推开他的是机械的手臂。

阿尔委屈地笑了,什么也没说只是起身准备离开。

“阿尔!”就在一只脚踏出房门的时候,令他迷恋的声音叫住了他。

金色的刘海凌乱地散在脸周,哥哥总是这样忧郁而逞强。

“抱歉……”他习惯性地想要别开视线,却又强迫自己看着弟弟。

阿尔依旧只是笑笑,毫无邪念的样子,离开了房间。

看到门被关上,爱德华感到莫名地安心。他看向身边,那个穿着白色衬衫的身影依旧静静地倚坐在沙发背上,身上散发着清冷的气息。

“阿尔冯斯……我……”他压低声音想说些什么,却鲠在了喉咙中。

虚影离开了,兀自走到窗前,半透明的手指拂过已然凋亡许久的花朵。

Episode4-香气

“我总认为,阿尔冯斯还在我身边。”

阿尔帮我负责了那个人的葬礼,我很感谢他。如果没有弟弟的帮忙的话,我不知道该怎样面对他。

还什么话都没来得及说,就再也什么都说不了。

倒在血泊中的睡颜,还是永远刻在了脑海之中。

那天之后,我总是能感受到他的存在。只不过体温不再温暖。

他只会冰冷地站在那里,看着我和弟弟生活。偶尔会笑一笑,似乎在说“没关系”。

花朵枯萎了,却无法下决心扔掉。

渐渐地,我习惯了他的存在。

将他人的死而不宁当做自己的救赎,我的罪孽还真是从未减少过。

至少,我不会忘记你。

Episode5-心愿

总是被扔下一个人,孤零零地漂泊着,寻找着。

仅有的变化也只是从身体毫无感觉变成更加痛苦罢了。

我活着的重心从来都只有哥哥而已,仿佛是一种亏欠,永远找不到正确的方式却偿还。

甚至渐渐地,变得过分依恋。

我想在哥哥身边,用身体感受他的存在,用身体知道他是在乎我的。

所以我很怕“另一个我”。

他也喜欢着哥哥吧,不作为兄弟,而是单纯的恋人,可以理所应当地拥抱哥哥。

所以他也会怨恨我吧,把哥哥从他身边夺走的我。

每当夜幕降临,就站在我身旁,提醒我那个永不散去的梦魇。

他就像是还活在这里一般,每天看着我和哥哥。

所以我逃离了。

Episode6-正视

“在那里!”爱德华喘着粗气,对着身边的什么人说着,脚下却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阿尔!”他喊,看着那个瑟缩在小巷中的身影看向自己。爱德华没有收住脚步,几乎是下意识地,他冲了过去,一把将弟弟抱在怀里。

阿尔冯斯的发丝中满是寒冷的气息,爱德华贪婪地吮吸着,像是想用这种方法让他暖和一些。

拥抱中的身体僵硬了片刻,他的手臂机械地举起,空悬了许久才终于落在哥哥背上,之后再也不肯松开。

“为什么要离家出走,阿尔?!”爱德华紧紧地搂着他,让阿尔冯斯近乎窒息。

路灯昏黄的灯光幽幽地打在他们身上,如同歌剧舞台上的追光灯。

演员,唯有他们二人。

“我……”琥珀色的眼中,黑色豁然扩大。他再次看到了,那个身影。

他沉默地站在哥哥身后,左胸盛开着一朵鲜红的花。

身体再次不住地颤抖……

求你了,不要再纠缠我了!阿尔闭紧了眼睛。

来自死亡的寒气渐渐靠近,如同黑暗般即将吞噬掉他。然而最后,他只是擦肩而过。

终于松开的怀抱,带有温度的手指划过阿尔的面颊。

“笨蛋,你是我的弟弟啊!”

那双金色的眼睛正凝神看着自己,没有躲闪也没有看向他的身后。

久违地,专注地看着自己。

“哥哥……”不知为何,这一瞬间,阿尔的视线模糊了。

Episode7-曾经

圣诞节的假期结束了。柏树上的装饰品被摘下,之后被砍成小段扔进壁炉。

阳光逐渐变得充足且温暖,积雪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日益减少。空气湿乎乎的,寒气在减退。时间就这样日复一日地消逝,丝毫没有实感。

爱德华看向公寓的窗户,洁白的纱飞了起来,带着春寒的风交换着屋内沉积的空气。

窗台上有一小丛蓝色的花朵。

小小的花瓣堆积在一起,是浓郁的色彩。黄色的花蕊点缀在中心,与晴天下的阳光交相辉映。簇在一起的花朵随着春季的微风摇曳着,散发着似有似无的香气。

爱德华梦游般走了过去,机械的手指拂过娇嫩的花瓣,眼里划过一丝怜惜。温热的湿气打在耳廓,少年怔大了眼睛。

“我知道你会喜欢,特地为你种下的。”海德里希贴在爱德华脸庞说。他露出温和的笑容,看着青年转过头,金色的眸中有了些许惊喜。

“是很漂亮的花。”满足于环在腰间手臂带来的安心感,爱德华再次看向那一簇小花,两只不同的手将他们护在掌心,想让他们少受些寒风的摧残。“它的名字是什么?”

风,骤然加大。

蓝色的碎片被卷向空中,渐渐与高远的色彩融为了一体,不见了踪影。

海德里希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Episode8-没有终点

爱德华睁开眼睛,看到是身边空荡荡的床铺。

裸露的手臂搁在冰冷的被单上,那里没有任何温度。

疲倦地翻身,模糊的视线扫过洒满晨光的窗前,那里什么都没有。

“阿尔冯斯?”

无人回应。

“做好饭了哦,哥哥!”今天的阿尔似乎睡得很安心,他愉快地来叫醒爱德华。

爱德华走下楼梯,长桌上是弟弟精心准备好的早餐。

哪里都找不到了,那个身影。

他拿出三个杯子,倒满了咖啡。

 

————作者没自信地解释下设定————

一开始阿尔和爱德华看到的是两个幽灵,阿尔看到的是比较恐怖的阴影,爱德华看到的是因为留恋而想象出来的身影。

主线找到阿尔之后,两个人看到的是同一个幽灵。因为爱德华终于把重心转向弟弟了,所以海德里希的影子散去了。而阿尔知道哥哥对自己也有所眷恋后也不再做恶梦了。

最后爱德华不再能看到海德里希的虚像,但坚持自己不会忘记他的诺言,于是装作海德里希还活着的样子……

还是写不出那种很忧伤的抒情……真的做不到OTZZZZ

论理科生为什么要装文艺!(臣妾做不到啊,哇.jpg)

 

评论(2)
热度(37)

风信子

贵乱混邪,非处不洁。
私人厨房,不爽不要看。

近期扉泉扉打食ing

————
「你听过这首曲子么?」
「不知道,但是为什么眼泪会流下来。」

© 风信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