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信子

多看书。
————
「你听过这首曲子么?」
「不知道,但是为什么眼泪会流下来。」

终于写完了奥尔光……设定主线刚开始。果然还是该甜甜的!

光战妹子设定(我实在无法把官方那个沉默的傻小子视为自己的代表)。

【BG】【BG】【BG】貌似我在乙女的路上越走越远。

CP向设定所以可能有点苏,注意避雷_(:зゝ∠)_

BGM来自于L2,,很老很经典的一部网游,算是时泪了吧。文中也涉及到了一点BGM相关的故事。说起来原著向奥尔光的话,若是真爱那就是tragic love了。。。


冰雪迷宫的引路者

1

“没想到伊修嘉德的城内是这样威武壮丽。”冒险者顶着虽小却源源不断的雪粒在宝杖街上又蹦又跳,惹得路旁沉闷的贵族们纷纷侧目。“过去我只能在巨龙首那边远远地忘一眼呢!”

“是么?”奥尔什方轻轻地笑道“既然棒棒的冒险者大人都这么说,那我一定得去那里远眺一次!”

“开玩笑啦,奥尔什方你驻扎在巨龙首,什么时候去都可以。”冒险者背着手转过身,蹦蹦哒哒地后跳着走,完全不看后面还有没有人。“喂,小心!”银发的精灵关切地蹙起眉头,并加快了步速。然而冒险者并不是很领情,依旧漫不经心地倒着走,偶尔还转个圈。

直到她踩上了一块冰。

甚至来不及尖叫,她整个身子就后仰过去。其间她也想过平衡重心,结果只是让身体更加僵硬,即将摔下去的时候险些闪了腰。但是旋转的天空突然静止了下来,一只有力的手臂牢牢地抓住了她的肩膀。她能感受到,手铠中传出的掌心的温度。

奥尔什方把光战拉了起来,看她一贯梳得一丝不苟的发型变得凌乱。“谢谢你,奥尔什方……”吃了亏的冒险者一直低着头,不敢看精灵的眼睛。然而奥尔什方只是爽朗地一笑“毕竟你不是习惯常年冰雪之人,难免有注意不到的。我今天陪你出来的目的就是让你体会真正的伊修加德。”

“这种事情……叫管家来就好。”这次轮到光战尴尬了“明明是我有求于你,所以不想总这样劳烦你了。”

“看来被误会了啊……”精灵那张一直保持着欢脱表情的脸转瞬变得柔和“既然不在领地当值,骑士团也没有具体任务,我今天当然是真心实意想要和你一起玩啊。”

“诶?”光战似乎并没听懂他的话,还是说她不敢相信这是他的本意呢?因为奥尔什方看到她的脸霎然涨红。于是精灵也别过脸,看向高原深远的苍穹“那么走吧,我带你去更有趣的地方。你习惯骑黑陆行鸟了么?”

“还没,总有点高原反应……”光战老老实实回答,那种突如而来的昏头涨脑感简直让她条件反射地想拒绝这种“便捷”的运输方式。

“这不怪你,鸟房的大多数黑陆行鸟飞起来总有些颠簸。不过我有好办法。”奥尔什方转过头,蓝色的眼睛单眼一眨。

2

隼巢的上空,有能力的冒险者们骑着各式坐骑飞在半空中,然而此时他们都在目瞪口呆地看着一个从未见过的坐骑从身边嗖地飞过。巨大的双人黑陆行鸟张开双臂在空中滑行,羽翼在空气中划出两条白线。

奥尔什方谨慎地控制着高度,光战坐在后面的座位中紧紧地抓着扶手,看着脚下高速流动的空气,她的心脏在不住的抽痛。不过有高大的精灵为她挡住疾风,她还是安心了不少。最后,黑陆行鸟降落在双子池附近。

检查过四周没有会主动攻击的怪物后,两个人来到了冻结的冰面旁。伊修加德的领地真是大得不可思议。光战看着四下的皑皑白雪以及常年冻结呈现奇异蓝色的冰块,想,难道这里真的要就这样永远在冰雪之下毫无生机了么?

“真荒凉啊。”她不由得感慨。顺着光战的目光,奥尔什方也环视一周。

“没有办法,当年这里也是水草优渥的土地。自从灵灾之后,一切都变了。”精灵没有叹息,只是平淡地讲着这些事情“但是有些东西一直没有改变。伊修加德依旧固执而保守,终年的冰雪只是雪上加霜而已。”

“这些话若是让你父亲听到的话,他会皱眉头的吧。”光战想象了一下伯爵抽动着眉毛的样子,却笑不出来。

“也许吧,不过父亲相信我是有原则的人。”奥尔什方对她动了动眉毛,与老伯爵如出一辙,光战忍俊不禁。看到光战的笑容,奥尔什方面部的肌肉也舒缓了下来。“对了,说好要给你看有趣的东西。”

精灵踏上冻结的湖面,突然绅士地行礼,之后一蹬冰面就滑向了圆池的中央。奥尔什方伸展手臂,做出独舞的姿态,然而不仅如此,他的脚下一直没停歇,当上身的舞蹈到达某一动作时,舞步就会配合着转身或变换方向。

光之战士看呆了,协调的动作一气呵成,飞雪装点在他身旁。精灵的每次滑行都能带起一阵微风,银色的短发被吹起,他在冰冷的空气中吐出阵阵白雾。在她的印象中奥尔什方一直是体恤下属坚不可摧的骑士,没想到此时却变身了熟练的舞者。这些华丽优雅的动作在他身上丝毫不显僵硬,反而让他本人显得无比柔软。

当奥尔什方在冰面上转了五六圈之后,光战毫不吝惜地拍手鼓掌。“好厉害啊!没想到还可以这样玩。”

精灵擦了擦额头的汗水,重新踏回陆地“冰雪覆盖的第一年,这项运动就扩展开了。主要是贵族们闲来无趣。”看着光战那张依旧微微吃惊的脸,奥尔什方又贴过脸低声说“偷偷告诉你,艾默里克阁下也会在冰上起舞呢,那时少女们的尖叫我现在还记得。”

想到那个人山人海的场面,光战干笑几声“总感觉,今天的奥尔什方和过去大不相同啊。”

“怎么说,吾友?”

“最大的变化就是,突然变正经了!”光战竖起食指笔向精灵,她终于说出了一直以来的疑惑“之前奥尔什方你总是‘肉体’‘肉体’个没完,还经常说一些不着边际的夸张的话语。”

“会让你很尴尬么?”光战捕捉到碧眼中转瞬的愧色。

“不,不是的!”她忙说“只是……好久没听到了,有点不习惯。”说到后半句,光战感觉脸变得有些热。“而且,这样总感觉你像是变了个人一样……”像是为了掩饰一般,她有加了一句。

“恩……怎么说呢?”银发的精灵抿了抿嘴,把干涩的嘴唇抿得更白“其实这是我在巨龙首用来团结军心的一些办法而已,然而不知不觉成了习惯,所以也用在了你的身上。”

“因为我想和你成为朋友。”奥尔什方的目光突然变得坚毅而认真,其间的肯定却让人心头一颤。“那么,吾友,你讨厌现在的我么?”

微雪洋洋洒洒,在二人之间簌簌飘过。光战与精灵对视了十多秒,终于莞尔“当然不,看到你原来是这样可靠的人,我倒是为伊修加德松了口气。”

“那么如果抛去国家、星球、使命的话,你又是怎么看待我的呢,吾友?”奥尔什方没有别开视线,他那双琉璃般的眼睛依旧看着光战,仿佛要把她看穿。

少女呆立在原地。她恍然意识到,原来自己已经很久没考虑过自己的事情了,反倒是龙族、教皇、异教徒这些本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情一直充斥在脑海中。

“我……”她嗫嚅着,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最初遇见奥尔什方的时候,他就与所有人都不同,不是因为功劳而夸赞自己,而是自始至终都在夸赞自己。这让她脸红尴尬,却也心怀感激。之后一次次地并肩作战,再之后他毫不犹豫地包庇自己,这些都似乎都快要被她选择性遗忘了。

“我……”我是光之战士啊,但是除此之外呢?她看向眼前那双美丽的眼睛,视野居然有些模糊。我曾以为你是为了自己的国家希望我能打开突破口,我曾以为彼此只是互惠互助关系……除此之外呢?我一直很感谢你,我想继续和你做朋友?

你自己的想法。精灵的声音再次在脑内响起。

光战想起了不知从哪里听到的一个传说。神想利用统治夏之迷宫的公主,化作人形带着不洁的力量引诱她,却被拒绝。混乱之中,饱含着巨大力量的水晶球被打破,冰冷的力量瞬间席卷了夏之迷宫,这里从此冰雪覆盖,变为了冬之迷宫。而那名公主也受到了力量的侵害,性情大改。此处变为令人忌惮的不洁之地,但是那名一直守护公主的骑士却甘愿化为魔物继续守护着她。

即便世界都在利用你,我依旧不变初心。

但是,光战身边也不尽是利益关系的伙伴,也有为了大义而共同战斗的伙伴们。可是还是哪里有微妙的不同。她恍然置身于暴雪中的冬之迷宫,无法找到出路。

“我……”模糊的视线从精灵的脸上落到他宽厚的胸膛,她似乎意识到,那一点点的微妙究竟是什么。

“我很……眷恋……奥尔什方你给我的安全感。”她尽可能地咧起嘴角“这样的你,让我很安心。”说完,她还是移开了视线。太丢人了,简直像是在表白。但是回应她的却是一个拥抱。

微雪之中,骑士的软甲贴在她的背上,寂静的雪原中她听得到精灵的心跳。光之战士看到了,迷宫的那个出口,因为有一个银发的精灵在那里向她挥手。

“所以我也会一直守护你,因为吾友你是最棒的!”


评论(4)

热度(5)

©风信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