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信子

多看书。
————
「你听过这首曲子么?」
「不知道,但是为什么眼泪会流下来。」

【棋魂同人】Soundless Voice(20)

啊,还剩一章。想了个写棋局的新方法,效果不错~!

让我们回想起读秒带来的恐怖吧,啊哈哈哈!(by总是被逼得匆匆落子的某人)

这章的BUG:头衔战的时间我并没去找,因为想按照剧情来的话,势必无法按照正确时间来。另外头衔战等大比赛应该不是猜子而是计算机来随机(大概)。

Chapter30

如果赢了,进藤与SAI的真相就会如自己所愿公之于众。

如果输了,我就会丢失分量最重的名人头衔,真相也将就此掩埋。

寂静的深夜里,古肃的和式建筑中传来阵阵打谱的声音。灯光是温暖的黄色,在现在的塔矢亮看来却晦明变换。他将注意力集中在每一步棋中,体会着棋路的延伸与奕者的心态。

藤原佐为……果然可怕。

相比而是被指导的几局,现在的他已经今非昔比。

这一年的“进藤光”突然大放异彩,以全胜的战绩拿到了挑战权。有人说这就是“是金子总会发光”的真实写照,有人毫不客气地将现在的“进藤光”与塔矢亮再度对比,言论一度甚嚣尘上。

然而只有在亮看来,这样的光彩反倒像是坠落之前所释放的最后光芒,明亮得令人心疼。但他没有闲心去担心别人,他最需要担心的,只有自己。

与藤原佐为对弈的一局局全部丝毫不差地刻在脑海里。就连他自己都不由得感慨,他与佐为的缘分甚至不比进藤光浅,然而却一直在交错,交错。

永远在错过。

“请问进藤本因坊对即将迎来的名人战有什么想法?”

“这个头衔对我有着非凡的意义。这里可以爆料一下,我与塔矢名人私下里达成了一个协议,待头衔战结束后就会揭晓。”佐为在一群记者的追捕下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让本就引人注目的赛事瞬间变为了热点。

马上,报纸上,网页上,推特上,带有着红色关键词的条目瞬间一条条列在眼前。压迫感在逐级上升。

塔矢亮的房间现在堆满了棋谱,这些是美津子送来的,说是阿光让她来转交,认为亮需要这些。他翻了翻,居然都是进藤光记下的与佐为的对局。

可见对手的自信是有多高。

真是被小看了!塔矢亮握紧了拳,但还是微笑着谢过美津子,之后开始了不眠不休的学习。

其实一直不该是这样的。他和佐为从一开始到现在总是对手的关系,哪怕是在关系最亲近的时候,也无法像对待进藤那样推心置腹。看着这些棋谱,塔矢亮会去想象那个在房间里独自摆棋的男孩,谁都看不到他身边的幽灵,但是他知道,这是他单纯而幸福的小秘密。所以在幽灵消失之后他才会那样伤心,所以在生命濒危的时候才会祈祷“神”的降临。

真是羡慕啊……如果能有一个棋力强大的人作为朋友而非严师或对手……如果能有就好了。

塔矢亮再次落下一子。比赛的时间临近了。

几日后,塔矢名人连败两局。

明明是春季,天气却反常得闷热起来。天气预报说是又要下雪了,之后会降温几天。

塔矢家格外的安静。明子夫人每天都做好多滋补的食物,但亮的脸色一直不是很好,吃得也不多。今天也是一样,筷子与桌面碰撞出的轻响深深刺激了母亲的神经,她想劝说点什么,却被一脸严肃的塔矢行洋拦住了。

“他需要自己来调节。”父亲说。

第二天早上,塔矢亮被父亲叫去说要奕一局。

“父亲……”

“最近你工作忙,我们也很久没在早晨下过棋了。趁你有空,我们交流一下吧。”亮端坐在棋桌旁,发觉父亲的白发增多了许多,之前的深灰色头发已经转向浅灰色。他点点头,脑内所想的依旧是SAI……

父亲可以说是塔矢亮最熟悉的对手,但是曾经那个高不可攀只能“望其项背”的父亲已经垂垂老矣。他早已胸有成竹地说“我已经超越我的父亲了。”

亮的棋路如同流水一般。塔矢行洋也在创新,可是对于新一辈来说,这种地步的改变不算什么。他应对着,甚至不需要花费太大的力气。直到……

黑棋突然脱先了,而在塔矢亮看来,在这种危急存亡之时,正面战斗才是最好的选择。他犹豫了一下,依旧按照原计划行事。没想到塔矢行洋居然利用脱先的一手开始反攻,将两片棋连在了一起。

一面倒的局势瞬间被平衡了过来。

虽然并不是在比赛场上,塔矢亮的衬衫还是一片湿凉。他突然意识到方才是自己的预测失误,那只是他认为的……不是SAI会走的棋路罢了。亮皱眉,手上的棋子悬而未决。他观察着棋面,久而,终于走出了决定性的一步。棋落下时,墨色的眼睛有着瞬间的闪光。之后余光里,他看到了父亲点头的动作。

“很好,看来你意识到了。”塔矢行洋放下手,声音里多了几分慈爱。塔矢亮的心中咯噔一声响。“你陷得太深了。”亮的喉咙里发出一声闷响,没想到会被父亲轻而易举地看透。

塔矢行洋将手中的棋子放回棋盒中,玉石相撞发出脆响。“我不会过问你究竟在执着些什么,但是弈道的本源,你无论何时都不该忘记。”

“输赢,这只是低阶者会在意的事物,因为它并不能完全定下哪一方的棋力更胜一筹。”

“我们之所以锲而不舍地追求胜利,是为了能与更强大的对手交战。”

“因为缺少对弈两者的任意一人,名局都无法构成。对弈所应探寻的是更高更深远的一手棋,而非执着于胜利本身。”

塔矢亮僵直在原地,视野竟然有些模糊。父亲的话在脑海中空灵地回响,澄澈心扉。肩上的压力,瞬间减轻了。

“很抱歉……”他深鞠一躬,鼻尖几乎要碰到了棋子。“多谢你,父亲。”

输赢不是全部……然而这次我却非赢不可。因为这并不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棋力强于对方,而是赌上了一个人存在于世的证明。

Chapter31

汗水被攥在手心中,不易察觉的变得急促的气息,潮热的空气黏在身上激起一层汗。塔矢亮甩了一下短发,从记者堆中闯出一条路,完全无视闪光灯的噼里啪啦。

新闻里会说些什么他一清二楚,这局比赛,要么逆转要么出局。并且以历史记录来看,出局的面比较大。毕竟那些记者还惦念着那个“私下交流”呢。

幽玄之间。龙飞凤舞的四个大字,如同神明一般坐镇于这个房间,目睹全国新生棋士与顶尖棋士的厮杀。空气中凛冽的气氛令人肃然,一进入这里整个人的感官都会增强,塔矢亮现在能把秒针的走动声听得一清二楚。

藤原佐为一如既往地早早到来,恭座在棋桌旁,双目微暝,神态超然。听到脚步声,他睁开眼睛,微微一笑。

“早上好,塔矢名人。”他重读了头衔名称。

“早上好。”塔矢亮冷冷地回应。

“你还要坚持那个条件么?”少年笑着问。眯起的眼睛令人不寒而栗。

“是的。”亮的回答不假思索。“猜子吧!”

“好吧,既然你坚持。”碧色的眼睛依旧澄澈明净,然而斯人已逝。“先番,是我。”少年修长的手指执起黑棋,优雅一笑。这宛若女子般妩媚却也如武士般肃杀的笑容,穿越百年的时光与千年的阴翳,再现于世间。

塔矢亮其实是知道的,无论怎样做,在佐为真正的实力面前都不过是以卵击石。这就是一个已知的圈套,可是塔矢亮一定要跳下去,并在所不惜。这种不理智的行为究竟是为了什么,想起来塔矢亮都只能苦笑着摇头。

关键的一局棋开始了,四下里开始变得无比安静,落子声音都被托显得刺耳。记录者与观战的人们都注意到了,今天的塔矢亮相比之前拼死挣扎依旧被斩杀,有了真正的反杀之势。

这才是真正的塔矢亮。让人想起曾经那个背负无数光环的天才,他的光环从未泯灭。不再是畏首畏尾,而是以自己的全心全意来迎战。

观众们重新关注起这局赛事来,弹幕中的讲解与加油声几乎让人看不清画面。虽然塔矢亮并没有别人看起来那样轻松。不再是针对佐为,而是用他一贯的强势与求胜心去迎战。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从布局到前三十几手,看起来还势均力敌,但是亮知道,这其间的漏洞太多了。佐为在逼迫他,两个人都是全副武装的战国武士,在名为十九路的战场中厮杀。佐为的太刀以疾风之势进攻,塔矢亮频频格挡并寻找着突破的机会,然而就在他终于刺出一刀时,却发现早已在那里设防,而僵直无法回避时又被重创。久而久之,塔矢亮身上已满是细密的伤口,泛着血清的光,只要被他再次抓住,局势很可能崩溃。

怎么办。

怎么办……

怎么办?

黑棋已落,白棋未定。棋面不知从何时起陡然变得无比复杂,几乎是错一步全局皆输的境况。塔矢亮的嘴唇被抿得发白,气息开始变得沉重。而雪上加霜的则是,进入了秒读。

决策时间只剩60秒。可能的变化在他脑内告诉转动着,但是无济于事。

“五。”

“四。”

白棋落下了,然而几乎是他落下的瞬间,黑棋逼在下一步,完全没有给他多余的思考时间。

“五。”

白棋基本是被拍在棋盘上的,然而又是在它落下的瞬间,黑棋从容地跟进。佐为在笑。

他下意识地咬起嘴唇,对秒针的咔咔声分外敏感。塔矢亮此时甚至能感受到屏幕前父亲凝重的表情,以及……如果那家伙还在的话,会怎样评价这一局。

几次五秒倒计时后,不够周全的思考让塔矢亮陷入了危局。几乎要输了。但是没人会怪他,因为差距太大了,大到令人喘不上起来。

这样就输了么?可能的变化依旧在他脑内高速运转,他尽可能地去看得更高更远,然而在视线的终端,全都是一样的结局——惨败。

“五。”

如果扳断自己的棋也会被分断,论气数是杀不死的。可不能双活呢?要不要连接两片棋让他活过来?角落出的棋是否能做活?

“四。”

如果选择攻击呢?但是黑棋太厚了,白棋的棋型看似很好其实十分脆弱。如果脱先呢?还有没有可能存在的断点呢?

“三。”

加油啊,小亮!电视前的明子夫人坐在丈夫身旁,虽然不能看懂,但是塔矢行洋的表情暴露了一切。他也在反复摆着变化,一筹莫展。绪方精次走出了房间,点燃一支烟,狠狠地吸了一口。芦原不争气地捂住了眼睛。

“二……”

秒读的棋士声音颤抖了。塔矢亮的眼睛依旧扫视着全盘,眼白中的血丝变得明显。

难道就这样输了么?

难道就这样……?

汗水变得湿重,眼睛酸酸的,好想哭……马上那一秒就要到来了吧……慢一点,拜托……

“Akira……”身后,熟悉的声音传来。那个人在呼唤他的名字,悠远而透彻。


评论(1)

热度(3)

©风信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