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信子

多看书。
————
「你听过这首曲子么?」
「不知道,但是为什么眼泪会流下来。」

【FF14】(光阿尔)莫莫蒂的恋爱教程

今天意外地清净啊……是都去看3.2剧透了么?不过我是决定憋到国服更新_(:зゝ∠)_

【GB】【GB】【GB】

光战(猫妹子)X阿尔菲诺

部分情节有点污,请注意_(:зゝ∠)_这是一个最后光战推倒了小男孩的故事(咳)



正文



莫莫蒂的恋爱教程

Phase1

“啊啦,太多的事情我倒是不懂,但是欢迎来找我做恋爱咨询哦!”这是乌尔达哈流沙屋老板娘莫莫蒂的头口禅。

伊修加德的事情告一段落之后,光之战士就同阿尔菲诺一起暂且返回了故乡沙都。当白色的雪海变为金色的沙海,两个人倒还真不适应了一段。但是看见熟悉的街市的瞬间,两个人还是交换了一个感动的眼神。

二人下榻在沙钟旅馆,这里聚集三教九流,出了什么事可以立即知晓。并且以协耀尉的身份,行动能更加便捷。

这天一早,光之战士与阿尔菲诺在流沙屋吃早饭,本是很正常的事情,光战却一直感觉有什么人在监视他们。她放下手中的盘子,不动声色地环视四周。大概是因为太早了,周围的人也都在沉默地吃着早餐,一个个都无精打采的。最后,光战的视线落在优哉游哉的老板娘身上——莫莫蒂正捧着头一脸荡漾地看着他们,与光战对视的时候甚至没有害羞的意思,反倒笑着向她招招手。

“怎么了?”看到光战起身,阿尔菲诺关切地问。

“啊,和莫莫蒂小姐叙叙旧。”她安抚一笑,阿尔菲诺点了点头。

就在她走向柜台的时候,沙漠之民一直在催促“快过来快过来!”带着淡淡雀斑的脸晕了大片红色。

“您……没事吧?大早上的。”光战毫不掩饰地皱眉,被挤成三角形的眼里满是同情。

“哎呀~!”虽说沙漠之民也是力量最低的民族,但抓光战的这一把可着实不轻。胳膊被猛然一扯的光战猛地一个踉跄“我们的英雄也终于恋爱了啊!春天真是美好啊!”她捧着红润的脸,圆圆的身体扭来扭去,看得光战一愣一愣的。

“您……还好么?现在已经快入秋了。”她快速地眨了眨眼睛,完全不知道老板娘在说什么。

“就是和你一起吃饭的那个小哥啊!我观察你们好几天了!你们,很相配哦!”说着,莫莫蒂拍了光战一把,把她打得旋转一百八十度。阿尔菲诺依旧在沉默地小口吃早饭,似乎在思考些什么,动作总是断断续续的。与周围懒散的人们不同,阿尔菲诺虽然也多多少少被困意烦扰,但他衣着整齐,动作优雅,一看就是有着良好的幼年教育,在黑压压的人群中格外醒目。

光战机械地转过身,一脸冷漠“莫莫蒂小姐,我想你应该是搞错了什么。”之后又突然凑过脸去,低声吼道“而且阿尔菲诺才16岁16岁啊!我都已经24了!和未成年谈恋爱是犯罪是犯罪诶!”

然而老板娘无动于衷依旧面色红润地摆啊摆“这个你就不懂了吧!再小的男孩子,他们也是有欲望的!女人就总有一种错觉,什么可爱的小男孩不会打(哗——),什么梦想中的男神也不会打(哗——),他们甚至不会去厕所。这都是你们的一厢情愿罢啦!”不顾光战无语地咧嘴,她继续兴奋地说“所以只要善于利用男人的欲望,恋爱都是小事情啦~!”

光之战士一脸黑线地看着这个又蹦又跳的拉拉菲尔,脑内突然闯入了一些了不得的画面——冰雪覆盖的国家某因奇怪癖好而闻名的团队集体打(哗——)的情形,光战捂脸;同国某高贵的野心家在某个夜晚偷偷(哗——)的样子,光战的脸瞬间涨得通红;某个白猫小个子一脸羞耻(哗——)的样子……

“你没事吧?”莫莫蒂突然愣在原地,一脸关心。

“我没事……”光战捂着已经从指缝中溢出来地鼻血说。

Phase2

“方才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突然流鼻血了?是因为太久没回沙都不适应这里的气候么?”阿尔菲诺一边漂洗着满是血的毛巾一边问。而光战则是老老实实坐在床上。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没事没事没事啦!”少女努力不去想方才那些马赛克占了半个屏幕以上的画面,夸张地摆着手。虽然依旧一脸懵逼,但阿尔菲诺还是将洗好的毛巾仔细贴在了光战额头上。冰冷的触感碰到皮肤上时,光战下意识地一躲,没想到却被这个小豆芽一把抓了回来。

“忍一忍就过去了。”阿尔菲诺脸上流露出不容拒绝的严肃。这是少年所特有的表情,这孩子做事情总是过于认真,并十分逞强。

“谢谢你,阿尔菲诺。”明白了他的好意,少女的声音也柔软了下去。然而说完这句话后阿尔菲诺半天没再转过身。“没想到你还有能做细活的一面。”

“虽然我在生活方面确实有些愚钝,但是在萨雷安求学的时候,我也是一直在照顾妹妹的。”少年垂下眼睛,浓密的睫毛在眼瞳中遮了一片阴影。他转过身,将毛巾拿下,准备再洗一次,手却被人扶住了。

“我来吧,”光战接过毛巾,小心翼翼不要碰到他的手“又不是无法行动了。”她笑着说。

“哦,抱歉。”他松开手,看起来有些失落。

水声随着挤压的动作从布料中溢出,光战又想起了莫莫蒂的一番话“我认为你们两个很相配!”

我和阿尔菲诺,真的仅仅是朋友么?

初到乌尔达哈的陆行鸟篷车上,那两个冷漠的年轻人,她从未想过在未来,二人的命运会交汇在一起。

沙都动乱的时候,小豆芽被卷进了暴民,额角的血淌进了衣领,却依旧脸色苍白地说“我没事,只是小伤……”

在不死鸟的以太散尽后,抑制着悲伤,竭尽全力为冒险者们打开讨伐巴哈姆特的路的少年。他带着满身的伤目送着他们远去。

逃向伊修加德时,阿尔菲诺拉上了兜帽,不住地颤抖着。夜半醒来的时候,光战听到他一直在说“都怪我,都怪我……”声音里带着哭腔。

四人小队翻过灵峰看到新的大陆时,苍茫天地之间,只有他们几人。

终于回到石之家时,逞强说着要解散水晶义勇队的样子,最后在众人面前流出真实泪水的时候,她才恍然意识到,这个一直看起来很中二的孩子才不过十六岁。

那时,光战私做主张,将阿尔菲诺搂进怀里,让他哭了个够。虽然她知道这孩子需要单独静一静,但她不想再让他一个人哭泣了。他还是个孩子,需要关爱与怀抱。

所以,仅仅是朋友,仅仅是战友?光战沥干了毛巾中的水,将它搭在铁架上。

“那个……”阿尔菲诺似乎想说什么。

“怎么了?”

“其实有些话在伊修加德的时候我就想说……”少年踌躇着,面色突然胧上了一层红晕。光战保持着摔手的动作愣住了。不会是……表白吧?!

“在决斗审判的时候,真的很感谢你!”他看着少女,浓郁而透彻的蓝色像是要从眼中流淌出来一样。“那时候那个骑士的斧头劈过来时,我除了拿魔法书护住脸以外什么都不会做了。但是你救了我,硬是从那个骑士的战局中脱离出来就我。”

那时……“阿尔菲诺!”看着那个没记住名字的骑士挥舞着钢铁旋风飞过去时,光战下意识地一个罗刹冲冲了过去。斗气在周身环绕,她徒手抓住了斧柄,并一个铁山靠制住他的行动,接下去一个双龙脚,十足让他愣了几秒。但是这样四个人就打成了一团,原本的两个战场混战在一起,然而光战不以为意,打出一套拳之后,她跳起来加了一个空明拳,地上裂出好长一道深痕。

“没关系的,阿尔菲诺,如果没有你的宝石兽和医术支援的话,我也很难打倒两个贵族的骑士。”她温和地笑。

“不,我一直很想道歉。”少年的面色变得更红“当时……我看到你的胖次了……”

Phase3

“这几天你要去哪?”早晨来到光战的房间,阿尔菲诺看到她正在整理行李。

“去枯骨营地,有任务。”看到少女身上背着的那把大剑,不安写在了脸上。当然他是不会说的。发觉少年久久没有走开,光战嫣然一笑。

“你是在担心我么,阿尔菲诺?”她背好背包走向银发的少年,在他稚嫩的面颊上啄了一口。只是这轻轻的一下,阿尔菲诺的脸便红得像是晶亮苹果一样。“谢谢你。”

完成任务的光战与弗雷离开了火墙,望着漫山遍野的山羊,慢慢地走着,像是要享受砂砾的炙烤一样。

“上次来还是和那个人在一起,总拿着一把小刀耍帅。他早晚有一天会被情人砍死的。”弗雷愤愤地说。明明是男性的声音,语调却很像女孩子。

“哈哈,我身边也有过那样的人。我和他换了贫民的衣服去骗那个商人呢!”想起许久不见的桑克瑞德,光战微微有些寞落。

“都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啊!”弗雷望着无云的天空感慨。

“都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啊!”光战也叉着腰望天。

“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光之战士。”弗雷突然正色道,用他青色的玻璃珠般的眼睛看着她。“不要这么好心地什么事情都帮忙了啊!你会被利用到死的!沙都那次还想再来一遍么?”

光战没有回答,依旧看着那片万里无云的天空。炽热的阳光烤得她眼睛发痛。“但是那是我作为‘光之战士’的宿命。为了艾欧泽亚与海德林,我必须去。”

“那只是你被选择的命运……”弗雷再次劝说。

“对,那是我被选择的命运,我无法拒绝。但是在这条路上,有人偏偏主动选择了这样的命运。”她轻声说,阿尔菲诺毅然站在群青色制服的人群前的样子浮现在了她的眼前。

回到乌尔达哈时已是深夜,刚刚换号弦月睡袍的光战听到有人敲门。

“阿尔菲诺?”看到面前的小个子,光战有些诧异“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回应她的是一个小包裹“这个给你。我想你可能饿了。”少年低着头,刘海挡住了眼睛。

“谢谢你……”她接过包裹,里面的糕点还是热的。热热的感觉透过纸包传到心里,暖暖的。伊尔博德说,所有人都只是想利用你,没人真正关心你。但是她遇到了在暴雪中收留自己的奥尔什方,不离不弃的拂晓血盟……以及一直在一起的阿尔菲诺。“要不要进来待一会,我也要等下才睡。”

少年点头,与她并排坐在床上。“怎么了,阿尔菲诺,你看起来不是很好。”年轻的精灵一直垂着头,目光有些阴郁。

“我想起了伊泽尔和埃斯蒂尼安。”一听到这两个名字,光战的眼睛也怔大了。“偶然想起来一起露营的日子,反倒有些怀念了。”少年苦笑。光战揽过精灵的肩膀,让他靠在自己身上。

“是啊,只剩咱们两个了……”冰花在魔大陆乌烟瘴气的天空中开了又谢,只是一瞬间,却比钻石星屑还要美丽。龙骑士的铠甲被血染红了,他一定认为这样他就能拯救伊修加德了吧。阿尔菲诺抽了抽鼻子,光战母亲一样拍打着他的肩。“但是没关系的,这条宿命的路上,还有你……”

少年在她身上蹭了蹭,大概是在点头吧。

Phase4

送走了阿尔菲诺之后,光战将莫莫蒂偷偷给她的钥匙放在了床头柜上,无语地咧了咧嘴。

“恋爱就要主动进攻!”给她钥匙的时候,莫莫蒂神秘地一笑。光战满脸黑线,徒劳地解释着“莫莫蒂小姐,我们真的不是那种关系……”然而钥匙还是被留下了。

第二天早晨,洗漱后的光战鬼使神差地拿着钥匙走向了阿尔菲诺的房间。两个人的房间离得很远,而且完全不在一个方向,但她还是走了过去。脸在微微发烫。

我只是去看一眼这孩子好不好,我只是关心,关心,关心。不是要犯罪!她反复说服自己。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走到房间前,光战发现阿尔菲诺的房间门居然是开着的!她警惕地看向里面,没有人,只是床铺很乱套。

这孩子怎么了?“谢太傅寒雪日内集”么?她好奇地走了进去,就在她靠近床的时候,被叫住了。

“等,等下!”光战回头,看到阿尔菲诺只穿了一件薄薄的浴衣,细细的腿裸露着,斜开的领口露出他稚嫩的胸膛。银色的头发没有梳理,女孩子一样披着。而他的眼神真的很慌张,并且面色潮红。

“你怎么了,阿尔菲诺?”光战关切地问。

“没怎么没怎么!”他忙说,眼神不住地扫向床铺。发生了什么?光战皱眉,一把掀起被子……看到里面的瞬间,她铁着脸把它扔了回去。

光战手中还攥着被子的一角,面色铁青地目视前方,想装作什么都没到的样子。而阿尔菲诺的脸彻底羞红了,在那里坐立不安。然而光战还是装不下去了,她的脸从脖子开始一点一点地变红。

“啊哈哈!”似乎是想打破尴尬,光战干笑起来“没关系,没关系,阿尔菲诺也是这个年龄的男孩子了!啊哈哈!”她空洞地笑着,自己都不感觉好玩。

“抱歉……我不该……这么武断。”最后,她松开了杯子,手臂垂了下来。她现在有些害怕,阿尔菲诺是很认真的孩子,如果就这样不理她了的话……

“没关系……让你担心了……”小精灵的脸还是红的,他突然转身,光战知道这是他想逃跑的预兆。于是,阿尔菲诺被拉住了,睡袍丝润的触感缠上了他的脖子。

“是我不好……”光战在他耳边说“请你原谅我,阿尔菲诺。”

女人身上的香气一阵阵飘进他的鼻子里,软绵绵的物体顶在他后背,心中随之点燃了一把火……他喘息着,想把火压下去,女人却越抱越紧。

“昨天……我也梦见了你。我们在天极白垩宫旁边野营,伊泽尔小姐和埃斯蒂尼安都不在,你就这样搂着我。当时我感到……好安心。”阿尔菲诺的身体软了下去,声音变得柔和。

“是么,听起来真好。”

“天上的星星很亮……风,也很柔和。柴火在噼啪作响……”他的眼神渐渐放空了,身体任光战摆布着“我们会一直在一起吧……为了艾欧泽亚……”

光战将他正着抱过来,将他的头靠在她的肩上“对……为了艾欧泽亚。”

“我一直不是个成熟的人,一直以来,谢谢你的包容。”奇怪的情愫在二人之间蔓延,阿尔菲诺离开了光战的肩膀,随即踮起脚,深深地与光之战士吻在了一起。

少女抱着阿尔菲诺一路摩擦打床边,把小精灵扔到了被子上,之后一下子坐在了少年身上。她擦了擦嘴角荡下的银线,手指在他的腹中线上一路滑下。

“那就让姐姐教你成人的第一课吧!”光战舔着嘴唇说。


评论(4)

热度(18)

©风信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