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信子

多看书。
————
「你听过这首曲子么?」
「不知道,但是为什么眼泪会流下来。」

【棋魂同人】Soundless Voice(19)

有读者反应上一章看不明白_(:зゝ∠)_不知道这边有没有这个现象。如果有的话请说出来,看看怎么改(只能说是时间线有点跳,第一遍看我都有点迷糊_(:зゝ∠)_),总之确实困扰了一下。

另外:这章写得我好抓狂= =

Chapter29

前情提要:意识到频频的违和感,塔矢亮从进藤光私藏的棋谱中找出了端倪,并有相同的棋路来逼迫佐为现身。计划虽然成功了,但是结果却是残酷的。世界不会因这样的变动而停止,之间还在继续,那么塔矢亮与“进藤光”今后该何去何从?

结局篇——proof  of  life

春季的暖风吹起少年墨色的长发,他双手插在口袋里,脑袋向拼色围巾中缩了又缩。塔矢亮在围棋会所所在的楼下站了许久,身后的大路依旧有一串又一串的汽车驶过,旁边的超市中依旧人来人往。湛青的天空中云朵被吹得散了又聚,再晚一些的时候太阳也依旧会落下。

最后,他还是下定决心,走进大楼按下电梯。门打开的瞬间,亮下意识地望向那个角落,看到那抹熟悉的金色时他的心脏蓦然一震。

“为什么还要来这里?我以为你不会再来了。”亮走到自己的座位处,将围巾与大衣脱掉,摆好。昨天的纸扇还躺在棋盘边,提醒着他那并非是一场梦。

“我也是这样认为的。”佐为向他优雅一笑,将方才打谱的棋收好。只看一眼,塔矢亮便看出那是千年前的对局。“但是你也来了。”

“遇到进藤之前我就在这里了。”亮没有拿棋子,只是端坐在那里“您又是为什么在这里?”

佐为苦笑,浓密的睫毛中似乎有星点的泪光“因为我是‘进藤光’啊。”

塔矢亮抽动了几下嘴角“原来如此。既然这样,那您昨天为什么会直接承认呢?为了能真真正正变为‘进藤’你可是花了不少心思。”差一点连我都相信了。

“因为我也意识到,一直以来太低估你了。你已经不是我当初认识的那个小孩子了。你很了解小光,小光也很珍视你,所以我的演技早晚有一天会被你戳破。”碧色的眼睛中流出温和的目光,与世无争的温和是千年锤炼出来的,看到这样的眼神,塔矢亮才能相信他的进藤光真的不在了。

“那你为什么又要废这么大周折来演一出‘复活’的戏呢?”亮平静地问,仿佛昨日的失态都不存在过。

“那是我的私心,也是为了小光。”佐为幽幽地说“既然可以做到的话,我想留下一点点我的痕迹。即便SAI的名字流传于世间,却依旧是虚无缥缈的存在,就像过去的我。那种无力感真的很心慌。”他露出苦楚的表情。塔矢亮诧异于佐为这样的人,无论何时,他的神情,他的语言都能给人一种很干净的感觉。纯粹得凛冽。

“这是我能想到的,为我能做到的仅有的事情了。因为我也不想给小光留下任何困扰。我知道对你隐瞒伤害到了你,所以对之前的事情,我深表抱歉。”佐为深深地低头,明明只是在单纯地讲着事实,塔矢亮却从周身感受到了贯穿心扉的悲伤。墨色的眼中蒙上了一层水雾,浓密的睫毛落在上面一片阴影。

应该原谅么?亮的目光变得遥远。愤怒,只是因为不好的猜想被证实。作为一个理性的人,也许从一开始就不该抱有这样的期待。虽然……

“那么,佐为前辈。以后你想怎么做?”亮深吸一口气,正色道。

佐为歪头一笑“和最初那时一样,我说过,要替小光活下去。”

“我不会再彷徨什么了,既然宣布了SAI的存在,那么SAI的过去就此与我无关。我会一直以进藤光的身份活动。小光应该会铸就的辉煌就由我来替他完成。”

塔矢亮长久地沉默了,手指在小臂上一下一下击打着拍子。“我真是太不了解你了,佐为前辈。本以为你会是一个只管下棋不问世事的人,没想到也会费心思在其他事情上。”

佐为笑了,他的笑容如同光源一般打亮了这个角落“你说得没错,我也没想到。但是我在活着啊,现在不是一千年前的深宫,可以不问世事。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再回到那个时候。”

“不过现代也有现代的好处,我可以一直一直与更强的人对弈。与日本的顶尖棋士,甚至是中韩两国的棋士们一起探讨研究,这样想想也是很令人期待。”

看着佐为干净的笑容,塔矢亮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进藤……这个名字萦绕在耳际。代替什么的,还是太不切实际了……一元论认为,人的存在是藉由记忆,这个人的生活在环境的影响下,大脑中形成了独一无二的突触。而佐为有着光的记忆,这是否意味着进藤还活着……?

他摇摇头,越想越乱。

“那么,塔矢。”佐为伸出右手“和我一起去见证‘神乎其技’吧。就像和小光在一起那样。”他的目光很坚定,想必下决心抛弃自我是很困难的事情。但是亮并没有与他握手成交。

“佐为前辈,这是我从一开始就想说的话。”塔矢亮深呼吸,目光炯炯“相比让你作为进藤活下去,我更希望你能以藤原佐为的身份活跃在围棋世界。”

“无论如何,一个人是无法活成另一个人的。即便您下了很大的决心,但数十年之后这一切无法逆转时,您会后悔的。”

“不会的,因为对我本人来说,只要可以下棋就是天赐的神恩。”佐为的目光突然变得很忧伤“而且,一个死去千年的人是没有未来的……”

一年后。

“继本因坊和十段之后,进藤光九段再夺棋圣头衔,与新名人塔矢亮平分春色。而新的名人头衔赛再次拉开帷幕……”

啪,塔矢亮关掉了电视。一年以来,藤原佐为以进藤光的身份连夺五冠,看棋谱,塔矢亮知道他还存有实力。虽然他也是身集三冠,但是对于“进藤光”的大放光彩,他就像是个外人一样。

每天工作结束后,他们二人都会再去会所交流几局。然而两个人之间却是越来越沉默。塔矢亮知道,导致这个结果的大部分原因是他心中的梗依旧无法平复。

他在坚持什么,他自己都说不清楚。

亮穿好正装,准备前往棋院。因为出现了两个年轻的三冠王,所以安排了一个招待会。目的就是宣扬一下国内围棋界的大好形势,让外界充满信心。而且新一轮的交战就要开始了,这两个新一代的王者很可能要进行交锋。这些都是媒体喜闻乐见的。

看到塔矢亮风尘仆仆地赶往会议室,两侧的记者纷纷让出通路。被风带起的发帘之下,那双冷艳而不怒自威的凤眼真是令人心潮澎湃。这次会议有戏,说不定能弄出一个大新闻!

“早,塔矢!”一进门,“进藤光”就向他打了个阳光灿烂的招呼。他想视而不见,却还是摆了摆手“哦,早。”之后就坐在了一边。然而这家伙却又贴了上来。

“还没吃早饭吧,等下一起去?”他碧色的眼睛圆圆的,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但塔矢亮一点都不想领这个情“不必了。”他冷冷地拒绝。

有些受伤的“进藤光”目光瞬变,声音也冷了下来“你还在怪我。”

“并不是。”亮不假思索地否定。沉默地维持现状了一年,我现在又有什么可怪你的。佐为莘莘地瘫了回去,之后却说出了令人始料未及的话“我不会去参加你的头衔的预选赛。”平淡的一句话却在塔矢亮的心中炸起千层浪。“所以,我希望小亮你也不要过来。”

“你在说什么?”塔矢亮俯下身,尽量利用桌子死角遮挡他愤怒的样子。其实来到这里之前,他也想了很多。这样下去早晚会有一天在幽玄之间遇上吧,即便知道那并非是“进藤光”也没问题么?即便在头衔战中被下“指导棋”也没问题么?迄今为止二人达成了某一种平衡,如果两个人都同时向七冠王伸出手的话,这一平衡会瞬间分崩离析。而且结局很难预测。

但是,就算是这样……也务必要向前。

“我不想与小亮为对手……”虽然下了很大的决心,真的说出来时,佐为的声音也在颤抖“因为那样的话,我就抢了小光的对手。”

“而且,我也不配做塔矢君的对手吧。”佐为苦笑。他的一番话令塔矢亮无法摸清其目的,但是那双眼睛中的苦恼,看起来是真的。

“你在小看我么?藤原前辈?”佐为一愣,少年身上赫然散发出一阵阴气让他不寒而栗。他不明白,难道这好不容易想出来的方案反而激怒了小亮这孩子么?

“亮君……你怎么了?”佐为睁大了眼睛看着塔矢亮。他依旧冷着一张脸,就那样看着自己,如同冰雕的艺术品,而寒气的来源则是那双墨色的眸子——寒风一般割皮刺骨,深水一般暗流汹涌。

“请问……两位准备好了么?”工作人员突然插了进来。亮抬起头,这才发现台下已经坐满了手持各式相机的记者。他坐直身体,礼貌地点头。会议开始了。

先是一些很客套的问题,什么对于国内围棋的看法啊,近期个人的状态啊,对于头衔战的态度啊……之后,塔矢亮终于等到了他等待已久的问题。

“请问塔矢名人,”记者问“新一期的头衔战就要开始了,您有什么新的计划么?”

亮拿过话筒,微微一笑“我会将本因坊的头衔从别人头上摘下来。之后是十段,再之后是棋圣。”语毕,他将话筒推远,满意地看到那一秒绝对的寂静。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什么。而下一秒下面就开始产生巨大的嗡嗡声,记录的,交谈的,发短讯的。

塔矢亮没有看“进藤光”,因为接下来会有相同的问题问他。这个宣战的答复是什么,马上就会揭晓了。

“那么,进藤本因坊呢?”佐为双手支着头,额发在光线下挡出一片黑影。台下渐渐安静了下来,膨胀的寂静压迫着耳膜。人们视线的焦点停在他身上,等待着他的抉择。

“我……没有塔矢那么厉害。所以我只会去夺走‘名人’的头衔。”清冷的嗓音贯彻全场,塔矢亮按了一下上臂,把发麻的感觉压了下去。

 

“藤原前辈。”棋院的走廊内,塔矢亮叫住了佐为。“进藤光”回头,乍看上去和本人真的没什么区别。“我很感谢你的答复,不过能否允许我加一个条件呢?”

“什么条件?”他的眼睛水汪汪的,让人不舍得说重的话。

“如果我卫冕了名人头衔的话,请你说出进藤的真相。”佐为的眼睛蓦然怔大。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他微微蹙起了鼻子。

“我希望你能发挥出真正的实力……我不想看到一个进藤光的幻影!”咄咄逼人的气息,不允许他拒绝。于是,佐为笑了。

“我答应你,如果你真的能卫冕的话。”他的唇瓣是滴血般的红色,佐为转身的瞬间,亮仿若看到那瀑布般的紫发随着他优雅的步伐摇曳。


评论

热度(4)

©风信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