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信子

多看书。
————
「你听过这首曲子么?」
「不知道,但是为什么眼泪会流下来。」

【棋魂同人】Soundless Voice(17)

小更一下,本来就想自然过渡,然而过渡得有点长……另外:下一章很重要很重要_(:зゝ∠)_


Chapter27

“小亮,小亮,快起床,今天棋院没有工作么?”太阳已经高升许久,而塔矢亮依旧躺在榻榻米上。白色薄纱的窗帘遮挡了阳光刺眼的部分,但打在脸上依旧灼热难耐。亮用手在脸上支出一片阴影,好让这得之不易的睡眠能持续一会。然而明子夫人已经拉开了他房间的门,大呼小叫地提醒他该面对现实了的事实。

“你怎么了?小亮?”开门看到儿子疲倦瘫在床垫里,明子着急的气势瞬间全没了。她匆匆跑到塌边,摸了摸儿子的额头。

没发烧啊。

“我没事的,母亲。麻烦您今天帮我请个假吧,我想休息一下。”亮坐起身,苍白的皮肤在光线下近乎透明。知道儿子并非喜欢任性胡闹的人,她马上点了点头,并一脸关切地嘱咐要好好休息。

塔矢亮带着愧疚的微笑目送母亲离开,之后再次倒在羽绒枕中。他翻滚了几次,却发现再也睡不着了。天气日益转暖,阳光也愈发灿烂了起来,在这样明亮的时间里根本没有睡虫的容身之处。即便塔矢亮已经连续几天只浅眠两三个小时了。这让他这几天下棋的时候头一直在一跳一跳地疼。

进藤……

SAI……

这两个名字一直在脑海中打转,无法证实的猜想折磨着他的精神。必须得了结这件事。

亮从榻榻米中一跃而起,从斗柜中拿出一套休闲装几下穿好,洗漱之后就跑了出去。

春天的脚步近了,积雪在路边满满融化,风暖得几乎可以嗅到桃花的气息。搭着地铁,塔矢亮来到了进藤光居住的地方。

按下门铃“打扰了,请问进藤光在家么?”他问。几秒之后,美津子从里面打开了门。

“呀,这不是那个塔矢……明?”进藤的妈妈惊讶地遮了遮嘴“您找小光么?”

“是的,进藤夫人。我是进藤的同伴塔矢亮,请问他现在在家么?”亮露出礼貌的笑容,这是所有长辈都喜欢看到的。果然美津子马上接受了他,对自己儿子的这个“一看就是好孩子”的朋友频频点头。

“他……中午不回来吃饭的。真是辛苦你来了。上次小光的事情一直想感谢你,但一直没找到机会。”大概是太高兴了,美津子一个人说了很多话,半天才反应过来还把客人晾在外面“快请进吧!虽然小光不在,但还是要请您进来坐坐。”美津子让出了通路,塔矢亮点头谢意。

他来到进藤光的房间,正坐在软垫上,环顾了一下四周的摆设——很典型的现代房间,单人床,便宜的木地板,两三个矮书柜,里面除了棋谱就是漫画书,记录了主人的童年。而角落里则是摆着一个棋桌,他走过去摸了摸,没有落土。

“请喝可乐吧!”美津子突然进来,将一杯加了冰的可乐放在地板上“没什么好东西招待,不过小光很喜欢喝。”母亲慈爱地笑着,亮的心里突然抽痛了一下。

“谢谢您。”亮微微欠身,美津子笑着关上了门。

听到门掩好的轻响,塔矢亮的眼神瞬间变得冷峻起来。冰块感受到地面的热度开始融化,相互碰撞时发出“哐啷”的声音。

亮走到书架前,手指划过满是尘土的书脊。一定会有被遗漏的地方……如果假设成立的话,有些记忆SAI是无法共享的,这里就是突破口。

但究竟在哪里呢?塔矢亮看着许久未动过的书本,与根深蒂固的良好教养做斗争。

大概是因为难得晴天,进藤的家里在通风换气,光的房间也不例外。风将窗帘吹起,明媚的阳光伴着冷冷的风散落在房间各处。塔矢亮试着翻了几本棋谱,都是能背出来的内容,书中没有批注也没有夹什么东西。一开始他还仔细地看每一页,几本之后塔矢亮就飞快地翻一遍,不多一会,所有的棋谱就翻完了。

难道漫画书中会有什么线索么?亮犹豫地伸出手,然而在这瞬间风突然变大,白色的窗帘猛地飞起,像是飘进屋内的幽灵,让他霎时缩回了手。

塔矢亮困顿地倚在书架上,视线落在架子上方的摆设上——两个不知什么动画作品的手办,一个高达的模型,一艘太空战舰的模型,以及一台有着奇怪造型的钟表。

这时,一阵突兀的音乐声把亮吓了个激灵,他慌忙拿出手机关闭了闹钟——那是提醒他睡午觉的。亮虚脱一般拿着手机,手腕如同脱臼一般垂着。半秒后他却恍然想到了什么。他看向那台闹钟,盯了一分钟——果然是坏的。

钟表很大,表盘在基座上,它的上方则是一个名雕塑的模型。它摆在矮架上几乎与亮等高,上面的其它摆设都是以它为中心,这让风格与高度都很不同寻常的它瞬间变得不醒目了。而静止的表盘上的时间则是——五点零五分。

为什么它会不走了呢?如同被魔力牵引,亮把手伸向了雕塑,他试着转动旋钮,却发现只要一动,就会产生被卡住的触感。

“?”好奇心的驱使下,塔矢亮打开了雕像,底座与上方脱离的瞬间,一些卷好的纸张从里面掉了出来。

“这是……”他翻开这些纸,前几张居然是进藤与自己的研究成果。亮的内心有些触动,但是那些美好的过往并没能牵制住他的脚步,他继续向下翻。后面的纸张明显很古老,边缘已经发黄,墨迹也已经开始减退了,然而记录的棋谱依旧能识别清楚。纸的最下面标注是:本因坊秀策,未分类。

进藤这家伙……居然从资料室里拿走了这么贵重的资料!惊骇之余,亮还是说服自己,进藤他一定是有着难言之隐。这样的棋谱有十几张。未分类的原因大概是没有标明对弈者是谁,只是知道一定出自谁手。

正当亮打算仔细阅读棋谱的内容时,冷风再次卷入室内,尖利的声音如同鬼魂的哀嚎。塔矢亮惊起一身冷汗,他抬头的瞬间却看到了熟悉的双色头走向了房子。

不好!亮内心奏起警钟。他迅速将棋谱折好收进口袋,又将台钟组装回去。当他刚完成这一系列动作的时候,进藤的脚步声已经到了门外。

“你来了啊,塔矢。”进藤光推开门,一如既往笑得很阳光。“听说你今天没去棋院我就先回家一趟,正想着到你家去看看。”他露出洁白的牙齿。

“只是想偶尔偷个懒,没想到你今天居然也排了棋赛。”亮将手中的漫画书放回书架,一如既往一张“欠揍脸”。“看来我来错了时间。”

“没想到塔矢你也会想偷懒。”进藤掐着腰夸张地调侃“不过前几天看你也很累的样子,你需要休息也是正常。”他看了一眼可乐“你不喝么?”

亮看着里面已经全化了的冰块,不易察觉地抽了一口气,但是光直接就喝了进去,并没说什么。

“原来你有这么多BLEACH的漫画,”亮岔开话题“我以为你会更喜欢银魂,因为你总和我提起。”

“我很喜欢‘尸魂界’这个设定。”进藤放下玻璃杯,苦笑一下“塔矢,你今天来不会是要和我讨论漫画的吧?”

“当然不是,”塔矢亮顿了一下“想约你一起去走走,这几天我有点头痛。”

“哈哈,那现在要不要一起去旁边的公园放松一下?”光单眼一眨。然而……

“不了,等了你这么久,现在我也困了。最近都没睡好,我要回去了。”亮摊摊手,并说着走向门口。

“好吧,我总不能让你睡在我床上。”进藤咧嘴一笑“走好不送。”亮留给他一个挥手的背影。感谢过美津子之后,亮几乎是一路小跑到地铁站的。那些纸张就像是一个活的心脏,一直在口袋里跳啊跳,跳得他心惊。

回到家后,他马上躲进了自己的房间,对着棋盘一手一手研究。之后又翻出自己收藏的棋谱,虽然秀策的棋风他很熟悉,但是为了防止记错,亮还是拿出实物具体对比了一番。

很相似,却并不完全。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亮又拿出了网络棋友印刷发行的《都市传说——SAI》进行了对比。

墨绿的眼睛颤动着,长时间的审视让他眼白遍布血丝。

整个街区的灯都已经熄了,只有这件和室还孜孜不倦地亮着。月亮已经升到天顶,星光暗淡。就在这寂静的夜半,传出了“哗啦”一声巨响。

激动之下,塔矢亮打翻了棋盘,棋子散落一地,灯光下泛着悲伤的弱光。


评论

热度(1)

©风信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