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信子

多看书。
————
「你听过这首曲子么?」
「不知道,但是为什么眼泪会流下来。」

【棋魂同人】Soundless Voice(16)

Chapter26

棋面开始转向终局,落子的速度却没有丝毫增加的意思。梳着墨绿色娃娃头的少年不自知地翘起二郎腿,左手支着下巴,探着身子盯着棋盘。对于他个人来说这个动作确实很毁形象,但乍看上去却有着一种另类的优雅。

思考了几分钟之后,他的黑子又在十九路上落下一子。进藤光手中的折扇轻拍手掌几下,很快给出了答复。

明明是已定的败局,这次的进藤光却不急不躁。虽然多年的历练后,他已从围棋中重生出与之前截然不同的坚毅品质,但是这次的“安之若素”是超乎常人的纯净透彻,大有世外高人的架势。

塔矢亮的眉毛抽动了几下,按照方才的棋路正常发展。

赢了,又是两目。

昨天感受到进藤棋力猛增之后,塔矢亮就建议今日二人认真对决一次。虽然刚听到这个建议时,亮光一脸“你又瞎着急些什么啊的表情”,但还是点了头。于是今天这盘棋,塔矢亮下得格外认真,没有半点疏忽。

“小老师不愧是小老师,小子你啊,想要追上小老师还是得几年啊!”一名老棋客哈哈大笑,老气的黑扇子打在手中啪啪作响。其他人也一如往常地帮腔,进藤光则是自嘲地笑,并“口出狂言”说一定会比塔矢亮更强之类的话。

只有塔矢亮本人依旧盯着收好官的棋面,像是在研究什么难题。

“进藤你啊,也和小老师学习学习。你就是没有这种专注的研究心,你看看人家!”他努了努亮的方向“快和小老师复盘吧!”

人群终于散去了,这次进藤没着急跑,而是很正经地把棋子收好,从第一手棋开始研究。塔矢亮依旧保持着他毁形象的姿势,脸色不是很好看。亮先摆他的布局,光紧随其后。当摆了二十多手后,亮突然把尖改成小飞,之后又自顾自拿起白棋摆出了几个变化。

“为什么不这么走?”他问。

“走尖也不错啊。”光的回答依旧是很自以为很有理。

“我倒是认为这个小飞会是第一个反应,也是最佳的对策。当时你也犹豫了,但你为什么要走尖?”他颦起的眉头愈发地深陷,语气近乎逼问。

进藤光无语地吐气,从椅背上滑下去一截“我就是这么想了嘛!”他撅着嘴,又重新坐好,把变化抹掉,按照棋路继续往下摆了十几手,然后白子啪地一摔。

“那你这里又是怎么回事?莫名其妙地分断!我没有看出来这样走有任何有利的地方!就算是为了转换也太利薄了吧?!”似乎是被亮激怒了,光小孩子赌气般吼了回去。但是亮却没按剧本那样吵回来。

“你说得对。”他只是抬了抬眼睛,又看回了棋盘,一股阴冷的气势让进藤光不寒而栗“还有呢?”进藤光一脸“见了鬼”的表情继续向下摆棋。

“还有这里,”他指着黑棋的最后一子,之后拿起白棋迅速摆了几个应对“这种棋型,这样好一点吧,这是很常见的棋型,有必要多研究一下。”进藤抱怨着,抬起头时却发现亮的嘴角勾着一个诡异的笑容。长长的刘海在他的眼部遮起一片阴影,配合着他深色的毛衣让进藤莫名恐惧。

总算被我抓住了……违和感的尾巴。

从又是赢了两目开始塔矢亮就意识到一种非一般的违和感,因为连续几次的对局都是,将输赢都控制在了非常规律的数目内。最可怕的是——不管怎么赢,不管下了多漂亮的棋,塔矢亮都感受不到一点点的胜利感。

很违和,这一切都很违和。尤其是这一次……

“这是我要说的,进藤。”他直起身,恢复为平日那个翩翩贵公子“这个棋型,我们不是讨论过了么?大约一年前,我们当时讨论了一周,几百种的变化中又精炼出了十几种最双赢的应对。”说这些话时,他一直逼视着进藤,让他的眼睛无法离开自己“所以……你今天的应对又是怎么回事?你没有走最好的一步时我就故意顺了过去,然而你并没有抓住机会,又被我扳了回来。进藤,我需要你的解释。”

进藤光瞬间脸色煞白,眼神不停颤动着。之后他的眼瞳偏向一侧——那是在回忆什么的表现。亮一直监视着他的表情,果然,他什么都没能想起来。

“进藤,你和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又像我隐瞒了什么?”他恳切地看着进藤,进藤下意识地咬起了嘴唇——又是这个动作,这个动作是他之前没有的!

不要再向我隐瞒什么了,因为你一定会输,输给我这个最了解你一举一动的人!

“进藤……是不是sai……”他一字一顿地问,看着少年的脸变得更加苍白。

“啊!果然在这里!”一个尖利的女声冲了进来,这一嗓子打断了在座所有人的思路,然而这个人却面无愧色。女人的衣着与常人无异,但是她身前的专业单反相机暴露了她。亮皱眉,记者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抱歉打扰了!”女子鞠躬,虽然脸上没有丝毫抱歉的样子“招待会那天小女子有事未到,所以一直想亲自采访一下了却心愿。不知道是否有打扰二位的对局?”她小心地看着两个人。

“你确实打扰了。”亮想也不想地回答。若是平时他大概还会客气一下,但是对于恼人还打扰对局的记者,实在没有客气的必要。

“啊呀,那还真是抱歉了!”她又深鞠一躬“既然已经打扰了,二位不会介意小女子占用一会时间吧?”

世上居然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但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再拒绝大概会有奇怪的报导了。“问吧,不过请尽量保持安静,这里还有其他客人。”

得到塔矢亮的准许,女记者当即拿出了录音笔和眼镜,气势陡然一变“主要问题还是想问进藤六段的,”她献媚地笑了起来“我也看过发布会的录像了,所以不会再追问有关SAI的事情了,这次采访大多数是为了了却个人的一点私念。”

“请问进藤六段,藤原老师在围棋建树上有什么没能完成的夙愿么?”第一个问题就卡得两个人愣了一下。亮给光使了个眼色,叫他小心回答。

“是‘神之一手’。”进藤回答得很快,神情焕然如另一个人。

“‘神之一手’?听起来是很厉害的东西呢。”“东西”这个词让亮不满了一下“请问能具体解释一下么?”

“就是在各个情境下都能落出纵观全局都无可挑剔的一手棋。”他笑着解释,但是听了这个回答,亮的眼睛却猛地睁大了。

“呀,这听起来真的是很孤独呢。”女记者感慨。

“孤独?为什么这样说?”光问。

“因为这么强力的棋一定会是一边倒的状况吧,一个人厉害也是很无聊的,不是么?”记者反问。

“也许吧……”大概是被提及到了没想过的地方,光有点语塞。

“那么下一个问题,如果藤原老师还活着的话,他会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么?”

“不会。”进藤的回答很决绝,眼神也很悲伤“他很想出现在人们面前,但是一直没有这个机会。所以我才会向世界宣布他的存在。我要让世界知道,SAI是存在的,他很强,也很爱这个世界……”光的语气弱了下去,大概是想到了过去的事情吧。

“藤原老师是住院了么?能否告诉我一些具体情况呢?”

“他……没有住院……”

“难道生病了都不去诊断么?”

“是老毛病了……一直在家不方便行动。”光的目光在躲闪。

“在这种情况下将毕生所学传授给进藤棋士真有点英雄托孤的感觉呢。”女记者娇笑“他当时住在哪里呢?相比是远离这种车水马龙的地方吧。”

“恩,是的……不是很方便的地方。”话题开始脱离控制,光犹豫着回答。

“那能在古朴的地方使用网络真的很神奇啊,听闻是使用了网咖的电脑?”记者的语气依旧很闲散,但是她的目光瞬间变得锐利。果然是有备而来。

“藤原先生没有您想象得那样多病。”一直沉默在一旁的亮终于开口“也是会和进藤偶尔回到市区来的。”

“啊,真是抱歉呢!小女子的了解远不及准塔矢名人。”记者收敛了锐气,仿佛刚才什么也没发生过“但是我问过网咖的服务生说没见到过什么长头发的男人啊。那样的人一定会让人印象深刻吧?”她又笑,笑得很危险。然而这些危险的攻击在塔矢亮的面瘫下全部都失效了。

“那是好多年前了,服务生换过多少了?兼职人员换过多少了?还且不说工作人员都是一三五二四六倒班制的,记者的调查是否太断章取义了?”说完,亮也露出一个标准的笑容。两把剑针锋相对的瞬间,记者就败下了阵来。

又过了一会,终于送走了麻烦的女人。棋盘边终于恢复了宁静。亮看着光摆的变化,内心不安的揣测在腹腔内蔓延,内脏发出了阵阵嘶鸣。

“进藤,你认为‘神之一手’到底是怎样的存在?”一年前,同样的地方,亮收好了棋子,突然和同伴探讨起了这个问题。少年托腮思考了片刻,悠悠说出了一番难得鞭辟入里的话来。

“所谓‘神之一手’我并不知道具体如何解释,因为它大概是因人而异,不仅如此,他还分使用的情况。但是我认为,神之一手并不是一个人的某一手棋,而是两个人下出的棋局中的某一部分应对,某个打破了传统观念的新思路。是两个人共同的精髓,因为缺少其中的任何一人,都不会有‘神之一手’。”

大概是这样正经的话太少,进藤光的这一番解释一直牢牢铭刻于塔矢亮的脑海。他期盼着,某一日,能终于和他最好的同伴兼对手,在世界的见证下,谱出“神之一手”。

亮再次看向收纳棋子的光,呼吸突然变得绵长,体内的抽痛让他的嘴唇瞬间没了血色。

あなだわそこにますか?Shindom?


评论

热度(4)

©风信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