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信子

————
「你听过这首曲子么?」
「不知道,但是为什么眼泪会流下来。」

【棋魂同人】Soundless Voice(15)

很过渡的一章。(这么一算还真没几章,慢慢找笔感中,一些不太擅长的部分写得比较潦草还请见谅!)

之后论CP的话,这篇真的没什么CP,,轻微亮光?其实只是思念吧。



Chapter25

厚重的木门缓缓打开,众多记者一同回头掀起一阵弱风来,紧接着便是铺天盖地的闪光灯。塔矢亮尽量保持平视,以免在镜头里留下频繁眨眼的形象;而进藤光则是毫无顾忌地抬起右臂挡了挡,一副想躲起来的样子。从大门到讲台的距离并不长,进藤光却感觉走了好久。当他们终于坐在椅子上时,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然而这只是一个开始。

亮用肘部撞了撞似乎忘了正事的进藤光,迷迷糊糊的少年这才一激灵,颤抖地抓过话筒。

“正如各位所知道的那样……”没有开场白,少年干涩的嗓音瞬间让记者们安静了下来“SAI是我的老师,在我刚刚学棋的时候给予了我很大的帮助。”

塔矢亮的前臂支在桌面上,双手抱成拳上下摆动着。教养良好的贵公子没有过于焦急的表现,即便早已心乱如麻——完全乱套了,之前告诉进藤怎么说的话这家伙现在全忘了!希望不要再出什么特殊的状况才好。

话音刚落就有记者举手,进藤光求助地看向身边的塔矢亮,亮会意,停下了不安的动作,向那名记者提了下手“请讲。”

“既然SAI是进藤棋士的老师,那么请问您方便说出您老师的尊名么?”其它记者也纷纷拿出自己的设备,引发一阵微浪,看来这是个很重要的问题。

进藤的睫毛翕动了几下,话筒中传出他冰冷的呼吸声“藤原佐为,名字是藤原佐为。”没人接话,台下的人都低着头忙碌地记录着。过了半分钟才终于有其它记者举手。

“请讲。”

“请问您有没有藤原老师的照片呢?”进藤只感觉刚刚一同熄灭了的视线又通通复活,火辣辣地刺痛着他。他面露难色“没有。因为当时年纪太小了。”台下的反应依旧很平淡,他们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记录。

“那请问您可不可以描述一下藤原老师的外貌?”这次,连塔矢亮都有几分期待地看向进藤。

进藤光思索片刻,大概在组织语言“应该可以说是个奇怪的人吧……”

塔矢亮皱起了眉。对记者用这种暧昧的形容词后果会很严重的!

“我的老师虽然有点奇怪,但依旧是个俊美而温柔的人。”进藤的声音恢复为平时那般圆润,目光变得柔和,像是看向很远的地方。

“请问能不能给出一个细致点的描述?”

“嗯……他有着很漂亮的长发,总是面带微笑,即便是责备我的样子也很优雅。”进藤光一边搜刮着随着时光而变得稀薄的记忆,一边笨嘴拙舌地挑选着用词。

记者为难地抓了抓头发,其他人也面面相觑,交流着各自的无奈之情。这样的描述除了长头发有用之外,让人胡乱编造都很难。

“进藤棋士对SAI的描述如此模糊,请问SAI真的存在过么?”有人烦躁地提问。没想到听了这个问题,进藤光笑了。

“我的棋可以证明他的存在,拿我的棋谱和SAI的棋谱相对比可以看出细微的痕迹。”在场的职业棋士们纷纷点头。那个人在一片肯定汇成的河流中跌坐回去。

于是一个小时之后,这场稀里糊涂的招待会终于结束了。记者们的状态可以用“无功而返”四个字来形容。“老师的年龄?”“老师为什么不肯亲自与人对局?”等等问题,光都回答得很模糊。弄得他们只能认定这是个不是很会在公共场合讲话的人,于是就此作罢。

不过塔矢亮倒是终于把憋了好久的闷气呼了出来,虽然进藤嘴笨了一点,也完全没有私下吵架的气势,但好歹没弄出大新闻。

然而他低估了这件事的余温。

围棋世界在外界看来一直是很空中楼阁的地方,传出的消息多半是世界比赛中的排名、与其他国家的交流、或者是亲民活动一类的。而这次的事件不同,都市传说从来都是喜闻乐见的,即便是没捞到什么干货,这些记者也要说点什么,怎么也要把浪费的时间挣回来。

于是呢,各打版面及网页的头条都堆满了有关佐为的各种假想图——有的还算正常,画的是个清秀的长发青年,但是穿着西装;有的大概是萌之魂复发了,花画了一个有着长发的圆滚滚佐为球;至于更夸张的就是带有丑化意味的或者幻想色彩的,一名一头银发的老者。

“给他们一个支点,他们就会翘起整个宇宙。进藤,我和你说过要小心记者。”塔矢亮一边收着棋子一边教训。而进藤也头不抬眼不睁就开始反驳。

“对对对,我比不上塔矢大少爷经验丰富!”棋子落入木盒中发出哗啦的一声。

“你从哪听到这种称谓的?”塔矢亮皱眉,眼睛看的依旧是棋子。

“和谷他们啊,我们私下里都这么叫。”进藤满不在乎。他抓了一把棋子,猜子,进藤执黑。

这一局时间持续的长了一点,步调缓慢的落子声吸引了一批老棋客们的注意。他们簇拥回这二人桌旁,已经好久没看到这两个人对弈了。

虽然这些老头的棋力远不及二人,也并不是每一手都能看得透彻,但是他们都看出了一点——进藤变强了。虽然之前两个人相互有输有赢,但是这次有着本质上的不同,进藤在逼着塔矢节节后退,即便表面上看着波澜不惊,然而……

就像是初见时的那局,这两局中好似有着隐约的联系。

收官,终局。黑胜两目。

亮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指向棋盘中的某一手想要说些什么,棋面却被进藤轰然弄乱。“嘛嘛,这局下得不错,不过我想去吃饭了,复盘改天再说!”说着,他将一捧棋子收回,真的起身要走。

“进藤?!”亮喊住他。

“还有什么事?”光讪笑着说,一副要拔腿就跑的架势。

“我和你一起去!”说着,他抓起外套,真的跟了过去。留下一群老人看着这两个任性的孩子。

结果,快餐店中,由于塔矢亮的出现,光、亮、和谷以及伊角四个人只能沉默地啃着汉堡,大眼瞪小眼。

“进藤……我能问问你关于SAI的事情么?”和谷是第一个忍不住说话的人。听到这个问题,本来就很小口咬着汉堡的亮咬得更少,直勾勾地盯着光看。

“我都和新闻说了……”他吞咽着食物含混不清地说。

和谷与伊角对视一眼“但是……和没说一样啊。”我们知道的依旧只是你承认SAI存在以及SAI是你的老师而已啊。

亮在等待光的回答。他知道有些事情他不能和外人说,而且还有很多伤心的事情。塔矢亮虽然近距离接触了佐为,但是他更想知道光眼中的佐为。

“再说多了也没人会信啊……”光靠在沙发上,蒙头吃。

“我们会信的!”对面的二人赶忙说。

“怎么都和我老妈一样啊!从我回来就开始问,我怎么不知道你有SAI这么厉害的老师啊?他人现在在哪里啊,需要需要去祭拜啊之类的……听得我都烦死了。”

确实,被来来回回重复问问题的话真的很烦。亮转回头,漠视着对面的两个小透明。

其实这次进藤意外回来之后,他多少感觉他变得不一样了。并不想佐为附身时那样明显,但总有一种若隐若现的违和感。而且棋力也大幅提升……不过想来,可能不一样的其实是自己吧。

亮拿起饮料杯,咕噜咕噜喝了一点可乐。

知道一直让他想要去追逐的人原来是佐为之后,他的内心像是开了一个大洞,久久无法补上。这与进藤回不来的时候不同,知道真相的他在重新接受进藤这个人时心情变得复杂了。大概这也是为什么进藤久久不肯说出这么秘密的原因吧。

当他真的拥有棋逢对手的资格时,他才敢道出这件事。但是没了SAI的话,进藤真的就毫无存在意义了么?

不,不是的。一定不是。塔矢亮的内心反复拒绝。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言之隐,我希望你们能不要再逼问了。”亮放下手中的食物,安静地喝起饮料来。和谷听言,毫不掩饰地翻了个白眼。都怪这家伙,好好的聚会就被搅和了!

不过,SAI的真相依旧是他们二人的小秘密。奇怪的独占欲膨胀起来,塔矢亮向对面胜利者般一笑。


评论

热度(2)

©风信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