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信子

————
「你听过这首曲子么?」
「不知道,但是为什么眼泪会流下来。」

【钢炼09/RR】情人节的花束

情人节快乐www好久没写09版的同人了(不,根本没写过),剧情都快忘光光了(望天)。说起09当年最喜欢的就是奥利维亚女王~帅啊~所以被我拖过来写个过场。

因为这个思路比较特殊,所以没敢写太长,感觉这个剧情已经很难驾驭了_(:зゝ∠)_原定是个很欢脱的故事,但是一写贺文就总往奇怪的方向跑,自己都很醉_(:зゝ∠)_

作为办公室来说,这个房间实在是太大了。但既然是大总统的办公室,也没人会认为这是过分奢侈的。落地窗最大程度提高了采光,四壁都被改装成了书架,摆满了档案。华丽的沙发和装修依旧遮挡不住房间因空旷而带来的寒冷感。更何况在窗外夜空下的鹅毛大雪正背景墙一样装点着这里。

锃亮的军靴搭在打了蜡的实木桌上,轻浮地摆动着。过宽的办公桌丝毫没有被浪费,上面左一片右一片摆满了零碎的文件,但是坐在桌前的人却在全神贯注地打量一束花。

一束红色的玫瑰花,散发着新摘的清香气。

拿着花的男人很明显也是上了年纪的,虽然皮肤依旧光滑,但是眼角已经有了细密的皱纹。他有着一头罕见的黑发,还留着古怪的小胡子。能这个年纪坐在这里的人定有着什么过人之处,然而今天他那平日里眼中满满的算计却变味了一种令人肉麻的矫情。

不过说来,罗伊·马斯坦至今未婚。

“再让我看见你在这里不自量力地逍遥,我就要向大总统检举你了。”听到这铿锵有力的高跟鞋声,男人迅速把脚放回了地面,装模作样地起身敬礼。“罗伊·马斯坦上将。”几乎没有听到剑出鞘的声音,剑锋已经刺向了他的鼻尖,其间的含义让以私下里死皮赖面出名的罗伊都流下了不虚的冷汗。

“我错了,奥利维亚中将。”罗伊举起双手,勇敢地与冰之女王愤怒的蓝眼睛对视“不过您这样对待长官真的没问题么?”奥利维亚性感的厚嘴唇中发出了不屑的声响,之后收回了剑。

“虽然我认为你的罪名更加一等,因为你是惯犯。”女王也不示弱,“哐”的一声把剑鞘支在了名贵的地板上“不过我不是来追究这件事的,”她继续说“我今天从你的部下那里收到了花束,这是怎么回事?”

罗伊一脸无辜“没什么事啊,向您这样的美人就该配上这样绽放的红玫瑰。这是友好的礼尚往来。”

奥利维亚挑了挑眼角,一副要冲过去揍他的样子,但她马上平息了下来“那么您的副官呢?您今天送过花之后还见到过她么?”

这下轮到罗伊发愣了,一开始他故意翻着白眼想,然而几秒后他的表情就迅速严肃了起来“霍克艾大佐……确实好久没看到她人了。”他寻思着,突然又笑了起来“是有工作?还有可能去休息了吧,这段时间辛苦她了,去玩玩也好。”

一阵强风扫过他脸前,他条件反射地抬起手臂,及时挡住了阿姆斯特朗中将的这一脚。看着那闪着锋利光芒的鞋跟,罗伊心里一悸——这要是没挡住破相是免不了了。

“你个笨蛋!今天是情人节啊!”她大吼,狠狠地加重了腿上的力度,看着罗伊的笑容一点点裂缝。

“我想您是误会了什么。”金发的副官面对这个年轻的野心家面无惧色。推翻了布拉德雷之后,中央又新晋了一些军官,其中晋升最快的就有这名少将。出身世家又有能力有野心,所以看马斯坦上将就格外不顺眼,总是从各种小地方找他的茬。而最近他的关注点就跑到了霍克艾上校身上。

这名战场上的神枪手在和平年代只能算是政绩平平,主要的心思都用在了辅佐马斯坦身上,她的军衔也多是她的上司帮的忙。这些细小的点吸引了少将的注意,如果能抓住一点办公室恋情的证据的话,就有理由好好闹一场了。

“今天清晨我看到你拿了一大束花送到了马斯坦上将那里,对此我很好奇。”交锋开始了。

“确实如此,不过那是上将要送给其他人的,我只是负责把它送过去。”霍克艾没有一点点的动摇,大概这些话都是事先串通好的吧。

“但是我很在意你那个轻浮的上司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会把一大束红玫瑰送给谁。”他的声音里充满了轻薄的戏谑,并时不时扫这个女人一眼。但是她只是平时前方,泰然若素。这激起了他浅薄的怒意“别告诉我这是他要送给修斯准将的……”

“请您注意用词,少将。”他得意地看着女人微微颦起的眉头“花送给了阿姆斯特朗……”霍克艾故意一顿,果然大少爷少将受了惊吓一般睁大了眼睛“中将。”她幽幽接上。

少将像是呛水了一般咳嗽了起来,他刚想坐回转椅上喘口气,却有人推门而入。

“霍克艾上校,请问我需要的文件你为什么还没送到?”某个总是不正经,一到军部就一副逼死人的臭脸的军官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少将慌忙站起身,标准地行了一个军礼“是您啊,马斯坦上将。”

然而罗伊完全无视了他的存在,眼中只看着他的副官,带着几分冷酷地“我的命令很难办到么?最近你是怎么了?”霍克艾低着头,看起来很是自责。“如果认为现在的任务很辛苦的话,我不介意你换一份工作。”副官猛地抬起头,褐色的眼睛不住地颤抖。

“等,等下,上将,您不用这么生气吧?!”大少爷也多多少少下了一跳,但依旧冷静地想打探出他的真意。然而当罗伊的黑眼睛看向他的时候,他只剩下咽口水闭嘴的份了。

“那么您私自拉拢我的副官又有何意呢?少将?”他逼问道。

“没什么……只是想问问您的近况……”很明显地底气不足了。

“我会汇报这件事给大总统。”语毕,他转身走出了办公室,霍克艾点了点头,跟了上去。只留一片死一般的寂静给这位少将。

到了傍晚,马斯坦的副官都没有出现。上将在文件上签名的手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他几次试图扶住都不管用。最终,他扔掉钢笔,把右手攥拳,心痛一般皱起眉头。门被推开又被甩上的巨响,男人匆忙的脚步声回荡在走廊。一群下级军官看着往日这位气势逼人的将军焦急地寻找着什么。但没人拦住他问一问。

马斯坦在射击练习室找到了霍克艾,隔着门,听到连续得如冲锋枪一般的枪法,他就知道她在里面。罗伊打开门,安静地走到她身后,看着她持枪的样子一如多年以前那般英姿飒爽。

终于弹匣空了,枪手却没有换。她放下手枪,看着靶子头部密集的弹孔叹了口气。

“不行了。果然还是不如年轻了。”她说。

“我倒是认为和过去一模一样呢。”身后的男人柔声说。

“是么?但我有自知之明,就像某人所说。”霍克艾放下手枪,闭上眼睛“也许我该离开军部了。”

巨大枪响之后的房间显得特别的静,巨大的寂静压迫着他的耳膜。罗伊看着她健气的背影,压制住了想抱抱她去安慰她的想法。

“你知道我只是……这只是计划的一部分。”在与政敌对峙时,在被怀疑有出格举动是,罗伊都没如此有辩解的冲动。

“我当然知道,但我说的也是……发自内心的。”她低声说,每个字都十分犹豫。接着,像是要打消疑虑一般,她又说“上将你可以再去找新的副官,咖啡厅的女招待很美丽,新来的接线员小姐也很能干……”

男人没有接话,他走到霍克艾身旁,拿起那把枪管还热着的枪,对着靶子扣动扳机。火光闪现,弹壳飞出……但是副官还是离开了。女人身体带来的热度从他身边消失了,一发子弹偏得厉害,从人型靶擦了过去。

枪卡壳了。带着硝烟味的安静总会令人想到很不好的事情。

“我们生与死都熬过来了。”他说。

“但依旧赢不了人类。”她笑,离开了训练室。

你说过……要成为我的“眼”……

晨起,又是晴朗的一天。霍克艾大佐用细腻一点的狗粮喂了疾风号,当年的小狗也老了。梳洗,扎好头发,忙碌的一天即将开始。

终于到达办公室时,一开门她就看到了一大束红色的玫瑰花摆在桌面上。沾着露水的花朵含苞待放,带着清晨的香气。她走过去拿起花束,轻嗅一下,上面的卡片上写着罗伊·马斯坦的名字。

霍克艾灿然一笑。

 ————Thank you for Watching————

那么重点来了……正确的时间线是……序号倒着读。↑(5是开头1是结尾,有些剧情做了模糊处理,确保倒着念不会出问题。只是个尝试,不知道效果怎么样_(:зゝ∠)_)

评论(1)

热度(20)

©风信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