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信子

多看书。
————
「你听过这首曲子么?」
「不知道,但是为什么眼泪会流下来。」

【钢炼】旋律(13)

_(:зゝ∠)_
忘了说,第八章把吵架部分补上了

13

“早上好,爱德华先生。”第二天早上,雨后的阳光分外地晴朗。那种干净的明亮透过窗帘的缝隙打在爱德华脸上,灼烤感让他忍不住皱了皱眉。他睁开眼睛,看见海德里希正端着餐桌站在他面前,依旧是熟悉的笑脸。

爱德华软塌塌地瘫在床上,被子拉得只露出一个脑袋。看着短发的少年将小桌子放在床上,困惑在金色的眼里蔓延。

这家伙……怎么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只是不到一周的时间没碰面,加上一整晚过于沉重的睡眠,爱德华感觉这张脸分外陌生,是比梦境更加不切实际的虚影。这样想着,他向摆放碗碟的海德里希伸出手,却发现只抬起了带着机械的断臂。

雨,血,少年的体温……昨天发生的事情伴着雨声扫进了意识。

“吃早餐吧,爱德华先生。”就在他微微出神时,海德里希再次微笑着提醒。爱德华点头,少年再次轻轻一笑,起身要走出房间。但是爱德华却下意识地伸出左手抓住了他的手臂。

“阿尔冯斯……你?”爱德华忍不住去问。但是回应依旧只有微笑,笑得令人迷失,如同清冷的阳光,如同雨雾中的花朵,让人看不透也触碰不到。海德里希被拉住,脚步停了一拍,他的手腕被攥在少年柔软的手掌中,其中的温度顺延而上,演变为一种无名的悲伤。

“怎么了?爱德华先生?”他轻叹,但是没有回头。爱德华的视线烤在他的背上,久而,少年放开了手。

“没什么。”爱德华转向了餐桌,容器里面的是……奶油炖肉?金色的眼睛微微怔大。他用左手拿起勺子,舀起一点尝了尝。味道是截然不同的,但是,很好吃。“辛苦你了,阿尔冯斯。”看着那个即将消失在门外的背影,他说。海德里希并没有什么反应,大概是没听到吧。爱德华摇摇头继续满足地吃着早餐,然而这时客厅中不断发出的窸窸窣窣的声音吸引了他的注意。之后他看到门外滑过整装待发的海德里希的身影。

“你要去哪?阿尔冯斯?”爱德华停下了手上的勺子。

“去联系能够资助我们的人。”他头也不抬地回答。爱德华目送着海德里希出门,隐约觉得他的同居人发生了一些改变。

爱德华就靠着书本度过了一天,待他听到门再次响动的时候,机械表显示已经晚上十点了。

“咳咳……”轻微的咳嗽声。爱德华走到推开自己的房门,海德里希正一脸倦容地脱掉大衣。

“你感冒了?阿尔冯斯?”爱德华颦起眉头,海德里希放下压在唇边的手,在身旁攥起拳头。

“啊,是有点。”对方的回答很敷衍。但即便如此已经让爱德华内心的愧怍迅速膨胀起来。

“是……因为昨天的缘故么?”他小心翼翼地问。海德里希没有看他“也许吧。”顿了一秒之后,他回答。

气氛再次僵硬下来。有什么东西裂开了,无法复原,整体变得摇摇欲坠。

爱德华看着海德里希打开自己房间的灯,关上了门。被隔绝在外的冷清很快让他加持不住,于是他也回到自己的房间,咔嚓一声关上了门。

真的无法原谅么……?海德里希靠在墙上,平复着体内喷涌而来的冲动。但是很快他就不再思考这件事的答案,不知何时起,恍若之间,他一直在意的、愤怒的、不肯罢休的事情统统变得无所谓了。只有满身疲倦仍要前进的时候,才能确切地感受到自己还活着。

海德里希把未画完的图纸拿出来继续整理计算,台灯过于明亮的亮度塑造了一片小小的天地,这里的时间恍若停滞。隐隐的头痛像是毒品一样刺激着他的神经,让他更加沉浸于研究。直到有人推开了他的房门。

是爱德华,他颤颤巍巍地拿着带托盘的杯子,目不转睛地盯着液体的表面防止它洒出来。海德里希并没有回头去看,眼睑早就变得沉重,但愈是如此愈是有一种力量催促他前进。托盘与桌面相撞发出清脆的声响,海德里希将终于演算出的数值填在图纸上,带着浓浓黑眼圈的眼睛看向傻笑着的爱德华。

“我给你热了牛奶……你要注意休息,阿尔冯斯。明天的话,我们还可以一起……”

“谢谢你,爱德华先生。”海德里希虚弱一笑“不必顾及我,快去睡觉吧。”爱德华无言凝视了他几秒,终于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我只想要快点……你不会懂。看着少年离开的背影,这句话终究没有说出口。

不知过了多久,海德里希终于把计划中的超额任务完成。带着昏沉却满是成就感的大脑,他来到了爱德华的房间。

少年的睡相不是很好,总是乱踹被子。今天也是一样,看到爱德华露出的小肚子海德里希还是不禁一笑。他拽过被子吧爱德华盖好,大概是感受到了温暖,少年像猫一样发出了满足的哼哼声。

困意袭来,阿尔冯斯摇摇晃晃地起身,就在他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听到了一声呢喃。

“阿尔……”

是爱德华的梦呓,他知道。海德里希苦笑,不管怎样,还是有些妒忌啊……也许自己真的是不了解他,那种超越生命的情感大概真的是无可撼动。但是……

阿尔冯斯又走回到爱德华床前,跪在地面上,双手揽在少年的背上把脸靠得很近,感受着他炽热的呼吸“等价交换……付出不一定会有等价的回报,但是不付出就一定没有回报。”阿尔冯斯闭上眼,爱德华的体温让他渐渐安下心来,喉咙中的腥甜不再困扰他。

如果没有因为不安而去检查的话,自己一定还在记恨爱德华吧。然而现在这些都无所谓了。尽管去找你的弟弟吧,我已经等不到你累了回头的时候了,所以……

那天晚上海德里希做了一个梦,他梦到在开阔无垠的平原上,小小的村庄里,有一个美丽而又忧郁的少女。她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保证盒子中的机械铠能完美运转,之后对其进行仔细的保养。每当她完成这件事之后,她都会露出欣慰的笑容。

少女的日常也十分忙碌,因为有着优异的技术,所以预约维修的物品有很多。到了夕阳西下时,少女总会满怀期待地望向窗外,像是期待着什么人的归来。阿尔冯斯走向她,少女也看到了她,之后露出了悲伤的笑容。

“阿尔……”她做出了发声的动作。他想对她笑,但少女已经起身离开。茫然之间他又回到了室外。云霞染上了赤红的颜色,吹过的风压低了长长的草叶,站在那里可以看到天空与地面相接的地方。世界如此之大,美丽得令人心痛。

“还是什么都不记得么?阿尔?”吃完饭的时候,少女又一次问道,而答复也没有什么差别——遗憾地摇头。

“但是我相信哥哥还活着,只是到了一个我们无法触及的地方。”话语,脱口而出。阿尔冯斯方想起这只是一个梦。这里不会是爱德华的世界吧?他再次打量着周围,猛然想到这个可能性。“我一定会带哥哥回来的!”

看着难以释怀的二人,海德里希深吸一口气大声喊道“爱德华还活着,他一直没有放弃回到这里,所以,请你们不要放弃等他回来!”然而什么声音都没有,没有人能听到他说话。夜幕降临,名为“阿尔”的人渐渐浸入了梦乡,慕尼黑的第一缕阳光投进窗户,海德里希睁开了眼睛。

看到的是爱德华熟睡的面庞,微弱的光线下少年的皮肤白得近乎透明。颤抖着撩起一缕金发,柔软的感觉缠绕在指尖。被那么多人爱着,真是幸福啊。

海德里希本该只是一个旁观者。如果没有遇到爱德华父子的话,他的现在又会是怎样的呢?
有区别?没有区别?即便是少了这个令人担忧的家伙,自己的结局……也不会改变吧。而且,对于这对父子来说,自己终究是外人。爱德华的命运,与自己的命运依旧没有捆绑在一起。
二人只是过客,一直都是。
带着这样的想法,海德里希开始了新一天的工作。

 

“温丽小姐,我昨天做了一个梦……”炼金术的世界,装扮如同哥哥的复制品一般的少年睁开了眼睛“我梦见我17岁了,和哥哥一起研究火箭……”他望向玫瑰色的朝霞,目光更加坚定。

评论

热度(13)

©风信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