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信子

多看书。
————
「你听过这首曲子么?」
「不知道,但是为什么眼泪会流下来。」

【钢炼】旋律(12)

昨天躺床上才想起来11的结局写错了,所以删掉了上一篇的最后一段补在12里。这一段有一个我一直没计划的剧情,在同人里貌似我还没看见过(真难得QAQ撞梗已经撞得我无奈了)。但是一想到这里真的是……虐,写的时候也断断续续的。而另一条线则是从最开始看漫画的时候就产生了的恶趣味hhhh

P.S.未来6~10应该会填充有关弟弟的剧情,在最后一章发出来之前一定会改好。


正文


12

微笑着与温丽挥别,阿尔冯斯倒着走了几步,看着少女的面庞消失在窗内温暖的灯光中。之后他猛地转身,在路上飞奔起来。当他冲回公寓时,等待着他的仍旧是曾经冰冷的房间。

皮箱从他手中滑落,他深深地喘了几口气,但是肺部和喉咙都依旧疼痛难忍。手指无助地抓着脖子,然而无济于事。

痛楚给了他很不好的感觉……

 

爱德华早晨是被衣服堆砸醒的。天才蒙蒙亮,罗伊就门都没敲直接把爱德华的一些衣物扔在了他脸上,之后又啪地关上了门。

“那个混蛋……”房门被打开的瞬间就醒了的爱德华一边理着满身的衣物一边暗暗咒骂这个哪边都喜欢捉弄他的家伙。虽然义肢连接处依旧疼得厉害,但不到十分钟,爱德华就已经全副武装地出现在了罗伊所住公寓的大厅里。一些似曾相识的面孔在忙碌地搬运着上校的东西,而制造这些麻烦的主角则气定神闲地看着刚从房间中跑出来的少年。

“不错,速度很快,像个军人。”他张嘴就是讽刺。

“说不定我曾经就是军人呢。”爱德华懒得和他生气。但没想到他刚说完,带着火药味的枪口就抵上了他的太阳穴。金色的眼眸向军官的方向一斜,只见罗伊脸上依旧是玩味的表情。“那我可要把你带回去好好审问一下了。”他笑,之后拉开了保险栓。

金属的声响在大厅中分外明显,吓得工作中的人们纷纷停下了手上的工作,震惊地看着这两个人。通勤包从爱德华手中掉落,他像模像样地举起两只带着白手套的手。

“喂喂喂,大佐,你不会是认真的吧。”他自嘲一笑,却察觉到了军官触动扳机的微响。

“我就是认真的。”然而回答却是严肃的。爱德华被枪压着上了车,他困惑地皱着眉,完全不相信事情会发展成这样。罗伊就坐在他身旁,一言不发。

“发生了什么?”爱德华再次问。

“我们最近发现了某个小党派很嚣张的动作,我怀疑和你有关,如果你所说的平行世界是存在的的话。”罗伊冷着脸说。爱德华笑“我这几天可一直在你的严密监视之下,难道你还认为我可疑么?”

“可疑的不是你,是和你相关的神秘现象的研究者们。他们似乎要在某一天弄出个大动静来。”罗伊的凤眼微闭,再睁开时,黑色中闪过锐利的光。

“如果能击破他们的话,对你肯定有不少的好处。”少年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判定。罗伊看看他,鼻子轻哼了一声“看来我更不能轻易放你走了。”

“但是我能告诉你的我都已经告诉你了。”爱德华也完全不怕他,目光尖锐地与军官对视。

这时,罗伊突然与哈勃克交换了一个眼神,“你可真的帮了我一个大忙!”

“轰”的一声,子弹与防弹玻璃撞出一声巨大的闷响,之后是第二下,第三下,到了第五下,后玻璃终于碎了,子弹密集地射了进来。三个人都早已迅速趴倒,哈勃克艰难地维持着开车的动作。

“喂,你做了什么啊,无能!”爱德华一边抱着头一边大吼。

“只是散布出我们得到了某党派和神秘组织勾连的证据而已。”他狡黠地看了少年一眼。爱德华长长地叹气“真是拿你没办法。”

“上校,下一个巷口下车。”哈勃克提醒道。汽车剧烈地摆动,总算抵达了目的地。车一停,三个人就熟练地从车上跳下,之后迅速跑向小巷深处。冰冷的水滴打在爱德华脸上,这时他才意识到,果然下雨了。他下意识地看向罗伊,那家伙居然还是一脸自信。

哈勃克很快跑向了其它地点迎战,而罗伊则和爱德华贴在墙面上躲了起来。二人屏息凝气,但是在稀稀拉拉的雨声下,他们还是很快听到了人的脚步声,而且不止一个。

“钢,听我说到……”罗伊观察着对方的行动,低声命令起来。然而他话还没说完就感到身后一阵风卷过,之后就看见某个披着风衣的家伙冲了出去,赤手空拳地和这些人搏斗起来。

“喂……!”他刚想提前行动,但是就在他把枪的时候,只见某个小个子灵巧的左右回避开一颗又一颗的子弹,以格斗家的速度冲到对方身旁,之后两三下将其撂倒。

很明显敌方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隐藏武器”,慌乱之中他们甚至忘记了射击。水花随着少年的踢击划起一条弧线,之后落在倒下的人脸上。终于有人回过神来,重新开始了瞄准目标,然而爱德华却以完美的正弦曲线阻止了他的射击,冲到他脸前,对着他的脸就是一拳。

愣住的不只是对方,还有罗伊。细密的雨点打在他的黑发上,看着少年优美而强力的攻击他有些出神。

上帝啊,真的存在那样的一个世界么?

 

“你这个样子多久了?”医生将压舌板放在酒精灯上消毒,待其冷却一些之后放回了无菌盒里。

“大概两年多了,但只是时有发作。”海德里希的蓝眼睛周围有很明显的黑眼圈,他的解释也很是疲惫。

“压力很大吧。”医生又问。

“还好。”少年灿烂一笑,然而医生的脸色还是冷的。他用冰冷的眼睛审视着这个年轻的孩子片刻,之后叹了口气。

“所以,问题并不严重吧?还是会像以前那样恢复的吧?”少年看向医生,毫不掩饰地期待。

“你有家人么?孩子?”医生并不直接解释,而是又问了一个问题。听到“家人”这个词语,海德里希眼中的蓝色瞬间变得黯淡了。

“没有。”他说。医生沉默了。一直笑得很阳光的少年也不笑了,他垂下眼帘,似乎知道了什么。

“我没有家人,”他低声说,之后抬起了头,眼里是满满的坚毅“所以请您清楚地告诉我,我的病情。”医生看着他,一直冰冷的眸子里镀上了一层水雾。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别开了视线。

“是肺痨。”

海德里希呆住了,眼睛瞪得大大的,若不是那蓝色依旧美丽得如同哭泣一般,其间的空洞几乎不像是活人。

“是……肺痨……”少年咬着嘴唇重复了一遍,医生轻轻地点了点头。

会死。

他的呼吸几乎停滞,鼻头和眼睛一齐变得酸涩起来。“还有多久?”少年低着头,尽量用不颤抖的声音问。

“最多一年。”审判,毫不留情。

“我知道了。”他说。他对医生微笑,但医生根本不忍看他。

好冷。

“那我先走了,我会照着医嘱用药的。”

“记得来复诊。”

“谢谢您。”他走出了诊所,大衣依旧挎在手臂上,雨丝瞬间打透了他的衬衫。

好孤独。

海德里希沉默地走在街道上,大概是下雨的关系,街上没有什么人。他望向天空,蓝色的眼睛给灰色的倒影填了色彩。冷风吹过湿凉的衣服,几乎带走了他全部的热量。闭上眼,雨水滑落在苍白的面庞上,如泪水划过。

然而,这时,从街道尽头愈发靠近的枪声强迫他再次睁开眼睛。

发生了什么?

 

冲突从小巷中扩展到了大街上,源源不断的援军让爱德华有些吃不消。连续不断的攻击中,终于有一个被爱德华漏过直接扑向了罗伊。

“无能快闪开!”他几乎想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某自以为是的家伙打了个指响之后傻眼了,最后被打倒。

枪响。

罗伊以军人应有的速度抽出了枪,对着那人的腹部就是一枪。之后他熟练地转动左轮,第二发子弹上膛。罗伊不再隐藏自己,连续地射击起来,敌方应声倒地。他站到爱德华背后,换弹夹。

“我看上去真那么无能么?我也是军校毕业的啊。”罗伊微微皱眉。爱德华自嘲地笑了“还是说我在你的世界里是很‘无能’的设定?”罗伊也忍不住笑了,虽然此时又来了新的增员。“嗤,比想象中麻烦啊。有你在的话,能多坚持一会吧,钢。”

“哈!”爱德华双手合十,双目微暝,似乎在运转什么东西的样子。睁开眼,虽然依旧什么都没有改变,但金色的眼里充满了力量。“好久没这么大闹一场了!”

二人背对背拉开一段距离,爱德华用他不凡的体能攻击近身的敌人,而罗伊则抽出双枪迎击对方。

但是这样挣扎了半小时之后,罗伊的弹夹就全空了,扣动扳机时只发出了令人绝望的咔咔声。而爱德华这边也很不乐观,在弹药用尽的瞬间,一个人举着空枪冲向了罗伊过来,爱德华下意识地用机械铠去挡,但是并不结实的手臂瞬间就被击碎了。下一秒,子弹打穿了他的机械腿部,似乎是打中了重要的轴,爱德华当即重心不稳跪在了地上。

雨幕,无能的焰之炼金术师,无法炼成的钢之炼金术师。

这场景,似曾相识……

看着再次扑来的增援,爱德华勉强站起,以废掉的机械铠为支点,挥动着残破的右臂连续打昏了几个人。但是杯水车薪。这边的罗伊似乎真的不是一个只会天天耍心机的家伙,当有人冲到他面前时,他抬腿就是一脚,黑色的大衣在风中舞动,与他难得严肃的表情相得益彰。

然而这改变不了他们赤手空拳的事实。受伤比较轻的人如同复活的僵尸一般爬起,抓住他们的腿部不放。子弹不断地划过二人的衣服,擦起一道又一道血痕。

雨水簌簌地落下,在他们脚下积了一小滩血水。但是攻击依旧没有结束,这时爱德华也感受到了绝望,就像SCAR把手伸向自己头部的时候。人群再次扑来,爱德华眼前有些发黑。不过就这样结束也好,可以假想自己还在门的那一边。

就在他们即将生擒二人时,另一声枪响命中冲得最前那人的头部。

霍克艾中尉!不用回头确认,爱德华已经知道了那是谁。他咧嘴一笑,那是他必胜时自信的笑容。马斯唐古的手下涌了过来,迅速控制了残党。而修斯也带着宪兵队过来了,看着伤痕累累的罗伊和爱德华一脸担忧。

没有让别人搀扶,爱德华踉跄地站起,拖着一条腿跳着离开了人群,让他们更多地去关照这边的大佐。但当他一离开人群,携着冷雨的风就把他吹得昏头涨脑,一直自以为还行的体力瞬间崩塌。血水不断地涌出,原来自己是这样地疲惫,原来没有炼金术的加持战斗是这样的困难。

爱德华苦笑,眼前一黑,前倾了过去。但是一个瘦弱的肩膀接住了自己。他尽最大力气抬起头,看到了那双蓝色的眼睛。

“阿尔冯斯……?”

“爱德华先生。”对方弱声应答,也并没看他。爱德华不想就这样握手言和,就这样靠在这家伙身上。但是就在他试图扭动的时候,腿部的机械铠彻底断裂了。

“啊,你们两个和好了啊!”大概是罗伊那边没什么问题了,修斯一脸欣慰地走向了他们两个,而爱德华和阿尔冯斯只能苦笑。

“无能那家伙要回柏林了,我只能回来。”

“爱德华先生要是回来的话,我会欢迎的。”阿尔冯斯有气无力地说,完全听不出来欢迎的意思。看着这两个别扭的孩子,修斯无奈地一笑,之后走过去,一起揉了揉两个孩子的头。

“你们两个啊,到底还是小孩子!其实你们很关心对方,所以以后也要好好相处啊!”

雨唰唰地下,金色的眸子与蓝色的眸子都空洞地倒映着这片阴云密布的天空。


评论(2)

热度(12)

©风信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