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信子

多看书。
————
「你听过这首曲子么?」
「不知道,但是为什么眼泪会流下来。」

【钢炼】旋律(10)

我决定先把这个坑填完_(:зゝ∠)_这段剧情先小拖一章,因为感情转得太快了,需要补充,而且离家出走这段预定是三章,结果写起来貌似是两章_(:зゝ∠)_所以写写前方空缺的生活日常和工作日常。

强行把物理转向化学才终于能用点专业术语(还是高中水平的)来凑台词……感慨一句我真不适合写长的文啊,尤其还是这种恋爱风_(:зゝ∠)_


10

“爱德华先生,你为什么要留下来和我在一起?”

“因为你长得像我弟弟。”

……

“……你的弟弟可能已经死了!”

那么,你就是我一个人的了。是吧,爱德华先生?

夜半时分,空无一人的房间里,阿尔冯斯·海德里希看着干净的手掌苦笑道。

每到每年的这个时候,阿尔冯斯的旧疾总会发作,但今年却格外地厉害,大概是这几天他太胡闹了。海德里希瘫软在冰冷的床上,每次咳嗽起来他都会变得异常地疲惫,而这次则是心也跟着疲惫起来。

异变,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甚至连海德里希本人都没有注意到。

窗外十分晴朗,碧空无云。今天的海德里希依旧起得很早,一改之前把早餐时间用于补觉的作风,十分勤快地做起了早餐,甚至哼起了歌。

“明天爱德华先生想吃什么?”前一天晚上,阿尔冯斯兴致勃勃地问。

“想吃什么?”爱德华停下了看书的动作,把钢笔支在下颌上认真地思考起来“恩……奶油炖菜怎么样?”

“额……爱德华先生?”海德里希面露难色。

“怎么了?”

“这个我不会做诶……”短发的男孩半脸黑线,而另一半的黑线则在爱德华脸上。

“啊?这样啊……妈妈去世之后,阿尔就一直仿照妈妈的做法做这个菜,所以有点想念。”爱德华用钢笔划了划头皮,笑容有些苦涩“原来阿尔也是很努力的啊,一直以为是很简单的做法。”

海德里希愕然。夜晚,他独自站在洗手池旁,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想象着那个与自己面容相似的孩子努力研究菜谱的样子。

能为一个很重要的人而努力真的是很幸福啊。他不由得感慨。但是心中却似乎有一个微小的梗,但是那只是极小的胚芽,所以他并未留意。他又想了想去世已久的母亲特蕾莎的拿手菜肴,已经久远得不可记忆了。

真是令人羡慕啊,爱德华先生。镜中的自己勾起一个凄冷的笑容,随即便消融了。镜中的少年依旧是一脸阳光的样子,微皱的眉头像是在为粘人的女朋友而烦恼。要不要也尝试一下奶油炖菜呢?海德里希犹豫了一下。

第二天的早餐是豪华的德式菜肴,虽然白香肠和猪肉放在早晨有些油腻。他避开了尝试的选项,闪瞬的犹豫之后毫不犹豫地决定。

“感觉怎么样?爱德华先生?”看着率先品尝的长发少年,海德里希的蓝眼睛里充满了期待。

“恩!很好吃!”爱德华嘴里的东西还没咽下就连忙回答“好久没吃到肉了。”他又补充了一句。

“是么?很高兴你喜欢。”心里的石头落下,他才终于拿起了勺子。在餐具落在食物的瞬间,那个疑问再次涌向了他的舌尖——“和阿尔比呢?”但是,他并没有问出来。

和爱德华在罗马尼亚一同研究学习的日子,老实说,对海德里希来说,那是一场灾难。

那是“天才”所不足以形容的。

况且这个天才还辅以常人所没有的努力。这个突然加入小组的小个子,并不是撼动了海德里希首席的位置,而是直接代替而之。从学习研究到日常行为,完美而强势,180°无死角。这一切让阿尔冯斯迷恋不已。虽然一开始也是有一点点竞争心,希望自己的能力能被爱德华认可,但这点争强好胜都随着二人在一组研究而风消云散。

因为能力完全不在同一次元。

“真是令人羡慕啊,能和那个爱德华一组。”小队中那个高高壮壮的同事一脸艳羡。

“那当然,阿尔冯斯也曾经是首席啊。”另一个矮胖的同事说。

然而过于投入的爱德华根本没听到这些闲言碎语,而海德里希只能苦笑着装作没听到。

“阿尔冯斯。”长发的少年突然叫了他的名字。

“恩?”海德里希温和地问。

爱德华没有看他,只是把图纸推到阿尔冯斯的桌面上,把新的想法指给他看“关于这个散热系统,如果改为螺旋结构的话,散热效率就能大大提高了。我想这样能解决很大的问题。”

海德里希看着他所指的地方,快速思考了一下这样的可行性。当然结果是肯定的。有的时候海德里希都会吐槽,爱德华的建议某种意义上都不需要审核了,那样只会拖延进度。

“你说得对,这是一个好点子。”他点点头,“接下来的构建和计算交给我好了。”

“计算的话,我已经算出来了,画图太麻烦了,先交给你了。”爱德华转头把自己的草纸拿了过来,对着阿尔冯斯撒娇般地一笑。

“爱德华先生就喜欢逃避小麻烦。”海德里希一边安抚地笑着一边接过计算结果和图纸,展开了新的工作。

“那是当然。”短短地回应一句之后,爱德华的笑容就立刻消散了,变得异常的认真,开始了埋头研究新的问题。“我去询问了化学系的教授,他在分子结构上肯定了我的设想,这样继续下去的话,燃料问题也会很快解决。就是合成途径和工厂生产方法需要改进,转化率太低了。”他一边马不停蹄地写着什么,一边自言自语。

海德里希不禁转向身边金发的少年,蓝色的眼睛流露出水一般的温柔。那个认真的侧脸微皱着眉,看上去有几分焦躁。长发贴在白皙的脸上,像女孩子一样精致。

“真是麻烦啊……就算方程式成立的话,所需要的能量也高得可怕,需要大量的资金建设高温高压装置,不知道老爹能不能补贴那么多资金……”他继续喃喃。

“爱德华先生。”海德里希低低地呼唤了一句,然而那个人并没有听到。

“还要处理掉以热能散失的能量,需要大量的冷却水。明明是等价交换,却浪费了那么多啊……”

“爱德华先生。”再一次地呼唤,爱德华并没看他。少年继续在纸面上飞快地写着什么,几笔配平了好长一串有机化合物的氧化还原方程式,写完最后一个数字时,他把数字5的横划得很长。他停下笔,再次审视了一遍新的研究成果,依旧眉头紧蹙。

“爱德华先生……”爱德华只感觉有什么温暖的东西附在了自己的手背上,冷不防的热度让他下意识地抽出手,之后却对上了海德里希平静的脸。“你太着急了,不用那么焦虑。”

爱德华尴尬地笑笑“我只想快一点……你不会懂的。”他收了笔和本子,匆匆站起身,离开了工作室。

海德里希想马上跟过去,却还是在抬起步子之前停住了。十多分钟之后,他才缓缓走到室外。天空已经变为靛蓝色,银河若隐若现。相比爱德华已经回旅馆继续研究了吧。

听说人死去之后,灵魂会化作星辰,永远地闪耀在夜空之中,俯视着人间的喜怒哀乐。这是他在母亲葬礼上听大人们说的传说。但不知为何,他却信以为真,甚至在大学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火箭工程这个毫无实际意义的专业。

想去天际边沿看看,跨越生与死的界限。

爱德华从未和他说过他真实的目的,但是他却隐约知道了什么——一定与那个“阿尔”有关。

也许爱德华先生说得对,即便是在不同的世界,人们却有着相同的执着。贪婪、妒忌、色欲、懒惰、暴露、傲慢、暴食——这是人类所逃不开的七宗罪,而对于死与生的探寻,亦是世世代代人类所无法放弃的。

也许那个“阿尔”也已经不在了吧。海德里希不由得这样想,甚至每次想到这些时都会莫名地轻松,但也深为这种想法感到罪恶。

人类,就是这样纠结的存在啊……

对于“阿尔”的一切想法,都终结在了那个圣诞节。

无法否定的二元论。

被附有灵魂的盔甲,却依旧是被肯定为“人”的存在。

无法介入的兄弟之情,因被隔在门的两侧而有了一点点可趁之机。

“喜欢是一种很自私的情感。”温丽曾经这么说过。而海德里希所奢求的不过也只是“看看我”这种卑微的愿望而已。想任性一次,把自己这样的“替身”代替到底。当然也想过随之而来的暴怒。但他没想过自己也会随之暴怒起来。

被爱德华所肯定的Alphonse与Alfons,Alfons极度否定的Alphonse。

争吵过后,他就这样看着室友收走了日常用品和研究结果跑下了楼,看到某个从花店中走出的军官一愣,接着就上了他的车不知道去了哪里。而阿尔冯斯只是冷冷地呆坐在那里,直到困意将他撂倒。

他的世界再次变得冷冷清清,只剩他一人。


评论(2)

热度(13)

©风信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