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信子

多看书。
————
「你听过这首曲子么?」
「不知道,但是为什么眼泪会流下来。」

【FF14】(鸦胧)我知道你一直都在

一天59肝到60,我的眼睛是疼的_(:_」∠)_忍者剧情看完的感慨就是——啊啊啊,胧好萌!以及,贾可的酱油打得不错哈哈w最后一段剧情还是有一点点出乎意料的,反派的结局有点悲伤。总之和武僧的一样,是一个过渡型的,毕竟阿拉米格和多玛都是迟早要转正的w

下面是鸦&胧的自产粮ww好久不见某个轻浮的家伙了,有点想念,而且一直很想写出心里所想的那种鸦和胧的相处方式。

正文【鸦&胧&冒险者(猫妹设定)】

月夜子最开始发现状况不对是在帮助八剑雪逃跑的时候。本来已经做好了恶战一场的准备,却发现追上来的人比预想中少了一些。然而来不及担心小雪公主的状况,她就已经被迫开始战斗了,至于其他的,相信胧就好了。

在那之后,月夜子每当和胧一起出任务的时候,总能感受到一股若隐若现的视线,然而每当她一转头,四周总是会变得一片祥和。这时她会偷偷扫胧一眼,而优等生先生却似乎什么也没感受到,依旧在四处看风景。

这样真的没问题么?

所以方才月夜子听到胧说他感受到了小屋被人监视着时似乎明白了什么——胧并不是感受不到,只是强度问题,这个人似乎有点迟钝。

这样想着,她熟练地装作困倦的样子,给那些隐藏不住气息的监视者们看,待他们暴露出来的瞬间,她已经掐好了一个火遁之术,紧接着在空气中画一个十字,莲花从脚下乍现,这些炮灰就应声倒在了第二个火遁之中。

轻松。

就这样处理了埋伏在两处的敌人之后,月夜子刚要回去与胧汇合,却再次感受到了熟悉的视线。

那个家伙又来了。她想。这次一定要让他现出原型!

“这样任务就完成了呢!”月夜子夸张地伸了个懒腰,趁机会把能观察到此处的高点都看了个遍“接下来给胧大人准备些野牛奶吧!给他补补身子!”她故意大声喊“免得脸色天天那么难看!”

果然,身后的树丫上发出了极细微的响动。她一个遁地过去,果然找到了优哉游哉的鸦。然而某个不靠谱的大师兄发觉自己暴露了也并没过于惊讶。

“不错嘛,小雏鸟,凭这点声响就能找到我了。不错不错,很有进步!”说着,他居然啪啪地拍起手来,简直像是在演戏。鸦没有穿忍者的装束,而是伪装成园艺工的样子,还挺像回事的。

月夜子挑了挑眉,懒得回应他这幅贱相“一直监视我们的就是你吧,你不是说要去周游列国了么?怎么突然回来当起跟踪狂魔了?”

“偶尔回来看看嘛,毕竟这里是多玛忍者的根据地,好歹我也是多玛的忍者,但还从来没在这里好好住过呢。”鸦靠在树干上,烤了烤树影透过来的阳光。月夜子黯然,不由得联想到鸦和胧一起在小屋里吃着简单的食物,喝着米酒,讨论家乡的事情时的样子。

本来是很温馨的事情,放在这两个人身上却忍不住感到悲凉。

“你也有事情要做吧,快回去忙吧。”月夜子催促了一句“我也得和胧汇报了,那个任性的公主真是麻烦啊。”

“去吧去吧小雏鸟,我不叨扰了。”鸦捋了一把长发,轻浮的笑容挑破了他全部的伪装。二人就这样告别,月夜子不关心他是否还会监视他们,因为她知道鸦不会添乱的,这就够了。

虽然出了点意外,但是胧的计划基本也是成功了。赤城跑回去和东洲的人们相拥,而月夜子则和胧一起看着那个帝国“忍者”的尸体发愣。

本该是由他们的手亲自杀死,其实结局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是被同伴背叛而死,这确实让人有些痛心。虽然他们只是雇主关系,但是……月夜子抬头扫了胧一眼,胧那张薄命相此时面色更加发白了。

“我没事,我们回码头小屋吧。”发觉冒险者视线的胧温和地笑笑。

“是……”总感觉,胧的表情,有一点点悲伤?

夜晚,明月高挂。银色的月光洒满河岸,水光粼粼,这不是一个适合出任务的夜晚。

胧走出小屋,示意阳明可以回去休息了,之后外面便只剩他一人和……

“我知道是你,鸦。”胧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睛。伤疤连在了一起。

鸦也不掩饰,就这样毫无顾忌地走了出来,穿着他那件猩红色的软甲,一咧嘴,笑了。

“不用装了,你也一直知道我在吧。”鸦摊摊手“真是过分啊,好歹小雏鸟还知道过来打个招呼。”

“单纯打个招呼是没法打发掉你的。”胧冷淡地回答。

“真是的,人家明明收到了你‘重病在艾欧泽亚且久病不治’的消息,才特地关心地跑来看你啊。真是太不讲人情了。”鸦一脸忧伤,挥动着手中的信纸。

胧一把抽过纸张,看了一眼内容之后面如死灰……“我记得我让燕传达我受伤了需要静养……怎么忍村得到的消息就变成了‘时日无多’呢?”他无语地看向鸦,希望能得到个答案,但是鸦只是在那里笑得前仰后合而已。

“哈哈!长老们可是信以为真呢!哈哈哈!”鸦拍着大腿说“这要是再把你的英雄事迹传回村子里,不知长老们会是什么表情哈哈哈!优等生居然这样欺骗长老,我都好想回去看看那些老头子们的脸!”

鸦笑得旁若无人,但是胧的脸简直绿了。手受伤还能好好解释,但这借口鬼才信啊!完了完了,等着回村的命令吧。胧忍不住哀叹。

但是另一张纸递在了他面前。

“收好吧。”鸦收敛了笑意“这要是真的传到村庄里了,燕真是百口莫辩了。”胧打开信封,里面是八剑雪写给忍村的感谢信。胧有些懵地看了看长发男子。

“这样也扯不平吧?”胧斜了鸦一眼“我们就这样一起欺骗村子?”

“于心不忍的话就把我卖给忍村好咯,我死之前还能看你为我求情的样子。”鸦只是笑,依旧毫不在意的样子。

夜晚是如此的安静,只有潺潺的水声和夏日的蛐蛐声。二人相视许久,终于被一声叹息打破。是胧。他向前迈了一步,一步一步缩短着与鸦的距离。

“喂喂喂,你这样贴上来是做什么?”无论何时,鸦总能保持吐槽状态,除了……接下来胧抱住他的时候。

胧双臂环在鸦的肩头,脸埋在他的长发里,深深地吸着。带有情欲的呼吸声,让鸦忍不住伸出手回抱住胧的腰。

“你担心我了?”胧小声问。

“怎么可能……你的计划真是蠢透了,我是说今天。”鸦贴着胧的肩膀,低低地回应“居然拿自己做诱饵,要是我的话,肯定会先杀掉那个状况的你。”

没想到胧却不屑地一笑“你不会的,你会杀了其他人质,唯独把我留下来玩弄吧?”

“哈!”这是鸦的回答,一声意味不明的笑。

久久,他们终于松开了彼此。

“我要走了,你好自为之。”鸦转身,头也不回。

“你也是,我们还会见面吧?”胧最后的一个问题。

“只有天知道。”

胧看着鸦的背影,面无表情。那个弃子,不知为何会让他想起鸦,那一瞬间,看着那个人死不瞑目的脸,他有点担心,那个令人猜不透心思的鸦会不会也被人算计。

其实胧一直知道鸦的存在,但他并不想去见他,因为没有意义。但是在今天铤而走险的计划中,先露面的却是鸦。他扮作水手在码头与他相遇,试图解开他的束缚,却被胧的眼神阻止了。鸦暂时放弃了行动,却一直把战斗看到结束。

毕竟有这一同长大的默契啊。想到这里,胧微微一笑。

第二天清晨,胧照例晨练。而阳明则做起了清晨打扫,空余的时候,他居然看到了优等生胧大人结了一个兔子!

而胧这边则是一想到自己在那些熟识的人的印象里都变成了“将死之人”就忍不住唉声叹气起来。

“唉——”他叹了口气,结印瞬间变成了紫色,一只兔子跳了出来,在他头上愉快地蹦来蹦去。

评论

热度(4)

©风信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