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信子

多看书。
————
「你听过这首曲子么?」
「不知道,但是为什么眼泪会流下来。」

【钢炼】旋律(7)

为什么3000字这么快就到了(╯‵□′)╯︵┻━┻为什么?!!!圣诞节硬是拖到了第八章,我不想跨年写完啊QAQ

最后提到罗伊但并不是焰钢,只是未来几章和大佐有些关系,焰钢+海豆的故事等以后的坑再说(先打个广告~)。作为大佐的迷妹还真是第一次写大佐_(:зゝ∠)_



7

从酒馆中出来的时候,太阳已然落山。脚下的石头是湿润的,阿尔冯斯抬起头,发现不知何时起竟开始下起雨来。

海德里希并没有着急回去,只是慢慢地走着,试图用散步的方式缕清一些爱德华的事情。雨不是很大,但是一点一滴还是打透了他的长风衣。

为什么自己会相信爱德华先生所说的世界是真实存在的呢?是因为他的梦中呓语?抑或是因为在火车上体能超凡的表现?

不能解释的东西很多,但是某些层面上,海德里希依旧不想把这些通通归到“那个世界”上。

因为“这个世界”并非是梦境。之所以人们会愤怒会感伤,就是因为他们无可逃避……

路过街角的时候,海德里希的思路被打断了。他注意到了一件东西——纸箱,里面有着什么东西发出奇怪的骚动。阿尔冯斯轻手轻脚地走过去,掀开有些脏的布料一看,他一直发愁的脸瞬间恢复了过去带着笑意的样子,甚至有点红扑扑的。

这时,小巷光亮处跑过一个人影,因为移动速度太快海德里希并没有看清,但是他听出了机械铠特有的脚步声。他匆忙把纸箱中的小东西抱在风衣里,希望它能暖和一点,之后对着外面大喊一声“爱德华先生!”

脚步声猛地一停,像是发动了急刹车,之后是倒车的声音。之后,金发的影子出现在了弱光之中。“你居然在这里,阿尔冯斯?!你到哪去了?”爱德华抓狂地问“我本来想去还书,但是根本不认识路,你还不知所踪!”

“所以就自己出来找路了?这很危险。”海德里希忍不住责备,就像大哥哥一样“真是抱歉,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我也没想到出去了这么久。”

海德里希微笑着道歉,这是爱德华最没有抵抗力的,因为你无法继续指责一个微笑的人“看这个,”他向爱德华招招手,男孩奇怪地靠了过来,之后海德里希打开了风衣。

一只毛有些湿了的小猫。大概是因为气温较低,它在微微颤抖。

“但是我们没办法养它,”海德里希的语气里满是苦恼“等下问问旅馆的领班小姐哪位能照顾它一下吧,太可怜了,被主人舍弃了。”

“那我们先回去吧,爱德华先生,书的话……”海德里希抬起头,却看见爱德华失魂落魄地站在那里。

雨微微下大了,雨水顺着爱德华的发梢淌下。阿尔冯斯怀里的幼猫发出一声呜咽,气氛异常地死寂,只能听见雨声。

但是,爱德华还是扯动着嘴角笑了起来,虽然很难看“有的时候我真的很讨厌你,阿尔冯斯。”金色的刘海遮住了少年的眼睛,让人猜不到他的表情“但是没办法啊,你并不是我的弟弟啊。”

“抱歉……”

“不要总对我道歉,阿尔冯斯,你没做错什么。”爱德华抽了一下鼻子,不知是不是因为雨太大了“明明不是一个人,为什么你和阿尔却那么相似呢?”男孩笑着,嗓音却在颤抖。

他不能哭,因为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在旅行的那些年中,他再痛苦再悔恨,他也未曾想哭过。但是自从告别了阿尔,爱德华发现自己多愁善感起来了。

是啊,明明不是一个人。

“我对于爱德华先生,是怎样的存在?”再海德里希意识到之前,这句他深埋依旧的疑问就已脱口而出。即便知道这句话如果使用不当可能会导致他们二人的关系就此破裂,但他还是问了出来。

金发少年抬起头,二人就这样隔着雨幕相互对视。

终于,他深吸一气“Alfons就是Alfons啊。”爱德华无比肯定地说。他捋了一把额发,露出肯定的笑容。阿尔冯斯注意到,少年的眼中依旧存在着茫然。道理谁都是明白的,但是接受从来都是不容易的。

即便如此,海德里希还是报之笑容。

自己和他的弟弟是如此相像,这个少年一定已经不止一次注意到了这一点,但他一直以来都没有说出口。大概心里一直很痛苦吧。只是他不想承认,两边都不想承认。然而今天,他却还是吐露了出来。

明明不是一个人。

Alfons就是Alfons啊。

他在“肯定”自己的存在。

“走吧,”他说,怀里的幼猫又叫了一声。然而回到旅馆,又有新的情况在等待着他们。

 

“和你们一同来入住的那位先生回来了。”在海德里希安排小猫的事宜时,领班小姐告诉了他们这个好消息。

“霍因海姆先生?”海德里希诧异地回问。他不是应该先“走”了么?

爱德华就没那么冷静了,看来这个父子关系不好确实是挺不好的,他直接走向了他们的房间。海德里希迅速跟了上去,生怕这个冒失习惯了的孩子再闹出什么事情来。

“你在这里做什么?!”爱德华几乎是踹开的门,当他看到霍因海姆果然若无其事地站在里面时,他的火气更大了。但当父亲转过身来时,爱德华的瞳孔瞬间缩小。

“你怎么可以拿着这个?!”霍因海姆正拿着爱德华的银怀表,神情阴沉地看着刻在里面的字。他没有解释什么,只是默默地把怀表放回爱德华的包里,直径走出了房间。

因为收不到对方的回应,爱德华的闷火也无出去发,只好再次狠狠地抓起怀表,猛地塞进包的最底处。

海德里希追着霍因海姆出去,然而这位父亲依旧一句话不说。虽然接触不多,但海德里希相信这位先生的品行。如果可以的话,他一定可以成为一个好父亲,可惜天意并非如此。另外,此时的海德里希还有些后悔,如果不是自己的好奇的话……

“霍因海姆先生!”看着老先生已经走出了旅馆,打开了私家车的车门,海德里希终于鼓足勇气喊住他“请问您要去哪?”

霍因海姆的动作停了一下,暗光下看不清他地表情,雨声哗啦哗啦。

“去接儿子回家。”

 

海德里希虽然不能完全理解他的意思,但他多少猜到,霍因海姆大概是下定决心把爱德华接回去了吧。凭感觉,这绝非易事。

过不了多久,爱德华就会离开自己了吧,回到他的弟弟身旁。海德里希想为之高兴,但是他笑不起来。

明明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与这对父子待久了,却不知何时已经假定那个世界是真的存在了。

“想听听阿尔的事情么?”回到房间,爱德华正颓废在床上,胳膊支在大腿上,头埋在手掌里。

“洗耳恭听。”

“他可能已经死了,也可能还活着,究竟怎样,我不能确定。”阴郁的盒子,被撬开一条裂缝“我以自己为代价炼成了他,但是,这个代价是不够的……所以我……”他的手狂躁地把头发抓乱。

“我好想见阿尔。”这次,是真的哭腔。然而,阿尔冯斯并不能安慰他什么。

“我想再听一次他的声音,如果可以的话,还想再看一次阿尔的笑容。但是……”

都是不可能的。海德里希听到他心中那无法再说下去的话,大概是怕哭出来吧。床上的银色物体反着灯光,不知何时,爱德华又把它掏了出来。海德里希勉强认出上面的英文……

不要忘记。

那个日期究竟代表着什么呢?

“爱德华先生是军人?”海德里希坐在他身边,开了一个话头。

“有名无实,只是在某个人手下帮着东跑西跑而已,顺便和阿尔一起旅行,寻找能找回我们身体的东西。”阿尔冯斯的视线落在机械铠上,感受到浓烈的苦楚。

“那你们都去哪里了?”

“先是到达了里奥尔。”爱德华说出了一个陌生的地名“那里有个冒牌神官用假货做一些无意义的交换。”他皱了皱眉“但是那里和这里很像。”

“哪里像?”

“他们的皮肤是黑色的,但是黑皮肤在这边似乎很不受欢迎。”这次换做阿尔冯斯皱眉了,吉卜赛人么?

“走到那里也是花费了好大功夫。”爱德华的脸上浮现出追忆的笑容,海德里希第一次见到他脸上有如此幸福的表情。“因为要穿过沙漠,而阿尔的身体不行,总是会沉到沙子下面去。走着走着就会发现阿尔不见了,之后又要把他拉上来。几次三番地这么折腾,总算熬到了地方。”

“之后呢?”

“之后我们终于到达了镇子,以为可以喝到水。但当我扑向喷泉的时候,却发现那不是水,而是酒。”

“酒?”

“是的,也因此发现了这个小镇不同寻常的端倪……”

就这样,爱德华讲着他们旅行的开始。那个神秘的组织,奇怪的人类,一直跟在身后的弟弟……直到讲着讲着,陷入回忆之中,带着美好的记忆进入了梦乡。

真是奇怪的弟弟啊。海德里希总感觉这个弟弟哪里存在很大的违和感,却又说不出。他把爱德华摆好,盖好被子,熄了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然而,就像旅途的开始一样,阿尔冯斯和爱德华的故事也才刚刚开始。

 

慕尼黑,格雷西亚的花店。

做宪兵的修斯日常过来偷窥和骚扰,但是今天却格外地明目张胆,甚至还带着另一个穿着军装的男人。

“真是难得啊,罗伊,圣诞节能回慕尼黑看看我。”修斯爽朗地笑着。罗伊的表情有些复杂,想和他一起笑,但似乎又在纠结这样是不是太失态了。

“看,那是我的未婚妻!”看到格雷西亚从房间中走出来,修斯马上向她挥手,并指给罗伊看“是不是很漂亮,很贤惠?理想中的人选啊!”罗伊感觉从修斯笑得没缝的眼睛里看到了心形。

“楼上是出租房么?”罗伊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好友。

“是,住着两个孩子。说起来相貌上还真有些相似,很多人都以为他们是兄弟呢。”

“兄弟么?”罗伊抬起帽檐,打量着这个地方。


评论(1)

热度(12)

©风信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