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信子

多看书。
————
「你听过这首曲子么?」
「不知道,但是为什么眼泪会流下来。」

【钢炼】旋律(6)

考完一科先喘口气。
先把6发出来,写完发现剧情比想象中的长好多,爪机实在乏力了,许多剧情得拖到7来说,最快今晚最慢慢明晚,估计是今晚,因为明天要去跨年。想写一些欢乐点的剧情。另外5修改了后半部分,受不了哭唧唧的场景_(:_」∠)_目测7的剧情会非常的长,而且波动会非常的大。。。

正文

“阿尔冯斯,你喜欢爱德华先生么?”送温丽回去的路上,少女这样问。

倒车镜中看不清她的表情,有些疲惫的阿尔冯斯放松身体靠在椅背上,竟也一时无法作答。

“呐呐呐,居然还这么犹豫啊。”温丽轻轻地笑了“我以为你会不假思索地说‘是’呢。”

车灯不均匀地照射颠簸的山路,阿尔冯斯的内心也随之起伏。

“那个时候,你的样子很吓人……”温丽的声音低了下去,随即迅速调整了一下“但是我也很高兴。”

“高兴?”这次轮到海德里希困惑了。

温丽若有所思地回答道“因为,阿尔冯斯终于有其他感兴趣的事物了。男孩子也好,总之不再是眼里只有学习工作的人了。”

“温丽小姐,你好像哪里误会了……”误会哪里了呢?自己反倒答不上来。

“不,”少女摇了摇头“即便是现在的你不再是那样温柔得所有人都可以去依靠,但是我更喜欢现在的阿尔冯斯。因为,更像一个完整的‘人’了。”

“温丽小姐,我第21次劝说你转去哲学系……”阿尔冯斯苦笑,但心中也涌起一股异样的认同感——自从遇到了爱德华,他的世界变得和过去不同了。

就算那个人是在捕捉另一个人的影子,海德里希也不愿就此与他分开。

“我在和你讲正事,阿尔冯斯。”温丽斜过来一眼,变回了那个雷厉风行的少女“所以,阿尔冯斯,你喜欢爱德华先生么?”

“我……”

“喜欢是一种很自私的情感,会让人变得很痛苦很彷徨。而今天,你找爱德华先生的时候,我从你的眼睛里看到了那种情感。”

“也许吧,我也不知道……”阿尔冯斯看向车窗外,山间小路继续颠簸着,没有灯的夜晚伸手不见五指。

大概是命运吧,一直在等待自己走来的命运。

“但是我会保护他,直到实现我们的约定。”

不明白的事情还是那样的多,许多事情还需要向霍因海姆问清。但是每当想到见面之时向自己扑过来喃喃着“阿尔”的孩子,海德里希都会在意识里将他抱紧。

时间还有很多……他这样想。窗外为之一暗,厚厚的云层终于将月亮彻底遮住。


奥博特教授的研究团队最近变得火热而积极,之前由于设计瓶颈导致的不愉快,都随着这位年轻的天才的加入迎刃而解。

天马行空的思路,独具匠心的设计,超高速度的计算,把一切的一切都带进了一个新的层次,简直是神来之笔黑科技。

最近的阿尔冯斯也是愉快的,因为他作为得意门生之一与爱德华成为了搭档,二人独一无二的默契更是让进展快出新高度。

也许那边真的还有另一个世界吧。那天之后,不止一次他这样想。

除了建造火箭,爱德华似乎对化学也抱有异样的兴趣,多次向隔壁研究所的教授询问一些晶体模型之后,老教授居然跑过来商谈,说想把爱德华要走。要不是爱德华本人意愿如此,可能这场教授之争还很难停下来。

这一天终于到来,火箭的雏形图纸终于大功告成。海德里希站在高高的椅子上把图纸摆好,爱德华三下两下跳到高处,轻松把直板固定住。在奥博特教授进来的瞬间,研究小组的人员分站两侧齐齐拉开礼花。彩色的纸片铺天盖地,真是最适合庆祝的场面。


“别跑!阿尔冯斯!”罗马尼亚的街道上,稍矮的少年以极快的速度跑着,没几步就追上了一开始看似优势很大的高个子少年。

海德里希的风衣被猛得一扯,前面的扣子都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声音。两个人终于都停了下来,气喘吁吁地笑着。

在这个死气沉沉的时代里,年轻人富有活了的奔跑和笑声真是最美的风景线。

“不许跑,我要和你算账!”看着爱德华恼羞成怒的样子,海德里希笑得抬不起腰。爱德华就这样抓着海德里希,防止他再次溜走。

“哈哈哈哈!爱德华先生,我就说会是这样吧!哈哈哈哈!”虽然海德里希喜欢笑,但是爱德华还是第一次看到海德里希笑成这个样子。

今天的事情起源于一开始见到奥博特教授的时候。

“你来了啊,阿尔冯斯,我有好多事情想让你帮我呢。”推门的瞬间,教授在演算着什么,神情有些严肃。但意识到还有其他人在时,他抬起了头“啊,这位就是你和我介绍的……”

说到一半,教授突然停了下来,视线在二人脸上扫来扫去。

“阿尔冯斯,你还有一个弟弟么?”对着目瞪口呆的两个人,教授目瞪口呆地问。

“弟弟?!”海德里希笑着说,虽然心里想着对对对你没说错“不不不,可能是有一点相像吧!”

“教授你误会了……”爱德华一头冷汗,哭笑不得。

“我说为什么第一次看见你就感觉哪里见过呢,原来是长得像阿尔冯斯啊……”教授继续讲着自己的新发现。

因为是兄弟啊……海德里希及时制止了教授的喋喋不休,因为爱德华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大概是想到过去的事情了吧。

而今天两个人参加过短暂的庆功之后就双双回到了旅馆,在回去的路上两个人决定买点面包。结果卖面包的大婶一见面就问“你们俩是兄弟吧?”还问海德里希“这是你弟弟?”

海德里希当机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爱德华在一边脸黑解释不是这样的。

离开烘焙店之后,海德里希脸上还挂着笑意,看得爱德华满心不满。

“我比你大一岁,怎么就变成弟弟了?!”

“因为爱德华先生的身高啊。”海德里希不假思索地回答。

爱德华表示这世界不能好了,不管在哪边身高都是硬伤。

“我不信,肯定会有人认出我才是哥哥!”不知道爱德华哪来的这股较劲精神,非拉着阿尔冯斯走街串巷,进门第一句就问“你认为我们谁是哥哥?!”

当然,无辜的路人们都不约而同地指向了海德里希。于是发生了上述情景。

已而夕阳西下,橙红色的落日为古老的街巷镀上了一层颜色。

“这边也很好吧?”海德里希问“每天都有很多愉快的事情发生。”

“其实都是一样的。”爱德华也喘匀了气息,直起身体拉伸了一下。

“不一样。”海德里希悠悠的说,甚至狡黠一笑“比如,圣诞节。”

“‘圣诞节’?”爱德华咬着字节问。

果然不知道么?

“嗯,过几天我们就要回慕尼黑去,圣诞酒会和庆功会一起进行,这几天教授在撰写论文。”

“会造成很大影响的。上面也会有你的名字。”阿尔冯斯宠溺地笑笑。

“听起来不错,但是到制作出来成机,再运行出能够穿透大气的速度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说着说着,爱德华陷入了思考模式。

“会有那么一天的。”海德里希把手放在爱德华肩上,作为鼓励。

爱德华抬起头,在斜阳下凝望那张酷似弟弟的脸许久,终于缓缓说“会的。”

“研究所的任务应该告一段落了,回到慕尼黑之后,你打算怎么做?”

“不知道,继续学习这边的一些知识吧。”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二人的对话中认可了那个世界的存在。

“想学什么?”

“验证一些原理。”长发少年有点含糊其辞。

“等价交换?”

爱德华愣了一下,这家伙在了解自己方面和阿尔还真是相像“对,等价交换。”

少年很执着于“等价交换”这个词语,但是海德里希并不知道为什么。他想知道更多,但却无从开口。爱德华的内心就像是被紧缩的匣子,连同那个世界一起。

“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大学上课?”海德里希发出了思考好多天的邀请。他伸出右手,等待着对方的回复。

然而对方的回答有点出乎自己的意料“大学?”爱德华问。

“就是学校。你们那里没有么?”这次轮到海德里希困惑了。

“没有……”爱德华一脸迷茫“倒是听说过士官学校,但我没去过。”

“那爱德华先生的知识……?”

“我们自己找师傅学到的。”我们指的是爱德华和他的弟弟。海德里希敏感地意识到。

“不过我会去的。”在阿尔冯斯沉默不语的时候,爱德华回复道,并把自己的手搭在海德里希的右手上。

“多谢。”淡淡的笑意浮现在海德里希脸上,他忍不住感谢。

也许自己真的是喜欢这个孩子的吧。感受着爱德华左手的温度,海德里希回忆起温丽的话。


两个人的行李都不多,出发的前一天很快就整理好了。剩余的时间里,海德里希想去买一些纪念品,而爱德华则急着把没看完的书看完,于是二人兵分两路。

在钟表店外,海德里希遇到了意料之外却情理之中的人——霍因海姆。

“霍因海姆先生?”他忍不住推开门去确认。

金发的高大男子放下手中的怀表看向海德里希。诧异之时,仿佛整间房屋的钟表都静止了。

二人来到一处酒馆谈起了近况。霍因海姆果然还是没正面回答自己到底失踪去哪了。但是这是一个提出自己问题的好时机。

“霍因海姆先生,那边的世界是真实存在的,是吧?”首先,他小心翼翼地问。

金色长发的男人毫不掩饰他的惊讶,这是除了那些研究神秘事物的人之外,第一个提起那边世界的人。甚至这个人比那些学者更加确信另一个世界的存在。

霍因海姆点了点头。

海德里希并没过多惊讶,他继续问下一个问题“请问您知道,那个银怀表的事情么?”

“银怀表?”这次霍因海姆的反应不再淡定“上面有狮子的花纹么?”

“大概是的。”毕竟自己只见到过一次“那是个很重要的东西吗?对于爱德华先生来说?”

男人在沉思,脸色有些阴沉,像是在自责。

“我想应该不会,因为那个是我们世界里国家炼金术师的证明。”

“国家炼金术师?”这个词语太过于陌生,但即便一无所知,却仍旧能体会到这个词语的分量。

“爱德华先生是……?!”军人?海德里希没有发出这个词语。看着霍因海姆的脸色,他应该没有必要欺骗自己。果然,这个孩子有好多事情都不和别人说啊。

虽然只问了两个问题,却得到了相当有分量的答案。过大的信息量让他有点乏力。海德里希瘫软在椅子上,半天没说话。

然而相比震惊的海德里希,霍因海姆似乎也受到了不小的刺激。他沉着头,眉头微颦。

“辛苦你照顾爱德华了。”霍因海姆彬彬有礼地起身,海德里希也随之起身,虽然整个人还在当机状态“天色不早了,阿尔冯斯你也快回去吧。”

“是的先生。”他机械地回答。

评论

热度(13)

©风信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