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信子

多看书。
————
「你听过这首曲子么?」
「不知道,但是为什么眼泪会流下来。」

【御成御】圣诞礼物大作战

一个礼物梗,算是完成贺文了_(:_」∠)_没什么攻受,真的。。

御剑怜侍准备了一份礼物,并未过多的包装,而是在上面亲笔写了一句“to 成步堂”。这是他给狩魔冥准备礼物时偶然看上的。但正是这个礼物弄得检察官先生心神不宁。本来很简单的一件事,开车到成步堂律师事务所,给成步堂龙一打电话,之后把礼物递给他说这是送给你的,这件事就可以了结了。然而御剑怜侍却无论如何都做不到。他无法想象自己把礼物像递交证物一样递交给成步堂,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只是被叫做“礼物”的“物证”而已,但只要他想到交给成步堂时对方的表情,御剑就会面红耳赤,心脏狂跳,想转身就跑。

他打电话询问过狩魔冥,狩魔在大洋彼岸坏笑了半天之后扔过来一句“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为这种白痴问题打白痴电话过来的白痴!”就挂断了电话。于是御剑只好像在法庭上一样摊了摊手,硬着头皮展开了一场“送礼大作战。”

Plan A:最原始的方案。

御剑开着他的红色跑车稳稳地来到了成步堂律师事务所。他摇下车窗,像间谍一般四处打量了一番,确定没人注意到自己之后终于来到了事务所的门前。然而在他按下门铃之前,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先行响起。

“咦?这不是御剑检察官么?”穿着古怪和服的少女双手抱拳,一脸呆萌地注视着御剑怜侍,而她身后那个万年不变的蓝西装则是……本次审判的决定性证人。

“你怎么在这里?御剑?”成步堂同样一脸人畜无害地看向自己。

御剑一脸黑线地收回了僵硬的按门铃动作,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轻咳一声“成步堂你怎么不在事务所?”他反问。

“我和真宵去吃豆酱拉面啊。”成步堂龙一老老实实地回答“到了午饭时间了。”

御剑怜侍抱着怀,食指在手臂上轻轻敲打“没什么,我只是顺路经过,看看你在做什么。”说着,他径直走向汽车,不再看律师一眼。

“等一下,御剑。”成步堂突然叫住他,弄得某人一个踉跄“明天就是圣诞节了,要不要一起……去吃个饭?就我们两个。”律师同学抓着刺猬头傻笑道。

一起……去吃个饭?

去吃个饭……?

一起?

就我们两个????!

短短半秒,这些信息在御剑怜侍的脑内如同被离心机处理一般转了几千转。“好……啊。好。就这样,我最近没什么工作。”御剑貌似镇定地回答,之后步伐机械地走向汽车,开门,迈进去,关门。

如果只是一个人的话还能应付,但是如果有旁观证人的话,我是绝对不会做出这种傻里傻气的行为的!御剑怜侍趴在方向盘上,一个简笔箭头指向绫里真宵,上面写着“旁观证人”。

Plan A,失败。失败原因:有意外的证人出现。

Plan B,等待绝佳的好机会到来。

圣诞节如期而至,从清晨开始洋洋洒洒的雪花一直飘到下午,看着地上厚厚的积雪,真是颇有节日的氛围。为了晚上的邀请,御剑甚至准备了一身正常的红色西装,服装店的女店员笑得春风十里,问他是哪个女孩这么好运能和这么好的男人约会,而御剑说了好多遍你误会了反倒让她想起了更多少女漫的情节。

就这样御剑怜侍大包小裹地回到了住处,仔细地装扮了一番。简洁现代的裁剪与花纹,配上正常的领带,口袋处挂着一条金链,镜子中的人的气质都转变了。之后他拿出了没有什么特别包装的礼盒,踏上了“胜诉”之旅。

然而……在赶往“X点”的途中,御剑居然遭遇了罕见的车祸。

虽然第二天的头条没变成“赶往约会的检察官不幸车祸,礼物被鲜血所染”“御剑怜侍检察官短暂而可悲的一生”,御剑本人也好运附体没受什么伤,甚至在对方是送快递的厢型车的情况下。但是这辆屡遭毒手的轿车终于无法幸免于难了……

无力吐槽的御剑怜侍只好匆匆从车里爬出来,给糸锯刑警打了个电话,让他来看好肇事者,之后又给成步堂打了个电话。

“成步堂……那个,虽然很难相信,但是我今天出了点状况,可能去不了了。”御剑背对着车祸现场一脸阴森。

“哦,这样啊……那我只能先和你说声‘圣诞快乐’了。”电话的那头说。

“啊,是么,你也一样。”御剑不知道,自己的嘴角正勾起一个温暖的弧度,他的声音也为之一转“圣诞快乐。下次我来请客吧,就在明天。”隔着无线电,御剑说话变得轻松许多。之后二人挂断了电话。

“御剑检察官,请你检查一下自己的财物的说!”回到肇事现场,糸锯兴奋地报告着情况,而可怜的肇事司机已经被吓得魂都飞了。御剑扫视了一遍车上的东西,虽然有些混乱,但乍一看没什么变化就一把全拿了起来。之后抛给对方司机一个“你撞了本检察官的车你麻烦大了”的恶狠狠眼神就乘着糸锯的车回家了。

Plan B,失败。失败原因:突发状况。

Plan C,最后的机会。

26日晚八点十分,御剑怜侍坐在西餐厅落地窗旁的位置,终于等来了约会的另一方。看到成步堂的瞬间,成步堂律师也看到了他,二人就这样隔着玻璃四目相对,最后以御剑表情僵硬地转过头而告终。

“你迟到了。”这是两个人都坐定之后的第一句话。成步堂一惊,随即笑笑。

“不好意思,公交有些堵。”他习惯性地抓了抓头,之后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盒子“对了,这个给你。”成步堂坦然地递给御剑。

“这是……”明知故问。

“圣诞礼物。”成步堂就这样看着他的反应,眼神有点闪闪的。

真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恩,正好,这个给你。”御剑也拿出了自己的盒子,这真是两个完全相同的包装盒“圣诞快乐。”

终于……说出来了!御剑内心长舒一气。

大概是因为在美国生活的习惯,御剑随手打开了礼包,却发现……里面躺着的是自己买的礼物——大将军交响乐音乐会的VIP票。

而成步堂那边的状况也好不了多少——里面是律师先生好不容易拜托真宵弄来的大将军新剧场版的首映电影票。

本来都想一起去的,结果……难道想一块去了?御剑的内心是崩溃的,却又有些忍俊不禁。一开始就是怕成步堂拆开礼物看到是一起去音乐会的票,而自己又不知道怎么邀请才一直心神不宁……但是现在……

两个人同时缓缓从礼盒中抬起头,视线相撞的瞬间又一起别过脸去……

谜之寂静。

“是……是真宵啦,她说御剑你办公室里有大将军的摆件,说不定会喜欢这个,没想到这么巧……”成步堂把自己的头藏在礼盒支起的阴影里。

“啊,确实很巧……”御剑依旧装作看窗外风景的样子“谢谢你的礼物,我很喜欢这个交响乐队。”

“是么?我倒是没注意大将军·癸的音乐负责是谁。”成步堂回答。不知如何继续话题的御剑拿起礼盒,百无聊赖地扫了一眼下面的标签——上面写的是“to 成步堂”,笔迹有点熟悉……御剑好像明白了什么,他抬起头,看到了正在读里面收货单的成步堂龙一。

Plan C,失败。失败原因,大概是阴错阳差吧。

然而,也是一个不错的结局?

评论(1)

热度(22)

©风信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