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信子

多看书。
————
「你听过这首曲子么?」
「不知道,但是为什么眼泪会流下来。」

【御剑&糸锯】检察官不在的日子

成绫最后还是被我回炉重造了hhh,终于把御锯这篇码出来了♪(^∇^*)时间线逆检2忘了是哪一章了,就是美云失忆那段时间,细节不要太纠,因为记不清了_(:_」∠)_
糸锯真的是一直伴随在御剑身边的好队友呢www

——

“走吧。”玫红色西装的检察官这样说。看着糸锯一脸茫然的样子,他扯了扯嘴角,笑了。糸锯圭介从未见过御剑检察官如此的笑容,不是得意的,不是一脸讽刺的,也不是看向成步堂律师那样的,而是纯粹的,甚至有点阳光的笑容。

“怎么了?我说错话了么?”看着原地不动的刑警,他甚至笑出了声“走吧,一起去吃饭。”

他的目光是那样的诚恳,深灰色的眸子里闪着他从未见过的光彩。

“但,但是……”大块头骚了骚头,依旧没有动起来的意思。

御剑怜侍叹了口气,摊了摊手。

“刑警!”气运丹田的呵斥声在空旷的大厅中荡起了回声,吓得糸锯一个机灵“去吃饭!”他接着命令道。

“是的说!”刑警条件反射地立正站好,挺直腰板行了一个标准的礼。检察官苦笑着,从他面前经过,而刑警则自然而然地跟在了他身后。

就像平常那样。

随着二人的离开,方才上演了激烈追究的大厅彻底安静了下来。法之神雕像下的鲜血渐渐干涸,如同女神不肯再赐予的怜悯。昂贵的大理石的地面与红木的会议桌还是那样干净得宛若明镜,无声地映着女神的倒影。

天平代表正义,剑代表力量,而微闭的双目代表平等。

但这次,即便是糸锯刑警,他的内心也不免泛起嘀咕——微闭的双目是代表平等呢,还是在漠视一切的发展呢?

就在方才,御剑检察官递交了自己的徽章,御剑检察官已经不再是检察官了。

而自己又该何去何从呢?

每当想到这里,糸锯都会感觉心里空落落的,像是丢了魂一样。

但是在他感伤之前,糸锯却先一步被御剑邀请吃饭。不管以后要怎么办的说,现在先和御剑检察官把肚子填饱的说!自从美云失忆以来,他们二人还滴水未进过。

御剑挡住了糸锯想要踏入驾驶座的脚步,自己坐在了方向盘前。不敢违抗命令的刑警老老实实地坐在了副驾驶座上,宽厚的肩膀瞬间把车舱填得满满当当的,由于身高问题,糸锯不得不缩了缩肩膀。

检察官拉上车门,看了一眼后视镜,很明显地吃了一惊,但这个表情却只是一闪而过。

为什么显得自己这么矮啊。御剑内心吐槽道。

御剑转动车钥匙,却在踩下油门的瞬间停下了动作。

“刑警,”他突然看向糸锯,若有所思。

“在的说!”糸锯马上回答。

“你……想吃什么?”御剑别开视线,目视前方。

糸锯圭介表示瞬间不知所措了起来。这个问题貌似太高端了。首先对于这个每月都被“好看”的刑警,素面已经是家常便饭,甚至有饭吃已经算好的了,平日里更是省吃俭用,哪里还有的挑。

然而现在,这个造成他月底惨状的人正在问他吃什么……糸锯有点慌。御剑检察官的话,肯定会去很高档的餐厅吧,自己说不出的说。但是现在御剑检察官不再是检察官的说,自己是不是应该帮着节省一点的说?但是再不回答肯定会被“好看”的说。大危机的说!

这些问题在糸锯脑内团团转的时候,他一直以一种诡异的眼神盯着御剑的侧脸看。就像是导弹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在祈求原谅一样。

而这一切都被御剑通过后视镜偷偷观察着。

“那……就吃豆酱拉面好了。”御剑依旧看向前方,但眉毛却稍稍向糸锯的方向挑了挑,就像面对成步堂律师一样。

糸锯知道,御剑检察官不是一个坦率的人。虽然他看上去很冷酷,但实际上只是对自己很严格,所以对他人也很严格。他是不败的,不服输的。大概是碍于面子吧,他很怕被人看见自己脆弱的一面。

这些糸锯都知道。

所以每次御剑检察官弄错了逻辑,指错了物证,他都装作四处看风景的样子。

成步堂律师每次都会找到御剑的漏洞并挤破,但是,御剑检察官身边需要一个人,一直无原则地支持他。而糸锯作为刑警,自然而然担当了这个角色,与此同时也有幸目睹他和成步堂一同挖掘真相的过程。

这是他所景仰的,能让他热血沸腾的。

但是他的思绪被跑车启动瞬间的惯性打断了。车外是流水一般的灯火,五彩斑斓,疾驰之下,世界仿佛安静了下来。一路上二人都没说什么话。

接下来迎接二人的是散发着迷人香气的热腾腾的拉面摊。御剑脱下西服,随便找了位置坐下,十分的休闲随意。而糸锯则是有些尴尬,但还是僵硬着动作坐在了御剑检察官的旁边。

这样的御剑检察官,好陌生,但也变得好亲切。

“御剑检察官居然会来这种地方的说。”接过面条的二人从筷子盒中抽出了两双筷子。糸锯觉得不可思议。但摆放着叉烧、烫青菜、蛋黄半凝固的鸡蛋以及海带丝的卖相还是十分的诱人,他尝了一口汤,瞬间被这独特的味道吸引了“不愧是御剑检察官的说!”糸锯压抑着疯狂分泌的唾液腺赞许道。

“是么?成步堂推荐的。”御剑轻描淡写地回答。说着也拿起来筷子。

有那么一瞬间,糸锯狂吸面条的动作顿了一下。等他吃完这一大口,糸锯暂且放下了筷子。表情变得有些委屈。

“如果成步堂律师在就好了的说……”至少成步堂律师的行动不会受到限制,如果他在的话一定能帮御剑检察官度过难关的说!但是,自己却……

“难道你认为没有那个家伙在的话我就不能证明美云小姐是无罪的么?”御剑皱起了眉头,脸上是熟悉的指责的表情。

“当然不是的说!”糸锯应激性一般回答,但是他又马上蔫了回去,垂下了肩膀。清澈的面汤倒影着他复杂而难过的表情。“但至少会比现在的我有用的说……”

“为什么?”御剑也放下了筷子,这次不是闪避的眼神,而是很认真地看着这名一路跟随着自己的刑警“所以说为什么?”

“因为御剑检察官和成步堂律师每次都能齐心找到真相的说。而我每次都像个旁观者的说……”明明是个大块头,此时却委屈得像个小孩子。但是当他说完这句话,他马上又后悔起来——御剑检察官会不会好很失望?对于这样的自己。

然而一个温暖的手掌搭在了自己那件八百年不洗的大衣上,糸锯猛地清醒。

是御剑检察官,他站起身来,一只手搭在自己肩上,微笑着,目光闪烁。

那是友善的笑容,朋友一般的笑容。

“但那是在法庭上。法庭上律师和检察官一起找出真相,而在法庭之外,能和检察官统一战线的,就只有刑警你了。”

糸锯抬起头,依旧一脸茫然,却感觉整个人都沐浴在温暖之中。心中的一块石头,缓缓落地。让他有种想哭出来的冲动。

果然,糸锯的眼圈开始发红,这是第二次,糸锯红了眼圈。

第一次是葫芦湖事件中,那时寒风凛冽,枯叶簌簌。御剑检察官的所有委托都被退回,而自己也因为避嫌而无所事事,但他想帮忙,他相信自己从未看错过人,尤其是御剑检察官!

成步堂后来才说,那天遇到刑警的时候,简直以为自己遇到鬼了。糸锯的眼圈红红的,不知是哭过还是没睡,破烂的大衣更加脏兮兮的,卷着满满的寒气。真是落魄至极。狩魔冥见了会笑死他的。

但是我相信他。这是糸锯唯一的精神支柱。

然而这些他从未说过,大概因为被御剑检察官传染了吧,哈哈哈!

而这次美云出事也是如此。短短一段时间,美云在御剑检察官眼里就是比自己还要重要的人了,他有点不甘心。

不自知之中,糸锯抽了下鼻子,转过身去。

御剑坐回自己的座位继续说道“刑警,如果这次失忆的是你的话,我也会一样竭尽全力找出真相。换任何人都是如此。”

“更何况,你是我的搭档。”

虽然想象一下自己失忆的样子十分出戏,但关注点并不应该在这里。糸锯并不知道检察官说这些话时是何种表情,因为他不敢回头。当年被从嫌疑犯身份中解脱出的感动再次复苏。

这次总不能再说一遍“我会一直追随御剑检察官”了吧。

但是御剑也没再说话,他要了一打啤酒,拆了一罐,仰头灌下一大口。

糸锯很久没喝酒了,一是因为误事,二是因为没钱。但是今天他还是擦了擦脸,转回身去打开了一听。

男人的浪漫大概就是不醉不归。但是糸锯不敢如此,因为明天还有重要的事情需要自己来搜查。这不是为了检察官,这是为了自己。

当御剑无能无力的时候,能支持他的只有自己了!

他们说了很多话,大多是有关过去的案子。而御剑检察官果然也不实际经常喝酒的人,明明才喝两三罐,就说着说着睡着了。

糸锯顶着被处分的危险,有生以来第一次酒驾。他把御剑放在副驾驶座,自己来到驾驶座上。这是御剑检察官最心爱的跑车,要好好珍惜。

他知道御剑的公寓在哪里,糸锯踩下了油门。街道变得冷清而黑暗,但糸锯的车却开得稳稳的。路上,糸锯感觉自己的肩膀一沉。

是御剑检察官的头,在驾驶中倾斜,滑落,最后沉沉地靠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嘿嘿。倒车镜中映着糸锯傻笑的表情。我也有一天被御剑检察官依靠的说。

背着检察官爬了几层楼梯,终于进了家门,把御剑检察官放进宽大的床上。

糸锯走出卧室,看到简练优雅高档的房间中多了好多大将军的装饰。

原来,一件件检察官也有可爱的一面啊。这次我还是装没看到的吧。不过接下来就就得交给狩魔检察官处理了的说。想到那名少女,他打了个寒颤。

“刑警……”糸锯猛然转身,却看到御剑依旧好好地躺在床上。

原来是梦话啊……“把我的案卷拿来……”床上的人继续呢喃。

糸锯憨憨一笑。

回到高级街检察院1202室的时候,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看来消息还没传开,办公室还是原来的样子。

精细的归档,从不间断的鲜花,大将军的摆设,红蓝的特制想象棋,深红色的沙发,以及墙壁上的“胜诉服”。

并不是为了表彰自己的首次胜利,而是为了提醒自己不要再让惨剧发生,这才是这件装饰的真正意义吧。

长长地伸了一个懒腰,糸锯开始了新一天的日常清扫。

我等你回来。

——END——

评论(3)

热度(13)

©风信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