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信子

多看书。
————
「你听过这首曲子么?」
「不知道,但是为什么眼泪会流下来。」

预计寒假登场的某脑洞的pv1……弱弱打个tag。。

逆转裁判X棋魂——【逆转的黑白!】

「所有的证据都在指向进藤光本因坊……」

「当时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人……」

「摄像头也……」


「这是我的委托书,请您无论如何都要帮帮进藤……我相信他是无罪的!」穿着庄重和服的墨绿色长发男子深鞠一躬。

「可……开庭时间就是明天了啊!」惊讶君慌张得跳了起来。

魔术少女摘下帽子,等身高的木偶赫然现身「王泥喜君的话,应该没问题吧~」


「我,没有杀人……但我也,什么都不能说……」会面室里,进藤光深深地低着头。

「可是……进藤光先生……我是你的律师,您也什么都不能告诉我么?」

「sai……」起身的瞬间,他听到了玻璃对面的喃喃。

「什么……?」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御剑?」棋院,幽玄之间,案发现场,蓝西装领口的徽章闪闪发亮。


「呀,那个男人好帅!他是谁啊,院长居然如此诚惶诚恐!」

「你最好不要和他扯上关系,他可是检察院的大人物。」步入青年依旧锅盖头加圆眼镜的男子对发花痴的濑奈说。


「辩护方……准备好了……」

「‘一’流的检控方从来无需多言。」检察官挥动着不知所以的指挥棒,神情高傲。

「那么二位阁下,请向法之神祈求公正的裁决!」


「在法庭上,能帮助绝望的被告的,就只有身为律师的你了!」


「不好了,成步堂!春美她,不见了!」穿着奇怪的紫色和服梳着诡异发髻的少女破门而入。

「究竟是怎样的灵魂,连春美都无法驾驭?!」


「不好意思,我无法提供任何情报……因为,我已经是检控方的证人了……」塔矢亮的长发垂了下来,看起来分外憔悴。


「告诉你们个好消息吧,明天你们不用面对一柳检察官了。」宝月刑警嚼着江米条不慌不忙地走进了会面室。

「因为事关棋院的名声问题,检察院特地让御剑检查长来接手的说!」魁梧的刑警一脸敬仰。

「那个御剑检察长,是那个一柳检察官的老师?」顶着双色头,一看就是一脸无辜的男子在玻璃后问。

「王泥喜君对付御剑检察官的话肯定会在三分钟内闭庭吧。」宝月刑警一脸无所谓地继续嚼着江米条「但不是有一个人一直能终止御剑检察官的连胜记录么?」

「你是说……爸爸?!」美贯惊讶得张大了嘴。


「成步堂律师很厉害么?」进藤光问。显然还沉浸在今日法庭的惊魂未定之中。

「相比爸爸和御剑检察官的对决,王泥喜今天的表现就像是小孩子吵嘴呢!」

「美贯,你为什么总这么贬低我啊!」


「御剑检察官最近可是大忙人的说。检察院谁都知道御剑检察长终于要结婚了的说!」

「狩魔检察官都特地从美国赶回来了的说,伴娘的人选也定好了的说。只是最近出了一点情况延期,御剑检察官才有空接手案子的说。」


「成步堂先生,你就这样又抢走了我的委托么?」惊讶君一脸无奈。

「当然不了,王泥喜君,我还有其他的任务交给你——去因岛玩吧!」

「什么?!」


「你是,狩魔检察官?!」

「狩魔的完美之血可不允许在我的婚礼上有伴娘缺席。」


「汇报一下,宝月刑警。」

「棋盘上当然有鲁米诺反应,但是不止如此,棋盘上还有另一片血迹,但反应已经很微弱了。」


「这个男人并不是在观察你的表情,他在审视你的灵魂,到底是有罪,还是无罪。其他的对他来说都毫无所谓。」


「……辩护方,准备好了。」

「检控方,无需多言。」


「这张棋谱上,存在着矛盾!」


「千寻老师……不行,我自己也能找到真相的!」


「回应我啊,姐姐!」

「好久不见啊,对面那个检察官,你是叫御剑怜侍吧。当年的娃娃脸也有男人的样子了嘛。」他端着咖啡杯,还是当年不戴眼镜的样子,一饮而尽。


「证人!」御剑单手狠拍桌子,呵斥的声音震慑全场,连教养一向很好的棋坛贵公子也不免一颤「你还要继续说谎么?」

「辩护方要向证人塔矢亮提起控诉!」成步堂凌空一指。

「異議あい!」进藤光跑上证人席「成步堂律师,请让我来作证!」


「阿龙,也许,这次我可以帮忙。」大和抚子般的少女一脸认真。


「你究竟是什么人……sai?!」

「千年的……灵魂么?」

评论(6)

热度(7)

©风信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