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信子

多看书。
————
「你听过这首曲子么?」
「不知道,但是为什么眼泪会流下来。」

关于<charismatic>的一些感慨……

昨天有点语无伦次了,以下关于结局的剧透_(:зゝ∠)_

感觉好悲伤QAQ

————

雨渐渐歇了,一直被烟尘和乌云笼罩的夜空也渐渐变回了本来的颜色,黑得纯净而深远。点滴细碎的水珠零零散散地打在湿透的衬衫上,爱德华仰望着漫天的星辰,金色的长发散了下来,雨水顺着发梢滑下。

星空,真的好美啊,阿尔冯斯……怪不得你想要到达那里。

“Good.”躺在膝盖上的人用虚弱的声音说着他憋足的英语“还有,我带来了你的大衣,你一定很冷……”

阿尔冯斯冰冷的手依旧抓着那件早已浸泡在雨水中的红色的外衣,他靠在爱德华的身上,仰望着再也无法目睹的璀璨远空。爱德华报以虚弱的一笑,他已经无法回答了,只能把怀里的人抱得更紧,试图能用体温感知彼此。

When he looked down , Alfons' eyes reflects stars.

视野变得模糊起来,像是下雾了一样,他的心也是如此,一片空白。直到冰冷的枪托狠狠地敲在了爱德华的太阳穴上。意识随着整齐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之前明明有很多想说的,但一落在纸面上反倒是怎么说都憋嘴。整篇文我最大的没想到就是,居然到最后又把海德里希写死了,而且还这么煽情……

意识到自己失言之后的海德里希不顾一切地冲出去,想着爱德华会跑到哪里去。“我在因为不是他的错而责怪爱德华,把他一个人扔在这么危险的街道上!”懊悔的同时,收音机中响起了毫无感情的通报——英法联合对德宣战。

设定上爱德华是英国籍,到最后反倒不知是害了他还是救了他。即便是在阿美斯特利斯见证了那么多由于炼金术导致的悲剧,即便是在自己的世界到最后也变成了血淋淋的悲剧,在这个名为德国的地方,爱德华却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崩溃。

Sick……我受够了!

然而受够的并不只是他自己,这个国家所有还正常的人都已经是即将崩断的弦。他还可以自我逃避,但其他人早已无处可逃,更何况海德里希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有肺痨。在这样兵荒马乱的年代,他只能用自己最后能力为爱德华提供最后的庇护。但是爱德华的一席话也刺激着他已经很难伪装的神经,他也开始胡乱反击——你以为我真的是“完美”的么?!我身患consumption!你要是感觉恶心就走吧!走!

但意识到自己失言后,海德里希又马上开始后悔……他披上大衣夺门而出,却不忘把爱德华的衣服也一起带着……

他一定很冷……

我多希望会是海德里希在某个角落里找到爱德华,并给他披上大衣二人和好走回公寓的剧情……但是,并没有。

其实consumption一开始就是伏笔,然而一开始我并没查这个词到底是什么意思,而此时的爱德华也蒙了,他并不知道海德里希在因为什么发火。但带着困惑,他还是走进了慕尼黑的夜晚,却遇到了一名jew……可怜的路人知道自己的命运承认了爱德华蹩脚的谎言,枪声响起,海德里希向着枪声的方向不顾一切地奔跑……

终于看到爱德华还完好的身影后,他弯下身大口喘息,第二声枪响,血从他口中喷出……

大概是出于厌恶,亦或是认为这个人与犹太人有联系,他们果决地处决了他。在这个冰冷而黑暗的街道上,在诸多围观者面前……

爱德华并没和他提起过多少自己的事情,但在这里生活的日子,大多时间都躲在仓库中的日子里,二人试图对话的时光里,一切都是那样的温暖……直到今天的枪声响起。

总得来说,这篇文中的海德里希是所有看过的文章中最为真实的一个。不再是一味地老好人,不再总是微笑着,而是因为国家的未来而皱着眉头,为着自己的生计好多天没能睡觉,有人要合租自己的房间会心烦,对陌生人的身份很敏感,但还是尽最大可能照顾这个少年。他会愤怒,却本质还是那个有耐心的孩子。这大概也是我钟情海豆的原因吧。

最后表示下,最后那个笨拙的道歉以及提到大衣这个细节真的是捅刀捅得好凶_(:зゝ∠)_

评论

热度(1)

©风信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