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旧非常我流的文章

#非CP,佐熊结婚了注意

#一个没有三好的佐熊的一生

#三好猫,波多鼠视角


正文:


人类居所的角落,自古生长着些妖精。他们就如同微生物,与植物动物和谐生存,即便后二者几乎看不到它们。时间换到昭和年间也是一样,有一伙妖精,居住在陆军参谋部附近的暗巷里,它们占用着动物的身体,观察着这个世界。

为首的妖精叫三好,这阵子暂居在一只黑猫的身体里。黑猫矫健油滑,能走街串巷,飞檐走壁,夜里更是难以被发觉。和它一同蜗居在这里的还有波多野,波多野栖身在一只灰鼠的身上。老实说,这不是个明知的选择,因为这让他常有性命之忧。为此,波多野经常向三好抱怨,让他这只猫多少照顾他些。至于三好,他那个性子只会嘲讽,不过他还是念了些认识了几百年的旧情,罩着波多鼠。

最近波多鼠十分烦躁,因为三好猫经常玩失踪。这日,波多鼠躲了一天来自主妇、儿童和猫的威胁后,在垃圾堆里等到天黑,终于把三好猫给盼来了。

“三好!”波多鼠吱吱地说,“你最近跑哪里去了?!”它匆匆来到三好猫身边,很是殷勤,同时却在嘀咕“等下次他变成人,非要好好收拾三好猫一番不可!”

三好猫看他,没有着急回答,一猫一鼠在暗巷中幽幽前行。“我去参谋部里面转了转。”三好猫说。

“参谋部有什么可看的,你又不是没看过?”波多鼠边说边左顾右盼,一副被吓得疑神疑鬼的模样。

“参谋部的房子还几十年换一次呢,人自然是换得更勤。”三好猫道。

“那……你是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人?”

不多时,猫鼠二人走到了暗巷的尽头,来自另一条街的些许光亮照进来了半个三角形。波多鼠看三好猫正望着什么,他顺着他的视线,看到一轮圆月。

“不多久前好像有个人类文学家写什么‘月色真美’?”波多鼠说。三好猫还在看月亮,他蹲坐在砂砾的地上,光漫了过来,晒得他皮毛发亮。除了那双异色的猫眼——

三好今天很反常。波多鼠判断。那么,明天亲自去看看是什么让三好如此心心念念好了。波多鼠如此决定。

 

第二天一早,三好猫没和波多鼠说个再见就消失了。好吧,其实他们俩从未互道早安午安晚安过,更不用说“一路走好”“请多保重”这类的了。波多鼠醒的非常早,察觉到三好猫的动静之后就假寐装睡起来,等三好猫从垃圾桶走过去之后,他才一路小碎步跟过去。如果说作为老鼠有什么好的话,那就是想不引人瞩目的时候真的形同隐身。

波多鼠看见三好猫钻进了士官的宿舍。三好猫进去之前突然猛回了下头,吓得波多鼠赶紧往墙角钻。谁让他现在是猫呢,他不得不怕他几分。因此波多鼠换了个路线,从另一个侧门溜进去,期间听到了不少闲言碎语。

“知道吗?佐久间中尉订婚了!”一名中士说。

“佐久间中尉订婚了你兴奋个什么劲,说的你能娶上老婆似的!”另一名中士说。

“真是羡慕呐,那么温柔的女人,什么时候能让我碰上一个,就算不是华族的也好啊!”先头的那名中士望着天花板,还在美滋滋地遐想。

“你就别想了,先能从战场上回来再说。”这句话说得强硬,波多鼠都为之一愣。两名中士赶紧站起身来敬礼,原来是一名上士进来了。

波多鼠懒得听,躲避着人类的脚步,迂回进了宿舍。

士官的宿舍打理得十分整齐,时不时有来往的军人,着装、风度,皆是与方才的兵卒不同。三好猫在一塌床前,蹲坐着,舔着自己的毛。这时门开了,波多鼠迅速躲藏,看见了双锃亮的军靴。

来者穿的是军中礼服,看军衔是中尉。波多鼠听到响动,他惊讶地看到三好猫从地上一跃上床,踩着枕头向进来的人撒娇。

是的,是撒娇!

这个词闪过波多鼠的脑内时,他自己都无法相信,毕竟之前三好做猫的时候从来不让别人碰。但是现在!他正被一个人类举高高,还踩奶,还蹭人家鼻子??????

这是哪来的贱货在冒充三好???!!

波多鼠张大了嘴巴。

“你来了呀,三好!”那人抱着猫,一副奴才相。三好喵了一声。波多鼠感觉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是不是想吃鱼了,所以才找到我这里的?”“奴才”柔声说,想象着他衣服下面的那身肌肉,还真有几分铁汉柔情的味道。“你呀,我要说多少遍才能记住,不要总到这里来,被别人抓到了可就不好了。”

有人敲门。“奴才”一愣,赶紧把猫放进了箱子里,这才一本正经地开了门。

八——嘎——你身上有猫毛你没看见吗??愚蠢的人类?

然而进来的人的眼神更不好,除了递交文件什么都没看。肯定是太紧张了吧。顺便,波多野得知人类的名字叫“佐久间”。这名字不是……??

佐久间收了文件,发现三好猫不见了,绕床数周后终于看见三好猫从枕头的视觉死角里钻了出来,长舒一气。

“原来你在这里啊,我还以为你生气了。”佐久间一边揉猫一边说。三好猫微闭着眼睛,任人抚摸。波多鼠决定他一定不把这件事情说出去免得自己死无葬身之地。被揉舒服了的三好猫,踩着佐久间的腿卧了上去,甚至还暴露肚皮和猫蛋打滚。

“我一直以为公猫会比较喜欢黏女人。”佐久间摩擦着三好猫的肚皮说。主子一对奴才好,奴才就容易蹬鼻子上演,比如现在,波多鼠看见佐久间手摸上三好猫的猫蛋时,他眼前一黑。结果他居然没听见人的惨叫声。

夭寿啦——这根本不是三好——

越来越感受到压力的波多鼠趁早撤离了,在被三好猫发现之前。

 

“三好,我闻到了你身上有人类的味道。”夜晚,繁星当空,波多鼠小心翼翼地打探道。

三好猫闻言,舔了阵毛,末了继续看月亮。波多鼠突然烦躁。

“你看月亮有什么用啊?!你就别‘月色真美’了,直接变个人和他说“あいしてる”不好吗?!三好你是喜欢那个人类的吧?”

“你跟踪我。”三好猫说。

“……是。”波多鼠犹豫了一瞬还是决定承认。三好猫仍像平时那样高冷,没有要扑过来的意思。

“我并不喜欢人类。”三好猫说。波多鼠内心吐槽——可得了吧,不喜欢你能让他摸你这么久?“单纯是觉得这个人类手法不错,而且无趣罢了。”

“无趣?”

“典型的这个时代的军人,唯一的不同是出身好那么点,然而还被家族的兄弟排挤,自己还傻傻不知道。被别人介绍了就同情心泛滥,要收留这个惨遭退婚的女人,脑子里除了家国什么都不剩,自己想要什么恐怕都不知道。”三好猫还是看月亮,琥珀色的那只眼瞳孔张得很大。“过不了多久他就要被派往满洲了,在此之前还要结个婚。”

波多鼠目瞪口呆。“你了解的还真多啊。”

“毕竟是我能让摸的人类。”三好笑笑,舔嘴。

“就只是这样?”波多鼠还是难以置信。

“不然怎样?”

“你不去变个人?”

“做人有什么好的?”三好说,“这个年代还是当只猫自在。波多野,要不要打个赌?”

“赌什么?”难得,波多野一点都不想和三好杠。

“就赌佐久间能不能回来。你赢了我就让你骑在我背上,我天天拉着你走。顺便我赌能。”三好看向他,酒红的那只眼有一种迷惑的力量,让人不敢直视。

“你这纯粹是耍赖……那我就只能赌回不来了,可不许再加条件了。”波多鼠说。其实是因为他感觉三好心里难受,可三好的心谁敢去猜?

于是赌约成立。后来的几天三好猫每天都去宿舍和佐久间厮混,再后来波多鼠听见老人们说有个年轻威武的军人娶了美丽的华族妻子,再再后来,波多鼠看见街上挤满了人,是给军人送行的队伍。

三好自打婚礼起就没再去找过人类,至于波多鼠为什么知道,是因为它偷偷跟踪过。波多鼠和三好猫在暗巷的入口,看着人来人往,悲欢离合,同时却感受到了强烈的脱离感。

那终究是人类的事,与他们妖精何干?

妖精不死不灭,不懂人类的欲望,因为自身是永恒,所以不去追求其他永恒的东西。

他和三好都是知道的。佐久间能不能回来,和他们有什么关系?说得好像这样人类就不会死了一样。早夭的儿童和到寿的老人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三好猫和波多鼠在世间游游荡荡,在乡下遇见了实井兔,在树林里遇见了甘利狐,在河边遇上了田崎鸽,听他带来的结城豚的消息。

有一天三好猫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一言不发就往城里赶,波多鼠只好跟着他回去。

城里变了好多,很多被炸毁了,人也少了很多。他们在城里原来的暗巷中呆了几天,听到了一个男人声音奇怪的广播,他们又听到了纷乱的脚步声,零零散散的枪声。他们等啊等。妖精就算寄宿在动物体中也可以靠很少的食物维持生存。波多野看出三好猫这段时间是不打算找食物了,于是他干脆躺下,减少能耗。

不知过了多少个昼夜,波多鼠恍惚间听到有人说有士兵回来了。三好猫突然精神,撒腿跑了出去。波多鼠翻过身,勉强跟上。两人都躺了太久,腿脚多少有点不灵便了。三好猫跑到一家宅邸前,波多鼠看见门牌上写着“佐久间”,门口有一位穿着体面和服的妇人,她翘首以盼着什么。

一个身影从道路的尽头出现了。那个人的军装磨损十分严重,皮肤晒得黝黑,手和脸都异常粗糙,身上好似还带着没好全的伤,脚步有些不稳。波多鼠废了好大力气才认出来,这是当年的佐久间啊!

波多鼠犹豫着要不要去看三好猫的表情,就先听见妇人带着哭腔的一声,“あなだ!”再一抬头,已是夫妻俩相拥而泣的场景。波多鼠在那一瞬仿佛感觉到了“爱”。并非年轻情人间的欲望,并非进步人士所说的情意,而是一种在平淡中发酵,在异变后产生的感情。

那确确实实是“爱”,是千千万万个平常人类在人生末年与伴侣之间的“爱”。

波多鼠没再去窥探三好猫的表情,因为他知道三好猫已经离开了,走之前说了声,“无聊”。

所以为什么三好会对这个人类产生了些许兴趣,为什么人类会叫三好猫“三好”?这些都不得而知了,也变得不再重要了。

波多鼠很高兴自己的打赌输了。


评论(2)
热度(16)
  1. 吸康成癮☆ヽ(。ゝωO。)风信子 转载了此文字

风信子

贵乱混邪,非处不洁。
私人厨房,不爽不要看。

近期扉泉扉打食ing

————
「你听过这首曲子么?」
「不知道,但是为什么眼泪会流下来。」

© 风信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