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信子

————
「你听过这首曲子么?」
「不知道,但是为什么眼泪会流下来。」

【D/佐三】翻梗段子x2

#一个玩梗段子合集,

#本来攒了五个,还是写不下去

#1梗出自《神探夏洛克》S3

#3梗出自宝冢《时光倒转70年》


1:

 

今日微雨,阴。

佐久间从双层巴士上下来,撑开黑色的伞,街路的一角站着个艳红的邮箱。这个邮箱他看了两年,虽然有专人养护,还是赶不上时光侵蚀的速度,在层层油漆下面,那些细微的地方,正在一点一点裂开。

这个日子很巧,是和他要去见的人相遇的日子。那时佐久间还在京都,下班时恰好赶上下雨,就在一间神社下等了一阵。后来佐久间听说那间神社有过许多很有意思的传闻,比如经常会有小的神明化作狐狸来和拜访的人搭讪。

雨点滴答滴答,并不大,可就是不停。佐久间犹豫要不要干脆冲回家算了,但是想到身上正穿着最好的一套西服,这个想法只好作罢。这时,神社里传来脚步声,是踩着木屐的声音。佐久间回头,以为自己真的见到了狐狸。

那人一身和服,不是正式场合的羽织袴,就是和服而已,却用了男人少用的鲜艳色彩。

佐久间一时看愣了。红色的门,粉色的桜,紫色的羽织,它们拼凑在一起,变作了绚丽的画。

那就是真木克彦了,也是佐久间心爱的人。作为恋爱,这个相遇可谓是浪漫,直到两年前。

真木克彦死在一次任务中。三年前真木克彦被调派到伦敦,佐久间跟随而至。异国的生活有所不同,但有喜欢的人在,一切便变得容易接受很多。

佐久间仍记得任务的最后,真木给他打电话时所说的,“你终于可以回到正常的生活中去了。”没给他辩解的时间,真木的手机就从十层高的楼上掉落,接着是他本人。

佐久间在那之后过了好一阵混乱的日子。无昼无夜,无死无生。他活着却像是死了,飘在两界中间,看着自己的躯壳颓在沙发里,双颊下陷,两眼放空。他时常会想起京都相遇时,真木跨过神社的门槛,对着随雨的落花吟唱汉诗。佐久间在真木死后才去查他念的到底是什么,原来是关于清明节的诗。他恍然大悟,原来那天恰好是中国的清明节。

再后来,他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反正他现在正常过来了。

人……还是要向前看啊。

如同一个轮回,在同样的日子里,佐久间来到真木的墓前。他想着,这是最后一次了。他撑着伞,手抚过黑色的大理石,轻声说,“再见。”

然而……他就像是塔罗牌中的愚者。一日,佐久间终于决定拿出“约会”软件,打算迈向新的生活。至少这样不会在自己解决的时候想的还是真木的脸。

约会的对象叫飞崎弘行,他们约在快餐店见面。两人相谈甚欢,彼此都绝对对方是可以接受的。就当要谈论接下来的问题时,一只纤长的手将一杯可乐放在了他眼前。

佐久间下意识说了声谢谢。服务生回答“不必。”

这声音实在太过熟悉,像极了京都雨后繁桜飘散时听到的那个声音。他猛地回头,腾地站了起来。

那张脸也无意隐瞒,正对着他肆意地笑。

佐久间的嘴角不住地抽动,他完全忘记了飞崎的存在。手臂颤抖着,眼眶在不住地升温。

“Miyoshi……?!”

 


3:

 

曾经的终极直男佐久间先生认为,什么“一见钟情”“一眼千年”都是儿女情长的扯淡。直到他见到了真木克彦……的照片。

虽然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但佐久间确实是一名很有才华的青年导演,毕业三年就有了收视率进入前五的电视剧。这天他是出外取材,看这附近适不适合用来拍摄新剧,在当地一家历史悠久的酒店里,他看到了上世纪名演员“真木克彦”的照片。

照片不过是黑白的,却有着夸张的感染力,不知是该夸奖摄影师能力超群,还是模特本人镜头感逆天。他那双眼睛似乎还存有着一种“神”,仿佛那不是他残留的旧影,而是他本人躲在名为相框的窗口后面,看着来来往往的旅人。佐久间看他看得入迷,连忙唤来服务生,问他这照片中的是什么人。

服务生一番查找,告诉他,这是上世纪著名演员真木克彦。真木克彦出身十分神秘,不过一登台就以极强的表演力征服了所有观众,和同时期的绅士型演员濑户礼二平分秋色。两人还曾经同时出演“Joker Game”,留下了珍贵的剧照。这张照片则是真木克彦暂住在这家旅馆时留下的。

他们又一齐看了真木克彦的生平。佐久间这才发觉,真木克彦死于三年前,就是他毕业那年。他不由得哀叹,但凡早一点或者晚一点,他们都能有个相见的机会。佐久间沮丧起来,他挥走了服务生,整个下午都盯着这张照片看,脑内回响着他的故事。

真木克彦是在一次公演期间居住在这里的。服务生说,同时来的还有他剧组的一大批人,可只有真木克彦本人单独多停留了几日才走,像是在等什么人。除了卓绝的表演才能,还有一个未经确认的绯闻需要特别提及。那就是关于真木克彦的经纪人伊泽和男的。

伊泽和男有着与众不同的取向,曾经有记者报道说他对真木克彦有着不同于经纪人与演员,甚至是朋友之间的情感。不过这个新闻很快被压下去了,因为大概一年后,伊泽就公开和濑户礼二在一起了,同时离开了真木经纪人的职位。从此真木孤身一人,直到生命尽头。

关于真木的兴趣爱好,有粉丝记载说是研究物理学,说他似乎对“时间旅行”这一理论十分着迷,还和该领域相关的科学家都有着十分密切的联系。甚至人们发现他的尸体时,他手中还拿着一本相关的论文。

佐久间望着相框中的脸,心中像是有块橡皮擦,在他模糊的感觉上面摩擦。在他第一眼看见真木克彦时,他就有一种神奇的既视感。仿佛他们不是第一次见面,而是曾经是十分熟悉的人。他听着真木的故事,有一个声音不断地对他说,“我该知道的”“我该知道的”!即便他不知道为什么。

是夜,佐久间难得地失眠了。他满脑子都是真木克彦。

他想要见到真木克彦。

这种想法让他如同被困的野兽,焦躁不安,无法释怀。最后他令秘书找来了当年真木看的论文,不久又叫他找来1920年款式的西装,推掉了所有委托,锁上了房间的门。

下面的故事需要由服务生来转述。佐久间导演再次从房间出来是三天之后,服务生说那时的佐久间明显已经神志不清,谁也不知道这三天间发生了什么。

佐久间导演不断地说,“让我回去,让我去见他!”不久便力竭死在了真木的照片之前。

服务生说,佐久间把自己锁进房间之前曾要走了1920年的登记簿,记者们从上面发现,与真木克彦名字同页的某行,登记了佐久间导演的名字。




评论

热度(9)

©风信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