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性转 百合

#短,没写完

#还是保持一致继续三实吧



 正文:



三好和实井打赌打输了。非常难得地输了。打赌打的是小田切今天内衣穿的是不是一套。

三好说不是一套,因为据观天象,小田切住的那片公寓要临时断水停电。小田切小姐一个人独住在稍远的地方,再去谁家都不方便,三好就说古板的小田切小姐再怎么洁癖也不得不忍一天了。三好放学后和实井跟踪她到家,三好便安心地认为自己赢定了。

昨天小田切小姐的住处确实停水停电了,她也的确离群索居,没什么朋友,要投奔到福本小姐家很不容易。但是今天两人把小田切堵在女厕所后发现了意外的逆转。小田切同学是个有着健康肤色,擅长运动,头发一直规规矩矩地扎着马尾的女孩。她虽然不是什么倾国倾城的美女,可长得也着实不赖了,如果性情再和善点肯定会更受欢迎。实井扒着她的衣服,大片柔顺的肌肤暴露在二人眼前,小田切则是慌乱地护着前胸,黑眼睛里充满不安。

三好打量着她,面色愈发地不善。

 

三好同学是个中性化的美人,短发染了偏红的颜色,梳着奇特的偏分刘海,穿着男校校服一路招摇的事情没少干过,不过她确实是个美女,美得连实井都心服口服的美女。实井看够了小田切,开始看三好。

实井和三好目前是非常“友好”的关系。女高不知从何年代开始有了这么个不成文的传统——有着婚约的贵重女孩子难逃青春期的萌动,于是面对诱惑就把手指探进了“好友”的衣服里。三好其实不太在乎这些,也完全可以不理旁人找个男友。可她自己又说男人都太臭了,实井还这么可爱,她为什么要找男人呢?

实井是在美术部认识三好的,当时三好特别豪爽地脱了水手服给大家做模特。雕塑般的身材在飘着尘土的空气中暴露,家教严格的实井被惊呆了,回过神的时候发现三好正眼里含笑地看着她。从那一刻起,实井就总出现在三好身边。

当时三好总是一个人吃午饭,她这么不受拘束的人,就算是校长的孙女,那些保守的女孩也是不愿意和她交往的。实井看她在天台上趴着围栏,就跟过去,站在她旁边。三好开始还不理她,等到下午上课铃响了,才幽幽地转头,饶有兴致地看她。

“你不是——家的孩子嘛?找我做什么?”

“我看你总是一个人。你讨厌我吗?”实井也不慌,反问一句。三好努了努嘴,继续望着只有在高层顶上才能看到的开阔天空和浩远的城市风景。风在两人的耳边吹着,呼啦呼啦,实井看着阳光下三好的额发,深深地吸了口气。

她有种感觉,三好已经同意她在她身边了。

两人相处一段时间后,就互相到对方家去。一次在实井家,实井的房间里,实井踮起脚拿放得稍微高了些的书,她刚落下脚,就感觉有人靠得极近,之后就撞上了三好的唇。

三好在吻她,实井反应过来。再接着,她就被推倒在床上。实井突然意识到自己不会动了,她僵在床上,任凭三好吻她,把手探进裙子里面。但很快,三好也意识到了她的紧张。

“还是算了吧。”三好兴致索然地撤回了手,转身想走。实井一直不会动的身体又不受控制了,三好刚一转身她便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

“别走。”

“你害怕。”

“我……”实井毫无底气地解释。三好笑了。她回过身,双手支在实井头的两侧。

 

实井也是短发,黑色的齐耳短发,不带装饰但又黑又亮,整个人看起来分外乖巧。三好狐狸似的眯眼。这样的女孩也会有性萌动吗?她笑得更加开心,开始重新一点点舔实井的唇。

在她的耐心之下,实井稍稍放松了些,不再一直抱着胸了。于是三好解了她的上衣,接下来是内/衣。

好白的胸脯啊。

三好都不由得心动了下。她的食指在两峰中间滑过,感受到了少女的颤抖。实井在深呼吸。

“别怕,放松。”实井点头。三好低头下去,白瓷似的牙齿啃过立起的小丘,愉悦地感受到少女在她身下僵硬又放松,和自己的恐惧心做斗争。三好动作熟练,手指灵活,一只手就让实井汗如雨下。

“放松……”三好在她耳边呢喃,实井咬紧了樱色的嘴唇。来回活动了许久,第二根手指终于能放了进来。“腿别夹在一起。”三好的另一只手按住了她的腿根,继续轻声说。

后来的事简单来说就是,尝到了禁果欢愉的实井彻底离不开三好了,但凡三好出现就总有她的身影。有了她的加入后,两人的天性都进一步释放,二者成为了女校中人人惧怕的“不良少女”。

实井喜欢欺负人,三好也喜欢,她最喜欢的就是欺负那些守旧的女孩子。不同于校园霸凌,两人把控得当,达到目的后绝不做过分的事情。实井黏着三好,虽然从不明说,但她渴求着三好的奖励。这时候三好只要对她笑就好了。


评论(1)
热度(6)

风信子

贵乱混邪,非处不洁。
私人厨房,不爽不要看。

近期扉泉扉打食ing

————
「你听过这首曲子么?」
「不知道,但是为什么眼泪会流下来。」

© 风信子 / Powered by LOFTER